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6章 我们的主场(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85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纵观整个里加尔世界,能够与奥托洛帝国的精锐重装步兵以相同的军团规模兵力进行正面冲突不落下风的军队,恐怕仅仅十个手指就能够数的过来。

  若论单一个体,其实他们并不算过分出众。单打独斗的话一个奥托洛精锐重步兵甚至不如一个懂得玩更多花样,小规模战斗经验更多的中级佣兵。他们的优势主要在于制式的武器装备以及严格的纪律和配合——两个奥托洛重步兵可能打不过两个蓝牌或者橙牌的佣兵,十个也或许依旧如此,但当这个数字超过了五十的时候,他们就会变得旗鼓相当,而当双方达到一百对一百的人数时,擅长小队灵活多变的战斗的佣兵,就会反过来被自己的人数所束缚变得自乱阵脚,在训练有素配合完善的职业化军队面前一败涂地。

  术业有专攻,职业化的军队对于士兵的选择要求是极高的。佣兵只对钱忠诚,而士兵则必须从出身开始斟酌挑选,之后以大规模的集体化教育确保他们磨去棱角能够勇于奉献——这所要求的人口和势力影响范围就是一个极其具有难度的先决条件,而再加之以训练所需的场地,装备,后勤补给,不富裕的国家就连想象都是奢侈。

  而这一系列的东西还只是平日里头的开支罢了,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一支职业化的军队所要消耗的物资以及金钱,实在不是常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这也是为何西海岸的诸王国会流行以贵族骑兵和军事为主,少量平民组成的协防军队为辅,而在大规模战役时才大量征召民兵的战斗方式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不同于高度集权的帝国,包括亚文内拉在内这些王国的国王们都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和资金去组成常备军。而下级的偏向于杂活兼顾战争的佣兵们在此大行其道也是这个缘由,更为安稳更为繁荣的大帝国拥有自己的常备驻军当然就没有战争佣兵们的工作机会,即便是以城邦为结构同样没有自己常备军的南境,我们也知道那边的本地人更愿意去成为狩猎佣兵。

  “佣兵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哪里有战争,哪里够混乱,哪里就有他们。”——如是的略带嘲讽意味的总结表明了这些家伙的本质,毫无纪律逐利而行,这也就难怪即便三四万人规模的佣兵,也难以和仅仅一万训练有素的职业步兵正面抗衡了。

  个人的力量在战争当中是贫弱的,那些一己之力改变局势的东西正因为稀少才被人们所憧憬。但不论如何,在经历过以十五万大军之规模却被南军的骑兵和奥托洛人联合打了个头破血流之后,稍微带点脑子的人,都会明白,他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正面的交锋,在广阔地形上面展开所有军队进行两军对垒,面对几乎拥有全方位作战能力且缜密又冷血的奥托洛重装步兵,北方军的民兵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拥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胜算。再加之以南方军同样拥有的民兵以及在查尔斯他们分兵出去之前都比这边更强大的骑兵,若是继续按照之前的路子来,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诚然,爱德华麾下的这支北方联军是亚文内拉前所未有的军队,分配到各个部队的基层军官加上曾经和奥托洛为敌拥有军团战略规模指挥经验的将领维持着秩序令他们与南方军乱糟糟的民兵拥有天壤之别。专业的后勤补给人员加上行军当中的各种调配和安排,整支队伍前进起来甚至比起一千人的普通佣兵都要整齐有秩序,但不论作为北方军成员的这些人在个人情感上是多么地为这一切感到骄傲,事实就是他们和奥托洛人比起来。

  仍旧,只是。

  彻头彻尾的业余人员。

  “啪!”爱德华的一个巴掌拍在了用一块巨大的木头搭建的会议桌上,他的焦躁通过这一举动明显得不能再明显,而原因显然与在一片混乱和撤离当中艰难拖到现在才完成的军队统计结果有关——人员损失超过六万,除了五万左右是死伤人员以外还有一万多人是在逃入密林当中迷路走失的。而物资补给和备用装备还有牲畜等各种辎重就更加严重,超过八成的各种东西都在混乱的撤离当中不得不被丢下,广阔的平地上面前半段一地死尸而后半段拉出了漫长的一段距离全都是各种七零八落的牛马木车。

  自艾卡斯塔平原开始就随军进发接连经历过两次胜利的民兵们这会儿尚且能够维持一定的秩序,多尔多涅才招募的那一部分后勤支持人员和新晋民兵则是彻底开始动摇了起来——他们没有听说过爱德华王子那激动人心的三月宣言,也没有经历过行军当中的训练和并肩作战最后获得胜利的振奋,许多人只是顺势头脑发热一打鸡血就高喊着加入了进来,这会儿遭遇到残酷的死亡和一边倒的战败以后像是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去立马就想要退却。

  那行踪不明的一万人当中除了迷路走失的以外,恐怕还有相当的数量是在大规模撤退的过程当中直接就选择了逃回多尔多涅吧。

  这并不能责怪他们,毕竟说到底了他们对于爱德华也并没有特别高的忠诚——人民都是实在的,口号和一时间的热情无法持续抬升士气,没办法给予他们确确实实的胜利作为回报,结果就会是这个样子。

  辛苦积攒的物资这会儿怕是落入了南方军和奥托洛人的手里,因为撤退的匆忙他们甚至没有时间能够焚烧它们以避免被敌人利用。缴获的物资加上奥托洛人的经验想必南方联军那些强征而来的民兵也能够增强不少战斗力,而与此相反只剩下轻装的北方军那余下的九万多人,光是统一指挥这些人数不混乱没人掉队逃脱奥托洛人的追击,然后再解决居住的问题,就已经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

  此等规模的军队想要彻底消踪匿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一百个人走过同一片区域留下来的踪迹至少要一周才能够消失,但在经验丰富的奥托洛人领导下南方联军不会贸然追击。内拉森林走廊之广阔十万军队投入进去也只能覆盖一小片区域,而一旦深入密林当中,更多的变数存在他们击溃了北方军所创造的优势就会变得不那么明显。

  若是由亚希伯恩二世自行领导的话,南方联军不会有这种冷静和沉稳。奥托洛人远超亚文内拉人的大规模战争经验让他们在未曾做好充足准备之前绝对不会轻举妄动,这一种心态与奥托洛帝国的国政如出一辙——假如某件事情可以亲自出手干预掌握确保如同所想的那样发展,那么不论这是否算是别国内政,都会出手去这样做——这种大国强权主义的心态多多少少会引起亚文内拉本地贵族的不满,而这也正是亚希伯恩二世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才说服南方的贵族组成联军的原因。

  爱德华他们接连攻陷了道沃夫博格和多尔多涅的消息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这一切的发生,这两地毕竟都是领省,人口众多鱼目混珠其中忠诚于亚希伯恩二世的人也不可能是没有的,因而消息自然很快地就被传达,而在实际上的威胁面前,南方的这些领主贵族们也就放弃了那些许存在的不满,为了保护住自己的利益而抱团聚集,派遣出了联军。

  ——我们几乎无法计算如是的事情到底发生过多少次了,每当某一个国家产生了一些会影响整个国家上下的变动时,抵触态度最为强烈的往往都是那些享受着安稳生活当中荣华富贵的既得利益者。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在国家上下安稳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时他们能够保有现在的地位和生活,而一旦产生了变化一切事情就都不好说了。

  南方的贵族们眼看着艾卡斯塔平原在爱德华的统治下变得繁荣起来,却在一年过去以后仍旧保守地封闭边关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他们当然知道假如开放边关让商人和佣兵涌入,随着领地变得繁荣起来自己的生活水平也会水涨船高,但给予卑劣的商人和农民以地位谁能够保证他们不会反过来哪天咬自己一口,维持现在这样自己也依然能够有富足的生活,并且以贵族的身份压着他们一头谁若是不听话了直接变成奴隶。这种稳定生活和掌控感带来的迟钝和和平麻痹是南方贵族与经历过战火燎烧的北方贵族最大的区别——而也正是这种心态,决定了北方军仍旧拥有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

  他们丢掉了沉重的辎重补给无法像是正规军队一样保持优秀的独立作战的能力,但这或许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因为在专业性上面此时此刻的他们绝对无法与奥托洛人齐肩,组成正面军队对抗的话十万大军压上去也只会被击溃——即便可以造成奥托洛人的伤亡,他们面对的敌人也不仅仅是这一支万人规模的重装步兵,在一场战役当中就赌上所有砝码的结果就是全盘皆输。

  而那些自带的补给物资辎重装备或许提供了优秀的持续战斗力但为了保护它们整支军队也必然会变得臃肿不堪难以行动,本就是一大堆业余人员组成,未经受过专业训练非要让他们进行协同作战,随着人数的增长整体调配上面的难度也呈倍数上升。

  这一点并不能够责怪我们的贤者先生又或者爱德华王子和莱斯基大公,事实上他们三人非但不是目光短浅反而是看到了更远——亚文内拉需要一支足够强大足够专业的军队,并且是在足够短的时间当中培养起来,而培养一支职业化军队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实战,让这些人在接二连三的战斗当中迅速地成长起来成为未来的亚文内拉正规军的骨干精英老兵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事情,而倘若本次所遇到的敌人不是就连装备都偷偷运过来了的顶尖奥托洛精锐军团的话,恐怕他们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不论如何,一件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发生了,而作为领导阶层的几人都不可能像是一个无能的失败者那样只是对着所有人发脾气然后就给不出任何的解决方法。爱德华的烦躁只持续了一下,并且它主要是因为人员损伤痛心而产生的——他们必须解决这个难题,假如无法克服它,那么之前的一切豪言壮语和愿景都只不过是不再有任何人相信的空谈。

  如同一盆冷水泼下来,这场失败是给予他们的一场警醒,无限制招募扩大的军队过于臃肿,丰厚的物资补给虽然可以提供高昂的士气和战斗力但也会使得军队容易遭受专业敌军的伏击——这是对方所擅长的项目,但奥托洛人终究只是一些外来人,就好像西瓦利耶人不懂得艾卡斯塔的风,奥托洛人也对内拉森林一无所知。

  亚文内拉的农民们是淳朴而又坚强的,他们吃苦耐劳在领主们龟缩在自己的石头城堡当中享受着仆人服务的时候就每一天都在这样的森林当中奔跑获取猎物摘取野果野菜和菌类以充饥,他们熟悉这里的石头、花草树木,他们熟悉这里的地形,熟悉这里的空气,他们于此生长于此长大。

  他们能够在夜晚连火把都不需要只靠微弱的星光和月光就在丛林当中穿行,这是山民的天性,这是奥托洛人和南方的那些贵族老爷一辈子都学不来的特质。

  丢弃了物资,丢弃了军团战争的各种盾牌装备还有战列指挥,他们四散进入森林之中,犹如一片片的叶子,轻盈而又难以察觉。

  ——亨利打散了整支北方军。

  他将他们化整为零分配成无数的小组,在这些亚文内拉人熟悉的丛林之中穿行。

  他们吃野果,猎取野生动物,模仿鸟雀的叫声来在广阔的范围内互相传达信息,他们四散进入了整个内拉森林和周边的领地系统。

  他们认得这片生他们养他们的领地,但比起这个更加重要的,他们说着和南方本地农民,共通的语言。

  ——从一开始,或许携带大量物资辎重前行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包括我们的贤者先生在内大家的眼光都局限于从富庶的大领地直接一次性获取足够供养整支军队的物资,而忽略了那些广泛存在分布在整个亚文内拉境内的小村庄和城镇。

  那些并没有讨人厌的南方贵族,而是由同样朴素的农民们组成的村落。

  这里是我们的国家。

  这里是我们的亚文内拉。

  这里是,我们的主场。

  反击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