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99章 不可折的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65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切回归平静之后,沉闷空气之中浓郁的硫磺味逐渐开始散去,随后消失许久的虫鸣声也陆陆续续重新响了起来。

  这些在人类看来渺小又缺乏智慧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对事态感知的能力反而比起善于自欺欺人的人类更强。

  生物在遇到危险时的本能是保命和逃跑,而人类当中的武者阶级所接受的训练和价值观却往往要求他们对抗本能进行战斗。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确实是有道理的。逃跑意味着放弃抵抗,而在战斗中鼓起勇气战胜敌人经常反而是获胜的方法。因此这种训练在最初也曾是务实的。

  但随着年代推移,它逐渐上升到了一种精神信仰的地步。

  本是因为保命才要求克服本能,不知何时演变成相信荣誉高于生命。怯弱逃跑的武者往往被人唾弃并指着脊梁骨嘲讽,大部分武者都相信自己一生磨砺是为了某个光辉的时刻,也相信自己可以满载荣誉死于战场之上。

  身处战斗中时有一种纯粹。

  你只有取胜这一个目标,所需做的就是竭尽全力战胜面前的对手。

  但战斗结束之后的事情才是麻烦的,胜利的果实并非每次都是甜美的,有时它也苦涩得像是不得善终的恋情。

  弥次郎的脸整张都黑了起来,他终归还是少年心性,想到什么全都用表情表达了出来。

  小少爷开打前夸下了海口受了山民们一食之恩,内心中也认定自己自泰州以来已有长足进步,这回必定要以讨伐恶鬼来洗刷自己之前因战场上不佳表现而蒙羞的荣誉。

  但现今所处的结果又该如何去说?

  这算得上荣誉吗?

  哪怕以最模棱两可的观念去试图狡辩,内心中的回答也断然是不算。因为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像只被护佑的雏鸡一样躲在大人们的身后。

  十几年的武士文化教育熏陶让他像是其它一百八十个年青的和人武家少年一样,渴望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渴望一战成名,渴望满载荣耀而归。

  但接连几次实战却都是碰壁。

  “还是新手,有什么办法呢,遇到的对手是这样的。”

  “那是鬼神族啊,哪怕是老练的武士好几人一起上也不一定能打赢。”

  在内心中开始给自己找借口,在听闻周围的人安慰的话语的时候。弥次郎总是会默默地看向那有着一头白发的异邦女孩。

  ——她没犹豫过。

  他回想起了亨利对于和人武士比武文化的尖锐意见。

  “想尽方法要公平。”当初的贤者是如是点评的。

  如同信胜那样无脑地为了证明荣誉而冲上去送死的行为诚然不可取,但从得知对手强于自己的那一刻起就手抖脚软也实在是......令人无话可说。

  所谓“满载荣誉的旷世大战”或许并非不存在,只是武士们始终想找一个各方各面都与自己绝对等同绝对公平的对手来进行自我证明。

  和人的武者格局始终是小的,他们活在胜利即荣誉而失败即耻辱,黑白分明的二元化世界观中。

  即便历经实战,很多人脑中的思维却依然是比武的那一套。他们缺乏里加尔佣兵出身的洛安少女与我们的贤者先生应有的那种把握当下的脚踏实地,而一心一意追求荣誉美学、完胜之类缥缈虚无的东西。

  所以这场乌龙,在亨利看来是一件好事——最少对活下来的那些人而言。

  少则十几年多则二三十年在这种文化熏陶下形成的价值观,即便是他亨利梅尔如何巧舌如簧,也只不过算是撬得巨石相对松动一些。

  若是这趟旅途很快完结,武士们又回归到最初青知的生活当中去,只怕经历也不会转化成实质性的改变。一趟旅途当中的见闻只不过是见闻,一旦回归到原来那种一成不变的日常中,它们就只会成为谈资而无法实质性地令人产生改变。

  千年和平的月之国武士们有一种理想主义。

  万事都期望尽善尽美,非黑即白——这点即便是他们当中最出色的鸣海也难以避免。

  和人的美学主义,使得本该最务实的武侍者阶层也开始追求不存在于世间的幻兽。

  而像是今晚这样莫名其妙死伤惨重却又难以辨别胜利与否的战斗,就是对他们价值观最大的冲击。

  理想是非黑即白的,但现实总是游走在灰色领域。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并不泾渭分明,乍看之下它们都是一副模样。如果一心只追求纯粹的美学,将战斗、战役乃至于战争视作简单非黑即白的东西,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在更务实的对手面前败亡的结局。

  已经稳固形成的观念,光靠言语是撬不动的,只有亲身经历足够剧烈的冲击才能引发反思。

  至于之后会踏上什么样的道路,就只能看个人了。

  四千年的月之国,如今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但又有多少人像青田家的武士们这样,还执迷于自己个人的荣誉与生死美学,看不到整个国家的大局呢。

  “这个国家难道无兵可用吗。”

  自己弟子以她独有的敏锐问出了这个她自己或许都不了解深层缘由的问题,而贤者即便知晓一切,这里却也并没有他开口的份。

  “最锋利的刀是不可折的。”巫女们以此为由要求武士们进行封口处理,所幸的是因为夜间加上战场混乱又有不少人逃亡的缘故,真正在场知道情况的也就只有核心团体的几人。

  作为神灵在人间的代行者,拥有仅次于皇族的顶级权力,巫女们提出的要求武士们并没有任何拒绝权。

  不过即便没有身份这一层压着,光是身为武侍者的自尊也让鸣海明白这种乌龙是不能被捅出去的。

  作为顶级武力,能运用神力打击敌人的巫女和横扫千军的鬼神族,是新京最强大也最具威慑力的武器。她们不能输,也不能失控。只有永远胜利并且是辉煌地胜利,才能维持这种只要放出名号就可以让心怀不轨之徒发抖的震慑。

  高处不胜寒。

  站在这个顶级位置所需要背负的责任与压力,就好像名为照月的鬼神族身上那些伤疤一样,密密麻麻外行人看一眼就胆寒,却除了咬牙坚持并以盔甲覆盖遮掩以外没有其它的选择。

  明显已经失控了,由少部分人承担的压力明显已经大过头了;而且确确实实已经失败了,少量精锐部队被以人海战术对待,新京这常胜的最锋利的刀已经遇上了砍不动的铁板。

  对手找到了应对的方法,可她们还是得上。

  “这个国家无可用之兵。”

  米拉敏锐的观念是正确的,月之国诚然有着数量庞大的武士部队,但新京却不会轻易动用他们。

  巫女和鬼神族执行的任务是“国内事务,剿匪治安战”性质的东西,这个国家是统一的,必须是统一的。有心闹事的只是“极少数”,所以不能动用大规模部队,只能使用少数精锐去处理。

  兴师动众是在示弱,大规模动员武士部队北伐,就是在向那些虎视眈眈的敌人说:

  “我们的国家要陷入内战了。”

  新京的高层不傻。

  百余年间的交流,就在近期拉曼传教士们煽动的叛乱——帝国在打什么算盘他们十分清楚,但也正因如此,才不能中了拉曼人煽风点火的意图,让战争扩大化。

  必须坚持“剿匪治安”的口径,将冲突控制在极小的规模。一旦事态发展大了动用大规模兵力进行南北内战,就会逼迫那些本就摇摆不定的华族与士族们认为自己需要站队,进而扩大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混乱。

  这正是白色教会与帕德罗西帝国愿意见到的事情。

  所以他们只有这一把刀可以用。

  而这把刀已经伤痕累累。

  戳破事实吗,说出巫女和鬼神们已经力不从心只是在努力遮掩这一切的现实吗?——除了卖弄自己,这又有什么意义。

  贵为贤者,他所拥有的智慧与经验或许足以给出一个让这个国家走出困局的答案。可光有答案是不够的,执行起来需要人力,而人心是不可控的。

  亨利梅尔能做的事情也不多,眼下的他,也不过只能和武士们一起,努力想把这一场乌龙遮盖过去。并代巫女一行前去与山民购买安魂香,避免陷入狂化的鬼神再次失控。

  回归营地之后在隐瞒了一部分过程大致交代以后,部分随行的武士便和懂得隼人语言的博士小姐和其余一些帮手一起前往了就在营地附近的隼人族村庄。

  而听闻恶鬼已被讨伐,半夜将家里人紧急叫起来,带着伤都拄着拐杖出来非要表达感谢之意的山民们那感激流涕的模样,成为了今夜最令武士们难以安眠的场景。许多人别过了头,他们脸上没有太多胜利的喜悦之情这点令山民们的欢呼也戛然而止。

  “牺牲的人,比较多。”亨利适时地开口打了圆场,这使得山民们也都陷入了沉默。

  贤者并未说谎,这也确实是鸣海等人沉默的原因之一,只是更多的怕是内心的荣誉感令他们觉得对这些人的感恩受之有愧吧。

  “我们需要安魂草,大量的,因为伤者需要运下山,至少这个过程让他们舒服一些。”鸣海终归是领导者,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如此开口,而绫又断断续续地将语言翻译了过去。

  “你们也正好之前的集市没赶上吧,我们会用正常价格收购的。”他如是说着,而翻译过去之后村民们面面相视,其中有不少人干脆就跪了下来。

  “武士大人们的恩情,我们一生难忘。”这是发自内心的崇敬之情,若是真的血战而归的话武士们大多都会觉得内心暖洋洋的,但此刻它却成为了莫大的讽刺。

  “牺牲自我不求回报,还救我们于水火之中,诸位大人真的是,当今武人之鉴。”村长老泪纵横,而阿奇等一众隼人少年少女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是闪闪发光的。

  他的母亲看着他,之前因为带这些武士们过来还被责骂的阿奇此刻受到了旁人的欢呼,隼人少年有些得意地抹了抹鼻子。

  “安魂草会安排的,但以市场价半价,不能让恩人破费。”博士小姐转达了隼人们的话,鸣海开口正打算拒绝,旁边的亨利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原则和高傲,只是一念之差。”贤者指了指村民们欢呼鼓舞的样子:“最少让他们的内心过得去吧。”

  “.......嗯。”鸣海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在支付费用时还是想办法多了些添头,是因为说谎的愧疚还是如何不得而知,总之满载而归的武士们脸色大多阴郁,没有多少喜悦之情。

  各怀心事,但事情仍旧需要处理。将大量的安魂草交予巫女之后,武士们所得到的只有口头的感激。

  下层为上层服务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尽管安魂草的价格确实不是很高,但考虑到量其实也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贤者上前去对着为首的大巫女赠予了某样东西。

  这是他从苏奥米尔开始就一直随身保管的皮包当中掏出的,火光之下看着洁白如玉,色彩有些迷人。

  对方收下之后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贤者,最终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盾型的挂坠,递给了亨利。

  “这是御守,但并不只是民众祈求用于保平安的。本只有神子有资格收下,但以阁下的身份收到也并无不妥。带有此物的话,即便是异邦人,看在我们的面子上,想必也不会有人为难了。”

  “若有朝一日来访新京,还请务必到天之神社参拜一番。”对方如是说着,而亨利点了点头,转手却就把它递给了米拉。

  “这。”大巫女愣了一下,然后掩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照明的蜡烛燃烧殆尽,巫女一行婉拒了鸣海提出的护卫,在照月的状况稳定下来之后就趁着夜色尽早离开了。而留在原地的武士一行也在隔天清早就带着伤员和收拾起来的残尸开始下山,尽管在如此燥热的夏季就地掩埋死者是个更正确的选择,但山里终归野兽众多,武士的尸首埋下只会吸引食腐生物来到隼人的村落附近。

  加上这些同伴是死于不明不白的乌龙,内心的愧疚感也使得他们想要好好安葬伙伴。

  光鲜亮丽地上山,满身疮痍带着死伤者缓慢下山。

  安魂香的味道弥漫在队伍当中,使得伤者陷入对痛苦不那么敏感的状态,而生者也对药味和尸臭更加能容忍一些。

  改变不了事实,只是借助外力让人变得能忍受罢了。

  这弥漫在整支沉默寡言队伍当中的草药味道,就好像他们协助遮盖事实进行欺瞒的行为一样。

  令人内心纠结不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