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10章 大魔导师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190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魔法,是为何物。

  【逆转法阵。】

  若要解析其本质,这世间哪怕贵为贤者亨利·梅尔其人,都难以做到。

  【体内再构成。】

  而假使只是分析其构成原理和施法步骤,即便建立在双方都拥有关于魔法的基础知识这样的前提条件下,探讨也会花上相当漫长的时间。

  【解析、刻画,启用。】

  所以这个问题从广义上来说,答案应当是“无人知晓它乃何物。”

  因即便是在五族之中魔法造诣居于顶峰的精灵,其实也本不过是在魔法的“应用”级别拥有最出色的天赋。

  【魔力的话在这周围要多少就有多少。】

  正如人们饮水,运用水力运输,浇灌庄稼供养牲畜,生命得以存活,文明得以繁盛。生命和文明本身都对此无比依赖,强盛的国家往往与丰饶的河流相伴相生,但人们,却并不知道水到底如何构成,从何而来。

  白色圣典有言“汝等无需知这水这食物从何而来,只需心怀感激,明这是自伟大至高的恩赐。”

  如其它许多规模庞大的宗教,它与求知欲旺盛的魔法师之间的关系也是复杂的。有时候合作,有时候敌对。

  【即便只有短暂时间也好,我要获得足以对等搏斗的力量。】

  但即便是在对魔法师而言最为黑暗的年代,那个他们被称之为异端被称之为渎神者一经发现就斩首抄家非要血脉断绝的年代。

  【不,这是我的战斗。】

  人们探索的脚步。

  【我一个人的战斗】

  也从未停下。

  所以魔法是为何物?

  这个答案或许并不关乎它的本质。

  而是它被赋予的东西。

  “不能创造奇迹的东西。”

  “叫什么魔法?”

  “咻——”与白魔女如出一辙的短矛标枪,悬浮在半空之中。

  这是奢侈的铺张浪费,与人类还有精灵魔法师们对自身魔力精打细算天差地别,唯有魔力充斥到溢出级别的存在才能施放。无需任何咒语和元素转换,纯粹由极富侵蚀性的魔力粒子凝聚成实质的。

  用魔力本身进行的攻击。

  丧失了最后人性的魔女已然没有任何迟疑犹豫,她像是捍卫自己地盘的野兽,赤红的双眸冷冽富有敌意,直直地就发起了攻击。

  “砰——咻——!!”高速飞出的标枪。

  发出了音爆。

  仅仅一秒不到的时间内,它越过了这几百米的距离,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避无可避。

  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衡量打击型武器攻击力的要素有什么?

  倘若此刻还有余裕的话,我们的小米拉大约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是重量,和速度。

  重量无需解释,即便是彻头彻尾的外行都会明白重量越大的武器杀伤力也就越强。

  但对付人类用的武器,尤其是刀剑一类锐器通常却都十分轻巧,这便是由后面这个因素决定。

  两倍质量只能带来两倍的动能,但两倍的速度可以带来四倍的动能。尽管这个年代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晓这一点,但是更轻巧能够挥舞得更快的锐器往往比起沉重的同类杀伤力要更佳。

  射击类武器亦是同理,能击穿板甲的绞盘上弦重型弩,使用的是二十克的弩矢以三百步每秒的速度射出。

  而以这个标准延伸出来,远比弩矢更大的由魔力凝聚而成的标枪,飞行速度更是重型弩的三倍有余。

  其破坏力,只怕足以贯穿世间现存的任何护甲。

  乃至城墙。

  超越了音速,足以贯穿一切的武器。

  这已经是超过了他们想象范畴之外的战斗。

  但奥尔诺。

  竖起了手掌。

  魔法是什么?

  答案不在满是灰尘还有书虫啃咬痕迹历史悠久痕迹斑驳一股子霉味的古卷之中。

  答案也不在帕德罗西皇家占星与炼金术协会导师唾沫星子乱飞的自吹自擂之中。

  答案在。

  纯真无暇的孩童,闪闪发光的双眼之中。

  “嘭!!!!——”

  风压袭来,漫天落叶肆意狂舞,众人闭上了双眼头发和披风一齐疯狂摇摆。

  “咚——!!!!”

  耳膜被巨大的轰鸣声击打得失去了灵敏度,人们无法再听清楚那像是接连不断的这一辈子听过最响亮的战鼓声。但空气和他们的骨架传来的一阵阵震动感在叙说着魔女的攻击仍旧未完的事实。

  连攻城锤也无法与之相媲美的攻击。

  宛如雷神的重锤。

  无可匹敌,声势骇人。

  但奥尔诺。

  拦下了它。

  “呼——”精灵小姐呼出了一口气。

  然后举起了另一只手。

  “嘭轰!!!!!!!”

  狂风乱舞,比起之前更加声势惊人的冲击波再一次下来,亨利和艾莉卡插下武器和阿道佛斯一并拦在了最前方,而身后的所有人都被吹得感觉自己的脸庞像刀割一样疼。

  世界在短短的时间内安静了。

  寂静无声,仿佛此间空无一物。

  除了持续不断的耳鸣声和头脑当中的肿胀感以外,他们就连稳稳地站在平地上都难以做到。

  “......吧,接下来交给我了。”奥尔诺头也不回地这样说着,因为耳鸣的缘故人们没能完全听清。

  “你们走吧,接下来交给我了。”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金发飘飘的精灵又重复了一遍。

  “可以睁眼了。”亨利的声音近在咫尺,然后他似乎是从面前离开了,因为隔着眼皮米拉立刻感觉到面前变得亮堂了起来,就像是夏日午后闭上眼被太阳直射一般。

  ——不对,可是。

  不该是阴天吗?

  树林中的阴天。

  有这么亮的吗?

  “.......”米拉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仍旧感到耳膜一阵轰鸣,尽管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心却狂跳个不停。

  “啊——”像是其它人一样,洛安少女也因为忽然变得亮堂的面前的景象而下意识地偏过了头,不敢直视这耀眼的光。

  而她紧接着注意到了原因。

  周围变得明亮起来的原因。

  树没了。

  食尸鬼也没了。

  甚至就连面前的大地,也不复存在。

  以奥尔诺所站的地方往前五百米的距离之内,尚且还站立着的,就只有一袭黑衣的魔女一人。

  天空上乌黑的云层被开了一个大洞,蔚蓝色的天空和灰色的乌云形成了令人心灵倍感震撼的强烈对比,而地面上冻土层也都被吹飞露出了内里颜色乌黑的软烂泥土。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们是该走了。”头盔之下满脸冷汗的阿道佛斯道出了众人的心声,这等规模的战斗已经即便是亨利还有艾莉卡都无力介入。

  “名为魔法的象牙塔之巅峰——”

  “仅存在于传说中的阶级——”因为魔力消耗和内心震撼而脸色苍白的魔法导师喃喃地对着精灵的背影伸出了手。

  “快走了卡米洛——”艾莉卡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就整个人提了起来。

  “大魔导——”

  “踏踏踏——”

  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奥尔诺没有回过头,但知晓队友已经撤离的她,多多少少地松了一口气。

  “呼——”

  奥尔诺闭上了双眼,呼出一口气,然后重新睁开了那散发着夺目金光的眼眸。

  魔女缓缓地靠近,然后站在了她对面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对人眼来说有些勉强,但却难不倒视力优秀的精灵,她能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呢。”食尸鬼和亨利等人都不复存在的这片空地之中,仅有她们二人。

  寿命悠长的精灵生长期也相当漫长,即便以人类的时间观念来说奥尔诺已经有相当的年龄,但她在外表上看起来却仍然稚嫩。

  而魔女则恰恰相反。

  “即便是另一半的血液来自生命短暂的人类,仅仅几个月就变成这样成熟的姿态,也只能说是。”

  “违背常理。”她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吗......”

  面容与自己十分相似,但至少高出一个头。如他那般,有着一头耀眼的黑发。

  “我原以为自己在这种时刻,该是心情剧烈波动的。”

  “但没想到却只有平静。”

  “我想大抵这种结局我早已经预料到了吧。”

  “古卷上也曾读过类似的例子,精灵与人类之间存在生殖隔阂之事我也早就明白,没有道理我就会是那个例外。”

  “但人就是这样愚蠢的生物啊。”奥尔诺在这里用的是精灵语,并不专指人类,而是包括自己在内的五大种族“个人”与“总体”这样广义的概念。

  “即便明知道之后会有悲剧的结局,也依然免不了会想要沉浸在此刻的美好之中。即便知道一切定然会结束,也仍旧自欺欺人地希望着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完结。”

  她再度闭上了那金光璀璨的双眼,嘴巴仍旧在说着毫不相干的话语,可是头发乃至于整个身体却都漂浮了起来。魔力开始震动,强度高到乃至于空气都有所反应。魔女警惕了起来,她的身旁再次出现了许多漆黑的标枪。

  “融解。”

  “啪——!!”然而这一次就连射出都无法做到,在奥尔诺淡淡的话语之下,它们就像是破掉的泡沫一样消失在空气之中。

  “——!”魔女显然对此毫无防备,她一脸疑惑地左右望着,然后又再度凝出了新的标枪,但每一次凝出来就又再一次消散在半空之中。

  “没用的。”精灵摇了摇头。

  “你和我对魔力本身的理解程度,并不是一个等级的。”她歪着脑袋,半闭着用散发着摄人金光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字一句地说道:

  “让你先手是我这个母亲对你的不育之过进行的赎罪。”

  “接下来。”她抬起了手,躁动着的魔力开始散发出有如心跳一般的波动。

  “对着自己的生母竖起尖刺的你这个不孝女。”

  “做好被教训的准备了吗。”

  “——”魔女明显地摆出了警戒的姿态,她竖起了护盾,这和标枪如出一辙的东西同样是铺张浪费的纯粹魔力凝聚而成。

  “......”奥尔诺沉默着。

  而魔女在竖起护盾的同时再度凝出了标枪。

  铺张浪费的魔力运行方式,令卡米洛这样的魔法师气得咬牙切齿的,简单粗暴的方式。无需精打细算,无需如何考虑以最小的魔力调动释放出强大的魔法效果,只是单纯地。

  把魔力砸出去。

  否定了一切他们自夸的荣耀、智慧、乃至于知识的传承。

  就像是一个用棍棒的山岳巨人,毫无章法只知运用蛮力,但却可以虐杀任何剑术高超的骑士。

  只是单纯因为量的巨大,所以无可匹敌。

  ——那么。

  即便是短时间也罢,倘若有谁。

  有谁能拥有同一级别的魔力的话——

  有谁能。

  站在与魔女势均力敌的位置的话——

  “汝等当记,魔法之道乃求知之道。”

  奥尔诺抬起了手,轻飘飘地就以强大的风压击退了疾速袭来的标枪。

  “汝等当记,魔法之道乃真理之道。”

  四两拨千斤,魔女空有庞大的魔力却总是被奥尔诺轻易地拍开。

  “汝等当记,魔法之道乃生命之道。”

  她一步步地靠近同时见招拆招,迅速地拉近着距离。

  “汝等当记,魔法之道乃天地之道。”

  “吾身非乃墨守陈规之徒,而为知晓天地之人。”

  “我乃,奥尔诺妮朵拉梵恩希·拉提苏希尔(以慧眼静守人间者)”

  “我乃。”

  “元素之掌控者。”

  “大魔导师——”说出自己真名的一瞬间,她的全身都出现了金光闪闪的纹路。

  空气中的魔力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紧接着从四面八方出现了漫天冰锥高速旋转着朝着魔女袭去。

  “嘭!!!”

  她蛮横地用黑色的魔力拦住了这一击,两股庞大的魔力之间产生的冲突反应令周围的地面都蒙上了一层薄霜——但这还不是结束。

  “咻轰!!”紧接着冰锥来袭的是奥尔诺的拿手好戏冲击系空气魔法,接连而来的强烈震动将魔女的魔力防护罩冲得四分五裂消散在空气之中,而早已准备好第三步行动的奥尔诺这一次将巨大的烈焰从高空当中往下攻击。

  “砰砰砰轰!!!”焦黑的泥土四散飞舞,紊乱的元素导致空气都变得稀薄模糊不清。

  “压制住了......”躲在远处的米拉喃喃地念叨着。

  “原来如此,饱和攻击,以接连不断的不同属性元素攻击使得魔力防护的变化速度跟不上,出现紊乱进而。”

  “崩溃——”

  “没时间在那边讲解了,还有没死的食尸鬼,那是我们的职责,不能让它们靠近她。现在的她,可经不起任何物理攻击。”亨利这样说着,当先提起了克莱默尔。

  ————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除了这个以外,我们还有别的选项吗?”

  “哪怕是你也无法接近到她的身边。”

  “能击败作为魔法顶峰,就只有另一个顶峰。”

  “我也已经累了,贤者先生。”

  “这一路的逃亡,耍心计,各种思考,其实不过是在逃避。”

  “我厌倦了这一切,而且正如某位小姑娘说的那样。”

  “我的孩子在哭。”

  “说来好笑,但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却在这最后的关头才学会了你们人类,除了爱以外亦是同样重要的另一项宝物。”

  “就连我所爱之人也未曾给予我的,来自一个明明年纪只有我零头大小的小姑娘身上的。”

  “直面事实的勇气。”

  “虽然微小,虽然柔弱无力,但却比起空有力量毫无作为的人要更加宝贵。”

  “是她令我下定了决心。”

  “这个法阵本就是为人用的,为了令逝去的生命复活而从大地抽取魔力。道理是相通的,只需要修改一些细节就可以,尽管这片土地上的魔力已经濒临枯竭。”

  “但是,魔力这种东西,仔细看看周围的话。”

  “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

  “别看我这样。”

  “好歹也是精灵当中。”

  “算得上天才的角色啊——”

  “嘭轰——”

  结冰碎裂,火焰消失,旋风逐渐在空气之中散尽。尘埃落定,奥尔诺居高临下地举着手,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魔女单膝跪地,身旁的黑色的魔力像是闪电一样撕裂了空间躁动着出现,但却很明显被其它一些什么东西给压制住了。

  她本能地想要调动起魔力来进行反抗,但却发现自己原先手到擒来的做法如今难以实现。

  “我们回到了这里了,虽然你大约不记得。”

  “但这就是你真正诞生的地方。”

  “真是可怕的本能啊,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原本刻画的法阵都被你给破坏掉了。是因为感受到了潜在的威胁么。”

  “但没有关系。”

  “你知道吗,作为拥有魔力的个体,魔法师自身本就是移动的法阵材料。”

  “现在这个身体充斥着的躁动的魔力,可要比我当初辛苦收集的那些都来得宝贵啊。”

  “别小看人们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智慧和知识累积啊。”

  “你这个笨蛋女儿。”

  奥尔诺抬起了手,用指尖凝结的风切开了自己的手腕。

  像是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斩落了最后一头食尸鬼的众人齐齐回过了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