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00章 为谁而战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0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远在里加尔大陆南端的草原游牧民族眼里看来,自诩文明社会的定居民不过是一群柔弱无力的绵羊。这所指的不单是他们在生活上多数都以农耕为生缺乏战斗和狩猎采集的能力,一辈子祖孙老小都待在同一片土地上如同被圈养的家畜。在精神上,西海岸和各大帝国的农民还有工人们,也与阿布塞拉人天差地别。

  有过放牧经验的人都明白不论羊群有多大,只要找好并且控制掌握好领头羊,那么余下的那一大群就都会听从指令。这种盲从和缺乏主见在人类身上亦得到深刻体现,相较以闲散部族聚居刀口舔血于恶劣环境之中谋生的游牧民,定居民的文明程度越高,单一国家的人口基数越大,从众心理就越是明显。

  学者们将这归咎于僵化的职业与阶级带来的结果,一辈子除了种田什么都不会的农民并不拥有主见,由他们所组成的“多数”在面对拥有先天武力和阶级优势的贵族这些“少数”的时候第一反应也自然是卑躬屈膝。

  生物的本性是趋利避害,面对存在于食物链更高阶级的个体动物们的第一反应会是逃离。而在人类社会亦是如此,只是有的时候就连逃也逃不掉因而最后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地逆来顺受。

  大部分人早已习惯了生命当中由其他人所赋予的不平等,外貌、财产、权力、出身,作为社会生物的人类自出生开始就注定摆脱不了与身遭的其他个体对比的事实,若是不能忍受这一切的话那么人生必将无法进行下去。因而一般的平民面对来自高位的不平等和欺压都会选择退却忍让,即便若是集结起来的话他们所拥有的力量远胜于对方,但却总是会因为拥有优势的那少数人而战战兢兢,逆来顺受。

  不平等,不美好,但至少他们活着——亚文内拉南方和其他许多西海岸地区常见的这种不合理的社会情形,至今仍旧存在的原因就在于此。它并不需要满足所有人的理想和普世观念,只是在眼下在这种特定情形之中能够行得通,它就会这样继续存在下去。

  直到某个人或者某一群人试图挑战它为止,亚文内拉的领主贵族们肆意横行不把人民当一回事的情况都会一直存在。

  但人终究是人。

  他们不是只要眼下能够活下去那么其他一切都无所谓的牲畜,他们不是圈养的绵羊。

  他们是活生生的人类。

  我们的贤者先生曾经在爱德华王子进行三月宣言的时候,说他给予人民的是“危险而又无比美丽的希望”——而这也正是人类与其它生命最大的区别。

  圈养的牲畜无法在脑海当中描绘未来,它们没有想象力,因此也不会产生危险的结果。

  希望对于人类而言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既可以在当下所处环境极为艰难的情况之中令困苦不已的人们继续坚持下去,也同样可以在其它的一些情况当中,成为一触即溃的局势所欠缺的那,最后的一根稻草。

  言语的力量是可怕的。

  爱德华在一直习惯了逆来顺受的农民们心中点燃起来的是希望的火花。

  他们曾经没有渴求,非要说有的话也就仅仅只是守住现在的生活不要失去更多。但现在他们尝到了美好生活的滋味,见到了一切都会变好的征兆。他们看到了前方存在的希望的光芒,不再是为了不属于自己的领主的利益而打一场迷茫的战争,他们有了目的,他们有了决心,他们明白自己要前进的方向。

  这扩大开来的星星之火有朝一日必将成为燎原之势,但眼下它刚刚开始自艾卡斯塔平原扩散至内拉森林,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被焚烧了村庄屠杀了妻儿的,南方的农民们。

  美好是需要丑恶作为对比的,而人类这种生物所拥有的希望这种东西一旦由于他人的恶意被彻底灭绝,那么即便是与绵羊家畜无异的定居民,也会在一瞬间因为了无牵挂,破釜沉舟成为最可怕的复仇者。

  ......

  ——奥托洛人被排挤在了南方联军的圈子之外。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不上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

  亚希伯恩二世麾下的南方联军,和奥托洛人之间本就并不拥有团结这种东西。根深蒂固的亚文内拉南方贵族们所拥有的情绪是微妙而又矛盾的,一方面他们确实如同亚希伯恩二世那样抱持着传统的西海岸王国思维,处处将奥托洛的商人和旅客地位设置与自家平民与商人之上。另一方面,身为贵族的他们自己,却也有着一股想要通过在对方面前表现、贬低对方之类的来获取一些卑微的优越感的奇怪冲动。

  这种扭曲的骄傲归根结底这或许仍旧是自卑的体现,想要在远比自己更强的角色面前,展露出些许的威风令对方亦刮目相看——他们击溃了北方军,于是开始了欢呼,抬头挺胸,不把奥托洛的重步兵军团看在眼里;奥托洛人过分深入内拉森林被北方军分割绞杀,尽管他们自己也遭受了极大的损失,他们注意到的确不是对方减员4成仍旧维持有较好的士气和军纪,没有崩溃在这异国他乡的优秀素养,反而开始说是这件事情“代表了帝国的顶尖战斗力也不怎么样”。

  口无遮拦的南方贵族,莫名其妙地在己方失利的时候,因为奥托洛人同样失败而自认亚文内拉的贵族骑兵高人一等。而被北军的游击战战术搞得身心疲惫的奥托洛人,也没有那个闲情雅致再去陪他们玩贵族游戏了。

  只要凑在一起,那些亚文内拉的贵族们就会装模作样地开始冷嘲热讽。惹不起,他们还躲得起。因此在双方的共同默认之下,所谓的联军就这样在192年6月的下旬变得名存实亡,不单单奥托洛人和亚文内拉南方人分隔了开来,南方贵族联军自身也开始出现一些不同的声音。

  而只拥有一位军团长,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战略指挥官的奥托洛重步兵们,在脱离了亚文内拉南方贵族的指挥会议以后,人生地不熟,也免不了对于情况陷入了难以掌握的困境之中。

  他们的士气由于之前的第一次追击的失败陷入了低迷的情况,而之后为了确保周遭情形仍旧在掌控之中,派出的小股渗透部队,又因为北方军的陷阱造成的大量无法自如行动的伤员而变得摇摇欲坠几近崩盘。低迷的负面情绪像是瘟疫一样扩散感染了整支队伍,饶是心中信念依旧,也已危如累卵。

  帝国作出了两个错误的判断——他们过分地高估了亚文内拉南方军队的后勤补给、军队统协以及战略指挥,在没有可靠的指挥体系和后勤运作作为支持的情况下,孤军奋战的奥托洛军只能压榨自己的潜能。

  士兵们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以10为数,假如必须分出4成的精力来寻找食物和水的话那么战斗力肯定会下降,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话语不是没道理的。

  这是第一,而第二点,则是他们低估了北方军的顽强。

  即便南方联军不可靠,若是能够利用好己方顶级专业部队的优势迅速取得胜利的话,不论是士兵的消耗还是士气的维持,都不会是什么真正的问题。

  利用伏击击溃敌军之后乘胜追击,将他们彻底分隔击打成为一系列零散的小团体。

  只要灭掉主力的话,余下的那些民兵奥托洛人不去解决亚希伯恩二世自己也能够打理——但这一切都被南方联军的贵族骑兵们欢呼着跑去抢夺战利品的行为彻底地毁掉了,之后想要补救也是奥托洛人的独立行为。由于战利品分配的问题以及贵族和民兵之间的一系列内部矛盾,南方联军在内拉森林走廊滞留了相当漫长一段时间,令不熟悉本地地形的奥托洛人只好独自进入内拉森林。

  北方军是精明的,他们懂得自己不能聚集起来去跑到内拉森林走廊这些平地上硬碰硬玩军团战,因而分散退入森林深处利用人数的优势打持久的游击战。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拥有靠谱后勤和友军支援,在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打一场不属于他们的战争的奥托洛人,像是紧绷的弓一样,给自己施加了过多的压力。

  士气的连续下降以及整体方向上的判断失误,导致了他们在日渐进步的北方军士兵手中愈发地像是一个麻木的训练靶子。

  诚然,他们曾击败了对手。但因为友军的愚蠢他们却未能及时扩大战果——奥托洛的这支重装步兵是彻头彻尾的精锐,他们是优秀的,只要岗位分配合理的话他们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效果。但他们却被愚蠢又无能的亚文内拉南方联军所拖累。

  面对虽然稚嫩,但绝对不能小瞧的对手,他们所拥有的是这样一群无能的队友。减员四成仍旧努力维持秩序的奥托洛重装步兵依然在孤军奋战,他们越来越疲惫,凹陷的盔甲破损的盾牌受伤被埋伏命中的士兵,长时间未能够得到充足的后勤补给体力和耐力也开始下滑,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中,他们还要忍受那些南方贵族们的自以为是和强烈不配合的态度。

  “就好像比起胜利,他们更加在乎看我们吃瘪一样——”军团的长官愤怒地在私底下如是说道,而当这一天在亚希伯恩二世的强制命令下,熟悉本地的农民以及内拉森林走廊地区代哈特大公麾下的骑士和军士们,终于总算是和奥托洛人结成了联合部队走到了一起,由本地人带路他们开始更加顺畅地推进,看似情况终于要重新趋于时。

  由于情报的闭塞,不清楚亚希伯恩二世对本地的农民和贵族采取了什么行为的奥托洛人,再度被这个愚蠢的队友间接捅了背后一刀。

  爱德华给予了农民们身为人类的尊严,以及获得更加美好生活的希望,这东西虽然只是点点星光但一旦尝过滋味一切就不再相同。

  而亚希伯恩二世所做的事情与他恰恰相反,他以一贯的西海岸贵族和王族的思维方式,认为只要予以暴力和强权人民就会乖乖顺从。但被断绝了希望,被摧毁了家园的人民这一次不再选择忍气吞声。

  人类在被逼到极点,在断绝了一切生的希望的时候,那种破釜沉舟一往无前的气势。

  20多年前这支军团的前辈们在坦布尔的另一端见证过,而20多年后,他们再次体会到了这一切的可怕。

  军团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即便他并不是一位真正的名将,但从那些农民们迅速散开的模样他也立马就知道了有诈。

  为了防止如同之前那样将战线拉得过长以至于被逐个击破,他们这一次采取的是缓慢的整支军队整齐前行的阵型,而这,给予了爱德华他们等待已久的一网打尽的机会。

  因为物资不足仅仅出动过一次,之后全程都在养精蓄锐的北方军两千余重骑,随着农民们四散开来的讯号从远处的藏身点发出震天动地声响扑了过来。采用针对步兵的装备,使用的不是长矛而是投枪的奥托洛人面对全身板甲的骑兵无法起到太多的作用,更别提绝大多数的投枪在此之前也已经消耗殆尽。

  ——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那些骑士,五百余人的代哈特大公麾下的骑兵若是肯帮忙的话,他们即便无法取胜至少还能够有序地撤退。但亚希伯恩二世的行为不单单逼得农民们全部彻底造反,在国王将大公直接斩杀并且逼迫他们屠杀自己的领民以后,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服从他的领导。

  他们摆好了架势和奥托洛人分隔了开来,并且将手中的武器都丢弃在了地上翻身下马举起白旗奋力地摇晃,北方军见此阵势调整了角度,义无反顾地朝着奥托洛重装步兵的阵列冲去。

  “我诅咒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军团长高声地用奥托洛口音浓重的西海岸语这样喊道,紧接着他的声音就淹没在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之中。

  奥托洛人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重装步兵的阵列在重骑兵的面前显得如同纸张一样脆弱,全副武装重达一吨的骑士全速冲刺起来的撞击力道足以把士兵连人带盾直接撞飞,他们努力地维持着阵型,但在之前就接连遭受打击而补给和后勤又从未跟上,不论是生理和心理都临近崩溃的奥托洛重装步兵。

  在再次减员一成以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

  瞬间崩盘。

  “我们投降!”整支万人军团伤亡过半,北方军的骑士们呈扇形扩散开来,从他们的左右翼硬生生地撞出去。前方已经再无阵形可言,而他们还在掉转马头打算再来一个回冲——局势已定,即便再继续坚持下去,也只是白白浪费性命。

  奥托洛人。

  战败了。

  即便只是帝国四十多个军团当中的一个不完全编制①,即便这只是一支不被承认的秘密行动部队,它所代表的也是奥托洛的常规力量当中的顶尖层次。

  这已经是亚文内拉这个渺小的,人口仅仅两百万的国家,第二次在自己的国土上挫败了举世闻名的敌国精英。

  上一次是西瓦利耶,而这一次,是奥托洛。

  这些数千人的俘虏代表了一个明确的讯息,当隐藏一切徽章的军团长身上唯一一件可以算得上是信物的金红色飞龙鳞片,随着一封签署着爱德华·艾特林·舒尔法加名号的空白信件传回到奥托洛的那位皇帝手中的时候,他在宫殿之中久久沉默。

  “——唉”许久之后,寂静无人的宫殿之中,皇帝陛下一声长叹。

  但让我们回到眼下,回到内拉森林。

  在得知了奥托洛人全军覆没,而代哈特公爵麾下的骑士和贵族们反叛以后,亚希伯恩二世破罐子破摔,直接将余下的那些没有出征的代哈特骑士尽数逮捕解除武装,并且一纸诏书令南方所有城镇当中存在的年满12岁的贵族子弟,一概进入战场为国王而战。

  这并不符合贵族当中只要有一人为国王而战其他人就可以待在家中的规矩,但到了这一刻亚希伯恩二世也已经全无牵挂。

  他像是个疯子一样整日整夜大声地咆哮着,王家近卫以及亲信的贵族们挟持了南方大贵族的家人甚至是他们本人逼迫麾下的军队听令。而在武力和死亡的威胁下,那些来自更往南去的领地没有因为家人的死亡而反叛的民兵们,也只好朝着森林当中一路进发。

  西海岸长存了几个世纪的贵族式思维和做法被证明仍旧十分有效。

  亚希伯恩二世在短暂的时间当中通过这样的强权和恐怖聚齐起来了空前强大军力,总计十八万人的兵力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北方军也只能甘拜下风。而一次性破釜沉舟将它们全部投入的行为,对于北方军而言,既好也坏。

  好处是敌军不再拥有后备队,只要击溃了这支军队他们就大获全胜。

  而坏处则在于。

  单纯的人数优势,以地毯式搜索覆盖大量面积的进军行为,亚希伯恩二世歪打正着,直接粗暴地令北方军之前对付人数更少的奥托洛军颇有奇效的游击战术彻底失效,他们无法伏击大规模抱团的南方联军,小规模的游击队伍即便攻击了也只能被对方吃干抹净造不成多少的伤害。

  时年亚文内拉历192年7月伊始。

  在迎来了一次胜利以后,北方军在南方联军破釜沉舟的攻势之中。

  仓皇撤退。

  一度曾推进至代哈特大公领的战线,短短数日之内缩短了近五分之一。

  在王权和高压政策的促使下,仅仅只是杂牌军的南方联军,利用压倒性的人数优势,直接令丢掉了物资补给无法再拥有大规模正面作战能力的北方军接连败退。

  看似就要到手的胜利。

  再次变得捉摸不定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