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72章 雨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4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克兰特王国以南,从艾步特城开始,在里加尔学术协会的定义当中,已经属于是热带地区。

  这里的植被和艾卡斯塔平原有着相当大的不同,首先显而易见的就是,植物的种类更多了,外形也截然不同。与身后永春之地那清一色的艾卡黑松相区分,这里的树木叶子又大又长,并且果树随处可见。

  艾步特城本身就是一座在森林之中建立起来的城市,因此就连建筑城邦的材料也与西瓦利耶还有亚文内拉有着极大的区别。

  因为距离山峦十分遥远,克兰特王国的大部分地区无法开采到质量上乘的大块石灰岩。但居住于此的人们却也没有因此退缩,他们就地取材,将这些质量上乘的红色黏土烧制成了一块又一块的小型砖头。在米拉和亨利二人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他们有幸见到了西城区密密麻麻的泥瓦匠们烧制砖块的过程。

  黏土被整块整块地抬起来重重地拍在木桌上,这个过程能使内部的空气被挤出,避免烧制过程中因为空洞而产生断裂,重复地进行这个过程能够使得烧出来的砖块紧密又结实。

  旁边的地面上一位女性挽起了长裙的下摆赤着脚正在不停地翻踩着泥土,显然处理大批量的黏土用脚踩要比手揉容易上许多。

  这些工序完成以后工匠们拿出了木制的四方形框架,但在制成模具之前,他们先在桌子上撒了一层薄薄的木灰——这是为了防止黏土粘连在上头,失去定型。

  熟练的工人们干活的速度非常之快,但定型完毕的黏土必须先放在旁边晾晒干燥了以后才能放进炉子里去烧,而这一道工序在艾步特附近的地区,是最为难以实现的事情。

  “哗啦啦”

  热带的天气就像是这样,前一秒钟可能还艳阳高照热得要命,但在眨眼之间,倾盆大雨就开始像这样狂乱地飘落。

  仅仅两天的时间艾步特城的天气就给米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二人在今日一早接取了一个进入森林之中搜索失踪的商人的任务,但刚刚来到西城区就不得不跑到了泥瓦工匠们的大棚之下仓皇地躲避起大雨来。

  这里的人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突然的大雨,几乎所有人都行动矫健地在大雨落下之前就找到了避雨的地方,身后泥瓦匠们的工作还在持续,而闲来无事的人们则相互交谈了起来。

  克兰特王国本地的方言和亚文内拉的语言十分相像,若要用一个形象的比喻的话,它们的差别就好像是狼和狗一样。因此一部分的词汇米拉在旁边也能够听得明白,但若真是要和他们交流了,还是使用通用语更好。

  本地的人们并没有打算去和这两名带着武器的佣兵搭话,女孩可以看得见他们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些警惕的意味,显然在这样子的战乱地区,平民们对于武者的敏感度要高上不少。

  大雨倾盆,不知何时才会停息。像是也变得无聊了起来,亨利开始为米拉介绍起这个地方的事情。

  生活在这样光照时间漫长的地区,原住民自然不可能是皮肤白皙金发碧眼的亚文内拉式的人种。事实上,肤色更加深沉的褐发和红发的居民才是真正的本地土著。

  金发碧眼的白皮肤人种大概是在四到五百年前的时候才向南迁徙,这并不是一次性成就的事情,人口的流动说到底了还是因为威胁的存在。从格里格利大裂谷往东侵袭劫掠的洛安人一次又一次地把原先居住在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地区的人们逼迫的无家可归,而乘船沿海劫掠的海盗们也并没有放过南方的居民——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西海岸会出现多民族混居这种情况的原因。

  更往南去,深入辽阔的内陆的话还残存着一些更小的公国是由彻头彻尾的本地土著们所建立的。但多年接触那自北方传来的各种文化,他们建立起的城邦也与其他地区别无二致。

  真正意义上的南方土著,或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这种消失并不是指血脉上的消失,而是文化的流逝。

  拉曼人部族的战败西迁在带来了文明的火花进而造就了许多现代化的社会秩序和阶级体制的同时,也在相当程度上扼杀了原有的文化。

  原先居住在用茅草和棕榈叶子盖成的房子,采摘果实捕猎野兽的土著现在也已经穿着和其他人别无二致的衣裳说着相同的话语,或许在这些热带雨林的深处仍旧有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有遵循传统的样式生活着的人民存在,但从总体上来说,他们也已经败给了时代的潮流。

  原生文化在遇到更加高级的文明时,总免不了会受到影响,若是生活于此的人们没有想要去保护它的意识的话,更是会快速地消亡。

  贤者话语中的深意此时此刻的洛安少女暂且无法明晰,但这样多多少少地引起了她的一些思考。

  热带地区的天气让人有些受不过来,米拉抓着自己皮甲的领口用手往里头不住地扇着风。冬季无雪,甚至连温度都少有掉到十度以下的亚文内拉在更加靠北一些的西瓦利耶人看来已经算是南方。但即便是在亚文内拉生活了十来年的白发女孩,仅仅向南走了不到一个月的路程,却也已经感觉到燥热难耐。

  “接下去还会更热哦。”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白了他一眼。

  雨水打在枯褐色的棕榈叶上滴落回到路面,足足下了两个多小时的大雨在这一刻终于停了下来——艾步特城久经考验的优秀排水系统这一次也没有让人失望,地面上并没有太多的积水,趁着还没有人踩上去弄得浑浊,米拉瞧了一眼它们。

  乌云散尽的天空比亚文内拉那边要更加地明媚,澄澈的天蓝色让人感觉心情非常的好,女孩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走出大棚抬头望向了天空,但在十几秒之后她就后悔自己做出了这个举动。

  “好热……”

  尽管大雨才刚刚停下,但站在那边被太阳直射了一小会儿就已经足以让她感觉透不过气来。翻身上马,但还没走出多远前方的亨利就再次拉动缰绳停了下来,艾步特的西城区并不仅仅只有泥瓦匠,雨林之中盛产的各类野兽提供的毛皮让皮匠这种职业也相当隆盛。

  “我们去减掉一点负担吧。”贤者掂量了一下口袋里头的金钱,然后这样说道。

  改动装备比制造装备要容易上不少,长久居住于这种炎热地区的人们自然也有着丰富的经验。

  褪下了厚重的长靴换上了更加轻薄的样式,上衣和皮甲也被裁剪成了更为散热的短袖,米拉瞧见了店里有皮质的小号短裙,但亨利与店主却一并摇了摇头告诉她要进入雨林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上半身还行,但长裤和皮靴是必须扎紧的,假如你不想涉水过去之后发现自己腿上吸附着一大圈的水蛭,或者是在走过一个灌木丛的时候被蝎子或者毒蛇突然袭击的话。

  细节丰富的描述让女孩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打了个寒颤,显然在防护和舒适上面你永远只能做出妥协而无法面面俱到——他俩这还只是轻装,连护臂和护腿都没有穿着,原先还带着防护腰臀下摆的皮链甲也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截短变成了只防护上身的短甲。

  即便是这样加上缓冲的内衬一套最轻量化的防具也已经足够地闷热,若是一位全副武装穿着面甲和金属板甲的骑士的话——再加上金属护甲被太阳所照射而产生的高温——

  米拉光是想象就已经觉得自己大汗淋漓,而对于女孩的反应旁边操着一口口音浓重的通用语的皮匠则是大笑着说道。

  “这还不是最热的时候呢!”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西城区的街道,而花费掉三个艾拉银币将装备修改完成的两人则再度上路,踩踏着积水从西门走出了城市。

  ……

  出城以后的道路明显地变得陡峭难行了起来,所幸二人骑乘的都是军马。战马归属地作为山地国家的亚文内拉,军马若是无法行走这种复杂的地形,斥候与骑兵的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

  从好的方面上看,他们接取的这个任务并不需要自己去披荆斩棘。

  这条向西前进的小道从艾步特城西面的一座小丘上通过,徒步前进的行脚商人们从这里出发走上两天的时间再回归到大路上,前往克兰特中部最大的集市布兰登-希德里克。

  接取任务的时候介绍的佣兵工会的工作人员不无感慨地说着在过去和平的时候商人们都是直接从大路走去而不需要这样绕道的,但在新王上任以后为了领土扩张,和其他王国的摩擦在十年内日渐升温。

  短暂的和平,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战争,这样的日子才是西海岸诸多王国的真实写照。像亚文内拉那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经历了相对长时间和平的国家,反而是相当地稀少。

  资源愈是贫瘠的地区,人们愈是善于争斗。因为每个人都想获得更多,在资源充足的地区你可以去充当开拓者去探寻去交易,而在这样贫瘠的地方,你就只能选择掠夺。

  五大王国之间各种各样的战争或许永远都不会停歇,而在这样的世界里头,平凡的普通人想要生存下去,也不得不每日铤而走险。

  这一次失踪的商人便是如此,背着特产的坚果朝着西面走去,那边的大领主贵族们会用高价收购。但顶多一周就可以来回的路程他却足足花了十天还没有回家,担忧的家人们拿出了所有辛苦的积蓄试图雇佣一些佣兵前去寻找,碰巧来到这里的亨利和米拉成为了在场最高级的佣兵,所以自然这个任务就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走这条小道的商人并不算多,并且背着商品的他们碰到了骑着战马全副武装的一大一小两名佣兵也是尽可能地避得远远,生怕二人忽然觉得抢劫他们是个很好的主意。

  这种警惕性无可厚非,但却也断绝了他们询问是否见过那位商人的机会——所幸有贤者在的话,他们也不必如此。

  追查脚步痕迹之类,在这样多年行走的道路上并不算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加上雨林内说下就下的倾盆大雨,人类在泥土地上正常行走的踪迹轻易地就会被抹消混淆。

  因此放缓了步伐的亨利和米拉在寻找的是那些不容易消失的特殊的痕迹。

  若是有盗匪抢劫杀害了那位商人,那么附近多半会留下一些惊慌失措逃跑时留下的痕迹。或者是刀斧劈砍开的树枝,或者是大量滚落的石块,只要你知道你该找些什么,然后认真地观察便是。

  “老师,这儿。”

  兴许是新手的运气,米拉在右侧的路旁发现了一些什么。

  亨利靠近了过来,然后稍加观察,就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呢?”女孩指着树干上整齐的抓痕这样说着,贤者往前方瞧了一眼,附近的枝桠有着不少不规则地折断的痕迹,看起来像是最近有谁在这里横冲直撞过的模样——亨利重新翻身上马。

  “黑豹,看来我们的商人先生情况恐怕不太乐观了。”他这样说着,然后驱使着战马小心地从道路的侧面走了进去。

  米拉跟上了他,两侧的枝桠让他们的前进有些困难,于是贤者再度大材小用地拔出了克莱默尔,单手挥剑披荆斩棘。

  他们用缓慢的速度前进着,约莫走出四五十米距离的时候在地上的某处发现了一个已经破掉的藤篓。“你闻到了吗。”这边的树木更加地高大,地面上灌木丛中的荆棘刮到了马匹的腿部,让它们显得有些烦躁——但原因或许不止这一个。

  “有点臭……像是什么东西烂掉了,但又不只是这个味道。”米拉皱着眉头这样说着,而亨利点了点头,单手举起了大剑。

  “那是黑豹尿液的味道,它用这个来标示这里是它的地盘,而另一种味道……”

  贤者用剑尖拨开了前方大树树干上的枝叶,苍蝇嗡嗡的声响立马传达到了二人的耳中,而随着更加浓烈的臭味和被吃剩下的腐尸被展现在面前,无法忍受的米拉弯下了腰就开始干呕。

  “看来他是成功地出售了那些商品,在回来的过程中被黑豹给袭击了。”被挂在树上的商人发黑腐烂的尸体手指还勾着一个小小的皮袋,亨利用剑尖轻挑把它拿了下来,然后叹了口气。

  “至少把这个带回去给他的家人吧。”贤者这样说着,而因为臭气而眼角流出了眼泪的米拉则捂着口鼻点了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