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15章 野蛮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26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增加武器杀伤力的方法是什么?

  单纯只提刀剑,要往细了讲,我们可以长篇大论许许多多:从刃的形状,到整体的外形,再到合适能够发挥出力量的柄长。

  但舍弃掉那些所有的花花肠子,那些工匠才需要考量,需要士兵们在实战战场上验证,思考,加以改进的细枝末节。

  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更简单的答案。

  那就是——

  加大。

  三十公分长的匕首只能用来随身自卫,而两米长的长矛是战场的绝对主力;人力就可以拿动的轻弩,也有着床弩这种可以把重甲骑兵都贯穿的“老大哥”版本。

  武器的缩小需要考虑许多方面,复杂程度越高的越是如此。但是放大却不然,只需将目前现有的可行设计各方面加大一倍,这几乎是所有的军工设计师都能做到的事情。

  帕尔尼拉的守军为什么被打得只能龟缩的理由,当这些火炮轰鸣的时候,亨利和康斯坦丁就明白了。

  帝国输的地方不是国力也不是兵力,而是情报。

  和人心。

  帕尔尼拉是一座商业都市,是一座港口都市,为了商业的繁荣边检和管理方面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居然放任他们偷运进来这么多手炮不说,连放大版本的两轮大炮也足有二十多门。

  是上面的人过于和平麻木,还是南方诸国和矮人们的准备过于充分,答案大约是两者皆有吧。

  他们预想得十分充分。既然是在帝国的心脏发起攻击,那么援军的到来也在预料之中,因此准备了这一出后手。甚至就连在之前的袭击当中都没有暴露出来,连求援的信使都对此一无所知。

  只需要望着一百米外那些巨大的铜铸大炮黑乎乎的炮口,你就能够想象得出它们到底可以释放出多么致命的攻击。

  任何反应都已经太迟了。

  巨大的花岗岩球在火药的推动下以只比声音稍慢一点的速度跨跃过了这六百米的距离,二十多枚人头大小的炮弹有不少都落在了步兵阵列的面前——若是这地面是软烂的泥土那么他们有可能逃过一劫,可是繁华的帕尔尼拉地面上铺就的岩石板和地砖,使得花岗岩炮弹像是儿童玩耍的石子一样,弹了一下,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密集的阵列之中。

  没有任何盾牌,剑,头盔和板甲能够挡得住它的攻击。

  密集的步兵和佣兵阵列,被硬生生地打出了二十多条血肉模糊的道路。

  残肢,碎肉,鲜血和破裂的金属与木头漫天遍野,碎裂的地板被鲜血快速地填满而有一枚炮弹甚至飞到了城墙的上方直接把一名骑士的半个身体给打飞。

  整齐划一气势恢宏的步兵阵列,进入东城门不到十秒内,血溅当场,哀鸿遍野。

  “这什么鬼东西——!!”百米外的炮火轰鸣都使得他们所有人一阵耳鸣,被巨大响声吓到的马匹当场就转过身想要逃跑。几乎没人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反应得过来,他们都惊呆在了原地,不论是圣骑士、魔法师,不论是贵族还是平民。

  一袭黑甲的康斯坦丁都瞪大了眼睛,带着惊人动能的炮弹有一枚就在他面前的城门上空撞碎。崩裂的东城门洒落的石灰让一大堆士兵的头盔变成了白色,而碎裂掉落的石块也砸得好几个人头晕目眩。

  所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仍旧保持冷静的。

  唯有一人。

  “啪——”翻身下马的贤者一个箭步冲到了号令兵的面前,然后一把夺过还在发愣的他手里的号角,鼓足了气就吹响了它。

  “呜——呼呜呜——”一长,两短。

  帕德罗西帝国的人满脸茫然,而亚文内拉出身的长弓手和明娜却在短暂迷惑之后立马两眼放光。

  这不是本地的号角信号,而是内海彼端的西海岸样式。

  “侧翼包抄!所有人,上马!”重型攻城武器威力巨大,但是也并非无敌,它们装填缓慢是一方面的劣势,而在另一方面上,若是缺乏障碍物和有利地形捍卫的话。

  这些沉重的大家伙,往往会无力保护自己,因为转向缓慢等原由被轻装骑兵侧袭。

  “踏踏踏踏踏——”“散开!重点解决操作人员!”简短的指令过后,如同疾风与迅雷,脚踩马镫的亚文内拉长弓手们以扇形面扩散开来,在从那些铜铸火炮的面前经过时,他们松开了马缰在马背上站了起来——因为长弓并不是设计来马背上使用的缘故,若不如此他们连拉弓都无法做到。

  但即便顶着这样的劣势,他们仍旧毫无犹豫。拉开的长弓像是一轮弯月,一臂长的箭矢洁白的火鸡尾羽在奔跑的狂风之中微微颤动着。

  那眼神锐利如鹰,长弓紧绷,强壮有力如同磐石一般的双臂即便在马背上也稳固得像是崖壁上老树的根。

  “啪——”

  与青铜大炮和手炮的声响难以比拟的,轻轻的松弦声。

  在璀璨的金色阳光下,抖动着箭矢像是朝着水面摆尾发出冲刺的鲨鱼一样,狠厉而又决绝地,冲向了自己的目标。

  “夺咔——”毫无防护的脸部、颈部和胸口被强而有力的箭矢贯穿,佣兵当中负责操作火炮的人立刻倒在了地地上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浑身发颤。而在百米外见到了这一场景的那些帕德罗西的佣兵和猎人弓弩手们也立即反映了过来,信使首先举起了手中的角弓:“跟我上!”紧接着所有人都以乱糟糟的阵型步行还有骑乘从四面八方涌了上去。

  “换小的,换小的!”南方的拉曼语不似帝国官方的那样讲究,他们更有一股老农似的乡土气息。没有专业名词也没有什么系统化的指挥,负责这一边的佣兵只是大声地叫着让手下人换成那些预先装好的手炮。

  “咻咻夺——”交叉疾驰而过的亚文内拉长弓手们持续地保持着射击。“躲起来躲起来!”许多人刚刚捡起了手炮立刻就被一箭穿喉,但长弓手们到底人数屈居于劣势,二十多门火炮他们仅仅成功地令两侧暴露的部分哑了火,而中间的在重新装填之后就再度发起了攻击。

  “嘭轰!!”宛如一声惊雷,近距离听闻的巨大炮火声使得好几匹马当先就吓得口吐白沫把上面的弓手给甩了下来,而一落地的一瞬间他们立刻就被冲上前来的佣兵乱刀砍死。

  “下马!”明娜果断地下达了命令,在民居这样的复杂地形之中徒步穿行比起骑马要更加灵活。

  数十名弓手在她的指挥下如同散入森林当中的落叶一样迅速地消失了,狂奔过去马匹引来了一阵齐刷刷的设计,哀嚎着倒下的爱马使得许多人都咬紧了牙关,但他们也知道此刻不是复仇的好时候。

  最要紧的事情,是让那二十几门大炮哑火。

  “杀啊啊啊啊!”后续的猎人和佣兵弓弩手们一窝蜂地涌了过来,迎接他们的是整理好的一阵齐刷刷的手炮射击,箭矢弩矢和铅丸石子炮弹迎来了一次对换,双方各有伤亡。

  “嘭轰!!”巨大的花岗岩炮弹再度落在了东城门的方向,这些大炮的准头十分糟糕,在第一次炮击以后就胡乱散开的步兵阵列这一次没有多少人伤亡——可敏锐的康斯坦丁仍旧皱起了眉:“目的是压制?”他对着亨利这样问着,贤者点了点头:“如果要追求伤亡的话应该等更多人进来,刚刚冒头就进行射击,显然是不想要我们进来。”

  “他们在拖延时间!”菲利波双眼一亮进行了补充,而尽管知晓了对方的目的康斯坦丁却只得挥手令尚未进去东城门的大军往后退却避免无谓的伤亡。

  “啊啊啊啊——”接连不断的手炮发射使得整片战场都充满了硝烟,信使所率领的余下那些速度弓弩手们和先前来袭的明娜等人成功合流。他们令这一头的七门火炮全部哑了火,但仍旧还有十九门需要对付,而撤退过去的叛乱佣兵们形成了密集的阵型,使得他们无法探头只能躲在小巷之中。

  “啧,还剩多少箭!”激烈的交战当中远程武器的消耗速度飞快,明娜一句询问,紧接着所有人都汇报起了自己的残余箭矢量。

  “十”“九”“十三”——数量基本都已经逼近个位数,他们到底是骑马从司考提赶来的,和把帕尔尼拉守军打成缩头乌龟以后好整以暇的叛乱佣兵们不同,无法将武器储备就近放在身边。

  “该死,要是有带魔法师就好了。”能影响空气的简单无杀伤力魔法在对付这种娇贵武器的时候相当有效,他们在之前已经验证过了这一点,然而随军的魔法师经不起颠簸折腾所以也没有在斥候阵列之中。

  双方相距五六百米的距离已经是魔法施展的极限,加之以通讯方面的困难导致他们就连求援都没有办法。

  后方的亨利和康斯坦丁所在的数千人主力部队被堵在了东城门的门外,城墙上方的骑士们是反映了过来从上面跑了下来打算靠近支援明娜等人,但相较起余下的十九门火炮一千多的兵力,增加的几百名步行骑士也无法成为决定性的战力。

  步步维艰,被火力压制的明娜等人就连想要继续前进都是如此地困难,一众弓弩手都躲在了小巷和房屋之中,但就好像这样还不够糟一样,乱糟糟的声响忽然在两侧响了起来。

  “这里头这里头!”夹杂着南方方言的拉曼语在最恶劣的时候响了起来,显然那些叛乱佣兵没打算放过他们这些摸到跟前的敌人。一大批拿着近战武器的佣兵乱糟糟地涌了过来。

  “拔剑!”金发的女爵士这样叫着,人们杂七杂八地拔出了猎刀和单手刀。只懂得使用弓弩的平民猎人浑身发颤,只死剩一百多人的他们避无可避。“要来了!”明娜叉开了双脚放低重心握紧了长剑,小巷的尽头出现了一堆举着长杆兵器的佣兵,然而却也正是在这个时候。

  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嘭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叛乱佣兵们的身后先是一阵闪光紧接着无数的木头和青铜碎片四散飞舞。

  “嗡——”持续的耳鸣声回荡在所有人的耳畔,但回过神来的明娜当先一剑就捅穿了一个佣兵的喉咙,紧接着一脚把他踹出了小巷。

  “啪嚓——”摔倒在地上的佣兵加入了他那些死相凄惨的同伴行列之中。

  “咳——”金发的女爵士靠近到了满是硝烟的路口,她一把抓起围巾捂住了嘴巴以便于呼吸,同时将背部靠在了伤痕累累的民居墙壁上。

  “嗡——怎么回事——”信使也跑了过来,女爵士探出头瞄了一眼,外头一大堆的叛乱佣兵都血肉模糊。“哇啊啊啊”园方好几个身上着火的人惨叫着跑向了水井,而她定睛一看,原先靠近北面这头的好几门火炮都整个碎裂了开来,连着旁边的火药一起,显然是连续射击过热以后爆炸了。

  “看来矮人制造的东西也没有那么靠谱,又或者是——”信使探出了头也瞧见了这一幕,他小声地说道。

  “不管了,抓住机会,上!”而明娜则是果断地抓准了时机。

  “嘿!”抓着长剑的米哈伊尔等人在身后的另一个路口探出了头,他们显然也是被爆炸震慑到一时间躲在了里面,而此刻看到弓手部队冲了出来才重新出现。

  “放缓脚步,让骑士们顶在前面!”反应迅速的指挥令阵型迅速地产生了改变。

  “后撤!后撤!”叛乱的佣兵们开始大喊大叫着,而抓准机会奔跑着冲来的帝国军方面已经逼近到了他们的面前。

  “喝啊!!”强而有力的长柄战斧和战锤如砍瓜切菜一样屠杀着仅有随身短剑的佣兵手炮手们,装备更加齐全的近战手在之前己方大炮爆炸的事情当中已经损失惨重。他们慌张地往后拉着距离,而帝国骑士们则像是嗜血的鲨鱼一样紧随其后。

  “拉不动的就丢掉!”明娜和米哈伊尔等人是从掩护更加全面的北面杀进来的,靠南面那边的十来门火炮已经被成功地撤走。

  “啪啪啪啪——”尚且还有一千来人剩下的佣兵们发射了最后一轮手炮进行了压制之后就慌张地撤离到了市场的方向,而骑士们正欲继续前行,米哈伊尔却挥了挥手阻止了他们:“穷寇莫追”

  他们围住了被遗留下来的那一百多名佣兵还有三门大炮,满地都是狼藉跟死尸,远处的火焰还在不停地燃烧散发出有毒的气体。

  “锵朗——”“我们投降!我们投降!”身着服饰五花八门只有口音统一是南方口音的叛乱者们丢下了武器抱头跪在了地上,一名骑士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想要攻击,但明娜拦下了他。

  “先留着,我有些话想问他们。”她这样说着,紧接着转过了头对着一名弓手点了点头。那个一头白发的年轻人抽出了一支特殊的响箭,紧接着叉开双脚朝着天空满弓拉开射了出去。

  “咻悠——!”尖锐的响声响彻天地,加之以火炮的沉默,外围的主力部队也终于得以进入。

  交战时间仅仅四十多分钟,双方伤亡总计,却已经有一千多人。

  铁青着脸的康斯坦丁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降伏的叛乱者面前,他紧握着马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而后方的亨利、米拉、菲利波和玛格丽特到来以后,则是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然后走到了被团团包围的这一百多个南方叛乱者的面前。

  “谁是管事的?”背着克莱默尔的贤者开口问道。

  “那应该是我——”

  “......”

  “......”

  “这还真是巧了。”对方脏兮兮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个不能算笑的笑容,而这张脸仔细看来,却又正好是当初从西海岸到来的时候,那位负责为他们领航的人。

  “我记得是.....亚历山德罗?”亨利开口说着,这种事情只能说是无巧不巧。当初他们到来帕尔尼拉之时正是这人为他们领航,而现在重新回到这座城市,不曾想却是以这种方式再会。

  “是的——”亚历桑德罗似乎没有什么被俘的自觉,他仍旧显得不卑不亢,只是低下了头:“当初跟你说有什么事情可以来酒馆找我的,但你最终也没来。”

  他歪了歪头,而亨利联系目前的情景这才想清楚了那句话的深意。

  “我们得谈一谈。”

  “有酒吗?”

  “区区战败者,开口倒是不客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