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6章 信赖(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69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若要用一个字来作为对瓦瓦西卡堡垒的第一印象的话,那么,“白”会是最佳的选择。

  始建于170年前,由西瓦利耶人资助,为了抵抗格里格利大裂谷另一端的洛安人的侵扰而修筑的这座城堡,像其他任何一座城堡一般就地取材采用了大量坦布尔山脉出产的容易塑形的石灰岩作为主体。

  尽管在这一个多世纪内它扩大了城堡的范围增加了角楼哨塔和一系列的其他建筑,但正如那个为了纪念两国友好的充满西瓦利耶风情的名字一般,骑士之国的浪漫主义从未离开这座城市。

  设计师别出心裁地安排的小角度倾斜面除了增加城堡抵御附近山体滑坡威胁能力的同时,还令这座城堡被打磨光滑的外墙在被阳光照射到时,会反射光芒显得美轮美奂。

  以群山和深青色的森林作为衬托,圣白的城堡宛如神的手心绽放的光芒,由此得名瓦瓦西卡——意为伟大的白。

  但即便有着这样闪耀的名号和外形,瓦瓦西卡堡垒本身却并不好找。

  亚文内拉王国整体位于坦布尔山脉中段向外凸出的部分,相比起其他西海岸的国家,它一面临山的同时,离海岸线也非常地近。

  这一点在给予它其它国家未能拥有的更加容易登山寻找各类珍稀魔兽和矿物这样的优势的同时,也令如同瓦瓦西卡这样深入山区的城市变得难以进入。

  亨利一行停了下来。

  要寻找一座隐身于崎岖道路之中的城堡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不难是因为你只需要明白方向然后直直前进就行,难则是因为你走着走着会发现前面没有路了,或者绕着绕着又回到了原地。

  但不论如何风尘仆仆的众人一路走来终于是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饱经风雨的白色城堡在早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亨利看着它,然后又低头看向了怀里有着相同颜色头发的洛安大萝莉。

  米拉敏锐地察觉到了贤者的气息,她抬起小脸,亮晶晶的蓝色眼眸之中有着一丝丝的疑问。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亨利微笑着这样说道,这座城堡最初建立起来是为了阻挡洛安人的侵袭,但在20年前洛安亡国时数百万的流亡子民却也正是通过这里逃亡到了西海岸。

  风水轮流转,世界上几乎就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远维持不变的。

  “去——”亨利甩了一下缰绳驱使战马前进跟上了前面的伯尼他们。

  一行人缓缓地靠近,原本看着就十分耀眼的瓦瓦西卡在逐渐接近以后变得更加地炫目,而在距离拉近到足以看清楚大门门框上的亚文内拉王室山狮徽记时,它又恢复了本来的色彩,显露出在多年山雨中累积了一层厚重感的灰白颜色表面。

  硕大的城市因为是边境堡垒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平民居住,加上崎岖的道路稀少的行人让亨利他们的到来显得如此的醒目,城墙上的哨兵早早地就注意到了一行人,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的是在靠近到一定距离以后他们派出了一整支的骑兵队迎向了众人。

  这一点若在平日里头会显得有些大惊小怪,但亨利半眯起了双眼,他想到了一些可能性。

  因为略微的停顿而落在后面的两人看着那支骑兵队伍和前方的伯尼他们接上了头,三言两语之后伯尼从怀中掏出了一些什么东西,对方立马放下了警惕,然后点了点头为一行人放行。

  ‘果然不出所料’亨利略带笑意地这样想着,瓦瓦西卡这样的军事重镇一群全副武装沾满血迹脏污的佣兵们就算在平日里要进城也少不了会被一番盘查的,但贤者从未担心这个问题就因为他一早就推测出了伯尼他们的身份。

  亚文内拉的士兵再怎么说,也不会把他们自家人给拦下。

  金发的小队长点了点头带着队伍重新开始了前进,而那一小队骑兵则停留在了原地等到众人走过以后才跟在后面回到了城市。

  一头白发的米拉多多少少吸引了那些骑兵的注意力,但现如今瓦瓦西卡当中也有少量的洛安人存在所以他们的目光没有停留多久。

  马蹄落点从柔软的泥土换成坚硬石板的瞬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进入瓦瓦西卡的亨利和米拉第一印象就是整座城市都非常地沉闷。

  白发的洛安大萝莉紧张又好奇地四处张望着,街道上出现的全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一些似乎供平民居住的房屋门窗都是紧紧关闭着的,从道路两旁民居石质围墙上的灰尘判断或许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

  一队队的士兵从前面跑过,小队减缓了速度。城门右侧一行穿着有所不同的亚文内拉军人走了过来,亨利注意到为首的那人身上护甲样式更为华丽并且还刻有复杂的彩色纹章——这显然是一位亚文内拉的贵族骑士。

  伯尼下了马,跟那名骑士小声交谈着一些什么,对方不住点头,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些许振奋的神情。

  米拉依旧好奇地左右观望着,其他的小队成员也一个个接着下了马。前面两人依旧在交谈,亨利也翻身从马背上下来,他伸手想要帮助米拉,但倔强的女孩儿却坚持独自下马。

  这一点让亨利露出了些许的笑容,而白发的女孩儿也以相同的表情回应。

  温馨和睦的气氛在下一个瞬间被冷冽的金属所打破,骑士高举长剑指着高大黑发贤者和娇小白发萝莉两人大声喊道:“卫兵,把他们给逮捕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米拉愣在了原地,而亨利的表情却只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父亲?!”头上缠着布条的明娜难以置信地对着伯尼说道,全身重甲的卫兵手持长矛对着两人围成了一个圆圈。

  “请交出你们的武器”身穿绿色罩袍以常春藤作为徽记的那名骑士一脸严肃地对着二人说道,亨利耸了耸肩,然后配合地解下了大剑的皮带。

  “听他们的”他轻轻地拍了拍米拉的小脑袋,而白发女孩这才不情不愿地解下了短剑。

  “那些短刀也是”两名卫兵上前一步接过了二人的武器,骑士再一次开口,亨利又耸了耸肩,然后解下了腰间的武装带。

  “双手举起来,不要试图做任何的反抗”骑士这样高声喊道,而身后的伯尼跟明娜一阵争吵之后金发少女气鼓鼓地大步跑到了别处。

  健壮如熊的小队领导人神色复杂地皱着他金色的眉毛看向亨利,半响之后他走了过来,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对不起,你知道,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伯尼语气诚恳地这样说道,亨利瞥了他一眼,然后第三次耸了耸肩:“抱歉我刚刚走神了没有在听,因为我正在努力地忘记你曾经是我的朋友。”

  贤者语气平静之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而伯尼一声长叹,转身离去。

  金属碰撞和整齐的脚步声有规律地响起,在一打全副武装的士兵的押送之下,两人被关进了透着一股霉味的地牢之中。

  空荡荡的牢房连墙壁都显示出一股湿冷的气息,仅仅铺着几块脏黑破布和一堆麦秆的石质地面让人决计无法睡得安稳。粗壮的木制栅栏被用铁锁关得紧紧的,米拉双脚一软瞬间就坐在了地上。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发大萝莉的双眼失神涣散,她喃喃自语的清脆声响在只有两人存在的空旷地牢内不住回荡。

  亨利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女孩无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他。

  “他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稚嫩又简单的话语伴随着豆大的泪珠涌出,亨利无言地伸出手去摸了摸米拉的小脑袋,然后缓缓开口。

  “因为我”

  他的话语简单明了,米拉愣住了,接着她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因为几天赶路而变得脏兮兮的手背碰到泪水在脸上留下了一道污迹,让女孩看起来像只小花猫。

  “我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有让他们的目的曝光的可能性存在。他们不愿意赌一把试着去信赖我,所以就选择了一个稳妥的,并且绝对可控的方式。”贤者谈及被背叛的缘由就好像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分析一样平静,而似乎被这种冷静所感染,洛安萝莉也停下了悲伤,认真地看向他。

  “什么目的……我们不是来这里通报西瓦利耶人入侵的事情的吗?”米拉认真地这样询问道,她主动思考这些问题的倾向让亨利嘴角挂起了些许的弧度,毕竟眼下他们有的是空闲的时间,与其痛哭流涕他更希望她能用在思考上面。

  “那只是其中之一,我可爱的小米拉,那不过是在与我们相遇之后因为新的情报而做出的新的决定罢了。”

  “你忘记我们和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了么,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被西瓦利耶人盯上了,并且明显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地的。”亨利这样说着,而米拉认真地听讲,当时的她迷迷糊糊地并没有去思考太多,但眼下经贤者这么提及也是想起了不少的细节。

  “还有几天前的那些西瓦利耶的骑士和军士,如果只是作为哨兵打探消息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拒绝我们的进入从而更好地隐藏身份。”

  “但他们却不这么做,而是选择将我们引进去。”亨利说道。

  “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是去瓦瓦西卡通风报信的所以必须阻止,但我个人更加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米拉专注地倾听着贤者的层层剖析,然后在心底里头认真地开始学习起来这种思考方式。

  “因为一来那些骑士没有携带着真正的重装护甲,二来,他们的人数很少,并且附近没有埋伏着更多的西瓦利耶军队。”

  “即便他们都是西瓦利耶的精锐,但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不会鲁莽行事。这个人数和装备在碰到全副武装并且人数并不少上多少的我们一行人时选择果断出手,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伯尼他们拥有的那样东西对于西瓦利耶人的重要性。”

  “重要到这些精锐战士每一个都被告知了伯尼他们的长相,并且不惜拼死战斗也要夺回它。”亨利竖起一根手指原地转了又转。

  “……那么,就是因为这个‘重要的东西’,他们才背叛了我们吗。”米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低迷的语气这样说道:“什么东西重要到一个人可以背叛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呢。”

  她显得不是很理解,而亨利耸了耸肩。

  “同样的东西或许导致了这整场战争和截止现在都已经是成百上千人生命的丧失,你觉得呢?”一头黑发的贤者语气轻松地这样说道,而米拉再次抬起了小脸,她的惊讶之色显露无疑。

  “线索是能够被串联起来的,只要你细心地去注意它们。”亨利微笑着对米拉这样说道。

  “为什么伯尼他们要带上明娜还有莱莎她们,从她们三人穿着的衣物显然不适合在野外行进这件事上面就可以看出些许的端倪。”他说。

  “假如再考虑到他们对于商队被袭之事一无所知的事情,便可以得出伯尼一行人被西瓦利耶人追击在前,西瓦利耶人发起攻击并且占领爱伦哨堡,封锁周围在后的事实。”

  “而联系到近期亚文内拉国王亚希伯恩二世在公众场合数次宣称的言论,这些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件物品。”亨利竖起了他右手的食指:“一件重要到足以发起一场战争也要夺回的物品。”

  “西瓦利耶王国的宪章原文。”黑发的贤者如是说道,但这个陌生的名词却只让白发的大萝莉一头雾水。

  “那是什么?”她如是问道,而亨利微微一笑。

  “那是作为国王的资格证明,小家伙。为了保持贵族和王族血脉的纯正每一位新出生的高贵子女都被记录到了族谱之中,而西瓦利耶王国的宪章作为王国的根本更是在其中明确标示了当今王国的正统王族。”

  “正如我们所知的,亚文内拉的王室和西瓦利耶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亲属关系,所以主张西瓦利耶王位同样属于他的亚希伯恩二世想要得到宪章的理由也无需解释了吧。”

  “……”米拉点了点头,而亨利接着说道。

  “伯尼他们带着女性,是为了假扮成普通的旅客潜入西瓦利耶盗取宪章。存粹只是男性组成的队伍容易引发怀疑,但假如有多名女性存在,人们自然就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大家庭一同出行。”

  “宪章原文一旦落入亚文内拉的手中,亚希伯恩二世就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要求获得西瓦利耶的王位。而不论西瓦利耶的国王菲利普二世如何反应,一场腥风血雨的政治动荡都免不了会在两国之间发生。”亨利说着,而米拉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话语说下去——她在此刻表现出了完全不像是一个11岁的女孩该有的睿智和冷静。

  “所以他们就选择了先下手为强”女孩说完叹了口气,然后用复杂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亨利一眼:“我总算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背叛我们了,你懂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老师,只是这么一些不起眼的消息就能够推断出那么多的事情,怪不得他们会觉得你危险。”

  米拉的称呼让亨利微微一笑,然后他偏了偏头:“但这种危险不正是你所向往的么,成为一个拥有很多知识的人。”

  他说道,而女孩再一次用鄙夷的眼神瞥了贤者一眼:“在那之前我得先活下去才对吧。”

  她说,亨利再次耸了耸肩。

  “没什么好担心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他这样说道,平静的话语之中蕴含的巨大信心让白发的洛安大萝莉不安的心灵也沉稳了下来,她认真地看着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的亨利,沉默不语。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