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72章 鲁密祁的遗产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66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座湖心的岛屿规模不小,甚至可以和某些海上的岛屿相提并论。

  尽管苏奥米尔境内第一大的湖泊无可争议地是海茵茨沃姆陨星湖,但这第二和第三的名头却一直是辩论不休。

  在没有准确可靠的丈量手段来得出令人信服的数据这种前提条件下,基本上苏奥米尔境内各地的人都有着一套当地人深信不疑的说法。

  而这面除了护国神龙陨落于此以外便不值一提的湖泊,按照附近的村民说法,在他们心目中也要排得上国内的第三大湖。

  消息可靠与否无从考究,但在拥有千湖千岛之国美誉的苏奥米尔能够被人认为有资格竞争前三,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它的庞大。

  鲁密祁所安眠的这座岛屿之大,唯有走进去你才能清楚感知。

  作为学术界定位为极罕见的鳞甲目原龙科原龙种这种货真价实的巨龙,冠以白雪之名的她仍在世时翼展足有98米之大。尽管作为飞行生物翼展比起体长要大得多是常识,并且这样的翼展在人类有记载的巨龙当中也不能算是最大的,但当鲁密祁就在你面前极尽的距离时。

  你仍旧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为那身形的壮观而激动不已。

  而如此庞大的白龙,在三人脚踏着的入口处往下看去,由于距离的缘故也缩小得只有一只中型犬的大小。

  尽管与旁边飞舞的鸟儿和跑过的鹿群相比仍旧无比巨大,却在广阔的原野面前也显得渺小起来。而这,还仅仅只不过是这座岛屿的南面一角。

  “走吧。”亨利把克莱默尔收回到了马鞍上,然后翻身上马。洛安少女有些匆忙地跟上,而咖莱瓦愣在了原地翻找出来笔记本原想写些什么,最终却迟疑了半天什么都没写出,此刻仍在发呆的他被小独角兽顶了一下催促往前。

  “哇别、这里有点陡会摔下去的。”慌张的年青人抓住了小独角兽的,而后者不满地打了一个响鼻,把他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坏脾气的小东西。”咖莱瓦郁闷地捡起笔记本然后爬了起来。

  似乎有某些魔法影响因而更加暖和的天气使得他挽起了袍子的袖子并且摘下了羊毛帽,约莫膝盖深的青草在微风之中像是海浪一样一阵一阵地摇晃。

  三人三匹走过时草尖轻抚着他们,没有那种常有的刺痛,而像是母亲哄着熟睡幼儿的节拍一样,温和又宜人。

  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之中,五颜六色的花海也随风一阵阵摇动。

  他们缓慢地向前着,除了亨利以外的两人还有小独角兽都止不住地来回望着整片大地。

  “像是在,谁的梦境之中一样。”洛安少女刚刚喃喃地说出这句话,身后的咖莱瓦就提起笔想要记下,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因为他们的动静惊动到的蝴蝶从旁边的花卉当中翩翩飞起。

  有成年男子巴掌大的蝴蝶翅膀湛蓝透光,而边缘则是黑色。它们翩翩起舞从一行人面前飞过的模样无比美丽,与这开满了花儿的原野还有灿烂的阳光相映成辉。

  米拉愣愣地看着它们,不光是因为美丽,还因为她识得这种蝴蝶。

  “天堂凤蝶。”她用洛安语念出了它们的名字。

  这不是来自与贤者相遇的日子以后的知识,而是尚且年幼之时母亲曾告诉过她关于洛安人故乡的故事之中的描述。

  尽管她是第一次见。

  但在梦里在当年的憧憬当中已经以想象力无数次描绘的那个模糊的形象,在近距离见到这群蝴蝶的时候瞬间变得清晰并且重合在一起。

  若真有这种蝴蝶的话,就应当是这个样子的,米拉这样想着。

  “嗯?你认识啊。”而前方的亨利回过了头:“哦,说起来这个跟洛安人的传说故事有关啊。”

  “在你们去到奥托洛帝国境内之前,曾经的故乡,这么想来的话——”贤者摸着自己的下巴如是说着,不过他并没有把在想什么东西全盘托出。而白发的女孩盯着远去的蝴蝶,皱起了眉毛。

  “不过这个不应该是生活在,炎热地区的吗?”她开口说着,尽管这里头比起外界要温暖不少,但仍旧没办法改变地处苏奥米尔的事实。

  “是亚种吧,受到了鲁密祁的恩赐所以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

  “仔细看看周围那些生物吧。”亨利头也不回地提醒着,而身后的两人左右观望着,这回开口提问的是咖莱瓦:“有些动物,在发光?”

  “是魔兽吗?”米拉的知识水平比他更高,直接说了个八九不离十。

  “嗯。”贤者点了点头,一行人继续往前,而他接着说道:“鲸落,你们听说过吗。”

  他开口询问,而身后两人都是沉默地摇了摇头。亨利没有回头却也知道他们的答案是否定的:“这类知识目前在人类社会仍旧属于冷门,因为是与深海的生态相关的。”

  “我所读到的部分,来自一本名为《深海谧静》的书,作者是帕德罗西帝国学者西奥多拉·勒门提拉索。”贤者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耸了耸肩,而洛安少女和咖莱瓦都敏锐地注意到了原因。

  “骗子?”米拉说出了这位学者名字后面那一截的意思,门提拉索在拉曼语当中是骗子的意思,而“勒”则是“那个、这个”之类的冠词,用于表确定的意思。

  时至今日,拉曼人实际上除了贵族以外许多人都仍旧没有姓氏这种东西。而一些人的姓氏与名字类似,都是由他人的称呼演变而来的——这一点与西海岸十分类似,亚文内拉人当中平民阶级最常见的姓氏是“史密斯”,而这个词汇在亚文内拉语当中乃是“工匠”的意思。

  同理,一个拉曼铁匠如果名字叫做马里奥,那么他很可能全名是马里奥·勒马里斯卡勒科——意译过来便是铁匠马里奥,属于旁人对于他所从事生计的缘故进行的称呼。而时间久了,这个称呼可能就成为了马里奥后代的姓氏,即便他们已不再从事此项职业。

  勒门拉提索这种极具侮辱性的词汇显然不可能是姓氏,所以想来也就只有是“骗子西奥多拉”的意思——洛安少女和年青的搬运工都是这样想的,而贤者也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个推测:“嗯,几乎所有帝国学者把他当成一个笑话。在世界范围内他的作品也是冷门中的冷门——因为他声称。”

  他顿了一顿,然后回头看着两个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书中记载的一切知识,都来自于他年青时航海所遇到并陷入恋情之中的人鱼公主。”

  “.......”

  “......”

  米拉和咖莱瓦都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忍笑忍得浑身发抖。

  “嗯,看看你们自己就可以想象咯,大部分帝国学者在听闻这件事情时的表情。”亨利重新望向了前方,一行人接着往前靠近,而两人听到了他这句话忽然愣了一下,米拉眨了眨她亮闪闪的眼睛然后开口:“.......等下,你是说这都是真的?”

  “八九不离十吧,因为鲸落这种现象是只有在深海里才能观测到的。人类目前还没有办法到达那种深度,所以他说他是从人鱼的口中听说的,这方面应该没错。至于是不是公主是否有陷入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为那些家伙其实意外地话痨——扯远了。”

  “总之。”亨利开始进入正题,而两人也便是认真地听了起来。

  “当身形庞大的鲸鱼死后,它会下沉,回归到海底之中。”

  “在浅水层时鲨鱼和其它水生食肉类会分食掉相当一部分的肉和其它软体部分,而在继续往下落的过程当中更小的生物也来分一杯羹。”

  “这个过程最长可以持续两年。”

  “当它终于回归到海底时,还会有体型更小的生物来分解掉残余的部分。”

  “一个庞大生命的逝去,供养了无数细小生命的繁荣。而这个过程最长可以持续一整个世纪之久,这种东西,便被人鱼们称之为鲸落。”

  “大海的自然循环吗。”洛安少女显得若有所思,旁边的咖莱瓦则是不停地写写停停。

  “原来如此,那么白龙就是......”她点了点头,而呆头呆脑一如既往慢了一拍咖莱瓦则是这时因为米拉的话才明白亨利提这个事情的原因,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接着继续书写着。

  “嗯,这片土地上异常的生态,以及这周围这些基本上都具有魔力的生物。便是巨龙死后的馈赠。”他开口说着,语调虽然仍旧平常,但却令米拉感觉有一种怀念的味道。

  “魔力以纯粹生命力的形式回归到大地之中,滋养着万物。因为已经生根发芽形成了自然生态系统的缘故,即便两百年过去,实际上也只是换了一种形态继续存在。”

  “一头巨龙的陨落,一整片区域内从花花草草到飞鸟走兽繁荣昌盛,形成了人间天堂一般的乐园。”马蹄停了下来,他们已经到了鲁密祁遗骸的面前,附近的小鸟和梅花鹿还有兔子都在好奇地看着他们,贤者身上有德鲁伊的印记因而它们并不感到畏惧——而他接着说:

  “这片花海,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美景。”

  “一切皆是。”

  “鲁密祁的遗产。”

  “.......”米拉抬起了头,咖莱瓦也停下了手中的笔。他们往上看去,趴在地上的巨龙骨架上面缠绕着无数的藤曼。两百年的风吹日晒若是其他生物的话只怕早已干枯发脆,但鲁密祁的亡骸却仍旧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仿佛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

  “呼——”“沙沙——”的声音响起,贤者下马踩在了杂草上,抬头望去。

  米拉也有样学样,和咖莱瓦一起向前走来——他们仍旧无法避免地会下意识就屏住呼吸。

  她静静地趴在那儿,一动不动。

  尽管已经只剩下一副骨架,尽管已经过去了两个世纪之久,却仍旧有一种随时要重新活过来,展开双翼飞上天空的感觉。

  仍覆盖着的白色羽毛硕大无朋,无比美丽。走到了这么近洛安少女才注意到,龙翼骑士团所使用的那些当初乍看之下觉得很好,现在来看其实也不过是一些自然褪下的老旧羽毛。

  因为这些仍旧附着在骨架上的,尤其是边缘的那些美丽的正羽,足有它们的20倍之大,并且光泽艳丽,显然蕴含的魔力量远比龙翼骑士所用更高。

  这么来看的话,也算是从旁佐证了亨利说的“没人成功进入过”的事实。

  “来得有点匆忙,没给你带礼物。”

  “不过话说回来,也大约这个世界没什么礼物你看得上的吧。”亨利用古语开口说着,而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身后两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

  “来跟你借些东西了。”

  他这样说着,然后走进了被龙翼所包围的范围之中。

  米拉和咖莱瓦没有动,过了一会儿亨利拿了一个做工精美装得满满当当的包裹走了出来。

  两人没问他拿了些什么,因为就目前经历的事情来看,只怕他回答了他们也跟没听过一样。

  “怎么回去?”米拉关心的是另一个方面,外面的桥虽然照他所说会崩塌,但那些龙翼骑士们肯定听到动静赶来不会轻易离开。若是原路返回即便可以再次架起大桥,只怕需要解释的东西也会有很多。

  况且他们听不听还是另一回事。

  龙翼骑士和大剑士看不对眼是整体的事情,即便女王陛下在亨利的帮助下迈出了那一步,龙翼骑士团整体有所改变也仍旧要花很长时间。

  并且这必定是不会太平的。

  “有别的路,跟我来吧。”贤者没有解释他到底拿了啥,放到了马鞍包里头就转头朝着另一边走去。周围的生物一直好奇地看着他们,一直到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了东面的森林之中。

  “咦——”林中的道路一直往前,令洛安少女和咖莱瓦惊讶于这座岛的庞大,而他们持续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小腿酸麻的年青搬运工忍不住开口问:“还有多久——”时,“我们到了——”亨利立刻给出了答案。

  “——啊?可是?咦?”呆头呆脑的年青人回过头满脸迷惑地看着身后直通的道路,按照他之前在外面看的话这座岛屿应该是完全没有连接处的才对。

  “是单向通道,毕竟来回都用临时魔法搞出很大的动静的话,就会被有心人摸出规矩想方设法潜入进去。”

  “可这——”咖莱瓦指着身后看起来畅通无阻的林间道路。

  “回不去的哦,你丢块石头试试看——”亨利开口,而年青人下意识地就照着做。

  “咻——”丢出的石头没有落在肉眼可见的地面上,而是直直地穿过了泥土,紧接着在几秒后传来了一声落入水中的“咚——!”声。

  “哇——魔法——”咖莱瓦惊叹的蠢样让米拉叹了口气,毕竟跟随在贤者身边的资历她要长上许多,如今已经能算是见怪不怪了。

  “该走了,指不定他们会巡逻到附近呢。”贤者说,而两人都是点了点头就跟上了他的脚步。

  在走出了一段距离魔法的影响消失了以后,洛安少女再回头望去,岛屿已经是变回了离岸边有几百米距离的模样。回想起自己刚刚走过来的样子,她也不由得因为后怕而渗出了些些冷汗。

  摇摇头把这份颤栗感甩开,三人继续往前走着,不一会儿就重新回归到了普通的乡间小道上。

  ————

  ————

  金属摩擦的声音并不吵闹地在旁边响起。

  有着魔法环绕的笔停放在旁边,望着水晶石上闪烁的光辉,她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你在傻笑什么呢?哦——这可。”一旁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脸上有刺青一头白发还留着长须的精灵住着拐杖走了过来。

  “警报响了我还担心是人类的魔法师总算破解了,但却没想到。”她语带笑意地摇了摇头。

  “之前那件事,你跟他碰了面?怎么觉得?”年老的精灵开口说着。

  “怎么觉得呢......”她摸着下巴。

  “欧罗拉的噩梦,在遇到了她之后。”水晶石上模糊的影像显示出一头白发的少女望向了岛屿之后打了个寒颤摇了摇头的模样——而她看着这一切,接着说道。

  “虽不至于变成了美梦。”

  “但终归。”

  “是柔和了许多吧。”艾莉卡回过了头,歪了歪脑袋,一头银发随之轻轻摆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