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4章 极点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22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面对具有压倒性重量级优势的对手时,不具备与之抗衡的力量与体格应当如何取胜。

  倘若你把这个问题抛给那些看过一些冒险小说自认对战斗了解颇多的人,他们多半会夸夸其谈地描绘如何通过闪避技巧和灵巧的优势准确地命中对手的弱点取胜——并且一定是信手拈来,如行云流水一般达成的。

  忽略最后的部分不提,前面那些轻量级战士如何对付重型对手的讲述,从思路上来说确实没错。

  以小博大最重要的便是避开己方的弱势——也即是体格与力量决定成败的正面冲突,而选择以灵巧与速度制敌。在这些纸上谈兵的人口中,这场战斗永远都会想当然地像这样展开:一个灵敏的轻装战士,轻而易举地躲开穿着厚重甲胄使用重型武器的敌人攻击,并且浪漫而又帅气地击倒对方。

  但如果你咨询的是一位有实际战斗经验的老兵或者老练冒险者,那么他多半会给你一个不是那么浪漫的回答:

  “找几个帮手,或者干脆别跟他打,转身就跑。”

  重量级的优势,是致命的。

  强壮的体格意味着可以承受更多的伤害,意味着对别人而言致命的攻击对方却能够在遭受之后继续战斗——这引致的是你对于攻击效果的误判,自以为这一击完全可以击倒的情况下却产生了失误,结果便是身亡。

  而有力的臂膀又意味着可以使用更长更重的武器,这增加的攻击距离和一击威力也无比致命。哪怕确实速度比起灵巧的轻装战士要稍微慢上那么一些,被击中非死即伤的强悍战斗力也完全足以弥补这一切。

  对方可以承受多次攻击、因为强壮所以可以使用更长的武器。而你只要被命中一次最好也会是重伤,即便真的费尽千辛万苦躲避开攻击靠近到自己可以攻击的范围,这一击也不一定能够击倒对手。最后,已经靠近到这个距离,这一击若是无法致命,你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胜利的条件是极为苛刻的。

  为了弥补体格这种先天条件上的巨大差距,你唯有在技艺或是武器装备之类的后天条件上,取得能够填满这道鸿沟的优势。

  但最令人绝望的一点就在于,这些后天的优势对方也同样可以获得。

  所以你必须打得聪明。

  “踏踏踏——”排成一圈的火光摇曳,亨利单手提着克莱默尔高速接近到怪物的身旁,紧接着毫不留情地就当先一剑落在了它的前额上面。

  “嘭!!”“嗷!!”强而有力的锋刃打击之下厚实的头骨也开始出现裂痕,然而这攻击就跟之前落穴陷阱当中的竹刺一样无法造成真正有效的伤害。几乎是在贤者抽剑拉开距离的那一刻起,伤口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果然。”亨利这一击是有所保留的,实验意义大于实际杀伤。尽管愈合的更多是表皮而其下的骨骼要稍微缓慢一些,这惊人的恢复速度却也让大多数的普通攻击无法奏效。

  怪物开始扭动着身体反击,有着十吨重的身体摆在那儿,即便是亨利也不会冒险强行正面拦下它的攻击。

  贤者不得已开始了躲闪,而停留在身后的绫等人察觉到了他的困局,稍加观察之后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地说了些什么,就抓着余下的所有箭矢绕远路从另一侧也接近这头怪物。

  “呼——”“嚓——”皮靴把地面上的青草都压折了下去,贤者双眼散着蓝色的光芒,从单手改为双手紧握,保持剑尖指向怪物。

  它拥有某种程度上的智慧,从之前发生的事情便可看出。因而它能够意识到亨利手中的克莱默尔是可以对自己造成偌大杀伤的,这给了这头怪物罕见的谨慎,它警惕着克莱默尔的下次攻击,因而当贤者把剑指向它时,它下意识地就会开始往后退拉开距离。

  这种警惕和谨慎一方面给了亨利喘息的机会——尽管他并不那么需要——但另一方面却也使得他难以靠近这头怪物。

  他靠在了头部的方向,而身后的米拉、咖莱瓦、璐璐和绫四人则花了片刻跑到了被斩断的尾部附近。

  “老师,注意看尾巴的肉!”米拉在被绫带着跑到了附近借着火光瞄了一眼之后,大声地把博士小姐察觉到的某物传达给了贤者。

  “肉?”而亨利一方面保持着移动和对峙,一方面又看向了旁边被斩断的尾巴。

  掉落在旁边的尾巴在挣扎了十几秒之后失去了活性,它不再像是蚯蚓一样扭动。借助强大的夜间视觉能力亨利以眼角余光得以瞥到足有4厘米厚的粗糙皮肤之下附着在骨架附近原本结实的肌肉像是融化了一样变成了粉色的烂肉。

  这种烂肉和之前砍死的寄生虫结构非常类似,不具有真正的动物肌肉应有的纤维,而更像是病人身上汲取人体营养长出来的肿瘤息肉切开会有的结构——它们无法提供任何力量,所以自然而然地,这条尾巴再也无法活动。

  亨利立刻反应了过来。

  绫的直觉是正确的。尽管这头怪物具有仿佛两栖动物娃娃鱼一样的完整外形结构,但这仅仅只是依赖体内储存的魔力以及融合对象身上的血肉凝结成的某种拟态。

  因为此种生物形态符合它眼下的行为倾向,便模拟出了类似的形体。它并非真的变成了这种生物,即便模拟再如何到位,也终究只是徒具外表。

  单纯的菌类在寄生过后模拟植物的生存方式,又为了满足繁衍扩张的期望而模拟动物的生存方式。

  但因为它的模仿方式缺乏变动,有种“要么完整拟态要么一点都不做”的味道,反倒在一些部分上也可以以生物的结构进行推测。

  这是他们之前陷入的思考误区,把它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动物来对待。

  但这东西不是。它只是一个拟态,尽管确凿无疑是由肉质构成,但就连令身体得以运动的肌肉,都只是以体内储存的魔力催发进行模拟的。

  一旦被斩断并且与本体拉开距离失去魔力供给,就会还原成一滩烂肉的模样。

  对付它的方法,细细想来其实非常简单。

  与很久很久以前,克莱默尔这种武器最初设计来面对的敌人十分相像。

  “它仍旧有痛觉。瞄着尾巴缺口,那里的皮没有长全。这样即便是普通的箭矢也可以长驱直入。”尽管职业是学者而非战士,基于对生物的了解,绫对于弱点的敏锐程度甚至比起洛安少女都要更高。

  他们要给贤者创造机会,疼痛会让生物本能地出现僵直,而以亨利的战斗水平,一瞬间已经足以让他挥出三剑。

  “老师!”米拉再次大声喊了一句,同时对着贤者竖起了三根手指。

  “嗯。”亨利点了点头,然后果断地开始拉近距离。

  “吼!!”失去了尾巴的怪物因为没有配重平衡无法长时间奔跑,它更多地是停留在原地把正面对着贤者,这对亨利来说是正中下怀,他故意从怪物的身前竖着时间跑过去,而它也果不其然顺着他的动作原地转了个身。

  “放!”洛安少女把握住了时机一声令下。

  “啪啪——”“咻——”两台弩机和两把弓先后射出。

  “嚓嚓——”“夺!”但因为距离的缘故四枚飞矢当中有三枚落空,唯一命中的是璐璐手里的猎弓——“嗷!!!”深深从尾部伤口扎进去的箭矢让怪物再度发出了咆哮声,而亨利也抓准这个时机果断地停下了脚步右脚脚跟着地转过身的同时狠狠地一剑从下往上撩起。

  “啪!!”克莱默尔斩开了它下巴的骨骼又把上颚给蛮横地切开,几枚尖牙伴随着唾沫和鲜血还有半截舌尖飞出,而贤者毫无贪刀之意闪身到了另一侧紧接着又是一剑这次从上往下斜着劈中了它左侧嘴巴的咬合肌。

  “吼——!!”体表还在不停冒着疙瘩的怪物因为嘴巴被切开的缘故失去了最强而有力的武器,而身后的几人见扰乱效果达成却也没有立刻拉开距离。他们仍旧停留着预备什么时候可以支援亨利。

  “锵——!”贤者躲开了对方的一记抓刨,然后用克莱默尔砍向它的右肢。

  “嚓——!”无往不利的大剑成功地砍断了它,而亨利紧接着冒险冲上去一下踢中了被砍断的右前爪,意图让它脱离身体失去魔力攻击而死去。但正在此时嘴巴受伤部分已经大致修复的怪物忽然一跃而起一口吞下了自己被砍断的肢体。

  “吼!!”它打了个滚拉开了距离而身体表面冒疙瘩的频率愈发加快,亨利意识到有些不对靠近上去,但他还没靠近到可以挥舞大剑的距离就急忙停下并且再度退后。

  “啪咚!!”一只闪着金属光泽充满大小突起疙瘩的修长节肢插在了贤者刚刚站着的地面,紧接着是下一只。两三秒内全部八条节肢长腿尽数伸出来之后,原本肥大的娃娃鱼表皮忽然像是个破布袋一样被撕开掉在了地上,一只浑身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巨型蜘蛛出现在了场地之中。

  “嘶——!!”不再具有咆哮能力的怪物踩着自己褪下的外皮,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它居然又变化了一种形态,这令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锵——!”亨利再度欺身靠近,但有着八条大长腿的巨型蜘蛛远比之前肥大的娃娃鱼更灵活,它活动着长腿轻而易举地拉开了距离,之后前半截放低将致命的口器对着贤者,后半截的腿又抬高将重要的躯干部分抬升到三四米高的地方,让人高马大的贤者都无法用克莱默尔砍到。

  “好聪明,这是针对我们之前的攻击进行的进化。更灵活的躯体能够更方便躲闪攻击和陷阱,而且甲壳的表壳也对于刀剑的攻击具有更高的防御效——”绫一脸震惊地解释着,但话音未落贤者就毫无阻力地砍断了一只靠近过来攻击他的节肢。

  “啊?”博士小姐楞在了原地。

  “那把剑可不是一般的剑。”而洛安少女叹了口气,挥手让其他几人都退后去。接下来的战斗彻底与他们无缘了,尽管看起来因为消耗还有尾巴被斩断的缘故变成蜘蛛的怪物小了整整一圈,但似乎含有矿物的硬质甲壳堪比金属护甲,尽管质地比钢材更脆所以足够的力量还是能够把它打断,那光是要有足够的力量这点也已经能把大多数人排除。

  兴高采烈或者百般不愿,他们都只能把对付怪物的责任交给亨利一人。

  “哈——”亨利轻而易举地砍断了最靠近他的两条节肢末端,断口处乳白色的体液开始往外溢出,但似乎摈弃了痛觉的怪物并没有因此再度出现僵直。它果断地用余下的六条腿拉开了距离,横向移动的速度甚至比起身形更轻而且此时开启了强化魔法的贤者都要高速。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有人曾以这样的词汇形容蜘蛛的动作。

  八条腿呈扩散姿态,在一侧伸直的同时另一侧蜷缩起来,这种生物结构的活动方式不适合长距离奔跑,但在短距离的对付单一目标时行动的速度却是惊人的。

  确凿无疑,这是经受了他们的攻击之后,针对性地演变出来的进化方案。

  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就因为外界威胁而进化出了抵御措施,如同自然界生物数百万年为了适应环境的缓慢演化被加速到了极致一般。

  这是生命形态本身的极点,所有一切皆是生物本身拥有的特性,或许是它吸收了其它生物之后模拟出来的特点。它或许没有真正的智慧,但趋利避害和本能地择取对抗措施的速度,却已然可与智慧相提并论。

  只是这种“速度”并非毫无代价。

  不论是神奇的高速进化还是单纯驱使这庞大的躯体进行活动,都需要巨大的能量消耗。自一开始寄生吸收到后面同化宿主,累计至今的魔力实际上是为了融合之后繁衍下一代做的准备,而如今它不得不动用这储存的能量,只是为了自身的存活。

  这份魔力本来是不应当再次动用的,这也是为何它会拟态出动物的消化系统模拟进食行为的缘故——魔力是储存来给下一代的,而肉食则是为了这幅躯体能够维持,让它可以长途跋涉。

  但现在不论是肉体还是魔力都已经消耗了颇多,再加之以贤者已经察觉到它的弱点——

  亨利伸手在腰包当中掏出了某物。

  之前那些被同化的村民,所谓蹒跚步行者不胆敢逾越神社的注文绳,正是因为当中存在的魔力屏障。

  月之国的人称的所谓结界,其实以里加尔魔法师的解释,便是“异种魔力排斥法阵”。

  强而有力的单一魔力结合某种符文形式,令不属于同质魔力的外来者在其中会被大幅度地削弱。用更加通俗的话语来讲,就是“禁魔法阵”。

  而对于以魔力为生的怪物而言,禁魔法阵几乎与死亡无异。

  “咔——”握在手中的德鲁伊符石亮起了绿色的光芒,而贤者在冲到了怪物面前之后一个佯动引诱它再度发起攻击,紧接着对着预判的地方丢出了之前在湖心岛借走的白龙遗产之一。

  “嘭——!!”耀眼的白光一瞬间从符石周围散开,扩散的魔力让远处的米拉都感觉稍微有些难受,更远的小独角兽也叫了起来,而处于正中心的怪物更是在“嘶嘶——”的声音之中仿佛触电了一样浑身冒出青烟僵直在原地。

  “咚——!!”但作为魔力输出来源的贤者却丝毫不受影响,他重重地踏出了一步,紧接着以比在神社更高的速度和力量整个人冲了出去。

  融合的怪物是以魔力驱动的,原本分散在每一只虫子每一个个体身体中的魔力,被凝聚起来用以驱使庞大的身体——这意味着的是:尽管它没有传统生物的器官要害,但在身体的某处仍旧会有一个魔力的“核”存在。

  而考虑到为身体各部分输送魔力的便利性,这个核,自然会处于躯干的正中心所在。

  庞大的娃娃鱼体型因为躯干肥大的缘故不好判断,变成了蜘蛛又缩小了一号,这个目标就要好找得多了。

  “咚!”足下四散的空气让青草都被吹得压了下去,一跃而起的贤者与地面拉开了数米的距离,对着难以动弹的怪物,自上而下地——

  斩出了一剑——

  “嘭!!!!”

  外壳碎裂,之后是体液溢出,位于躯干中枢散发着光辉像心跳一样颤动着的魔力核心被准确地命中。

  接着斩开。

  “呲——!”

  符石的光芒散尽,米拉和远处的小独角兽都松了口气,而处于原地的怪物一动不动。

  被砍开的身体像是石质雕像一样停留在了原地,正当所有人都紧张地把目光投过去时,它忽然颤动着缓慢地再度对着站在正面不远处的贤者探出了节肢。

  “......”亨利没有动弹,平静地看着它。

  这是生物濒死之前的恨意,没能完成繁衍下一代的遗憾;亦或者只是残存魔力促使下本能地仍旧想要发起攻击,他们不得而知。

  哪怕是贤者或是博士,能够解答的东西也仍是有限的。

  他们只是安静地看着它。

  “咔——”来得快,去得也快。高速进化的代价在失去了魔力作为维持之后显示出来,它的身体表面开始出现如石头风化一般的质感,而内里的肉质和体液更是完全地变成了灰黑色毫无生机的模样。

  “呼、呼、呼——哈——”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屏住呼吸的艾吉在远处忽然大声地喘起了气,紧接着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满头大汗。

  “哇、结、结束了?”咖莱瓦也不成器地再度发出了大惊小怪的感叹声,米拉白了他一眼,而绫则是看着这个高大的年青人捂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璐璐抓着弓慢慢地走到了贤者的身边,看着旁边那也已经死去的尾巴,忽然抬起头望向了贤者。

  “口类(这个)。”

  “塔倍露?(能吃吗)。”她一本正经地开口询问,从那纯净的表情来看。

  这位夷人的小姑娘。

  是认真的。

  “会拉肚子的。”贤者耸了耸肩,然后把克莱默尔收回到了剑鞘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