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章 永春之地的乞讨者(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00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座好的城邦应该有些什么?

  大部分对此知之甚少的人会回答你是:高大雄壮的城墙,宽阔明媚的街道,猎猎飘扬的领主旗帜。

  诚然这个答案并不算错,绝大多数伟大的城邦都包含了以上这些要素。然而更往深处去讲——倘若你是一位城堡学家或者是领主——又或者以这两者为目标的人的话,你最低限度至少需要能够回答出以下这几项。

  优秀的下水道系统,优秀的治安体系,以及熙熙攘攘的商店。

  每一座已经是,或者有潜力成为都城的城邦都必须具备这最基本的几点。前两点暂且不提,一个小村庄是否繁荣看的可能是人口和可耕种土地的面积以及气候这三者共同影响的农作物收成结果。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村庄或许也是如此,但决定一座城邦繁荣程度的,永远都是商店的数量有多少。

  港口城市如此,布兵重镇亦然。或许将它们简单地归咎于商店这一种类型不是那么地合理,但总之,几乎没有一座伟大的城邦能够缺少得了这些玲琅满目的服务行业——我们眼下所在的亚诗尼尔自然也不脱此列,或者倒过来说,它是这类城邦之中一个极大的典型。

  连同周围村镇常住人口高达三十万的亚诗尼尔整个北城区连着半个东城区都开满了各式各样的用品店,紧邻着武器测试场和马匹市场的它们除了各种各样的武器防具以及坐骑鞍具以外还出售种类繁多满足冒险者们各种需求的从服饰到修补工具乃至于应急药水和微型罗盘之类的细小物件。

  所需所求应有尽有,只要有钱你甚至可以赤着身子走进这里出来的时候已经穿着最昂贵最顶级的板甲拿着蚀刻着魔法阵的珍贵武器。

  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你都会像在里加尔大陆上的其他一千八百个充满了商人的城市所会遇到的那样——被坑得口袋里头一个子儿都不剩就是了。

  就像我们一直在说的,商人是一种精明的生物。

  正如眼下这位。

  开着一间不大不小的和其他一千八百家一样的取名叫‘冒险者之家’的武器店的玛丽小姐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独特到可以被称之为个性的东西的话或许也就是她本人那曼妙的身姿和明媚的脸庞了——而深刻明白这一事实的玛丽小姐本着商人的天性自然也没有抛却这个优势。

  刻意选择的穿上去十分难受的低胸束腰装束,在经济承受范围内的买来还兑了水的高级香水,以及每天精心打理的那一头长长的耀眼红发——这些努力一并让她的客流量以及销量远远超过了周围的同行,而那些五大三粗的铁匠大老爷们儿挫败的眼神也让玛丽小姐越来越有用鼻孔看人的趋势。

  ——直到今天。

  今年25岁的玛丽小姐在此之前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挫败感。

  即便是在她决心要开一间武器铺却被周遭的这些男性铁匠一齐嘲笑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的也只有满满的斗志,可今天这个家伙却不同。

  ——他看着就像只肥羊。

  已经经营了两年多商店的玛丽小姐可以轻易地辨别出哪些是会买自己东西的而另外哪些又是一毛不拔的老狐狸只是过来揩油的。而这个人符合了所有会花钱的那些人的特征——

  干干净净的并且十分俊秀的外形,高大健壮,有着一头打理得十分整齐的金发和十分深邃的淡蓝色瞳孔——这一点是佣兵冒险者们拍马都比不上的,常年在外旅行打拼的他们一个月洗一次澡就已经算得上是勤快了。

  这是个单纯一张脸就可以让无数少女犯花痴的帅哥——可惜我们的玛丽小姐更加在乎的是他的腰包,因此我们把视角锁定在她真正——至少曾经——确定这个人是只肥羊的关键证据上面。

  ——他穿着一套全身板甲。

  普通的佣兵和冒险者们永远不会这么干。

  担当不起制造和维护的价钱是一方面,真正的原因是把自己包的像是一个铁桶的全身护甲,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完全不必要的存在。即便在佣兵之中还有着A类、B类和C类这三种专职战争的佣兵存在,但更多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伏击,使用战术和远程武器来保全自己而非一套昂贵的全身护甲。

  会选择板甲作为护具的只有以人类或者其他智慧生灵作为主要对手的人,而普通的士兵最多也只穿个护胸罢了绝对不会全套穿戴整齐——理由同上一。

  所以这个人最少都会是一名骑士,并且从盔甲的鲜亮程度来判断还不会是那种和佣兵几乎没有太大区别的落魄流浪骑士,而是一名正儿八经的钱袋丰满的贵族老爷儿。

  这可是相当稀少的情形,骑士老爷不带管家不带随从自个儿跑出来逛街。不食人间烟火而又钱袋丰满,面对这样千年不遇的肥羊,玛丽小姐尽她所能地推销了自己产品——而结果我们也都看到了。

  对方不论对她还是对她的产品都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走进这家商店。十来分钟的热情介绍无果,玛丽小姐的脸色不由得变得和周围的同行那些铁匠大叔们一样挫败——但就在这个时候,盔甲鲜亮的骑士老爷开口了。

  “你这里有弓吗?”他如是询问道,而玛丽小姐淡褐色的双眼瞬间一亮:“有的!”她立刻就从旁边的柜子上取下了一把角弓,紧接着给这位好不容易对某些东西表达了兴趣的骑士老爷介绍道。

  “您是想要换一种武器吗,确实弓箭是一种相当不错的选择,比起需要天赋的魔法,虽然它同样需要相当长时间的练习”玛丽小姐用极高的语速和娴熟的语气如是介绍道:“我们这儿的弓都是产自瑞内亚的,您知道,就是莫比加斯海峡对岸出产钢臂弩的那个国家,他们的弓弩类武器质量一直都是业界上乘”

  “我为您推荐的这款弓是东方帕洛西亚高原风格的反曲弓,虽然它的力道稍微不如西海岸式的长弓,但这把弓比起长弓在便携性上面却要好上许多,它甚至可以用来骑射,对于您这样的骑士而言充当副武器是相当地合适。”

  “并且箭矢我们这儿也是有卖,您如果是初学者的话我为您推荐的是这款拉力大的,您知道的,越难拉开的越适合拿来锻炼——”玛丽小姐口若悬河地说着,直到她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只摆着噤声手势的手掌。

  “……?”她呆了呆,然后才发现那名骑士根本就没有看向自己。

  他的头侧向一旁,双眼透过店铺门面的缝隙看向了远处的某个地方。玛丽小姐也探出了身体,好奇地随之看去。

  骑士着眼的地方并不远,但景色却与这边的热闹呈天壤之别。虽然只是初秋,但荒凉的街道让看着的人不由自主地就感到寒冷。

  ‘是贫民窟?还是修道院,他在看着什么?’眉毛皱到了一块儿的玛丽小姐下一秒钟获得了答案,一个身材比普通人高大不少,背着一把修长大剑的男人带着一个娇小的白发女孩儿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而仅仅一瞬,他们就又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骑士盯着那两人消失的地方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转过头看向玛丽小姐。

  “你看到了什么?”他这么问道,玛丽小姐愣了一愣:“哎,看到了什么?不就是一个带着白发小女孩的……”

  “咦……”她呆了一呆,忽然发现自己无法清楚地想象出关于那个人的任何特征,一股诡异的感觉在玛丽小姐的脑海里头回荡,她很清楚自己看到了什么,但是却始终无法拼凑起这些记忆的碎片——而面前的骑士挂起了莫名的笑容。

  “果然是这样”他这么笑着,然后一改之前安静的模样,干劲满满地转过身朝着外头走去——然后在快要踏出门口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忽然停了下来。

  “对了”他对着还有些呆滞的玛丽小姐说道:“你最好别再这么干了”

  “弓这种武器并非在最初开始练习的时候就应该追求强力,相反选择一把轻盈的弓先熟悉基本的动作才是正确的路途,只是为了能够多卖一些钱就给客人灌输错误的思想,这无异于杀鸡取卵”

  他接着说。

  “而且那也不是一把帕洛西亚高原式的反曲弓,它们要更长一些,因为东海岸的弓手更多地还是使用步行。它甚至不是瑞内亚出品的,你的那把是草原游牧民族的正统骑射用的猎弓。”

  “商人们赚取利润固然重要,但为此失去了可信力的话,交易必然是无法持久的,你可曾数过一直这样做的自己究竟有多少客人会再度光临,而倘若他们做了,又会在原来的基础上多多少销量呢?”

  “再会了,女士”骑士简单地示意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店门。

  只余下呆呆站在原地的玛丽小姐,半响暗叹了一声:“他是谁……”

  ……

  ……

  镜头转向另一侧。

  步行在清冷的街道上,亨利和米拉彼此皆是沉默。

  贤者不说话是因为他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而少女则是因为前者在这路上所为她讲述的一些事物而陷入了思考。

  她仰头看着亨利的脸,因为两人的身高差,通常米拉只能走得比亨利更快一些否则就会被他的肩膀挡住而看不清楚表情,但今天她并没有这样做。

  她不需要亲眼看到就能够猜出亨利此刻脸上有的只是一贯的平静。

  女孩的心思是复杂的。

  她有很多的话可以问出来,譬如为何人们可以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又或者为何人们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但这些都在问出口之前她就有了答案。

  仅仅11岁的年纪,米拉背负的是多数尚且在父母怀抱中撒娇的孩童所无法拥有的成熟和冷静——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谁又会想要这一切而不是一个温暖和平的家庭呢。

  她的视线又转移到了亨利牵着自己的那只手上面。

  贤者的手十分温暖,常年握剑的他的左手长着厚厚的茧子,但在他牵着她的手时女孩没有感觉到一丝不适。

  ‘他大概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米拉这么想着,其他人在明白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时或许也会显得十分平静。但那只是一种‘与我何干’的淡漠,和亨利是不同的。

  他在十分钟前对自己讲的那几句话此时此刻的米拉已经能够完全理解,但也正是因为理解了这些,她才更加难以理解亨利这个人的本质。

  超越同龄人的冷静和成熟让米拉能够轻易地判断出一个人掩藏在自己行为下的真实目的——这是弱者适应世界的方式,她只有通过这样的察言观色,才能够勉强确保自己的生存。

  可不论如何米拉都无法判断出亨利的目的。

  通过善举来得利?这她可以理解,可是亨利要从谁那儿获得利益呢?

  之前被解救的自己如果选择了逃跑去告发他杀人的话他反而会收获的只有麻烦,而这一次他想要做的事情,那些比她更小而且一无所有的孤儿又有什么可以来报答他?

  无法理解他的思维模式和行动理由——可也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在白发的幼小少女的眼中,透过紧紧相握的手掌从那个她还不甚了解的男人那儿所感受到的那份温暖和光明,才显得无比的纯粹。

  亨利或许什么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就像他挂在脸上的平静表情一般。他不在乎是否会因此获利,也不在乎自己帮助的人是否会对此感到感激。

  他做这些,说不定真的只是心血来潮罢了,米拉这样想道。

  幼稚得跟个小孩子似的,米拉开始偷笑。

  “你怎么了?”注意到她举动的亨利转过了头,他们依然在走,而米拉用小手捂着嘴摇了摇头:“没有”

  “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是个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的大人呢,贤者先生”女孩双眼存粹,对着贤者那眸子里不含一丝一毫的贬义,而亨利也不由得被她的笑容所感染,平静的脸上挂起了些许的弧度,只是很快又消去。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然后,我们到了”他停下了脚步。

  “有什么建筑是在贫民窟存在,有人维持它的同时又不会有太多的访客,又同时有足够的空间和一个义正言辞的理由来让一群孤儿生活的呢?”

  “答案是修道院”亨利抬起了脸,米拉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入眼所见的是一座以灰白色作为基调的有些破旧的庄园。

  它长长的走道上铺就的白色石板已经龟裂发黑,门口两侧立着的天使雕像因为风吹雨打而显得极其破旧,脏污发黑的表面令原本慈爱的天使看起来宛如哭号的怨妇。

  门没有锁,亨利带着米拉慢步走了进去。

  “这种旧式的修道院在过去曾经被大量地修建,它们用于培养孤儿成为新一代的修女和修道士来传播神明的光辉。”亨利顿了顿,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些什么声音,于是转了个方向朝着那儿走去。

  “但在圣职者愈发受到重视的今天,有资格成为修道士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平民家或者贵族家上过神学院的子女,于是修道院也就逐渐地被教堂与神殿所代替,变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他们缓步走向那边,两人进来的这个方向似乎是后门,根据那面大型城市的修道院常有的记录丰功伟绩的石碑朝向亨利判断出那边才是正门所在。

  “但即便如此它们也没有被完全荒废,毕竟‘遗忘神之光辉的人也终将被神所遗忘’”亨利耸了耸肩,米拉可以看得出来虽然他引用了神典当中的话语,但却连一丝最基本的敬意都找不到。

  “于是它们就被这些想要谋取利益的奴隶主和坏人们盯上了,这些外来者来到这里,胁迫修道士跟修女们对此隐忍不报……”米拉看着亨利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而贤者回之以另一个耸肩。

  “不,小米拉,事情或许比你想的更无聊一些”

  他们走出了拐角,几名看起来约莫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正在和五六十岁上下的修女争吵着些什么。

  “坏人有时候”

  “并不是来自外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