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5章 结伴(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8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早晨醒来收拾帐篷和防水布的时候米拉就注意到远处的天空有着明媚的朝霞,景色虽美,却也预示着今天的天气多半不会一直阳光明媚。

  约书亚和艾莫妮卡连马匹都未曾拥有,因此要他们骑马自然也是天方夜谭。不过在道路的初始阶段这里的地形因为下雨以及人类的活动也并不适合马匹奔跑,所幸一行人并不急着赶路,所以他们也就享受了一下早晨到中午这一段时间的悠闲步行。

  这让旁边时常路过的行色匆匆地担忧着风暴的到来导致货船无法出海丢掉了一笔生意的商人们是满脸的无法理解——这些商人绝大多数都并不是科里康拉德本地的人,他们更多地来自索拉丁高地的内部,靠近山脉的部分,用皮草以及各类矿物资源前去换取财富。

  典型的科里康拉德人只会是佣兵,他们的风俗与南方乃至于整个西海岸地区的任何国家都有着极大的区别,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小小的城邦王国的居民们,跟我们白发的洛安少女所属的民族倒是有上一些相似之处。

  以战立国,以战养国,唯一与洛安人有所区分的就仅仅是他们精明地将战火引开了自己的家门口,在财富源源不断地到来的同时,却也并没有带来仇恨与危机。

  这一点或许和科里康拉德国境狭小有些关系吧,假使它也拥有像是曾经的洛安王国那样的庞大领地的话,或许这一切又会有所不同——话归原处。

  天气的转变差不多是中午一点多到两点的时候,仅仅数分钟之内整片天空就布满了乌云,紧接着在四人匆匆忙忙地拿出了斗篷刚刚披上的时候,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地砸落了下来。

  “抓住马鞍!”“踩着这儿。”早上的悠闲耗费了一些时间,不过这会儿也已经快到了要能够看得见前方的第一个旅馆的地方,雨势看起来会越来越大,亨利果断地做出了决策,米拉带着艾莫妮卡他带着约书亚,四个人骑着马当即就开始了奔跑。

  “呀!”骑马的人通常都要让另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前方,但米拉的身形比较小巧,假如让相同身高的艾莫妮卡坐在她前面加上斗篷的遮拦她必然无法看清楚前面的道路。“大腿要夹紧。”白发的洛安少女回头这样喊了一句,没有什么经验的艾莫妮卡刚刚上来就差点给摔了下去,所幸女孩乘坐的这匹马相当温顺,所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去!”她用脚跟踢了一下马的肚子示意它前进,雨果然越来越大,路上已经见不到其他的行人。不够坚硬的泥土加上湿滑的雨水全速奔跑很容易连人带马摔倒在地,所以他们并没有采用全速,即便如此马匹的前进速度也远远超过了人类所能达到的程度,并且比之更为持久。

  约莫赶了有两个多小时的路吧,紧张的第一次骑马让艾莫妮卡感觉自己浑身颠簸得快散架了,相比之下另一侧的约书亚却要好上许多,或许是身为剑士对于身体的协调性的掌握让他拥有了一定的优势。

  “沙沙沙……”建在路旁的旅馆本身是由砖瓦还有石木结构组成的,浅褐色的砖瓦铺就的屋顶上密密麻麻雨水顺着倾斜的结构直流而下——但旁边的马棚就没那么好了,占地广阔的它仅仅是由原木的柱子和稻草混合搭建的简易棚子。木制的马槽被用钉子固定在两根柱子之间远离地面,外头硕大的水缸被点点滴滴的雨水击打出接连不断的涟漪,因为是在野地的缘故,用竹子搭建而成约莫半人高的篱笆覆盖了相当大的面积围住了整个旅馆和附近的场所,以防止有野兽偷盗食物亦或袭击牲畜。

  “嘶——吁吁吁。”停留下来的马匹踩踏溅起了不少的泥水,亨利背在背后的大剑把站在马棚前面的年轻的马童吓了一跳,不过在反应过来对方只是来这儿补给就餐的客人以后他就热情地过来帮忙牵住了缰绳。

  “草料的钱在旅店那边支付就行了!”因为雨声很大,马童只好抬起头大声地喊叫着。亨利对着他点了头,约书亚摸索着过去和米拉一块儿帮着艾莫妮卡从马背上下来。

  因为手生的缘故,金发少女把斗篷的一角挂在了马鞍上头,下马的时候直接就把斗篷给掀了开来,里边的衣服淋湿了是其次她还差点就直接摔了下来。“哎!”米拉抓住了她的手,总算是帮忙稳住了她,不过白发少女却立马皱起了她细长的眉头。

  “你淋到雨了啊,手好冰啊,待会儿一起去旅馆里头洗澡吧。”“呃……好的。”艾莫妮卡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另一侧的约书亚牵过了她的手,然后三人又小心地从马背上取下了行李和物资,当先走了进去。

  “沙沙。”马童从马厩内侧另一边架子上取来了干燥的牧草,科里康拉德本地虽然也有一些青草生长但并没有平原的它又哪里供得起那么多马匹的消耗,因此这些牧草多数都是从南方那边收割并且运来的,所幸因为到处都是并且相当邻近的缘故价钱也并不是很高。

  干燥完毕的牧草要保存在远离地面湿气并且通风的地方,浸水发臭或者发霉腐坏的牧草会使得马匹的肠胃功能出现问题进而消瘦甚至病倒,它们是需要别人悉心照料的,正如同任何其他的事物一般。

  “啪嗒——”

  科里康拉德地区的房屋,因为本地的气候条件的特性,一概都有着坡度很大的尖尖屋顶,并且在门口的位置还有着一道加盖的防雨檐。

  木石结构的旅馆有着较好的透气性,因为结构强度的原因,它们很少会建到四层以上,所以通常为了容纳更多的客人,占地的面积也会更大一些,据说把一层用来作为酒馆和餐厅的主意正是因为这一特性而发展出来的——总而言之,当我们的主角一行四人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发现这里头是坐满了人。

  这间旅馆已经不算小了,顺着宽敞的大道往下跑去,之后往左拐过一个弯就能够看得到它,旅馆的周围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用竹木结构的篱笆给包围了起来,不过前方正对着大路的正门倒是敞开的,欢迎旅客自行进入。

  尽管占地面积如此庞大,在这样大雨倾盆的日子里头旅馆的一层此刻也已经是坐满了人,只余下少数几张空桌,都位于阴暗的角落之中。

  火光摇曳,用动物油脂制成的照明蜡烛燃烧的味道和其他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不过这个时代的人们也早已经习惯。

  有钱的人家会在蜡烛当中添加香料以掩盖这种味道,这实际上就是所谓香薰蜡烛的来源,不过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它也就仅仅是个照明用品了。

  “哎!客人,请把斗篷取下来,挂在钩子上!”推门进来的四人理所当然地引起了老板的注意,他大声地喊了一句,显然是担心湿漉漉的斗篷上面的雨水滴得整个地方都是,导致室内发霉。

  亨利转过了头,其他几人也是如此,旅馆一层的墙壁上有着一整排木制的钩子,它们被打磨光滑,然后用钉子固定在了墙壁上,上头此刻已经挂满了许多的斗篷——多数是黑色,还有一些是绿色的。

  采用木制的结构而不是铁质,除了成本节约这一重要因素以外,还有铁质的钩子容易挂坏斗篷的原因所在。

  “我的天!”惊呼声在他们一行四人解下斗篷然后走到了吧台前面的时候响了起来,它来自于一位留着小胡子的看起来像是拉曼裔的微胖商人模样打扮的中年男子,他似乎是注意到了约书亚的发色以及橙牌的徽章,但却也将目光投向了亨利和米拉。

  “盲剑客约书亚,和门罗魔术师事件的解决者在一起!”

  红发的人种在这里并不算十分少见,但加之以醒目的橙牌和这个名号,立马就引起了相当多人的注意,但这样是这样,后面那半段又是指的什么?

  此时此刻存在于一层酒馆的人们多数都是下级的绿牌和蓝牌的佣兵,即便有少数的商人也仅仅只是从索拉丁高地的内部前往港口去进行越洋贸易罢了——门罗这座城市他们只是有所耳闻而从未去过,此刻正好是闲暇时分,黑白红金四人组的外形以及本地赫赫有名的约书亚的存在也确实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因此他们就都跑了上前去,听那位商人娓娓道来。

  “我也是道听途说!就是在克兰特内乱之前,逃离那里的工匠喝酒的时候跟我讲的……”

  留着小胡子的微胖商人开始嘴沫横飞,许多人围在了他的身旁开始听起故事来,前方的米拉一脸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而亨利则是微微一笑,然后开始跟老板下单。

  “薯粉面饼,水煮的应季蔬菜,肉类是鸡肉吗,也来一盘,饮品就来一些果汁吧,还有鸡蛋也不错。”点完了菜肴,一行人来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那一侧商人的所在热闹不已,不过他所蹦出来的一些关键词例如几百名士兵也无法阻挡的巫师被亨利一剑枭首啊之类的,却是让旁边的米拉一阵无语。

  ——虽然某种程度上,这位商人道听途说的东西并没有完全地错误,但女孩深刻地明白不论是讲述人还是倾听者,脑海中在想的东西都肯定和当时的真实情况差了十万八千里。

  “说给我们听听吧,我们也挺好奇的。”几乎爆满的客人让旅店也相当地忙碌,后方的厨房要处理食物多半要花上一段时间,艾莫妮卡牵着约书亚的手引导他进入作为,之后一脸兴致满满地对着两人开口说道。

  “嗯……”米拉迟疑了一会儿,望了一眼亨利,不过贤者只是从约书亚那里要来了那本盲文学习的书籍,然后掏出了印油,拿起桌面上的蜡烛和一根细细的木签开始继续制作起来,并没有开口的打算——女孩回过了头看向艾莫妮卡,微微一笑,然后接着说道:“嗯,不过可没有他在说的那么夸张哦。”

  “我想告诉你的,是一个少年的故事……”

  ……

  亨利专心致志地制作着,而女孩则认真地开始讲述起了她所知道的那个版本的关于门罗发生的一切。

  约书亚和艾莫妮卡认真地侧耳倾听,外围的倾盆大雨富有节奏感的声音为女孩洛安口音的西海岸通用语所伴奏,他们旁边一张桌子上的一名年轻的商人好奇地望向了这一边,听闻了一小段之后也不由得是入了神。

  “咔哒——”他把椅子小心地搬了过来,坐在这边开始倾听。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这个时代的人们可以用来娱乐的事情实在是太少太少,因此他们都相当热衷于去倾听别人诉说一个故事——特别当这个故事的讲述人和亲身参与过这一切的见证者之一,还是一名心思细腻的少女的时候。

  雨、淅淅沥沥地狂下。

  只有少数人选择在这种天气情况下继续赶路。

  有经验的人会告诉你永远都不要小看热带地区的大雨天,因为它往往还会伴随着强烈到能够连人带马卷飞的狂风,加之以倒下的树木和乱飞的石块,进入六月风暴盛行的季节时,天气一旦变差,就最好立马找到一个可靠的庇护所,并且待在其中保护自己直到结束。

  ——这也是为什么这间旅馆里头会挤了这么多人的缘故。

  “滴答——”

  亨利举重若轻地用木签的尖端碰了一点印油,然后准确地落在了书籍的上方。

  因为人数实在是过于众多,等到他们那提前享用的晚餐终于被端了上来的时候,米拉刚好讲完了整个故事,而亨利则写了整整一页的文字。

  “……”

  与另一侧依然高涨,有不少人甚至直接就开始叫喊着“杀的好!”的气氛不同,这一侧听闻了完完本本的整个故事的十来个人,却都是陷入了沉默。

  “咔哒——”人们搬走了椅子,慢慢地走回到了各自的桌前。

  “我想……记录下这个故事。”约书亚如是说着。

  火光摇曳,亨利把之前购买的印油放到了一旁,为晚饭腾出空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