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3章 小村往事(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8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正式出发前往山上的神社之前,一行人回到了短暂停留过的村民房屋之中。

  尽管确实从太阳升起之后那些疑似村民的蹒跚步行者就已经失去踪迹,亨利还是指挥众人检查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彻底确保安全。在这之后又把没起作用的警报器拆下来重新打包以便之后使用,完成了这一切才前往屋内。

  一片狼藉的村民小屋,因为逃跑时被小独角兽踢烂了一面墙壁的缘故,屋里的所有东西都附上了一层白霜。

  没喝完的汤表面结了冰,咖莱瓦踩翻的部分在火坑旁边变成耀眼的白色晶莹剔透。破损的纸窗户在萧萧寒风之中阵阵摆动,由于阳光被屋檐遮挡住的缘故,此时待在屋内反而比起在外头冷上许多。

  摇了摇头甩去头脑中贪恋晴朗天空下阳光直射温暖的念头,一行人走进了屋内,开始检查起之前遗留下来的物资。

  “哇。”咖莱瓦又开始大惊小怪起来,使得精气还没完全恢复有些心烦意乱的洛安少女十分不满。年青的搬运工发出惊叹的缘由是晾晒的衣物,挂在浴室附近晾干的斗篷因为没有燃烧的烟道温度烘干,也结了一层霜。拿起来以后一抖就哗啦哗啦地往下掉细碎的冰碴子。

  羊毛制成的斗篷因为有防水性能所以问题还不是很大,至少相比起以棉麻作为主体的保暖衣物而言。

  因为纸窗被破坏,墙壁也被踹倒的缘故,整个屋子都失去了遮风挡雨的性能。变得四面透风的房屋被潮湿的海风吹了整整一晚,所以当一行人拿到自己棉麻制作的保暖衣物时,它们都被冻得硬邦邦,可以直接拿来打人。

  “晒一晒太阳吧,我们也需要吃点东西。”在检查确认完周边环境过后,贤者开口如是说着。

  他的判断总是十分合理。昨晚的晚餐吃到一半就被打断,而之后尽管在地下勉强休息了几个小时,因为精神亢奋的缘故现在也感觉不到疲惫,但包括米拉在内队伍里有好几个人都把东西给吐了出来,考虑到接下去的行程,即便是完全没有胃口却也必须吃些什么。

  神社所在的无名小山离这边有一段距离,虽然从这个距离看起来不是特别高,但据曾经来过的璐璐介绍,山上的阶梯狭窄又陡峭,爬起来十分费力。在没有吃饱又挨冻情况下,由于内心中的恐惧想要尽快解开疑惑或是逃离这片区域的话,多半爬不到山腰就会有人累趴下。

  不吃饭补充能量,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这种事情是即便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艾吉都能够明白的。若是学者一行没有被他们甩下的话,娇生惯养的丽莎等年青一辈也许会在遇到这种情况以后又开始抱怨说根本没胃口吃东西,然后发脾气拒绝吃饭,之后又成为前进道路上的拖累。

  但传教士们是懂得生存的道理的,尽管他们刚刚埋葬了一位同伴,经历了许多突发状况感到精疲力尽,活下来的人却也必须继续前进。

  没人有义务把你照顾周全,即便有同伴这么做了,也绝对不要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心安理得地享受。

  里加尔大陆的人14岁就算是成年了,除了帕德罗西和南境城邦联盟以及奥托洛帝国的富有都城地区以外,没有一个国家有“孩童”这种概念。

  小孩子应当享受大人的拥护,在快乐的玩耍和学习之中成长,这样的思维是只有富裕的上流社会市民才能够产生的。在其它大部分贫穷的王国和偏远地区当中,小孩子就是各方面都弱化版本的大人,因此大人该做的事情他们也应该去做,大人该有的思想觉悟他们也应该拥有。

  传教士一行、咖莱瓦以及我们的洛安少女都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成长的。自食其力,尽量不给其他人添麻烦,是从小就被养成的思想。相比起来在富裕的上流社会当中成长接受“先进文明”思想的丽莎等人,尽管年岁更大——学者一行平均年龄已经有18——却显得更加孩子气,也正是由于被过度呵护的缘故。

  相比起责任心,他们更多时间在要求获得权利。甚至在所有人都是平等地遭受某种困境的情况下,会忽略事实认为自己被委屈、被针对,从而开始孩子气地大发脾气。

  诚然,避免给予小孩压力,让成人承担更多,是一种社会发达进步,有余裕更加宽容的表现。但他们已经不在物资充沛的帝国文明社会。既然是要进行这种大部分人一生都不会有的跨越海洋来到陌生大陆的冒险旅行,基本的思想觉悟还是要做好的。

  在经历了一些苦难之后,也许丽莎等人会慢慢变得成熟自立起来,但这花费的时间会变得太长。学者们太高傲了。受经典拉曼教育的人,都太高傲了。这并不是他们独有,许多自认文明源远流长的文化都会有这种摆架子的倾向。优越感作祟若再配上较差的社交能力与城府,就会演变出动辄搬身份摆资历试图压人一头,导致队伍内部经常出现不必要矛盾的情况。

  如果是在和平的帝国乡间旅行,那么亨利也许不会选择激化矛盾令队伍分裂。因为惹人厌的家伙也仍旧会有成长的可能性,对蠢货的容忍心也是成熟的一种标志。

  但他们眼下处于陌生的大陆,在陌生的势力范围内行动,又身为外国人被主流社会敌视。这种情况下,面对随时可能产生变化的局势,需要的是随机应变又独立自主的队友,而不是这种不光没办法自食其力还会节外生枝的麻烦。

  总而言之,大家都是明事理的人这一点是贤者的指挥能够起效的重要原因。没人跟你对着干,即便实在没有胃口,为了身体能暖起来还有获得足够继续行动的能量,一行人也都默默地处理了食物,并且略带强迫自己意味地咀嚼吞咽了下去。

  冬季的太阳光再强烈也无法与盛夏相比,所幸在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做完重新收拾好以后,他们的衣物也终于尽数晾晒完毕。

  重新穿回自己熟悉的衣物,晒得暖烘烘的衣服使得心情也多少好转了一些。而在换回去防护完整又便于行动的冒险者服饰之后,米拉和亨利也总算是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

  被自己的长剑打到又挨了一拳的洛安少女很幸运地没受什么重伤,衣物的缓冲加上盔甲有效地保护了她。尽管有一些轻微的淤青,动起来还会感到一些酸痛,但她仍旧可以自如行动。

  只是长剑已经彻底损坏的缘由,米拉只能接手咖莱瓦的单手战刀再配上小盾,除此之外他们还抽空用附近民居当中收集到的刀具结合木棍给制作了许多长矛,再用钉子和木板制作了简单的盾牌,把所有人都武装起来。

  物资充足的村庄当中东西应有尽有,在工具和材料都充足的情况下,做点临时的武器与防具并不困难。

  尽管前往地下的话能够获得品质更加优良的月之国样式护甲与武器,但即便是作为最高战力的贤者也不想再冒无谓的风险。

  把所有人都用厚实的盔甲包裹起来再拿上质量上乘的武器,听起来好像是个令人憧憬的目标,但这其实没有太多实际意义。

  因为队伍当中真正受过专业战斗训练的人仅有亨利和米拉,璐璐更擅长的是追踪与狩猎,而咖莱瓦只是看起来比较高大威猛,虽然有一身力气,却缺乏合理运用它的经验。

  余下的三名传教士更是根本不知战斗为何物。属于那种给一把剑叫他们挥舞,他们砍中自己人或者扭伤了腰和手腕的几率要远比命中敌人更高的存在。

  所以简单粗暴只需要往前捅的长矛,以及拿着就能形成防护的盾牌便已足够。

  非要冒险下去把那些盔甲与刀剑拿上来,也只能够成为消耗体力的累赘,无法构成实际的战斗力。

  人并不是只要拿起武器穿上盔甲,就会瞬间从外行人变成顶尖的战士。诚然一副做工良好的甲胄能够大大增加外行的生存能力,但这只是限定在对手也是外行的情况下。

  只要对方训练有素懂得你的甲衣弱点位于何处,那么你穿着盔甲之后自己绊手绊脚因为笨拙反而更快丧命的几率会更高。

  清楚这一点的亨利和米拉因而只是制作了一些简单的武器,不过在搜寻工具的过程当中璐璐却也在附近猎户的家中发现了一张颇大的弓。足有一米五长度的弓比之个子小小的原住民少女都要高出不少,这令亚文内拉出身对于弓也有些了解的洛安少女十分担心她是否能够成功拉开,但璐璐却违背她认知地握在了弓靠下的四分之三的位置而非正中央,而且成功地以十分熟练的姿态拉开了弓,试验了一下拉力之后又缓缓地松了回去。

  “月之国的,要这么拿。”瞧见了米拉好奇的眼神,璐璐用简短的语句这样解答。

  她没有经过真正的文化教育,因此说不出什么所以然,白发的女孩也理解这一点,只是点了点头。

  获得了猎弓和二十支箭矢以后,再配合他们回收的三台弩机与匹配的弩矢,一行人这一次算是武装到了牙齿。

  一共四面用竖向长木板配合粗短横木条钉出来的盾牌与四支用菜刀制成的长矛,还有三台弩机和一把弓组成的远程火力,以小独角兽作为中心,七人现在得以组成颇为平衡攻守戒备远程与近战兼具的武装小队。

  尽管临阵磨枪的传教士以及咖莱瓦这个愣头青能发挥出来多少战斗力仍旧是个问号,但不得承认他们至少看起来相当具有威慑力了。

  已经成为惯犯的众人在前往神社的路上又“借用”了村民们用来拖曳货物的雪橇,尽管这几天都没再下雪积雪也已经融化了,但仍旧坚硬的冻土用有着平滑底板的雪橇来拖拽东西也要更加省力。

  他们把所有的物资补给都打包在背包当中然后先放在了里头,用省力的方式拖拽走出了几百米的距离,来到了陡峭的石质台阶下方时,才将背包重新背回到身上。

  这种节省体力的做法使得他们不至于在爬山之前就消耗过多的能量,但尽管如此,望着这蜿蜒曲折消失在山林当中的部分都已经有几百节的陡峭阶梯,一行人都还是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

  “走吧。”撇下了雪橇,连同小独角兽在内的一行七人一匹开始攀爬漫长的阶梯。

  “好宏伟,而且,好——”米拉思索着词汇:“好古老啊。”

  登山的阶梯这种东西在里加尔大陆也并不是没有存在,但一般都是最繁华的城市附近才会拥有。在这种小村庄附近的神社道路上都全部铺上石凿的阶梯,不说财力问题,最少从工期上来看就是历史悠久的国家才能拥有的特点。

  “月之国的神.......”小喘着气的艾吉开口说道:“据说有八百万。”

  “像这样的地方,有很多要起村子都古老。”

  “但因为几十年就会更替一次,翻新重建的缘故,不把地基挖出来也没办法判断到底存在了多少年。”

  遇到自己专业的东西,传教士们变得健谈了起来。他们的讲解多多少少也使得队伍当中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而到了后半段因为璐璐也提起了兴趣的缘故,他们就换成了月之国的语言也开始交流。

  缓慢往上的阶梯细细数来竟有千级以上,有些地方狭窄到只能放下半只脚掌的程度,加之以结霜,众人都减缓了速度小心翼翼。

  他们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攀爬到三分之二,而在一个拐弯过后,阶梯的末端也总算是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到这里开始,因为疲惫和有些紧张的缘故,交谈也停下来了。队伍重新变得沉默,新手们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武器与盾牌,以期从中汲取勇气。

  “哈——呼,哈——呼。”不少人都开始喘起了气,阶梯末端的地方硕大的红色柱子高高立起,上面还有两根横向的叠着,靠上的那根两侧还有些许翘起。从这个距离来看判断不清楚是木头还是石质的。

  又继续走了一会儿之后,他们终于踏上了平整的地面。

  山风萧瑟,地面上四处都有些积雪的痕迹,看起来这里似乎也和村庄一样空无一人。这一点算多少算是让紧张感有所缓解,但米拉在望了一会儿之后,却皱起了眉。

  “怎么感觉.....比想象的要。”

  “小啊。”她这样开口说着,因为阶梯很长又全部铺了石头的缘故,洛安少女指望着在登顶之后看到一座宏伟的神殿,但这上面所谓“神社”的东西,却只和村长家的房子差不多大。

  “嗯,该怎么说呢。月之国的人对于神的概念,和我们不太一样。”艾吉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思索了半天最终却还是整理不出一个说法。而前方的贤者也在此时打断了他们——他挥了挥手:“准备进去调查。”

  如是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