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7章 血战之后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8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作为适应性极高的短寿种,人类对于环境变化的承受能力要远比顽固到一辈子拒绝离开自己出生地的长寿种强上许多。精灵族风华绝代的剑圣、魔导师和林间射手需要最少花半个人类世纪的时间来培养,而矮人在胡须能没过脖子之前也不被认为是能独当一面的勇士。

  人类的新兵却只需要3个月的时间便可完成从农家或是城市小伙到士兵的转换。

  当然,若是以苛刻眼光评判的话人类的士兵素养是远不如其它隐世的大族,但这种强大又迅速的适应能力确确实实是如今人类脚步遍布各地的一大原因。

  从冬到夏,几个月的时间接连不断的各种事件让青田家的武士们产生了几近涅槃的变化。从最初耀武扬威自认天下无敌锋芒毕露的年青武士,到一步步接受挫折却又重新站起来,变得内敛,深邃,却又直率。

  也或许正是如此,在历经洞窟之中近一小时的血战之后,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归来的他们。

  才变得像是里加尔出身的几人一样,开始能感受到质朴的美好。

  清冷的月光不分贵贱平等地洒落在出身迥异的众人身上,炎炎夏日在入夜后的山间开始有所收敛,风一道道地吹下来,因为基本上都是全身大汗的缘故夜风感觉起来格外地凉爽。

  “好想洗个澡。”米拉抓起自己的领口嗅了嗅,小声嘟哝着。她的衣服全都黏在一块儿,一个小时的蜡烛和火把熏陶加上洞窟内的臭气和战斗喷溅到的各种血液污渍,烟熏火燎的气息加重了气味让人愈发烦躁。只是目前处于旅途之中,即便是简单的淋浴亦是一种奢求,只能用消耗了不少的薄荷膏涂抹在身上尽力掩盖气味,然后在回归到营地的时候换上干净衣裳。

  下山的路上阿惠和老药师先后醒了过来,摔了一跤的老药师虽然是后醒的却精神状态恢复的更快一些,反倒是阿惠那边在醒来过后发出几句呓语喊了一句“虎太郎少爷”便又昏了过去。

  手忙脚乱的公子哥把她放了下来像是怕她就这样死了摇个不停,直到被米拉骂着“你想杀了她吗”阻止了下来。

  精疲力尽的一行人下山的速度十分缓慢,而等到他们终于回到下面时,虎太郎的几名华族同伴立刻从火堆旁边跑了过来嘘寒问暖。

  这到底是真的关心还是虚情假意无从知晓,这些人确实在面对危险时选择了退缩,但缺乏勇气和漠不关心并不绝对是划等号——冷眼旁观的洛安少女如是想着,她的目光投向了更远处独自扎营浩浩荡荡的龙之介一行。

  没有多少战斗能力和经验的年青人怯逃是可以理解的,在听闻前任县令的介绍之后她也明白龙之介一行和虎太郎之间微妙的关系和其它种种问题所导致的不愿帮忙。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只是萍水相逢。但考虑到洞窟内部的战斗,若是龙之介一行答应协助的话凭借他们的兵力原本可以不必打得这么勉强。

  甚至如果推进得快一点的话,说不定另外两人也能救下来。

  她甩了甩头,告诉自己这种假设毫无意义,龙之介一行并不亏欠自己,这只是战斗过后的疲惫和受伤带来的不满在转移怨怼,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正这么想着,洛安少女便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又被人揉乱了。

  “有点油,之后找个旅馆洗洗。”贤者表情平淡地耸了耸肩,而气不打一处来的白发女孩则是瞪着他并狠狠地踩了下脚。

  “糟糕的大人。”她用亚文内拉语念出了这句话,旁边的人听了只知道语气有点气鼓鼓的但却并不明白意思。

  回归到营地之后的一行人都像是瘫倒在地一样坐了下来,留在这边的传教士一行和樱以及其它留守的武士把营地设立了起来,而在商量过后行李丢失的虎太郎也借了其中一个营帐把阿惠带了进去。

  因为虎太郎拒绝其它男人进入协助照顾,而洛安少女、璐璐和博士小姐又都很是疲惫,于是留在原地保存了体力的樱就担当了这个责任。

  作为过去曾任花魁的存在,有时候手下的其他人遇到不讲理的客人受伤之类也是常有的,因此樱也掌握了一些照顾人的技巧乃至于基础疗伤。

  疲惫不堪的武士一行当中鸣海和弥次郎是受了相对严重一些的伤的,之前不过是紧急处理根本算不得靠谱,此刻放松下来又都开始生生痛。随着他们归来的老药师因而便重新为受伤的人做起了检查,尽管亨利将他随身携带的消毒用品拿去战斗了,老药师留在原地的药柜子里却还是有很多备份的。

  被救了一命的老爷子自称名为坚,小少爷很快地熟络起来随着足轻们的喊法称他为“坚爷”,一介贵族如此称呼令平民出身的老药师受宠若惊,而之后亨利一行想要付他药水的钱也被他百般婉拒。

  “不过是些许自制的药水,哪能与救命之恩相比。”身家虽贫,气节却仍旧在,加之以疗伤技艺确实十分出众,在处理完毕之后弥次郎和鸣海等人稍作商量,便对坚爷提出了在青田家供职随他们一同上路成为随行药师的请求。

  “如果少爷不嫌弃这副老身骨拖后腿的话。”平民能在贵族家谋得一官半职是鲜有的,虽然年纪略大加之弥次郎告知的路途遥远他起初有些犹豫,最终却也还是接受了这个工作机会。

  多了一个专业药师随行,队伍在各方各面的后勤更有保障。亨利虽说贵为贤者也多少具备一些药草和疗伤的知识,但术业有专精,一些草药是新月洲独有的,贤者终归还是在里加尔待的时间比较长,只能取用一些两地皆有的做法。

  尽管如此,他的知识水平令他仍旧在一些方面可以弥补坚爷的知识空缺,因此两人搭起了话,不一会儿竟是撇下其他人畅快地聊了起来。

  百无聊赖的洛安少女原想休息但因为黏糊糊的浑身不舒服加上肌肉酸痛却也无法入睡,她四周瞥了一眼,弥次郎和鸣海等人在检查装备;咖莱瓦和博士小姐则在一旁记录起各种东西并互有交流,璐璐跑去营帐里面翻找吃的,而樱则是在照顾阿惠。唯一算得上空闲的传教士一行也闷在自己的营帐里一声不吭而且她也觉得教士们闷得不行没啥可聊的,最后还是篝火边上的香气引来了洛安少女的注意,一顿苦战下来她感觉自己又渴又饿,而早有准备留在营地的人也因此早早便做了准备。

  “是什锦粥,熬了挺久的。”负责做饭的足轻们如是介绍着。鲜香味和浓郁的雾气随着揭锅立刻飘散,熬煮许久的黄米变得柔软容易下口,而添加在里边的是之前购买的一些干燥河鲜。被细心挑去刺的鱼和去壳去头的河虾先是浸泡复水然后才被放入熬煮。

  水产品的鲜味渗入其中,剁碎了的不知名本地野菜又被少量地添入——足轻们展现出了一贯的手艺,这是十分符合和人美食标准的鲜香之物,米拉也吃得来,但此时此刻她却微微地皱起眉头。

  “小姐怎么了,不喜欢吗?”因为是府上的贵客,所以足轻二人也对她用上了敬称,但洛安少女摇了摇头:“就是觉得,现在不太想吃。”

  清淡又带有鲜味的食品诚然朴素健康,但战斗过后十分疲惫的身体叫嚷着“这太淡了!”。她有些犹豫,而见到这点两位足轻面面相视,却也暂时没得什么方法。

  正在这个时候,没耐心等粥烧好跑去营帐里找干粮的璐璐忽然哇哇叫着跑了出来:“水,哪里有水。”她吐着舌头不停地用小手扇着,而在洛安少女递给她淡水之后立刻仰头大口大口地灌。

  “这是怎么了。”等到璐璐喘完气米拉才开口询问,而夷族的女孩大着舌头说道:“吃了尖尖长长的红色果子,看样子还以为很甜。”

  “像火烧一样。”她补充了一句。

  “啊,那个是从龙之介大人那边交换来的,听说是腊墨商人交易来的,想着小姐和先生会不会更想尝尝家乡菜。”足轻们如是回答着,而等到他们去取过来时,米拉一见便双眼放光。

  “是辣椒!”

  “卡、卡普西坤?”拉曼语的发音让两个足轻头晕目眩,而饶是米拉手舞足蹈,她仍旧没法用半生不熟的和人语言给他们解释清楚。

  “是一种调味料,味道十分辛辣,大约和新月洲的生姜有些相似。”这时和老药师交流完毕的亨利走了过来再次揉了揉米拉的头,并且这样解释着。

  “生姜啊,这么说可以让人身体暖和?”“可现在夏天啊,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两名足轻这样交流着,而贤者瞥了一眼锅里的河虾,又看了旁边泡水复水剩下的一些,摸了摸下巴。

  “有葱蒜一类的调味料吗。”他如是询问着,而足轻们略微迟疑了一下:“先生是说荤菜吗,有是有,但大人们都不太爱吃,因为气味重。”

  和人的饮食总体来说偏清淡,不像里加尔爱用相对具刺激性的味道。平心而论淡口的对人的身体也要相对好上一些,但类似眼下这般苦战过后,可能反而是气味更重一些的要更吸引人。

  “我来吧,你们有兴趣的话学一学。”因为偏里加尔式做法的缘故,见足轻们不太擅长,亨利便走上了前去。

  “久违地有老师做饭了。”兴高采烈的洛安少女跑回去营帐内翻找清酒,而亨利则拿起了被处理干净的河虾,再接过了足轻们递来的干燥大蒜,手脚麻利地开始了处理。

  尽管武士们不是很爱吃大蒜这种气味浓烈的荤菜,但底层人却还是经常储备,干燥的大蒜相对来说比较耐储存,而且具有一定的健康价值,所以足轻们也少量地携带了一些。

  取出了平底锅的亨利从陶罐当中用木勺子舀起一勺猪油倒了上去,尽管天气很热猪油却还是块状的,稍微用勺子摊了一下在篝火热量的作用下逐渐融化,而与此同时贤者便用足轻们用的菜刀把剥开的蒜剁成了碎末。

  之后在油化了的时候添加进去,几下翻炒香气立刻弥漫在营地之中,惹来了包括不爱吃这类口味的武士们的围观。

  “不曾想先生还如此擅长料理。”鸣海有些佩服,虽然佩服的地方很是奇怪。

  “你们可能不太吃得惯,我就不加太多了。”贤者如是说着,又对辣椒进行了些许的处理。

  蒜油炒出来后复水的河虾和剁成小块的辣椒一起被加入,之后先是翻炒一番浸油吸取汤汁,之后他将明着燃烧的柴火拨开只留下闷烧的炭火慢慢炙烤。

  “好香。”喝了一肚子水的璐璐嗅了嗅鼻子。

  “这味道确实引人开胃。”连不爱吃重口的武士们都提起了兴致。

  “这是你们称腊墨的国家的一道菜,虽说那边更多用的是海虾。”亨利这样解释着的空当,传教士们也从营帐中跑了出来,很明显是也打算蹭饭。

  “僧多粥少啊。”人数众多但是数量却有限,鸣海如是感叹着,而亨利耸了耸肩。

  “配粥吃吧。”“也对!”“不能浪费二位的辛苦啊。”

  “还有酒。”一脸期待的洛安少女举高了手里的清酒这样叫着,而贤者回过头瞥了她一眼:“你啊......”

  热腾腾但有些清淡的粥和作为小菜味道浓郁的辣河虾,两者结合起来虽然辣味在热量的作用下更进一步提升使得武士们大多也都哈起了气然后一边吃一边喝水或是清酒,却切切实实地相佐相成。

  鲜香淡味的粥在味道浓郁的小菜作用下更好入口,而用一口粥配一口小菜的吃法,冲淡了味道以后不仅武士,连不爱和人食品的传教士们也变得能够接受起来。

  “什么味道啊。”阿惠稳定下来以后樱也钻了出来,并且立刻加入了开小灶的行列。

  在旁边跑回去跟龙之介报告后又被味道吸引过来的约书亚以及虎太郎等人还有新加入的老药师一齐努力下,最终一切被吃得干干净净,酒足饭饱的一行人懒洋洋地趴在离篝火稍远一些的地方,吹着夜风感受着悠然洒落的月光。

  人生惬意,或许莫过于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