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7章 心之瘴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84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瘴州之地民不聊生,其魔障不止于毒虫恶蛟,亦扎根人心。尤以边境为甚,杀人越货屡见不鲜,此地刁民对王道律法嗤之以鼻。虽为和民,却与蛮夷等同,顽固难以教化。”——《月行录·北篇》

  ————

  离开温泉村之后一行人由于方向缘由并没有前往坪山县城所在。他们的目标是前往新京所以要尽可能往南走,但进入了章州之后想要离开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国道虽然好走,有一些路途却也并不彻底安全。漫长而平直的道路在一些荒无人烟的地方总会发生失踪案件,在离开最后一个较为平稳的镇子之前,作为物资补给中介人,收了一笔不菲资金的旅店老板作出了一副非常关切的样子仔细告诫一行人行走之时要万般小心。

  似乎在他看来就连带着武装出门训练有素的武士们在这种地方也算不上安全。

  在没有冒险者文化、旅人相对稀少的新月洲,这位旅店老板难得地令里加尔出身的几人回忆起了故乡的旅馆——里加尔的旅店总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因为冒险者本来就是形形色色的人组成的。各种各样的信息会借由他们的吹嘘、交谈和讨论、甚至是酒后不经意间的吐露传播,所以民间也有“旅店老板是最好的情报商”这样的说法。

  当然,如果是正经的挂牌注册冒险者的话,从公会那边获得经过信息整理的规范情报要远比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来得更高效。但对普通人而言旅店的老板确实有一种知道很多秘密的印象。

  新月洲的这种同位存在一般是茶馆,这里的饮茶文化很是盛行。即便平民与行脚商人、游方僧侣住不起旅店通常在破庙留宿,也常常会上茶馆喝上一碗粗茶或是讨要些素食和淡水。

  唯有在权力能触及到的距离之外,像是边境这种三不管地带,才会有类似里加尔一样混乱而又密集的信息来往与交流。

  和人对里加尔人“南蛮”的蔑称也与这一切有一些关系,因为这种里加尔人习以为常的混乱是会令习惯了礼仪与克制的和人感到厌恶和难以接受的。

  这个数千年的国家把太多东西刻到了骨子里——初次见面需要问好;出门需要告知;吃饭前需要先表达感谢。他们将纪律与秩序视为最重要的东西,上下阶级之间的关系远比里加尔那边更加严苛。从好的方面来看,和人的社会确实看起来更加平稳有序。但这种平稳是建立在所有人都循规蹈矩,不越位甚至不许有相关思考的前提下。

  最有知识的学者阶级被挂上了镣铐,他们只能作为新月洲的“头脑”,绝不可动手。

  而武侍者阶级又在数千年时光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强化对于主上的忠诚,以至于他们并不是“一支忠于主子部队”,而是“一支由很多个忠于主子的个体组成的部队”。

  这看起来只是在玩文字游戏,但两者间的区别就在于每个个体所认定的忠诚标准都有些许差异。

  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忠于主上,优先考虑的是作为“个人”的自己如何尽忠,而不是作为集体。

  所有人都循规蹈矩,待在自己应该待的位置上,那这个社会的文明、繁荣与平稳程度足以令第一次面见这幅景象的里加尔蛮夷们震惊。

  而完全不出乎预料的,和人对于“越位”的惩罚也是极为严重的。

  整个社会都对越位者拥有极其高的敌视态度。

  农民放弃耕种会被责罚,一旦成为逃农几乎就不可能再过安稳的日子。

  武士是尊贵的,可一旦失去侍奉的主人成为浪人,那便是连平民都可唾弃的存在——尽管他们通常不敢当面这么做就是了。

  强压之下必有不满,不满积压到一定程度便会展现出来。

  而章州边境那些被主流视为刁民蛮夷聚集之地的区域,便是这种对此不满的人会大量聚集的地方。

  想要成为商人最后却变成逃农的年青农夫,过去曾在武术大会上取得不错成绩却迟迟找不到侍奉的主人已然步入中年的浪人。就像里加尔同样混乱的地区一样,这里充满了拥有各种过去和故事的人们,而亨利一行不偏不倚反而选择了这样的地方——正是本着叶隐于林的想法。

  什么地方最适合藏一个秘密。

  不是所谓无人能找到的地方,因为根本没有这种地方存在。最适合藏一个秘密的地方,就是有很多秘密的地方。

  三人成虎。

  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虽然以他们的队伍构成只要与人接触免不了会受到关注,但因为信息混乱并且这种地方传出来的情报对于和人主流社会而言可信度极低,反而能成为一行人行踪一定程度上的掩护。

  想要从必然还在搜寻相关信息的反叛者手中彻底藏匿行踪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他们在遇袭之后便已经明白。既然无法彻底抹去信息,那么除了尽可能选那些他们不好下手的区域行走以外,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出假情报。

  边境的人会为了5个铜板就摆出一副老相识的样子跟你套近乎。哪怕他们在离开之后真有那些贵族老爷派出来的仆从想去打探消息,那衣着样貌一看便是肥羊的仆人来了,他的每一两银子都能从一个不同的人口中获得完全不同的“亲眼所见”的信息。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建立在和其他人有限的接触上。他们需要的只是经过并且短暂停留。如果变成长时间留着的话,不说可能存在的追杀者,本地的流氓也足够让人头痛。

  毕竟和人主流社会对这种地方的偏见,也并不尽是对背离社会者的蔑视。

  马车在走过一处有人烟迹象的郊外时,一行人见到了即便在所谓“南蛮”的里加尔世界其实也不算常见的一幕。

  很明显是被截杀的平民男女老少一并被弃于路边的坑洞之中,从被反绑的双手和多数都位于后颈和肩部的胡乱砍伤来看,显然是服从于流寇交出了财物,却仍旧未能保住性命。

  比这更悲哀的是他们的遭遇并没有在死后结束,一行人过来的时候有两个矮小的男人正在坑里摸索着。其中一人试图从破破烂烂的衣物里再翻找出一些财物,未能得逞之后便扒下死人的鞋子对比了一下看看自己是否能穿。

  另一个人则对着已经死去的女人的尸体上下摩挲,丝毫不在意脏污与血腥。

  一行人过来时马车的声响惊动了他们,两个人转过来先是像受惊的老鼠一样试图躲藏,之后又打量着他们的马车与随行的女性,目光之中流露着贪婪。

  此时仍是季夏,尽管章州位于较为靠北的地带,因为新月洲整体纬度较之里加尔大陆要低的缘由,实际上气温十分炎热。

  死尸的气息没有很是浓重,多半是他们到来之前才刚刚结束。而这两个男子所做的事情,便是和人用语语境中正儿八经的“食尸鬼”。

  他们多半是跟在流寇的身后,等流寇们杀人越货完事了,再跟过来看看能不能捡点残羹剩饭。

  如同自然界中的食腐动物一样,这些矮小瘦弱没有能力自己杀人的人,就成为了专门捡强盗屠杀过后的尸体的“食尸鬼”。

  他们不像盯着金银财宝的流寇劫匪想着发大财。像这样在腐臭气息浓重的尸坑里摸索半天,只是为了尸体上翻出来一口尚有余温的干粮,或者扒下来一件尚且能穿的衣服。

  保障最低限度的生存,或者是正常情况下一辈子不可能实现的男女方面的需求。

  武士们敬仰猛兽,所以对待一些有名的流寇土匪他们甚至会以正道进行征讨。就像斗熊斗狼之人总会声名远扬。但对这种如老鼠一样卑劣的“食尸鬼”,他们拥有的只有唾弃和憎恶。

  “抬弓——”鸣海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指令。

  仍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两个男人站在尸坑里,像看到猫的老鼠一样绷紧了身体不敢逃离。紧接着松弦的声音响起,他们自己也倒下成为了尸体。

  精致的和弓重矢毫不费力地贯穿了心脏,在两人倒下的瞬间黑白混色的犬鹫尾羽染上了鲜血也变得脏污。

  这一枚武士大弓的箭矢甚至要比这两人的性命更加值钱——但射出箭矢的武士面上只有厌恶之情,即便还可以回收他们却也不想下到那个坑里去。

  杀掉一头猛兽,头颅与射杀它的弓矢或者用来斩杀的剑会被冠以名号,这是一种光荣。

  但杀掉一只老鼠却毫无荣誉可言。

  没有人对武士们这种毫不留情的杀戮说些什么,即便是心地柔软的博士小姐或是出身教育较为不同的里加尔一行。

  不论这两人到底经历过一些什么,过于严苛的社会制度诚然不能完全让人苟同,但彻底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类的底线,那也已经超过了可以同情的范畴了。

  “去找出那些流寇吧,虽然节外生枝并非好事,但对已经降服的手无寸铁之人痛下杀手。”鸣海这样说着,看向了小少爷,后者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先生,夷人的小姐,拜托了。”武士们对着亨利与猎民出身的璐璐发出了这样的请求,他们自身虽然有战斗技能却不善于追踪。这场屠杀发生在几小时前,痕迹仍旧新鲜,但却也不是外行人能轻易察觉的。

  “衣着不错,但只是麻料。女子身上还挂着香包,不过被砍破了所以没被拿走。似乎是商人家庭,大家族一起出门旅行。”两个“食尸鬼”被射杀之后,米拉和其余几人从马车上下来,略微观察了一下。

  “如果我们能早到一点的话。”弥次郎这样说着。

  “说到底手无寸铁的平民为何要选这种险道。”而阿勇则是忿忿不平,旁边的武士也附和着:“这家的男子也过于懦弱,直接降服都未能鼓起勇气反抗。”

  各种各样的意见和声音在旁边此起彼伏,亨利和璐璐检查着被踏平的杂草、撩断的树枝和血迹足印整理着人数和方向的各种信息,而绫双手合十对着尸坑鞠了一躬。

  “抱歉了,之后会好好埋葬的。”

  “6个人,其中有一个是瘸子。”

  “没有什么代步工具,光靠脚力还带着财物,应该还走不远。”贤者回过了头,而鸣海看了一眼弥次郎,下达了指令。

  “解开牵引,换上马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