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63章 阴晴不定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0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月之国所谓的山峦众多并非夸大其辞,当一行人花了不短的时间终于从旅途起始点的第一处阻碍之中穿出时,摆在他们面前的并非一路顺畅无阻的广阔平原,而是更多的山。

  里加尔不是没有山。

  亚文内拉人也自称山民,但里加尔的大部分地区与月之国相比却仍旧是平缓的。

  共同奋战之后双方的距离被进一步地拉近,被视为同等存在予以尊重之后,不光是不在意身份的老乔这个粗野的乡士,其它的武士也都开始了与亨利还有米拉这两位难得的异邦战斗职业者聊起他们的所见所闻。

  迄今为止来到月之国的多数是政客贵族商人和传教士,哪怕有护卫的士兵,却也多半被严格限制,一般的武士根本无从面见。

  放下身段的隔阂,同为武者,他们之间其实有很多共同话题可聊。

  目前的道路变得宽广起来,他们不必再以狭窄的单纵阵型前进。除却警戒的侧翼,余下的武士们多数轻拉缰绳使马匹缓步,放慢速度以便与步行的亨利等人谈话。

  已经越过了高危区域,在以小时计的长时间跋涉之中,仍旧让所有人时刻紧绷神经只会导致武士们精神疲惫麻木,关键时刻反而反应不过来。

  严肃又沉闷的气氛是有害的,亨利明白这一点,鸣海自然也是如此。

  有侧翼小规模分队进行警戒的情况下,本阵的人不必过于紧绷也是可以的。但刚刚经历了初阵的很多武士们内心都仍旧有些应激反应,对于自己夺取他人生命的实感以及战场上那种令人窒息的冲突瞬间,这两夜里睡不安稳的足轻和武士都不鲜见。

  所以放松心情的交谈不仅不是一种松懈无防备,反而是为了使得他们内心平复能冷静思考而必须的举措。

  总而言之,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持续着。贤者充沛的见闻佐以洛安少女活泼的性格,使得围在他们周围听讲的武士越来越多。

  在新月洲之外还有着如此繁多的人与物,都让一直处于统一国家当中的武士们心驰神往。而在讨论各个国家与民族之后,因武者生性避免不了的战力对比,倒是由于亨利赢得了众人的尊重,少了几分火药气和争强好胜,多了几分沉静和反思。

  广阔而贫瘠的阿布塞拉大草原,游牧民的军队以轻装弓骑兵为主:土地资源匮乏,大部分地方只能长出野草。因而他们难以建立起能够供养更加重装军队的城邦。草原人的骑兵轻装上阵,以轻量化和高耐力闻名,但不论是抗打击能力还是自身的杀伤力都十分贫弱。

  这是他们至今无法离开阿布塞拉,真正攻入到里加尔定居民势力圈范围内的缘由。

  而与其对比,里加尔东西海岸的主要王国与帝国的骑士文化,亦是与其地形密切相关。

  平坦又富裕的东西海岸,土地肥美森林众多。数百年前的早期骑士们在旷野之上建立能够供自己重装部队休养生息的小型哨堡,以这些城堡作为推进点,按部就班地打下了如今的江山。

  西瓦利耶国名便是骑士骑士堡在西瓦利耶语当中的最终体量,由无数骑士无数个骑士堡组成的骑士之国,西瓦利耶。

  这个词同时也指的是“骑士精神”。

  这是很简单明了的思路:装备越重,单场战役中可以发挥出来的作战能力就越强。但因为负重的缘故,持续作战能力便会变差。

  有着平坦富饶平原的里加尔可以通过建立骑士堡供养骑士的方式,据点连着据点,稳打稳扎扩大江山。但这种方法无法照搬到阿布塞拉,单纯因为仅仅生长着野草的荒凉大草原若是停下就等于自寻死路。

  阿布塞拉人只能一直前进。

  草原人和里加尔人之间的争斗没有谁是赢家。

  善于重装冲锋的里加尔骑士在进入了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之后会追不上轻装的弓骑兵——阿布塞拉人没有据点,所以他们也无城可攻。

  而轻装又以耐力见长的弓骑兵部队也啃不动硬邦邦的城堡,他们擅长打机动战,固守不是他们的强项。哪怕占领了领地也会被更擅长这方面的里加尔人夺回。

  一个打不着,一个打不动。双方就这样达成了平衡,倒也迄今为止都没有爆发什么太大规模的冲突。

  而这两者不论是谁,来到了月之国却都会成为不适用的兵种。

  没有什么是一招鲜吃遍天的,甲胄也好武器也好,长年累月历经漫长历史沉淀,在特定的地理环境根据特定的敌人或是假想敌,演变出来的甲胄与武器都会是当地最适用的。

  技术上的差距诚然会有。

  里加尔人对于人体结构的了解制作的板甲是无可争议的顶级防具,因为它在防御力全面碾压和人武士甲胄的情况下,仅仅只重了三分之一。

  但就是这多的三分之一重量以及结构上的改变,让他们无法——

  ——做这种事。

  “如何?”在闲聊之间,时光如流星一般飞速划过。已经又到了午后时分,一行人停在某处,而鸣海骑着马,抬头看向了树梢的顶端。

  “不行,鸣海大人。云看起来太厚了。”之前曾与小少爷交手过的青年武士阿勇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轻松爬上了树梢,此刻正端坐在高处观望着远方的景象。

  “看来本日的进程就到此为止了,我们最好就此开始扎营。”武士领队如是说着,而我们的洛安少女还有旁边的愣头青咖莱瓦则是看着青年武士再次像是毫无负担一样轻而易举地从树上爬了下来。

  “骑士可干不了这种事,《武勇录》里头穿着全套盔甲爬梯子砍树就已经是十分刻苦的壮举了。”摇了摇头的白发女孩儿如是说着。

  多山的月之国有些地方连马都很难前进,武士的甲胄在全身覆盖的情况下都仍旧要着重考虑灵活性和轻便。为此虽说牺牲了防御力,尤以四肢部分若是与里加尔的板甲相比会被贻笑大方,但这种取舍换来的灵活性却使得他们可以长时间步行登山,乃至于在无需脱甲卸下防护的情况下爬上树梢观察敌情或是地形。

  这是真正的山地步兵,真正的山地骑兵。单论机动性与灵活性,他们可以把里加尔的重骑兵吊起来打。而遇上了草原人的布衣弓骑兵,则可以仗着自己有甲,顶着对方的火力冲上去厮杀。

  里加尔的骑士想要取得相同的灵活性以确保顺利爬树,最好的选择是卸下四肢护甲,尤其是重骑兵爱用的大型肩甲。而尴尬的一点就是——在除下了自己的四肢甲之后,他们的着甲面积却反而变得比月之国的武士要低了。

  单一部件的防御能力无法与板甲相比,但在四肢、躯干、头部都有防护的情况下,它的灵活性要比板甲更高。月之国山地步兵与山地骑兵特化的甲胄十分具有特色,而在明白了这种特色确实适用于当下环境之中后,远道而来的一部分人也多多少少开始了思考。

  当然,需要重点强调的是,里加尔的骑士们在自己所处的战场环境当中并不需要着甲爬树做侦查。

  而月之国的武士们若是去到了里加尔的平原,遇到了同等规模的重装骑士手持3.5米长的骑枪进行冲锋。

  他们能做的只有逃跑。

  和人引以为豪的大弓会被板甲弹开。

  而作为人类单兵冲击力最强,只要规模够大就连地龙和巨人都可以一波击倒的武器。

  骑士手中的骑枪,在命中轻量化的武士甲胄的一瞬间,大抵会像捅穿一层纸一样丝毫未受阻拦。

  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之中,这些是最适合的武器装备——如是,交流沟通得出来的结论,令包括米拉、绫、传教士以及小少爷和一众武士们都若有所思。

  而咖莱瓦这个愣头青则是奋笔疾书地记载着,时不时停下来,似乎是在思索着如何组织言语。

  他这一有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愣头青印象的举动,也使得一旁的博士小姐是侧目连连。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变得恶劣的天气使得鸣海下达了尽早扎营的决定,却也并非他杞人忧天。

  自青知镇的永川河支流与主河道相接点起始,北地的和人能够南下的道路共有两条:

  一是顺着四通八达的水系,走水路乘船渡河前往,这自然也是更为顺畅省事的道路;而第二条便是他们所选择的更为偏僻,耳目更加稀少的陆路。

  两者之间并非笔直平行,而是从青知开始像是分叉一样渐行渐远,在到了中南部之后才重新开始有汇合迹象。

  永川河孕育了新月洲的文明,这并不是夸张修辞。尽管这条母亲河也时常有泛滥成灾的时候,与火山喷发、地震还有山体滑坡一起构成月之国多灾多难的一面,但它所途径的地势较为平坦的区域,确实也正是月之国最为繁华的各大都城所在。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便利与危险并存,这便是更为通畅,地势较低的水路。

  而更为不便,更加艰难的陆路,则是一路向着东南方向进发之后,地势越来越高,进入了高原地带。

  一行人此刻走到了边界的地方临近北部的高湿原,久远过去形成的山脉中的盆地因为湿气过大并不宜居,但在盛夏时节蔚蓝的火山湖倒映着景象,水中有山山中有水,一片繁花盛开的湿原当真是新月洲中北部的一大绝景。

  话虽如此,对于携带辎重的一行人来说湿原软烂的泥地走起来也会像是跑进鞋靴里的小石子一样让人烦恼万分。

  春季本就是湿气浓郁的时间,又是步入了湿原,不光是行进起来困难,对于武器和甲胄的防锈工作也令人头大,还偏偏赶上了最近诡异的天气。

  两日前那场雨夹雪并不是偶发,这两天异常天气动不动就有的发生,身后一些地方局部常有雷暴,远远都可以看见仿佛有意识一般笼罩着某一山头的浓密乌云。而若是前进方向能瞧得见乌云,过一会儿也多半有雷暴雨或是落雪。尽管来得快去的也快,一不小心却很容易被淋成落汤鸡,装备与衣物都受潮受损。

  体温下降的话人也会容易得病,尽管武士们也有携带一些药品,但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小心谨慎预防的重要性要更大一些。

  十数分钟的光阴又迅速地流逝,当一行人将营帐都已经扎好之时,刚刚目击到的乌云也飘到了他们的正上方,遮蔽了阳光。

  悄无声息地。

  轻轻的白雪开始落下。

  下意识伸出手去触碰的米拉忽然像是触电一样,回过头看向了旁边的小独角兽,又进而瞥向了贤者。

  这是既视感无比浓重的一幕。

  “反常的。”

  “寒潮。”

  魔力池轻微鼓动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