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8章 公主 公主与公主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2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去到过南境再度回归到自己生长了十一年的故土,米拉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彼此的差异。

  传统的亚文内拉就好像西海岸的其他许多地区一样,是以保守的农耕文明为主的一个国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肥沃的土壤上平静地进行农业和畜牧业,做到自给自足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即便拥有贸易,也并不像是南境那边作为主力,而是依然以农耕为主,贸易只是作为增强国力发展的一个手段。

  在这样的社会当中,除了佣兵和少数的商人还有贵族以外,其余的普通人,是一辈子都不会离自己出生的地方超过十公里远的。那些来来往往的过客不提,真正的在亚文内拉土生土长的普通人之间彼此往往相当地熟悉,因为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里,所以万一有谁人离去了,其他人必然会深刻地铭记。

  这种关于故土关于故人的思念之情催生了许多亚文内拉诗人创造的优秀诗歌,早已习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南境商人们无法理解这样的理念,因而他们或许也就不会明白,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在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情况下,偶遇故人时的那种感动。

  亚诗尼尔的大雨在他们到来的第二天停下了,不知道是否是冥冥中有某物在操纵着天气,像是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一般,接连下了一周的冬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退却,大地重新放晴一缕缕金光撒到草叶和花瓣上都还带着水珠的原野上,一眼望过去河水川流不息,忙碌的人们和四处飞舞趁着水汽仍重出来捕捉虫豸的鸟儿一同构筑了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走出北城区城门的入口,向着左侧望去,是在地平线的末端高耸入云即便在这个距离上看起来也极其庞大的坦布尔山脉;向着右侧望去,郁郁葱葱的森林边缘上大雨刚停就有牛车车队前去砍伐树木。

  森林的边缘留下来的木桩密密麻麻,一年的时间内西面的普洛塔西亚森林已经肉眼可见地缺少了那么——千分之一不到的一小块儿,而在之后的发展之中,想必它还会消失更多吧。

  森林变成了木桩变成了木片变成了建筑材料和燃料,原本人口就比中部和南部地区相对更多一些的亚文内拉北部如今几乎是被前来寻求工作和更好的生活的人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翻了一翻,即便建筑工人们每天都在马不停蹄地制作着新的房屋,也仍旧还有一大群人在当初西瓦利耶重装骑兵折戟沉沙的那片盆地里头用简陋的材料制作帐篷临时居住。

  这些人少说也得有好几万,其中许许多多都是西瓦利耶的难民,甚至还有相当数量的是白头发的洛安人。同样都是地位低下住不起城镇旅馆的这些人在这里你自然也不用指望他们会讲究什么卫生,数万个人每天生活留下来的垃圾排泄物又没有下水道这种东西存在就这样就地被丢弃在了美丽的艾卡斯塔原野上,经过时间发酵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的黑色黏土令这片区域变得寸草不生——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几万人的群体停留在这儿每天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产生的肢体甚至流血冲突才是最大的问题,而作为本地实质上的领导者,英明的爱德华王子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派遣出来管理这片区域的亚文内拉军队除了长弓手以外还有许多的贵族骑士和军士,但让骑马路过这里朝着瓦瓦西卡前进的米拉和亨利他们一行人提起注意的,还是那个一看就是一副领导人的样子,穿着轻量化的半身板甲,正骑在马背上为巡逻队伍分配任务的女性骑士。

  “爵士,前面闹事的几个洛安人已经全部逮捕起来了,不过我们的牢房已经没有空位了,要怎么处置?”一名穿着老旧盔甲的军士骑着马过来这样朝着那人问道,而女性沉着而又果断地应对:“小偷小摸的家伙就先放出去吧,重点是处理那些暴力犯罪的家伙,特殊时期要特殊处理,我们的人手根本不够用了就不要每一个犯法的人都抓进去。”她这样说着,而军士点了点头:“好的爵士。”就转过身骑着马儿朝着另一侧跑去。

  “真是,洛安人洛安人,犯罪的总是洛安人,为什么这些家伙就不能像她那样可爱一些,这些洛安人啊——”

  “我们洛安人怎么了,爵——士。”

  清晰的声音带着一股笑意,在她的身后响了起来,说话时那个令人熟悉的调调让金发的女爵士一瞬间反应过来立马转过了头。

  “好久不见,明娜姐姐。”米拉脸上的笑容像是泉水那样怎么都没法停下自然而然地就涌现了出来:“还是说应该叫你爵士呢——”她这样说着,而明娜果断地翻身下了马迅速地冲过来就环腰抱住了她,紧接着把脸贴在米拉的大腿上因为高兴而小声地吸起了鼻子。

  “回来了啊……”

  “还活着,好好地回来了啊。”她这样说着,言语之中的担忧是切实的,米拉也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她滑下了马鞍,然后扶着对方的肩头。明娜揉了揉眼角直起了身体,看着这个已经比她都高出一些的女孩儿,因为重逢的喜悦,又高兴,又激动又不能自已。

  “嗯,好好地回来了。”米拉把头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曾共同历经生死结下来的羁绊是远比长达数年十数年的安稳生活更加地牢靠的。这种互相能够托付以生命的信赖鲜有人能够获得,但一旦获得了,即便只是在短短的数天时间之中相依相伴共同历经生死关头,这结成的亲密友谊,就也足以持续一生。

  “先生也是,欢迎回家。”明娜转过头对着亨利这样说道,而贤者也同样对着她点了点头:“叙旧的话之后还可以继续说,你们遇到难题了吧。”他一针见血,而不仅是爵位显然也继承了她父亲的那份豁达的明娜丝毫没有觉得难以启齿地直接就点头承认:“爱德华现在应该在瓦瓦西卡的城主府里头处理着公事,我带你们去见他。”

  她这样说着,亨利挑了挑眉毛,而米拉则是直接地说了出来:“你和他——”她这样说道,而明娜愣了一会儿,脸上泛起红晕腼腆地点了点头。

  “你、你们真的就好像救星一样呢,刚巧是有很令人头疼的事情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就回来了。”她试着转移话题,而亨利则是用一如既往的平静回复:“不是巧合哦。”他这样说道,明娜停了下来,然后呆呆地望着贤者。

  “是有意的,因为有一位故友跟我说过了。”

  “‘救一救这个国家’这样的话”他微微一笑,明娜显然明白贤者指的是谁,她双眼有些泛着闪光,而亨利接着说道:“忽视自己的故友临终时最后的愿望,这种事情我怎么做得出来。”“……谢谢你。”明娜揉了揉眼角,然后用一个让人感觉就像是今天的好天气那样灿烂的笑容作为回应,而亨利再度点头:“走吧,去见一见那位烦恼的王子殿下。”

  ……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就好像一阵疾风吹过一样,瓦瓦西卡城主府里头的仆人们惊讶地看着那位一向都是沉稳冷静的王子殿下像个没成熟的毛躁少年一般在走廊上迅速地奔跑着,他脸上带着轻松的神情迅速地穿过大厅和走道然后在来到了接待客人的偏厅时毫无王族沉稳气质地一把推开了木门。

  “先生!”爱德华这样高声地喊道,但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整个房间当中并不像是早先预想的那般仅仅只有少数几个熟识的对象——除了亨利米拉还有明娜以外最显眼的还有十几个褐色皮肤的一看就是远在他乡的其他民族的战士。王子殿下从自幼就喜好阅读的王族图书馆——也正是他读到有关贤者的事迹的地方——曾仔细阅读过并且记在脑海中的文献搜索了一下,很快地就明白了这些是阿布塞拉的游牧民族,再加上那些手上拿着小弓的瘦小的人,很明显这些人的出身还并不低微。

  “……先生真是到了哪儿都不会改变呢。”爱德华叹了口气,然后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示意周围的众人坐下,知晓那些人多半听不懂西海岸语或者亚文内拉语因而他主要用的还是手势。米拉让懵懂的莉娜坐在了她的身边,而草原人的公主殿下见到了别国的贵族似乎是拿出了应对拉曼贵族的那一套显得相当地拘谨而又有礼。

  “先生,这几位是?”爱德华对着亨利这样说道,“吱呀——”门被推开了,一个侍从拿着铁壶走了进来,倒了一杯茶递给了贤者——这是他一回来就交代了的,云杉茶的清香和淡淡的叶酸味回荡在空气之中。而亨利接过了它,接着不答反问:“你的拉曼语如何?”

  “还不错——”爱德华这样回答道,这句话他用的是拉曼语,而穆娜对此双眼一亮的反应没有逃过王子的双眼,他立马明白了亨利问这句话的原因,但紧接着爱德华转过头看向那个身形瘦小的坐在米拉旁边的洛安女孩,对方却依然是一脸懵懂,像是对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完全没有认知一般。

  “我来给她翻译吧。”旅行已经结束伸手取下发带松开了马尾辫一头长发自然散落的洛安少女毛遂自荐,爱德华点了点头而身后的明娜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真厉害啊,拉曼语都懂得了。”金发女孩的语气之中宠溺意味十分,而米拉对着她微微一笑,紧接着所有人都进入了正题。

  “嗯,我就单刀直入地告诉你了吧,”亨利用拉曼语这样说道:“这位是草原人的公主殿下,穆娜。”“呃——”爱德华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反应过来站起身用王族对王族的尊贵礼仪礼貌地行了一礼,而懂得与拉曼贵族交流的穆娜也十分得体地回应了他。亨利又接着指向了莉娜:“而这位,是洛安人的公主殿下。”

  “……”爱德华再度顿了一顿,他猜到了一些什么,停留下来脸上表情经历了喜悦和沉重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变化,但最终只是变成了对着亨利一副无奈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转以正式的礼仪对着莉娜施礼——这让洛安人的公主殿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在米拉的翻译下莉娜知晓这是本地的王族,而她确实也曾经学过应对另一个王族的礼节,但多年未曾经历过这种场景一时之间瘦小的洛安女孩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得体的符合身份的举措,急的差点是想要哭了出来。

  “站起来,弯腰就可以了。”身后的明娜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用洛安语这样说道,米拉惊讶地看着她,而女爵士以微笑回答:“总是和洛安人打交道,我也是做了一些功课的。”她说着,然后莉娜紧张地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行了一礼,之后重新坐下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先生还真是带来了一些了不得的角色啊,不过在我们正式进入交谈之前,我还有一个人想为先生介绍。”爱德华这样说着,然后走到门口跟侍卫交代了一些什么。不多时外头又有一些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大门再度推开,一位穿着华服身形秀美留着黑色卷发的少女走了进来。

  “我向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表妹,伊莎贝尔·戴·阿瓦隆公主殿下。”

  “西瓦利耶王国现在唯一合法的王位继承人……”爱德华苦笑着接着说道:“也是我的父亲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棋子。”

  “……开始谈吧。”亨利挑了挑眉毛,爱德华的三言两语已经足以让他明白王子以及整个亚文内拉这会儿的处境。

  他轻声开口,而安静地朝着众人施礼结束的伊莎贝拉则是迅速地入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