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67章 长路漫漫(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3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莫比加斯西海岸鳞次栉比的诸多王国,若是你一路自极北的安西西比海峡向南进发的话,会发现一路沿途都有着相近但又并不完全相同的习俗。

  亚文内拉国境内坦布尔山脉的突出部分通常被认为是西海岸的南北分界线,从这里往南去,气候自亚热带逐渐地转变为热带,随着气温的升高植被也愈发地丰盛。

  西瓦利耶人将断戈峡谷以南的这一边称之为“里·修摩尔·戴拉提尔”——这通常被简称为“里戴拉”,意味湿热潮湿的地狱——显然对于生活在干冷的因茨尼尔-普罗斯佩尔平原的西瓦利耶人而言,这里的气候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

  而这也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最为深刻的初始印象。

  对于在艾卡斯塔平原生活了十数年的米拉来说,例如春季延绵不断的雨水、到处都是湿漉漉一片这样的东西她算是习以为常,而在此之前女孩连想都未曾想过会有什么地方比自己见过的更加潮湿。

  旅行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它总能打破你固有的印象让你的思维更加地开阔——并且在各种意义上磨练你的身心——在我们眼下的这个例子当中,是关于食物以及装备保养的。

  里戴拉地区的沼泽湿地充沛的水汽来源除了西海岸最大的河流加尔里尔河的淡水以外,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来自莫比加斯内海的海水。

  就像是为了正负平衡一般,从多是高耸山地即便是艾卡斯塔平原也并非低矮的亚文内拉过来,这一边的海拔高度是整个西海岸最低的,这也因此导致沿海地区大片大片的土壤都被莫比加斯内海的海水倒灌,除了一些盐水泻湖以外,还有大片大片的咸水湿地。

  含盐量极高的咸水湿地和淡水湿地紧紧相连,这些地方在为里戴拉地区的诸多王国提供了大量方便取用的食盐这样有价值的商品的同时,也造就了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

  硕大无朋的巨型两栖鳄鱼乃至于一部分的水龙类是里戴拉地区在生物方面上的特产,而它的另一个令所有的冒险者乃至于王国的军队都诟病不已的特点,则是那含盐量极高的潮湿水汽,会对金属物品和皮质物品所造成的损害。

  这一点我们的小米拉可谓深有体会。

  因为亨利大剑的特殊性,贤者几乎从未需要保养他的武器,因此他也就没有教导过米拉如何这么去做。而在来到了又湿又热的南方时,这直接导致了不幸的后果。

  两天。

  仅仅两天时间没有去检查,女孩携带着的那把钢材打造的单手剑,就变得锈迹斑斑——但这还没完,湿热的气候对她身上的锁甲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贴身穿着的锁甲本就被身体的汗液和油脂所浸染,自从购买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因为之前天气寒冷的缘故她也未曾去注意过。

  金属如此,皮质也没有好上多少,用来携带单手剑的硬皮剑鞘也好,身上和锁甲配合的皮甲也罢,都因为太阳的炙烤加上盐分极高的空气而散发着一股怪味——女孩甚至在旅途中的某天上午发现自己的马鞍上结出了一小片白花花的盐花。

  ——这还只是初春,若要到了炎热的夏季,该是有多难以忍受。

  充斥着盐分的空气让入口的一切东西都有着一股咸味,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加入的面包尝起来也是如此,再加上湿热,之前每天都穿着皮质护甲和长袖衣裳都感觉没有太大影响的女孩在来到里戴拉一周半的时间以后不可避免地心情变得烦躁了起来。

  这里能够居住的大块硬地相对稀少,因此村落的数量和分布区域也要比身后的亚文内拉少上许多,他们前进了漫长的时间也仅仅是遇上了三三两两的当地人和旅行的佣兵,即使偶尔看见有篝火炊烟,也只不过是冒险者构筑的临时营地。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连要洗个澡都找不到地儿,这让爱干净的女孩小脸简直是皱到了一块儿。

  她一向洁净的白发现在也不可避免地变得一团糟了起来,再加上身上的味道,原先因为湿热米拉是想要把皮甲和长袖外衣都给脱掉的,但在经历过一块淡水的沼泽地时吸附到马匹身上密密麻麻的水蛭又让她很快打消了这个主意。

  疲劳、心烦意乱。

  来到这里的仅仅一周半的时间米拉感觉比之前的两三个月都要难熬——再加上这一路上经历的数次险情,她现在只觉得自己说不定是不适合来当佣兵这种职业——但这个想法紧接着又被女孩用极强的毅力给从脑海中驱逐了出去。

  很多的事情都是如此,让人产生放弃念头的并不是什么一次性的巨大挫折而是日复一日的细碎琐事。

  ——白发少女的表现贤者一路上都看在眼底,她的烦躁和不安、疲劳和神经质,随着旅途的持续开始断断续续地展现出来,但亨利并不打算为此做些什么。

  原因之一是这条道路是米拉自己选择的,前段时间虽说有过一些问题但也还算顺风顺水的开始或许令她心底里头产生了一些些的飘飘然的意味,而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有害无益的。

  我们的人生多数时候都会处于令人烦躁而又无趣的日常琐事之中,不顺利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佣兵之路自然也是这样,气候、食物、水、劳累、武器保养、身体清洁。相比起战斗,这些很多人习以为常的小细节反而才是要首先克服的东西。

  她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她就必须去努力克服这些——而这又引申到了亨利无作为的另一个原因上头。

  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即便在这一周半的时间里头有几天显得烦躁又挫败,但她总是能够重新鼓起干劲来。

  这令贤者感到十分欣慰。

  不败之人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不论是谁,都会在某一方面上经历过失败。

  因此那种傲立群雄的宁折不弯,说实在的,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品质——至少相比起被挫倒多少次都会重新爬起来的坚持下去的毅力而言,这种仅仅只是站在原地拒绝任何变化的固执。

  要,差上许多。

  时光缓缓地流逝,在这一天的下午经历过许多的琐事,带着已经锈迹斑斑到影响活动的锁甲和浑身发痒的不适感,二人终于是来到了克兰特王国最北端的小镇——它的名字和亚文内拉的那位爱德华王子的封地一样,叫做切斯特。这并不算是什么巧合,事实上在西海岸有许多的城邦都叫这个名字。

  原因自然还要从当年战败迁徙至此的浩浩荡荡的拉曼帝国分支说起。拉曼人带来的文明的火花虽说最大的那一部分遗产留给了西瓦利耶,但零零散散分布到其他方向的细枝末节也是遍地开花——这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语言。

  拉曼语是里加尔世界最为古老的系统性语种,这个说法虽然有一定的争议性存在,但若是严格按照学术协会对于语言的定义的话,确实它也是无可非议。

  现代的里加尔世界除了奥托洛语以外包括西海岸的通用语和其他许多种流行语言在内的绝大多数语种都是以拉曼语作为蓝本,而由此延伸出来的很多经典词汇自然也就保留有相同的原意——例如我们所提到的“切斯特”,就在拉曼语当中有着“小镇”的意味。

  我来,我见,我征服。

  即便是在帝国灭亡了一千年以后,遗留下来的文化仍旧在某种意义上达成了过往大帝的夙愿。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让我们把注意力移回到两位主人翁身上。

  马蹄声沉闷回响在泥土路上,拥有马匹全副武装的佣兵在这种地方并不多见,因此二人算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

  这里的建筑多是木制结构,为了避免潮湿,底部有着林立的支柱将地板与地面隔开。

  人类的智慧在这种细节上一览无遗。米拉和亨利接着前进,在走过一小段路程以后就找到了旅馆的所在。

  在任何的时代当中旅馆总是很容易辨认的标志性建筑物,普通居民的房屋很少会有这么大的尺寸,再加上整整齐齐的隔间设计,就算没有挂牌,稍微旅行过几次的普通人也可以很容易就辨认出来。

  “一个房间。”亨利翻身下马走了进去,因为身高的缘故他俯视着那名秃顶的店长这样说道。风尘仆仆的贤者这段时间自然也是没有能够洗漱的,乱糟糟的胡茬加上脏兮兮的脸再搭配身高和背后的大剑威慑力不可谓不高,店长呆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了过来开始用通用语询问要住多久。

  “先付两天吧,艾拉银币能用的吧。”贤者点了点头,而身后的米拉则大大地打了个呵欠。

  总算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放松了起来的洛安少女一下子就感觉整个人都有些犯困。

  “能的,这位佣兵阁下。”蓝牌的佣兵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角色,店长用客气的语调这样说着,而亨利则再次询问道。

  “有些什么吃的吗?”

  ……

  时光辗转,连日奔波的二人在终于来到有人烟的地方时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地洗了个澡。

  初春的里戴拉地区气温已经达到了二十多近三十度,旅店预先为客人准备好的几个木桶当中放着的水都有着些许的温度——浴室是狭小的木制隔间,在稍高的角落里头钉着一块木板,上头的蜡烛发出昏黄的光芒。

  这种独立的隔间是沼泽地区所独有的,相对靠北的亚文内拉那边的人都习惯在河流湖泊当中洗澡,而更往南去人们则喜欢到拉曼式的大浴场一同洗浴。

  不去户外洗澡的原因很是简单,沼泽地区多鳄鱼和水蛭,在野外洗澡一不留神小命就没了。而没有兴建大型浴场,则是因为这里的村落之类的聚居点人口并没有那么地多。

  一身清爽。

  褪下了防具,换上了相对干净的衣服,一头长发湿漉漉的米拉和亨利两人只带着贴身的小剑就从自己居住的二楼走了下来。

  一楼是餐厅兼顾酒馆似乎是所有旅店的标准模式,前面已经交过了钱了,这会儿两人就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等待着自己的晚餐。

  香气弥漫,仅仅是闻到它们就令米拉胃口大开,但当食物真的被端上来了,她却整个人呆坐在了椅子上。

  “呃……老师,这个是什么?”湿哒哒的头发贴着女孩红扑扑的小脸,她呆愣的表情令亨利禁不住露出了笑容。

  里戴拉的这位旅店老板端上来的主餐既不是面包也不是面饼,而是一盘子白色的晶莹剔透的谷物颗粒——这是米拉从未见过的东西。

  “是稻米,种植在水田里头的东西,拉曼人教会了他们如何种植,因为这边的环境不适合小麦生长。”贤者这样说着,而旅店内的女仆又开始将更多的食物端了上来。

  撒上香料煮炖而成的鱼类,沼泽地面上随处可见的小型的虾类和蟹类,蔬菜不像是亚文内拉那边常见的土豆和红萝卜而是一些看起来也像是水生的青菜。

  “呜……”没有吃过的主食让米拉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而一旁的亨利则拿起了木叉子将鱼肉和青菜弄到了盘子里头,然后再换上木勺将这些连同米饭一并送入口中。

  “……”米拉看着他那样做,然后开始有样学样。

  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坦布尔山脉延绵不绝的山峰之下,月亮开始升起,夜幕降临了。

  ……

  R:明天要上架了,请各位多多支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