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0章 帕尔尼拉港(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5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尽管西瓦利耶人在往自己脸上贴金时,往往会将他们的瓦沙港称之为“可与帕德罗西帝国帕尔尼拉港相媲美的西海岸最大港口”,而事实上,东西海岸最大的港口也确实正是它们,但这个“可媲美”,是拥有极高水分的。

  在亚文内拉耗费数个月时间建立起这个小型港口之前,整个西海岸一共拥有的港口一共也就南方索拉丁高地的那一个以及瓦沙港,余下的那些与其说是港口倒不如说只是渔夫的码头。

  因此你非要像是西瓦利耶人那样给瓦沙港贴金冠上西海岸最大最强的名号这勉强可以,尽管是在矮个里头挑高个儿,它仍旧算得上恰如其分。但若是拿它去跟帕尔尼拉相比较,那就是在自取其辱了。

  一个好港口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优秀的建筑工匠,不论商船还是战船,随着体积和载重量的增加,排水量上涨对于吃水深度要求也相应提高。而光是这一项就足以排除大部分的沙滩地形,这也是为何大部分大型船舰都会携带小船的缘故,一方面是遇到危急情况的时候可以乘坐逃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没有港口的蛮荒地带进行登陆。

  为了避免舰船受损而沉没,港口的附近当然是不能有暗礁的。综合起来而言,一个标准的港口必须拥有一定的吃水深度而且不能存在礁石和过激暗流,除此之外附近的陆地地形也最好便于行动和运输,因此港口,特别是供长距离远航的舰船停泊的大型港湾,纵观里加尔世界也极为稀少,一共也就那么几处。

  而这其中最为有名也最为繁华的,除却南境城邦联盟的水上都城艾拉这种非传统的港湾不提,自古代拉曼帝国成立之前就存在的帕尔尼拉港绝对是当仁不让。

  在从远处靠近过来的时候,你很难会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港口。

  而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我们一向将莫大的莫比加斯内海以内海统称,实际上正如更加广袤的外海一般,内海当中亦存在着诸多的岛屿和礁石——而帕尔尼拉港,正是处于一个月牙形的岛屿包围之中。

  数千年前的本地人就发现了这个拥有绝佳庇护的天然港口,虽然内海相对平静但在暴风雨的季节里肆虐的自然灾害仍旧可以摧毁人类引以为傲的战舰,而在面临外敌时这些岛屿亦能起到极佳的保护作用。因而当拉曼帝国崛起之时,他们将帕尔尼拉港列入了征服目标的重中之重。

  商船在靠近港口的时候减缓了速度。

  拉曼人千百年来尽一切可能地完善这座港湾上的防御工事,但在进入内部的人工工事之前,首先舵手要面临的是港湾本身的天然地形。

  一艘扬着白帆的小船靠近了过来,南境出身的水手们站在左舷奋力地挥舞着黑白相间的旗帜。辨别了旗号之后那艘小船迅速地靠近了过来,而因为没怎么乘坐过舰船而这段时间内一直有些犯恶心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此时倒是又提起了她那永无止境的好奇心。

  “老师,那是?”米拉询问道,尽管她并不确定自己的老师是否来过东海岸,但总之问就对了。女孩不假思索,而亨利用简短的词汇答复了她:“领航员。”

  贤者接着说道:“帕尔尼拉港一侧有岛屿环绕,另一侧虽然看似平静,但水流唯有本地人熟识,因此外来的舰船在通过外部的关口时往往都需要雇佣领航员。”

  “瞧,那些都是。”亨利指着远处,地平线的远端因为阳光照射微微泛着白光,不同于他,米拉必须眯起自己的双眼才能瞧见无数形形色色的小型帆船在晃悠,似乎是等待着客人的上门。

  “领航船通常是小船带大帆,因为尽管来往商船络绎不绝,谁人却都不会嫌弃自己口袋里的金币更多的。本地人甚至有一首叫做‘风与海的儿女们’的歌曲,唱的就是这些竞速赛艇以获得工作的领航员们。”亨利耸了耸肩,而靠近到这艘小型商船的那艘帆船,由于落差的关系从下方升起了一个带有麻绳软梯的铁钩,在水手们的帮助下牢牢扣住船沿以后,穿着轻便的帕德罗西领航员手脚麻利地爬了上来。

  “波诺,马替纳。”他开口对着南境的水手们这样说着,米拉勉强听得懂这个人在说的是“早上好”,虽然洛安少女的拉曼语已经算是不错,但作为拉曼正统的帕德罗西式拉曼语加之以帕尔尼拉港的方言俚语表达方式对她来说仍旧有些难懂。

  但这也只能是逐渐适应了。

  “波诺依格。”南境的水手们用他们习惯的南境打招呼方式回应了对方,尽管同样说的是拉曼语,但时间流逝不同地区发展出来的语言差距已是越来越大。

  在收取了两枚艾拉银币以后,领航员接过了舵手的位置——这并不是全部的费用,非要说的话小费和定金的性质更多,余下的资金要等到安全入港之后才全部支付。

  舰船一点一点地重新动了起来,没来由地一阵恶心的感觉就在白发少女的腹中酝酿——她毕竟是第一次坐船,若是去到了波浪更加凶险的外海,只怕这会儿是连站起来都没有办法做到了。

  “里边休息吧。”亨利这样说道,但米拉只是摇了摇头,她找了一个放在船沿的木桶扶着就坐了下来。木桶里头放着的是各类南境产的美酒,走这一趟耗费的时间不短仅仅只是运送人员的话对于南境商人而言有些大材小用,尽管这只是一艘小型的商船,但商人的天性总是能装就尽量多装一些。

  “呜——”尽管领航员的手法十分了得,对于附近的水流也是了如指掌,但舰船一开起来上下起伏,米拉仍旧迎来了一股五脏六腑都仿佛翻腾过来的感觉。

  “呜恶——”“嘶——”不过就在女孩小脸煞白地想要爬起来趴到船沿去吐掉胃中本来就没剩多少的食物时,一只有些冰凉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手指上带有刺激性气味的某种液体随着气息吸入瞬间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是什么?”米拉转过了头,一头金发自然披散的明娜站在旁边温柔地笑着:“薄荷油,还有其他一些什么东西的混合物,给晕船的人用的。不过亚文内拉买不到这个,我是刚刚跟帕德罗西的领航员买的。”金发少女说着将手中一个深棕色的小粗陶瓶递给了她,上头简简单单地没有任何装饰和说明,米拉拔下了软木塞子然后在明娜的指示下抹了一些在自己的上唇,一个深呼吸之后在清凉的刺激感下精神为之一振。

  “过了这段就是平静的港湾内部了。”亨利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开口平静地说道。

  而前方响起了一阵哇哇大叫的声响,米拉甩甩头,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往那儿望去。明明同样是第一次乘坐船只,却不知道是否因为看到大海的缘故简直有些精力过剩的穆娜正在兴奋地指着远处,跟身边的草原武士说着些什么。

  “好好欣赏吧。”

  “所谓人类历史上最灿烂辉煌文明的,真正的模样。”贤者再次说道,而越过了遮拦的小岛前方忽然明媚起来,女孩下意识地顺着光芒望去——

  “嘎——嘎”漫天的海鸥,因为和巨大而又空旷的背景相比如此渺小,看起来只是一个个的小点。

  背靠着山峦巨大白色城邦上方帕德罗西的黑旗高高飘扬,体积足足有他们乘坐的这艘商船二十倍之巨的一系列画有鲜明家徽的巨型商船整齐排列在前方的泊口,乘着小船前往远处捕鱼的农夫在它们的阴影之下就仿佛是虫豸一样渺小。

  “好.....大.......”言语在这种情况下是如此地无力,尽管也曾去到奥托洛甚至进入皇宫之中,但那种匆匆一瞥抑或身处其中的情形是难以与眼下的状况相比拟的。巨大的青铜像屹立在帕尔尼拉城的重心广场上,即便是在这种距离女孩仍旧可以看清楚它向前伸手像在将光辉洒遍世人的模样。

  高高竖立起的巨大城堡,工整而又骇人的洁白城墙延绵不绝,而下方鳞次栉比的房屋多姿多彩,充斥着拉曼人几千年文化凝聚沉淀下来的审美精髓。

  这是高洁而又磅礴大气的,这是张扬但却不令人反感的。

  “你们若去想一想,与莫比加斯人毫无意义纪念碑相比,我等拉曼的文明之精髓,这些庞大的建筑各司其职,除了美学以外亦起到相当重要的实际作用。”亨利用拉曼语这样说着,发音之标准以至于前方的领航员一时间都回过了头愣愣地望着他。

  “卡尔·奥里丹波·塞克西尤图。”出行过程当中携带了许多拉曼帝国以及帕德罗西帝国相关书籍,拼命恶补的明娜在这种时候手到擒来,她转过头对着亨利微微一笑,然后接着说道:“我自信是因为我能,我张扬是因为我能。我乃拉曼之君主,我乃世界之君主。”

  “我。”

  “无所不能。”

  “然后他就被毒死了。”亨利耸了耸肩,他这句话惹来了船上众人的齐声大笑,即便是本地人出身的领航员亦是笑出了眼泪。千百年来的拉曼文化创造出来的可以冠以“毒舌”之名的学者数不胜数,这种开放自由的天性深深扎根于文化之中,所以即便是调侃逝去的帝皇,亦不会引来什么紧张兮兮的敌对。

  景色随着舰船的靠近逐渐变大,到了这一步领航员已经可以把掌舵的工作重新交回给南境的水手了。他拍了拍手然后迈着稳重的步伐靠近了过来,走路下脚的方式让米拉和旁边的明娜提起了警惕,但这个满面笑容的中年汉子却是朝着亨利伸出了手。

  “亚历山德罗。”他这样说道,贤者瞥了一眼,站在右侧船舷的米拉亦是如此,那只手上面布满了老茧,但这却并非常见的工人农民手里头拥有的模样。虎口和食指附近的那一圈看起来很明显是握剑才会形成的,而他食指第二节上面非比寻常的厚茧则证明这个人有把手指扣到剑的护手上面的习惯。

  ——这可不是普通士兵能懂得的技巧,这个人学习的剑术和洛安少女师出同源,是简洁而又有效的高阶剑术。

  “亨利。”米拉相信贤者必然也发现了这些地方,但他却不为所动,毫无戒备地就和对方握上了手。

  “一个维斯兰式①的名字,有趣,我还以为你是本地人,你的口音听起来像是从海茵茨沃姆②来的。”他这样说着,商船逐渐地减慢了速度,他们已经快要到达帕尔尼拉了,喧闹的声响和络绎不绝的人群近在咫尺——亚历山德罗增大了声音:“总之,你们看起来像是来这里找些工作做的。你看起来很合我的意,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去珍妮酒馆找我,我在那儿做保镖——当然,是等这份工作结束后。”

  “嗯。”亨利点了点头,而赶着接下一笔工作的中年领航员在船还没靠岸之前就先爬了下去,解开了钩子和同伴一起再度驾驶着小帆船朝着外围驶去。

  “啪嗒——”钉有横向木条的脚踏板被放了下来,这种小型的商船有专用的港口,米拉迫不及待地当先跑了下去,她从未如此喜爱脚踏实地的感觉。远方港口的另一侧出口在早晨的太阳下闪闪发光,从这边望过去可以看到两座城堡的中间拉了一条巨大的有一端浸在海水中的铁链,而越过它往更里头看去,一排排杀气腾腾挂着黑帆黑旗的帕德罗西战舰森然林立。

  “那是用来阻拦敌人战舰用的。”不需要少女询问,贤者就主动地如是解答道。

  “啪嗒。”身后越来越多的人从船上走了下来,平整的石板路左右宽达十几米,一些由牲畜拉动的平板车正在运送着各种商船上面的货物。忙忙碌碌的人员形形色色,而在从南境的水手们手中接过为了防止被海盐侵蚀生锈而层层包裹保存的武器和防具以后,亨利他们也与这些陪伴了好一段时日的水手们道别,向着新的地点前进。

  阳光照射,海鸥盘旋飞舞。

  硬皮靴底踩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脚步声,前方的城市一望无际。

  “走吧。”亨利回过头,如是说道。

  ————

  注释:①:维斯兰:以帕德罗西为主的东海岸人对西海岸那一大堆大小王国的统称,过去曾带有一定的“蛮族”之类的贬义的意味,如今已经偏向于中性词。

  ②:海茵茨沃姆:东海岸北部城邦,以极光和过去陨石造成的美丽湖泊闻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