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50章 路漫漫(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1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尽管时间尚早仅是正午时分,和人的武士们却都将装有行李的木箱从驮牛的身上卸了下来,在竹林当中找了片较为平坦的空地,俨然一副打算就这样开始扎营的模样。

  “往前的路是山道,狭小难行而且有土匪。半日无法走完,若是在那边过夜,我们之中多半会有不少人被掳去或是割了喉咙。”提着一些炊具走过来这边借亨利之手交予夷人的鸣海开口如是解释道。尽管所说的东西着实危险十分,但他语调平淡似乎这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我们现在扎营,今日傍晚休息到凌晨,启明星升起就出发。之后一刻不停地走的话,便可在明日傍晚穿过这片山地。”他给出的解答符合常理,因而听讲的博士小姐也就点了点头,之后又返回到了亨利他们这边,在转述过后又由璐璐转达给那些夷族人。

  两方人马之间僵硬的气氛哪怕被双方各自的领袖人物暂时压下去了,却也并未就此消失。鸣海与特木伦都同意双方暂时保持距离才是较为妥当的方法。这使得消息的传达只好以一个人一个人传过去的方式进行,虽然看起来有些蠢,但确实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比较麻烦的就是成为了中间人的亨利他们一行得负责左右跑走。

  严格来说在场的有三方势力:弥次郎与鸣海那边的是和人武士贵族,而特木伦则率领着逃难的夷人部族。余下的亨利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以及和人却不属于青田家的博士小姐、花魁,还有璐璐这个虽然是夷族人但却并不是特木伦部族成员的,算是第三方。

  彼此之间虽然目前利害一致,但考虑到是传教士们挖墙脚的行为引发了新京对于少数民族和外国人的敌视进而导致了夷人的遭遇,而和人又是动手进行迫害的一方,夷族人显然与双方都不可能是真的交好。而哪怕换剩下的两方,作为外来的不速之客,弥次郎对亨利一行也是没有太多好感的。所以这真要理清三方人马谁和谁有矛盾,非要说的话只怕全都有,只是目前还维持在合作状态。

  这个团队三方成员的关系是不平等的。以长途结伴旅行而言,这是一种最不健康的状态。

  这是连咖莱瓦那种愣头青都懂得的道理,当初为了证明自己有价值与亨利和米拉一同旅行,他总是想方设法找活干。而有过不少作为佣兵的经验,也与很多人合作过的我们的贤者先生与洛安少女,更是不可能不懂这种道理。

  一个良好的团队总是有着合理的人员工作分配,斥候有斥候的工作;领导有领导的工作;后勤有后勤的工作。各司其职不光能令队伍运转高效,不至于因不合理的工作分配导致战斗人员过于疲劳失去战斗力之类的,也有助于维持团队成员良好的心态。

  打个比方,佣兵不会要求金主拿起剑一起战斗。因为对方付出了金钱,而他们就付出劳力。

  而眼下这一支百人大队处于的所谓极不健康的状态,指的就是所有任务其实都落在了同一批人——武士们——的身上。

  夷人没有多少战斗力,虽然也有一些青壮年,但妇孺更多,自卫都十分堪忧。而亨利与米拉虽然有一些战斗能力,却仅有两人,咖莱瓦勉强算半个,璐璐、绫和樱加起来也能算半个,这自然是无法与三十余人全副武装还带有马匹的和人武士相比。

  所以护卫的任务,是武士们担当。

  再者,博士小姐是新京人,离这里远得很加上学者特性她注定更多时候闭门不出。花魁虽说是沼泽村的人,待在自己的安乐窝的时间也有点长——这两位是家里蹲组合。而我们的贤者先生一行出身里加尔,夷人们也是尽量与和人不来往的作风,自然也是讨论范围以外的存在。

  换而言之,向导的工作,也是青田家的武士们担当。

  护卫、向导,都由他们担任,除此之外就连吃的穿的一路上用的也都是城主青田提供。

  亨利他们这些异邦人还有夷族人的男女老少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武士们的护卫之下跟着他们走,然后吃的东西还是他们提供。

  什么活都是高贵的武士老爷干,而他们这些南蛮异邦人这些北方的蛮夷猎户,却反倒是吃白饭的。

  这种情况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所以足轻们会反应激烈也在预料之中,虽然不过半天的行进这场冲突更多是因为不同文化背景的缘故。但倘若旅程持续下去,亨利等人与夷族人不找到些什么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武士们必然会因心里不平衡而产生越来越大的不满。

  尽管和人的文化极尽克制所以他们不会轻易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但哪怕不考虑到危急情况的相互配合,仅仅只是从这段结伴而行的旅途本身的体验出发,不激化矛盾,想办法化解不满也是比起赌气更应该做的事情。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别人给你冷脸那么确实也不必忍气吞声。但专家之所以是专家,就在于他们能够公私分明。哪怕在私人情感方面上合不来,为了团队整体的利益考量,也要拿出专业精神,克服个人层面的矛盾,达成高效的合作,共赢。

  这一点也是贤者之前会忍耐拉曼学者一行的无理取闹,最终又选择分道扬镳的原因。倘若只是个人的无理取闹那么他们作为专业的冒险者,专业的挂牌佣兵,有必要拿出应有的素养来对待护卫的工作,忍耐这种行为。但那位学者导师洛兰是打着别的歪心思的,这份歪心思会有把他们卷入到旋涡之中的风险,贤者判断出了这一点,才选择了切断联系。

  只是哪怕是他亨利梅尔也终究是没有办法预知未来。

  洛兰只不过是“打算”把他们卷进去,但把他甩在了身后想避开这份麻烦的一行人,却又一头撞上了叛军与怪物,还被几千人的武士追杀。相比起来,也许被甩在身后的洛兰等人反而找到了艘小船之类的,平安无事地抵达了大城市也说不定。

  该来的东西终究会来,不论怎样试图规避。

  就好像里加尔古典时代的关于“避雨的人”的寓言一样,你以为你只要等到现在避雨的这棵树湿透了换一棵即可,但这场雨的波及范围远比你所想的更大。

  人的眼界是有限的,哪怕我们的贤者先生所生存过的漫长岁月给予了他远比普通人更多的知识,以及看待问题时更加辽阔的眼光与时间尺度,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依赖目前所知的东西选出可能性最大的一项罢了。

  亨利无法凭空捏造出未知的东西,也无法保证自己所预见的事物就每一次都肯定是绝对正确的。

  不论如何,像是命运作弄一般,他们现在已经是身处旋涡之中了。

  话归原处,在一部分足轻将营地设立起来的同时,早前便进行准备的午饭也已经开始冒出阵阵热气,快要能吃了。

  弥次郎所率领的武士当中地位较高的仅有鸣海和其它两名,这三人都穿着华丽的甲胄。就像里加尔的富有骑士一般,鸣海作为高级武士显然不止一套盔甲。之前在宅邸内部站岗所穿的那种轻型折叠盔甲他此时并未使用,一身海蓝与墨绿配色的甲胄鲜亮又华贵,外头还套着一件精致的无袖背心,作用类似里加尔骑士们会披的罩袍,在起到保护甲胄不被环境中的湿气侵蚀同时,上面刺绣或者浸染出来的家纹也是一种身份证明。

  这种衣物仅有上级武士可以使用,余下的那些同样骑马的武士尽管甲胄也十分精致,但在颜色和做工上就可以看出来明显要稍逊几分。

  青田所挑选出来的这些武士都是十分忠诚的,因为人数不能过多的缘故有时候足轻忙不过来骑马武士也得抽调人手前去帮忙。因此这其中除了十几位老练的武士以外还有一些年轻人,他们大多是刚从侍从阶层升上来的天资优越者。月之国的武士阶层也有类似里加尔骑士侍从的习俗,年轻的武士会跟在长辈身边负责抬盔甲与武器随行,直到自身满足条件才可获得自己的马匹成为正式的武士。

  当然,尽管他们在侍从阶段也是以步行作战为主,但这种年青武士却并非足轻那样的底层人物。他们同样出身自较高的贵族阶级,只不过资历尚浅所以只能步战。

  足轻一辈子都是足轻,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总而言之,一样挂在驮牛身上的大型锻造黑铁锅之中被加入了从附近小溪取来的水之后,武士们放入了自己午饭的主要构成部分——粳米。

  尽管里加尔也有稻米存在,但在月之国,这才是大部分和人真正的主食。

  弯弯曲曲的永川河及其支流体系提供了水稻种植的完美环境,而得益于青知镇的富有以及水上运输的便利,哪怕青知本身并不出产水稻,这里的人却也可以较常吃到米饭。

  贫穷的人自然多数还是以北部可以自行开垦种植的薯类为食,但吃惯了稻米的武士们既然要出行,携带的口粮也肯定会是处理好的米粒。

  因为野外环境生火不易,又加上炉灶效率不如专门砌的砖炉缘由,为了使得大锅的午饭快些熟成,他们不惜增加辎重也带上了舂米用的石臼。将米粒撒入其中捣碎,之后加入到大锅之中煮,待到汤水变稀米粒开始熟成膨胀,则加入一些晒干的调味香料,以及些许的盐。

  如此处理好的碎米粥再配上用小陶罐装着的腌制萝卜干,就组成了武士们简朴的中餐。

  “......”自昨夜的宴会就一直憋着的话,米拉终于还是没忍住说出了口:

  “月之国的东西我吃不惯。”

  “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喜欢吃清淡的啊!”

  习惯了里加尔的咸肉烤肉奶酪香肠,从和人武士以及夷人那儿都蹭了饭,但都一样尝起来口味清淡。

  一向乐观的我们白发女孩。

  终于也忍不住开始对未来有所担忧。

  “要是这一整段时间都是吃这样的东西,我大概。”

  她转过头看着旁边大快朵颐的璐璐以及怕热所以一口一口吹着气的博士小姐,一本正经地说道:

  “会死的。”

  “才不会。”贤者耸了耸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