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6章 撤离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41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火光摇曳加上雾气与地面上堆积的死尸令人无法看清全貌,但即便如此站立起来将近三米高的人形轮廓依然给予一行人极大的震撼。

  过去与鬼族交锋的惨痛结果武士们仍旧没有遗忘,因而当亨利开口说出:“就这样撤离吧”的时候,鸣海也没有再坚持想要贯彻武士精神自我牺牲断后。

  执拗的武士也并非蠢蛋,面对能一击把穿着重甲的武士砸死的对手,这种牺牲不仅毫无荣誉亦无法起到应有的阻碍作用。

  在眼下想救援的第一对象已经救到的时间点,队伍又基本上都是精疲力尽个个带伤,继续战斗有害无益。

  “老师!”地上偌大的肉山一起一伏仿佛仍旧存活,注意到这个细节的米拉大声提醒,而等到警戒着的亨利等人瞥过去时一大票让人感觉相当眼熟犹如章鱼一样的惨白生物体便从中钻了出来,只是其行动速度很是缓慢没有能构成什么真正的威胁。

  “快走吧。”虎太郎背着昏迷的阿惠站了起来,因为地面上尽是腥臭体液的缘故他脚下一滑虽然没摔倒却似乎拉了脚筋,龇牙咧嘴一瘸一拐地速度变得慢了许多。

  “我来——”“走远点!”咖莱瓦本想过去帮忙扶着,却被虎太郎吼了一声只好愣愣地站在原地。阿惠的衣物都尽数被溶解,咬紧牙关的虎太郎显然是忌讳她被其它男人触碰。

  “啧——都这种时候了。”米拉啧了一声收起刀把外套褪下来跑过去帮忙,同为女性的她出手虎太郎也没再摆出那份咄咄逼人的态度。在给阿惠裹上羽织外套后两人协力将她运送着首先往通道的上端跑去,而等到他们这三人上去后其它人才陆续跟上。

  “呃——嘶——”巨大的甲壳人形像是刚睡醒还处于迷糊状态,它发出如同多重声音混杂的吼声。但已经完成了救援任务的一行人也没有多作停留立刻爬了上去,处于最后一位的贤者在踏上通道的一瞬间转头把已经快要烧完的火把丢了下去。

  “嗤——”地一声火焰烧了起来,因为几个子房破裂加上巨大肉山怪倒塌的缘故地面上横流的腥臭体液加剧了空气中可燃物的浓度,一瞬之间火势蔓延了开来甚至顺着虎太郎和米拉的脚印要烧上通道,好在贤者及时踩灭了它们。

  “这些东西,估计还会活着吧。”绫往下看去,昏暗的洞窟之中忽然烧起的大火明亮得令她不得不眯起双眼,刚刚那些似是幼体的生物在其中也不见了踪影到底有没有被烧死无人知晓。

  “快走吧。”咖莱瓦拉了一下看呆了的博士小姐要她快点前进,但绫扫了一眼却忽然挣扎着叫了起来:“等下!”

  “那个大家伙呢?”火焰顺着蔓延的体液烧到了肉山尸体旁边,但原本站在附近的巨大人形却没能看到黑影。

  “跑。”亨利一手把其他人都推了上去紧接着握紧了之前从米拉那儿拿回来的大剑——随着洞窟之主的死亡他的夜视能力也一点点在恢复,因而贤者得以在其他人无法瞧见的一片黑暗之中看清楚那个趴在墙壁上的家伙全貌。

  人形的轮廓但却有着六条手臂,宛如蜘蛛一样以背部为中心扩散开来的有力手掌紧紧扒在岩壁上。躯干的表面覆盖着厚实的甲壳而位于脑壳到后颈的部分有一团惨白色的血肉在蠕动,它就这样在亨利的注视下像是逐渐陷入沼泽的生物一样把自己一点点埋进甲壳的保护之中。

  “......”避开火焰爬到了墙壁上高处的怪物位于一个亨利都无法够到的高度优哉游哉地完成最后的演变,贤者掀开外套摸了一下腰间的皮套,但飞刀早已消耗一空哪怕是匕首也在击杀洞窟之主本体的时候损坏——面对爬在几米高岩壁上的对象此刻就连他也束手无策。

  一时半会对方看起来不会动,尽管它正在完成某种让人忧心的转变疑似在一点点增强实力,但缺乏远程武器够不着它而且这时它也确实不会袭击众人。

  这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平静,接下来的一切取决于到底是一行人跑出去的速度更快还是它完成转化的速度更快——亨利转过身收起大剑追上了其它人。

  “快些。”好在第二个出口离的并不远,爬上通道以后踩着满地的碎骨他们迅速地回归到了符文武器的附近。紧接着便拿起之前卸下的最后的麻绳丢上了满是月光的洞口。

  “都真死了啊。”米拉望着之前斩杀的野兽,旁边的蝙蝠尸体和触手的残余也没再被收掉,还有几只躯体完好的蝙蝠僵硬蜷缩地掉在地上——似乎是洞窟之主被击杀以后它们来不及返回支援便直接一同死掉。

  “璐璐。”亨利搭在洞窟下方的墙壁上回过头对着个子最为小巧的猎民少女开口,而对方立刻会意过来踩着贤者的大腿又爬上他的肩膀,最后抓着亨利的手臂在他用力往上一甩的协助下成功扒在了洞口的边缘。

  “唔——”像小猫从被窝里探出头,璐璐从高高的草丛里钻了出来,眯起双眼迅速地适应了外面冰凉清晰的夜间空气下明媚的月光后,她赶紧捡起了地面上被丢上去的抓钩。

  “来。”贤者接着对米拉招了招手,而洛安少女也紧随其后地如法炮制第二个跟了上去,她和璐璐配合着在地表找了一棵足够粗壮的树赶紧固定好绳索。

  “好了,拉一下看看!”白发的女孩从杂草遍布的洞口探出头喊了一声,下方的亨利拉了拉绳索:“嗯,靠得住。”接着便转过头让虎太郎走过来。

  “背好了。”年轻的华族子弟被拉伤的腿依然钻心地痛,他走过来每一步都龇牙咧嘴发出“啊嘶——啊嘶——”的倒吸气声——但尽管如此他却仍旧不肯放开阿惠交给其他人,而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情况下众人也没力气去跟他计较。亨利用布带垫着再加上麻绳加固把阿惠牢牢地捆绑在虎太郎的背上,这样一来他可以腾出双手。

  体型相对瘦小的虎太郎和阿惠洞口的大小可以直接二人一起通过,只是体能废柴的武家子弟加上腿部的疼痛和背了一个人的负重爬上去的一瞬间竟直接又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啧!”米拉在上面看的十分焦急,她向下一声大喊:“抓住绳子,我拉!”心急如焚的洛安少女打算强行介入来加快进程,但她哪怕久经训练终归也力量不足,一口气要拉两个人哪怕旁边有璐璐帮忙也还是十分困难。

  所幸亨利和咖莱瓦在下面帮忙托起了虎太郎和阿惠,而武家子弟就这样颤颤巍巍地紧抓着绳索一动不动,最后还是在米拉忍不住的骂了句洛安粗口大叫:“你也快爬啊!”才活动起了双臂。

  终于登上洞窟的虎太郎趴在地上像条濒死的狗一样耷拉着头脸色铁青地大喘着粗气,任由干草粘在他的脸上也无动于衷。旁边出了更多力气的米拉和璐璐都神色比他更好一些,两人把他和阿惠挪到了一边然后又把绳子再次放了下去。

  “快跟上。”紧随其后的是小少爷和博士小姐,因为绳索能撑得住亨利的一拉所以两人同时攀爬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尽管弥次郎体力消耗甚大而绫又不是战士出身,他们还是以很快的速度爬了上去。但就在鸣海等人准备继续跟上的时候下方忽然响起了杂音。

  “走,别管我们。”怪异的人形生物显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转化,亨利对着已经爬上去的年青人们说了一句,而鸣海则是和老乔直接走向了另一侧原来的出口。

  “快跟上。”武士领队回过头对着还在发呆的愣头青叫了一声,而余下的5人就这样迅速地奔跑着穿过了火焰仍旧熊熊燃烧的前半截矿洞。

  “啊啊啊——!!”有着六条手臂的甲壳巨人以惊人的速度接近过来,它凭借能够在岩壁上攀爬的能力迅速地缩短着一行人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约书亚在奔跑过程中回过身丢出了随身的短刀但因为对方的速度极快哪怕是他也没能命中。

  “叮——!”的一声短刀打在岩壁上反弹落入了火堆之中,但前方一刻未停奔跑着的一行人越过了岩虎的尸体已经跑到了狭窄螺旋通道的入口附近。

  “啊啊啊啊啊啊——!”像人类一样的咆哮声从甲壳巨人口中传来,紧接着像是回击约书亚的进攻一般它也朝着这边丢出了一些什么东西。

  “咻——”“啪——!”发出破空声的东西朝着老乔的头部袭来被亨利一把抓住,柔软又滑溜溜的手感立刻让贤者意识到了这是个什么东西——惨白色的寄生体触手尖端立刻探出了尖刺直接扎入了贤者的手臂皮肤并开始向内钻入,但他毫不在意地用力一握直接把它捏成了肉泥。

  “多、多谢先生。”惊魂未定的老乔目瞪口呆地看着亨利手臂上好几个血洞,若不是贤者及时阻拦只怕现在被扎出洞的就该是他的脑袋了。

  “应该进不来,跑快点。”在贤者甩了甩手掌的同时小跑着的一行人迅速地进入了狭窄的螺旋通道之中,就连亨利和咖莱瓦在里面都觉得行动困难的走道将近三米高的甲壳巨人自然没有进来的可能性。

  “啊啊啊啊——”它发出咆哮声用力地撞击着洞口使得洞窟顶部的水滴和碎石不停地颤动掉落,但这种时候没有空闲去管这种事一行人只是加速往前并迅速地穿过了打开的石门。

  “呼——”处于最后一位的亨利还将石门重新掰了回来将它重重地关了上去。

  “咚——”地一声,没有手臂骨卡着的石门这次终于严丝合缝地关上。

  “但它应该能爬墙的吧。”咖莱瓦愣愣地说着,尽管大部分时候看起来像个呆头鹅,但在一些事情上面他还算敏锐。而贤者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他们接着往前,然后在之前的断崖部分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老药师。

  “只是晕了。”额头渗出血迹的老药师身上有些被挠伤的痕迹,从爪痕大小判断估计是遭受了蝙蝠的袭击,在旁边还有他掉落的鞋子结合地面上的水迹来看只是摔了一跤失去了意识,他仍有呼吸。

  万幸没有身死的老药师随身携带的药物洒了一地,而亨利在检查了一下多出来的几瓶烈酒之后就让咖莱瓦把老药师背了起来。

  消毒烈酒所用的廉价容器都是常见物品,除了木质的以外还有陶制,贤者将几瓶烈酒用撕下来的布条捆绑在一起之后又把其中一瓶瓶口的木塞拔掉塞进去了布条,然后将几种味道浓烈的药粉搅拌手脚麻利地倒入其它几瓶之中。

  而就好像是约定好的一样,等到他把这一切完成的一瞬间,那头有着六条手臂的甲壳巨人也像是猿猴在树木间晃荡一样从侧面的岩壁上扒了上来。

  紧追不放意味着它有极为敏锐的感官,而越是敏锐的感官在特定情况下就越是脆弱。

  “围巾戴好。”亨利一声提醒之下其他人立刻行动了起来。

  “啊——”它张开嘴试图发出恐吓性质的咆哮但毫无骑士或是武士精神的贤者完全不给它这种机会直接在鸣海手里的火把上蹭了一下就把烈酒奋力丢了出去。

  “咔嚓——!嘭轰!!”咆哮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变成了被火焰和带有浓郁刺激性气味烟雾笼罩下的惨叫。

  六条手臂的巨人有两只手不得不伸出来捂住自己的脸。

  “你们快走,约书亚跟我上。”干扰的招数上去以后贤者令其他三人带着昏迷的老药师先行一步撤退而又在拔出大剑的同时对着红发剑客开口。

  “嗯。”惨叫声给了剑客最好的定位,他握着手里的太刀而贤者则是拿着大剑一左一右地冲了上去。

  “啊啊啊——”有着六只手臂的巨人同时挥拳迎向了两人,亨利直接对着拳头避都不避用大剑迎击,而约书亚则是微调了太刀的锋芒一个错身顺着手臂切向了它的脖颈。

  “擦——”“咔哒——!”大剑斩断了一只手臂而太刀击碎了脖颈的甲壳但却卡在肌肉之中。

  “锵——”约书亚没有恋战抽刀的同时用利刃狠狠地一划扩大了战果紧接着一个俯身躲开进一步的攻击——到底是柿子挑软的捏还是针对脖子的攻击更有威胁二人不得而知但甲壳巨人很明显忽视了亨利的攻击朝着约书亚挥动了拳头,这给了贤者扩大战果的机会,他直接调转克莱默尔的剑刃摆出了铁蝴蝶的架势。

  “呼——”大火灼烧加上刺激性的烟雾干扰感官,这刚刚新生的怪物在满溢的外界信息下无法做出准确而及时的判断,它空有一身蛮力却难以发挥——斜斩接着面对肩关节的突刺紧接着扭转手腕配合步法改为上撩,直接把一侧另外两只粗壮手臂砍断的最后一击斩向了它的头颅,而红发的剑士就像和贤者心灵相通一样也在同一时间压低了身形以几乎与地面垂直的一记水平斩劈中了甲壳巨人的小腿。

  少了三条手臂的它本就一侧失衡,再加上重心被打破,就像是自己有意地一般撞向了克莱默尔举世无双的剑刃上。

  “锵——!”坚固的甲壳终归并非金属,在大剑的威力下看似防御完美的头颅被漂亮地斩断向着瀑布下方飞去。

  “嘶——!”而就在它身死的一瞬间,背后的甲壳里复数的寄生体又迅速地脱离了这个已经无用的躯壳,只是它们钻出来的一瞬间就被外面仍旧覆盖体表的火焰灼烧,像是被炙烤的蚂蟥一样发出“噼啪”的声响缩成一团。

  “咚——”代表着洞窟之主最后一搏的硕大身躯轰然倒地,失去寄生体操控的肉体迅速地分崩离析,只是是否还有少量逃窜之后又会死灰复燃一行人仍旧不得而知。眼下解决了最后的威胁贤者和约书亚也转过身迅速地跟上了其它人。

  “哈——哈——”

  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重返地表却恍若隔世。

  清新的空气和皎洁的月光悠然地洒落,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般。“沙沙”的声响伴随着吃痛吸气的“嘶嘶”声一并传来,背着阿惠的虎太郎和米拉、绫、璐璐还有弥次郎一同从山上拨开灌木走了下来,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又带着些许伤痕,洛安少女瞧见被放下来的老药师松了口气:

  “至少我们没减员。”

  如是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