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69章 异乡人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30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8月的鬼节前后,正是苏奥米尔季节转换的时期。

  尽管古典时代开始拉曼人就将一年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但正如其它许多拉曼制造的东西一般,在这北国大地它并不完全适用。

  苏奥米尔人常说欧罗拉只有两个季节:夏季和冬季。期间也许会夹杂一两天的春季和秋季,但总体而言除了持续大约4个月的夏天以外,大部分时间它都是处于寒冷之中。

  4月末开始回温进入夏天,而8月15日前后的鬼节则是作为夏季结尾的预兆。这个传统的庆典节日,本是北方地区的民族进行冬日储量之前祭奠先祖而创,后来白色教会崛起吸收了这些文化,时至今日变成了东方的分支耶缇纳宗信徒的传统活动。

  归根结底,许多今人认为是“传统文化”当中不可分割一环的东西,若是追根溯源,却并非一开始就和现在这些东西紧密联系的。

  历史总是免不了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作为旁人每每听闻都会为这种沧海桑田的变化而唏嘘不已。那亲身经历这一切的人,又会如何去想呢?

  微凉的清晨让人忍不住披上了斗篷,一行三人往前迈进着。而米拉以熟练的姿态掌握缰绳,心思却走神,双眼望向了自己老师的背影。

  他没有食言,在与女王那一行人分开之后,夜里在摇曳的篝火与灯笼照明之下,亨利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为他们讲了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关于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故事。

  历史是螺旋发展的,不知有谁曾说过这样的话。而又有谁人曾说过太阳底下无新事,一切眼下正在发生的东西都不过是过去许多年前曾有过的老调重弹。

  确实是相当具有既视感的故事。

  两个历来冲突不断的国度,某些危机正在酝酿之中,而许多人的意志都在其中交织,许多人做出了他们的选择,这些选择又引致了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历经过那一切的亨利到底会对这样的事情怎么想,洛安少女不得而知。

  这些事情的信息量有些庞大,一时间她尚且无法理清全貌。

  米拉感觉心口堵得慌。

  本是希冀以了解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从而来拉近距离,如今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却又反而觉得他变成了某种距离遥远的存在。

  一夜过后,自清晨开始几个小时的行进途中,三人皆是一言不发。

  这是一种罕见的具有距离感的沉默,与之前那种只是安静享受彼此陪伴的沉默氛围不同。

  像是初来乍到的生人,想要触碰却不知如何开口,因而下意识地就保持着距离。

  这在过去都没有发生过,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她都没有这么生疏和拘谨。

  若问本心的话,米拉自然不愿如此。但她却也控制不了自己。

  从海米尔宁·海茵茨沃姆,到亨利·梅尔。

  她知道了前者的结束和后者的起源,但在这之间,那一段她并未同行的广阔冒险当中,又曾发生过多少事情呢。

  米拉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有些肤浅,有些孩子气。

  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老师而言应当是不愿提及的过去,一些东西光是去回想大约就会像是揭伤疤一样苦痛——她理应是知道这一切的,因为她自身也有许多不愿意去回想的事物,而他从没问过那些。这并不完全是距离感,只是过去的她允许他有秘密,因为信任他在自己需要知道的时候便会告诉。

  但人终归是会变的,逐渐长大的女孩内心当中的复杂情感即便是她自己也没能完全搞懂。所以她要求他说出来,他也照做了,可她在听完这一切以后,现在感到无比鄙视自己但却无可奈何地心里头想的全是——

  “我只是你这漫长人生当中无数次冒险旅伴的其中之一吗?”

  在自己出生之前,他曾经历过许多事情,那些传奇故事当中并没有一位白发的洛安少女陪伴在身旁。

  分明是自己想要得知所以询问,但在听完又擅自地感到落寞,感到彼此之间产生了距离,因而一整个早上都是闷闷不乐。她讨厌自己的这种不成熟的自私,但却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人总是希望自己能成为别人心目中“特别”的存在,对米拉而言亨利毫无疑问是这个角色。

  可对他来说呢?

  自己只是“又一个”一同上路的伙伴吗?也许确实在一起很开心,有建立起深厚的情感,可这不过是“又一个”。

  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米拉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与爱德华王子相遇之时他对于亨利的提问。

  “你仍是人类吗?”

  当年的她并没有办法理解那个问题,在后面多多少少也猜到亨利的秘密之后,米拉曾认为那个提问应当是基于爱德华对他那漫长人生的理解而问出来的,只是对于寿命的询问。

  而如今在知晓了整个故事的全貌之后,她彻底明白了爱德华所问问题的深层涵义。

  你仍是人类吗?

  在历经了如此众多的事物,体会了如此众多的失去之后,你的心仍是人类吗。

  她无法想象足足两个世纪的人生到底会经历多少的人与事。在他看来也许一切事物都不能算是具有新鲜感的,当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体会过无数次以后,又有什么东西还能激起你的兴趣,又有什么东西还能引起你的热爱?

  不论在之后看到多少的风景,一切都注定无法取代最初他眼中所见的景色。

  不论在之后遇到过多少人,都注定没有办法取代他心中的。

  那个她。

  就连她也是吗——觉得自己很孩子气的米拉心情复杂闷闷不乐地垂着头。

  他的世界已经回不去了。

  这或许是如此漫长的时间以来他一直不愿意回到苏奥米尔的原因。因为若是不回来的话,他的内心之中就仍旧可以保有那个曾经故乡的印象。

  自己老师在来到东海岸以后很明显地动摇了,他藏起了克莱默尔定做了新的武器,许多方面上都可以看出来是不想这份过去被这片土地的人察觉。

  可他终究还是回来了,终究还是拔出了剑,一切可以说是命运使然,但在背后推动着他的人又莫不是一直陪伴的自己?

  这是他不愿意去触碰的过去,历经这么多年也许伤口仍旧没有愈合。

  但自己以任性推动着,就想要得知这一切。而在得知了以后却又觉得自己也许对他而言始终不能算是特别的存在而擅自地感到落寞。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但却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

  他是。

  被时间抛弃的人。

  若能忘却的话,那想必会是一种无比欣慰的祝福吧。可他忘不掉,从他昨夜讲述那一切时所有生机勃勃的细节就可以看出来,亨利仍记着那一切,仍记着所有的一切。

  正是这些认知使得他注定永远流浪。

  他的身体回到了苏奥米尔,但越是前进路边似是而非的景色入眼越多,他就必然会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异乡人”

  流浪在天地之间,已然找不到归去之地,那些熟悉的人与物都已是遥远的过去。他们都已逝去,不可避免地在时间这一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面前消失或是改变。

  唯一不变的,只有他。

  苏奥米尔还在,但已经不是亨利熟悉的那个苏奥米尔。

  在离开之前他对大剑士们说“晚了二十年不要紧”,那是相同处境的人基于理解才能说出来的宽慰——可若是两百年呢?

  他回不去了。

  属于海米尔宁·海茵茨沃姆的苏奥米尔。

  那个有着人民欢笑,有着白龙在天空中飞舞,有着他所熟知的银卫骑士团同伴。

  有着萨妮娅的苏奥米尔。

  已经没了。

  是自己迫使他直面这一切的——米拉垂着头。

  若能遗忘的话,若是自己坐在他这个位置上的话,想必是会想要遗忘,想要逃离的吧。

  你仍是人吗?

  在历经了所有的这一切,无处归去的你。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你。

  即便与他人谈笑风生,即便对于时下所产生的新生物品可以口若悬河地讨论。可在内心的深处,在那无人相伴于身旁的孤寂的深夜之中。

  你仍会想起的吧。

  那已回不去的一切。

  而那时你便会深深地记起,深深地意识到。

  自己不过是一个伪装成人类,置于他们之中,却始终无法真正融入的。

  异乡人。

  爱德华的提问,不是针对寿命的。

  而是想知道他是否仍保有人类的心。

  米拉曾是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的,但在了解了他的过去之后,她也不可避免地开始怀疑起来。

  她想起了这一路上所遇到的许多事情,又想起了那些人与物,那些像是知道他过去的人基于那种认知而对他开口说出的话。

  康斯坦丁大约是最直接的一个,他直接告诉了亨利这片土地已经没有他位置的事实。而那句“连自己开始的事情都无法善始善终”——这米拉原本以为是迁怒的话语,在贤者自己的解释之下,她也知晓了意味。

  “海米尔宁·海茵茨沃姆的死是完美的。”

  “想要努力改变国家命运,却被利欲熏心的王室与教会联军包围。为了挽救自己的部下选择了自我牺牲,像是传奇故事当中的悲剧英雄一样。”提起这样的事情时,亨利的语调是带着自嘲的。

  “因为太过完美,所以极少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其实曾有第二个可能性。”

  “海米尔宁·海茵茨沃姆·塞克西尤图一世。”在摇曳的篝火照耀下,他念出了这个名讳,毫无感情,仿佛只是对着某块石碑照本宣科。

  “这是康斯坦丁所认为的,半途而废,无法善始善终。”

  声望空前的苏奥米尔元帅,正值青年,而当年另一位有皇室继承权的人物不过是个三岁小儿。

  但他舍弃了那一切。

  选择了以那天作为结束。

  因为他有一个约定需要去实现。

  人终归会因为想要找到某些东西而踏上旅途。彼此所求不尽相同,有的人只是按照约定,想要去寻找那份心中的景色,因而向着海边前进了。

  而他的这个约定。

  只是稍微、稍微地难实现了一些。

  花费的时间也要稍微、稍微长上那么一些。

  为了实现它,他不能再是苏奥米尔的元帅,因为那样的话他只能为了苏奥米尔的利益而奋斗;他也不能是帕德罗西的皇帝,因为那样的话他只能以帕德罗西的角度来思考。

  他必须抛弃所有的那些枷锁,那些身份带来的束缚。

  但选择意味着失去。

  亨利做出来的选择,抛弃了所有那些曾经仰仗着他的人。

  康斯坦丁说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他到底想做什么事情,目前还没人知道。

  大剑士和龙翼骑士还有苏奥米尔那位女王的事情不能算是完全解决,但是他们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就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希望。

  20多年的流浪,为了谋求生存,大剑士们也已经放下了当初死硬坚持的传统。

  他们不再只拘泥于克莱默尔,新式的大剑也做了出来。魔法、火药、长矛,任何东西只要好用就会吸取。

  新生总归都是需要旧的东西毁灭才能够达成的。当年的银卫会选择大剑并不是考虑到如何独特,而是针对于所需要的情况而设计出了这种当时是最为先进的武器。所以他们是不应当拘泥于那一切的,大剑士们此前所一直纠结的传统使得他们最终被淘汰,尽管全面放弃也并非善举,但总而言之被驱逐出境以后,他们在这20年的时间里也已经迈出了那一步。

  亨利最后对海米尔所说的“也许不必是克莱默尔呢?”就是这样点到为止的警醒。

  拉曼人和苏奥米尔人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大剑士和龙翼骑士之间的权力斗争,被贵族架空了的女王要如何重新掌权,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可以三两下就全部解决掉的。

  但他们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亨利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

  回归到苏奥米尔的人不是海米尔宁·海茵茨沃姆。不是曾经苏奥米尔的元帅,以永夜奇迹为名的欧罗拉的噩梦。

  而是贤者亨利·梅尔。

  他以他的做法,而不是曾经的他的做法改变了故事的走向。

  尽管这曾是他奋战过的土地,但亨利的做法却也没有任何改变。他是以“贤者”的身份在行动。

  一切都回不去了。

  最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就是他自己吧。

  在如今的苏奥米尔,他是一个异乡人,无处可归去的人。

  而她又何尝不是?

  洛安人也失去了故乡,尽管在亨利的帮助下,他们在内海彼岸的亚文内拉建造如火如荼。但内心深处不知道有多少洛安人却仍旧在怀念着过去的家乡。

  就连咖莱瓦也是如此吧。

  有苏奥米尔血统却是在拉曼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他,是否也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对于自己的身份定位无所适从呢。

  “老师,到底来欧罗拉是想做什么呢?”闷闷不乐了许久的米拉,因为打算破除这份沉默而开了口。

  她之前未曾问过类似的问题,因为亨利总是在到了地方以后就会告诉她。

  但这一次在自己内心情绪复杂的情况之下,女孩选择了开口询问一行人的目的地。

  “去见一位老友。”

  “借些东西,给你做把剑。”亨利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女孩愣了一下:“剑?”

  “嗯,最少要和这家伙一个级别的。”亨利拍了拍马背上已经明摆着露出来的克莱默尔,然后回过了头。

  “毕竟。”

  “是第一次收的弟子。”他开口这样说着,而洛安少女愣在了原地,下意识地一拉缰绳就让马儿停了下来。

  ——什么嘛。

  一下子内心当中的阴霾就一扫而空,这样不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了吗。

  她表情变换了一小会儿,最终给了亨利一个一如既往的白眼。

  “贤者先生真是个最糟糕的大人了!”

  “是是是。”

  “那么故事也是第一次说的吗。”

  “对,你们两个是第一次我有耐心能够讲完那些事情的人。”

  “咖莱瓦就是个蹭的!”

  “咋扯上我了——”年青的搬运工满脸无奈地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手里还拿着炭笔和记事本。亨利回过头看着他,想起之前粗略一眼看到的他记事本上写着的东西,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这也算是某种缘分吧。”他这样说着,而不明白他说些什么的咖莱瓦挠了挠头,把炭笔收起然后合起了本子。

  “哇——”走了神的年青人正打算把笔记本收回却掉在了地上。

  “哗啦啦——”一阵狂风吹来让笔记本迅速地翻动着,密密麻麻的记载一页翻过一页最终落在了第一页的地方。

  上面用已经褪色的稚嫩笔迹写着。

  咖莱瓦·卡塔亚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