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7章 盗贼的故事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57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帕德罗西帝国贵族圈子的社交语言官方辞令当中,只要涉及盗贼,基本上都会将他们描述成等同老鼠和龙蜥这两种臭名昭彰生物的盗窃者和机会主义者。

  “他们是最卑劣的人渣。是的,是的,他们不杀人。但那也只是因为畏惧帝国的军队,他们所行之事和杀人无异。”若你前去询问一位帕尔尼拉骑士的话,他一定会这样告诉你:“你千万别觉得不杀人的盗匪就有多好了,他们可是连家里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和上了年纪无法工作的老人的财产和口粮都会搜刮得一分不剩的。相比起这样活活饿死,岂不是直接一剑封喉还来得爽快点?”

  “盗贼什么的,啊,好可怕。”而身处高墙和安全的大城市之中,娇滴滴的贵族小姐们又会捂着自己的嘴这样小声地说着——然后当你追问为什么可怕的时候,由于需要避免说出不符合身份的话语,她们就会选择保持沉默。

  即便更换了一个不同阶级,前去询问市民们,他们对于盗贼和其他亡命之徒的评价也并不会好转多少。

  穷凶极恶,除了不杀人以外无恶不作。这是你询问住在帕尔尼拉之类治安良好的大城市居民会给出来的答案——但却并不是整个帕德罗西帝国境内所有平民都认同这一观点。

  帝国上下良好的治安与和平氛围是以铁血手腕对于犯罪保持不可饶恕处置带来的,但在这种强压重罚之下盗贼仍旧没有彻底绝迹,归根结底,还是根本原因没能得到解决。

  “如果不是没得选,谁会愿意过这种人人喊打走在大街上都得小心别被人认出来的生活?”

  有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尽管帕德罗西整体繁荣世人有目共睹,但正如光明必然伴随着黑暗一样,实际上帝国境内各地仍旧存在有许多贵族欺压和贫富差距现象。而绝大多数的盗贼,就来自于这些偏远地区。

  遭了天灾地里没有收成,税官却还要征重税。你的孩子拉着你的衣角说他肚子饿了,你能做什么?

  上去跟贵族老爷反响,想让当官的为老百姓做点事,在大城市市民们看来是自己理所当然的权利,于偏远乡村却是一场赌上生命的冒险。

  一次两次倒也还好,三番五次去打搅贵族老爷们“繁忙”的正经工作——例如祈祷、享用美食或者美人——的话,到头来被解决的不会是问题,而是产生问题的对象,即农民们本人。

  有多少人是前去向贵族陈情之后一去不返的,没人知道,也没人在乎。

  值得帝国骑士们运用骑士精神前去守护的弱者只有美丽的女士和正直的市民,这些偏远乡村说着口音浓重拉曼语的村民们,在他们看来连人都算不上。

  这也是繁荣地区的拉曼平民对于盗贼刻板的“都是外地人”印象由来。

  帝国疆土实在过于庞大,而南北的差异城市与乡村的差异,又造成了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

  不想着互相理解互相帮忙,而是采取对立,搞偏见和排斥。最终的结果就是不论铁血政策运用多少,盗贼都依旧存在。

  能够安分守己地过日子的话很少有人会想要成为盗匪,即便确实有一些盗贼世家存在,往上前去翻的话,大部分最开始都还是老掉牙的官逼民反。

  这是仅在千年帝国帕德罗西存在的微妙局面,因为刻骨偏见的缘故尽管所犯罪行并不如西海岸同行残忍,盗贼的名声在这边却要更加狼狈。

  曾有想要跟主流社会唱反调的游吟诗人们写过关于盗贼关于亡命之徒的故事,在那些故事之中他们将盗贼歌颂成为劫富济贫不畏强权的英雄人物,他们的生活是伴随着歌声的,是充满了自由的。

  但这就像其他的很多故事一样,扯淡的成分远比事实更多。

  真正的盗贼绝对不会做劫富济贫这种事情,因为富有的贵族或是大商人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本就是为生活所迫才选择了这种十分冒险的工作,又怎么可能去冒丢掉小命毁掉一切的风险只是为了完成一次善举。

  诚然,他们并不算得上是极恶,也绝对不是像官方宣传的那样是“天生的恶”,但所谓的善与恶在一般人的眼里是不存在相对性的。

  它们是黑白分明的两个对立面。

  在主流社会眼里,这中间不存在任何的缓冲区。

  巴罗很早很早以前就认清了这一点,这也是他从不做什么善举的原因。

  以盗贼的标准而言,他是个异类。

  操着一副标准拉曼语,年近四十的巴罗有着拉曼人少见的棕色皮肤。留着一个大光头身高一米八七的他即便是放在北部也算得上是中等身材,而在身材普遍较为低矮的南方,配上那一身肌肉已经能算得上是个顶个的好汉了。

  这样的人更适合在军队当中做一个百夫长或者干脆成为一名骑士,但盗贼业界的第一行规就是不问出处。

  人们追随他,尊他为盗贼团的领袖,因他行事果决不拖泥带水,并且熟悉贵族们的痛点,懂得趋利避害。

  并且行事有一套自己的准则。

  “我们不是善人,不做自我安慰的善举,因为也不会有任何人买账。但我们行事只为生存,只取自己所需,不贪心,不进行人身伤害,因为这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复仇。”这是巴罗常常对那些追随他的人说的话,也是他那强大的领导能力和凝聚力的核心。

  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买账,但大部分的盗贼都还只是普通人。强词夺理也好,自欺欺人也罢,他们需要一些信条来约束自己,维持自我避免沦为亡命之徒。

  就这样,数年时间内,听闻巴罗名声许多人前来加入令盗贼团壮大了不少,但树大招风,为了避免团体过大引来帝国军队的针对性围剿,他们在今年秋季伊始时分朝着更加偏远的南方移动了大本营。

  而当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总算到达这边本地以后,第一次的“工作”就遇到了挫折。

  抢劫的对象是一支三辆马车规模没什么油水的商队,由于人生地不熟即便一开始进行的是小规模行动他们也还是跟本地的盗匪合作了,而冲突,就源于抢劫成功之后那几名本地盗匪的行径。

  “放开她。”巴罗以自己的体格优势阻止了那个贼眉鼠眼的盗贼对一名碰巧存在于商队中的少女的不良行为。

  “你管我那么多。”对方显然并不买账,但见到巴罗的盗贼团人多势众,他最后还是怂了。

  “以前就听说了,你到底在装什么鬼正派人士,虚伪,惺惺作态!”那人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和同伴带着自己那份战利品转身离去。

  与地头蛇产生了摩擦,可以预见他们之后会被这些同行找许多的麻烦,但当那名有着黑发黑瞳的精灵少女抬起头看向巴罗时,他却觉得这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

  他能理解那个人为什么对她产生了欲望。

  女孩长得确实很是漂亮,长长的黑色头发和同样黑色的纯净的眼眸,搭配白皙的肤色和短短的尖耳朵。但他对于这名少女拥有的并非占有欲望,尽管盗贼同伴们都在后面开着玩笑说老大总算开窍了,巴罗紧皱着眉头仔细观察这个异族女孩,心里头所拥有的情感却只有谨慎和好奇。

  她很显然不属于这支商队,应该是商人们在哪里顺手捡到的。

  当盗贼们发出嘈杂的声音从山坡上冲下来的时候巴罗就注意到了她,但并非因为那美丽的外表,而是她坐在一堆慌乱惊恐的商人当中,淡定不为所动的姿态。

  任何人的任何言行,都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存在的。

  巴罗拥有能力从对话者的表情和双眼之中揣摩出来对方的想法,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他的天赋,但他却无法从这名一言不发的少女身上看出任何。

  也许是他的技术不到家,对方藏的太好了,又或许她真的纯净的如同钻石一样,没有任何的杂质。

  他无法明白也无法理解这名少女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他只是本能地被吸引了,虽说与那些出于男女之情被吸引的家伙不同,但也终归是被她所吸引了。

  所以他把她带回了山寨,在同伴们的窃笑之下,日夜将她带在身旁,但却并没有发生像他们所想的那种事情。

  这种纯净到底是什么,是精灵和人类的区别吗?任何的交流对她而言都是无效的,少女只会静静地盯着他,然后偶尔露出一个微笑。而每当这种时候,从对方那纯净而又美丽的面容之下,从那双毫无杂质的黑色眼眸之中,巴罗总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如同背后就站着一头尖牙利齿的庞然大物,准备将他撕碎吞噬一般。

  ‘也许带她回来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忽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然后它很快应验了。

  在那名黑发少女到达山寨的四天以后,营地内所有的狗莫名其妙地就失踪了。

  “一定是那些人搞的鬼!”由于之前产生过摩擦,盗贼们气势汹汹地想要去找那些地头蛇报仇。

  但让十多条狗在一夜之间消失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是仅仅少数几人的盗贼能够做得到的事情?巴罗的怀疑对象放到了少女的身上,他开始更多地注意她的行动,但终究没法发现一丝一毫的痕迹。

  “有野兽出没!”砍柴的盗贼成员们发现了附近一些树干上带血的爪痕,那尺寸之大让人怀疑是大型的龙蜥。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这才是正确的答案。在为了安全起见要求盗贼们以后都必须组队出发之后,巴罗这样思考着。

  但他悬着的心还没有放到底,事情就再度发生了转变。

  少女消失了。

  在第六天早晨巴罗醒来的时候,她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房门是紧锁着的,窗户也关着。没有任何人看到她离去的迹象,巴罗以自己的经验观察附近的泥土,也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脚印,就好像她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米歇尔!”

  “艾萨克!”

  此起彼伏的喊声,在营地的内部回荡。

  与少女一同消失的,还有盗贼们的所有孩子。

  “所有人,全副武装!”

  本能在战栗着,巴罗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明显,这连续的诡异场景不可能是巧合,先是所有的狗,接着是所有的孩子,这绝对是那个黑发少女搞的鬼。

  “这儿有血迹——”徒步在山林当中穿行是盗贼的基本功,浩浩荡荡出发的数十个人很快地就发现了那些违反常理的痕迹。

  “向这边,这边!”右翼响起了一个声音,所有人都调转了方向。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恶臭,开始变得浓密,地上有一些湿滑的暗黑色物体。

  “喂,你们看那个,好像是人——”开口的盗贼名叫帕尔森,他在说完这句话以后立马变得脸色苍白了起来,因为云朵飘过正好光线变得强烈而那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凄惨又令人感觉恶心的面容显露无遗。

  ——是之前的那个盗贼。

  “还有一个,在这儿。”

  所有人都在,他们都被开膛破肚了,内脏全部被掏空。

  “呜呕——”心理较为脆弱的部分盗贼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是那个女精灵做的吧。”有人小声地对着巴罗这样说着,盗贼领袖面色严峻地点了点头。

  他不再迟疑。

  “发现她的话,直接就地处决。”盗贼领袖下达了决断。

  所有人都握紧了武器,他们不主动杀人,不代表受到侵犯的时候也依然会维持良善。

  地势开始变得平稳,从前方明亮的光芒巴罗推测那应该是一片类似于林间峡谷或者干河床之类的裸露地面,而那很可能也就正是他们的目的地。

  “小心点。”浓厚到不行的血腥味让巴罗都为之颤抖,而当他们终于走到了那里的时候,即便是见过许多、许多许多的,这位盗贼领袖,也不由得愣住了。

  那是一整个由腐尸组成的世界。

  无数的、无数的野生动物呈圆形躺倒在地,全都被开膛破肚,死相凄惨。苍蝇和蛆虫在它们上方欢快地飞舞与蠕动着,恶臭的气味已经浓烈像是胶状一样,吸入一口就黏附在鼻腔和口腔当中,让人忍不住干呕。

  伴随着密集得就像一团黑云一样的苍蝇堆发出的嗡嗡声,仅仅半分钟之内,队伍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变得面色惨白了起来。

  这是一个魔法阵——即便不是魔法师,巴罗也能够判断的出来。

  野生动物的尸体被以大小作为基准摆放,最外围的是体型最大的,往内里依次递减。

  它们全都被开膛破肚,长长的肠子像是某种组成魔法阵用的线条一样向着中心点拉去。

  由无数腐尸组成的魔法阵,在它最中心的那个圆环,组成的“零件”是盗贼们消失的儿女。

  睁着眼睛,眼角还带着没干的泪痕,浑身是血已经没了声息的孩子。

  而黑色头发的精灵少女被这巨大的血肉和腐尸海洋所包裹,站在中心点的所在,像是从血肉之中开放出来的花朵一般。“你这个恶魔!”愤怒的家长们,咆哮着冲了进去。

  但巴罗却只愣在原地。

  恶臭和苍蝇的嗡嗡声似乎都远去了,所有的人在他的眼里都成为了背景,近百名男女老少的盗贼从他的身边疾速冲向黑发的少女。但巴罗眼中的整个世界都褪色了,他看到,也只能看得到,那位于这一切的中心,极其地格格不入,但却在某种程度上又让人感到十分和谐的一幕。

  纯净又洁白的黑发少女,回过了头,望着他这个方向,再次露出了微笑。

  那笑容是如此的纯粹,把她放在山清水秀的背景之中的话,想必会被人误认为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吧。

  “啊——”湿滑糜烂的腐尸海洋爆开了,一些巴罗从未见过的丑陋生物从那尸体堆之中跑了出来,扑向了他的手下,他的同伴。

  “我明白了。”盗贼这样说着。

  “她纯净,但却令我感到恐惧的原因。”他在自言自语。

  “她不含有恶意。”

  “她意识不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恶。”

  “她即是。”

  “邪恶本身。”

  “吼——”怪物朝着呆立在原地的盗贼扑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