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64章 在阿布塞拉(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6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论在什么时代,天气和道路的状况一直都是出门在外旅行的人所面临的巨大的难题。

  兵贵神速,商业也好军事也罢若能够先人一步的话取得的优势会是相当巨大的。纵观历史多数强盛的国家都会在自己的国土境内铺就道路,不论使用的是木头还是石板,铺路这件事情的本质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利用大块的原木滚动压实将泥土塑形之后再以硬质的表层覆盖,一些陡峭山路之类的沿途还有支撑物强化侧面防止坍塌。

  在拉曼帝国的鼎盛时期,除了石板以外许多的道路他们还会用上天然的沥青和焦油一类搭配石灰、粗纤维、马毛猪毛的混合物来填补缝隙,彻底硬化以后的道路基本上杜绝了雨水的威胁,而相比之下如同西海岸乃至于眼下亨利他们一行人所处的阿布塞拉大草原,广泛存在的纯粹天然的泥土道路一旦被雨水所浸染变得松软起来,行动就会变得极其艰难。

  体重数百公斤的战马在天气干燥土地硬实的情况下或许会是最好的野外长距离高速代步工具,但当雨水连着下了两三天,泥土之软烂全副武装的佣兵一脚踩下去都能没至小腿的时候,莫说是奔跑了,就连普通地驱马行走都会难上加难。

  十几二十公斤的重量差距就能够决定很多的事情,在西海岸所向披靡的重装骑士和他们的战马不算特别长的历史当中地形因素也一直都是最大的敌人。烂泥和雨水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一支万人大军失去所有的优势,即便对以轻骑兵为主的草原人而言这些又粘又软的土地也依然是烦不胜烦。

  草原人在雨季较少发动掠夺,部族和部族之间的争端也少上许多的原因,除了雨季物资更加充足适合安稳发展之外,恐怕也与连绵不绝的雨水所影响到的环境因素拥有很大的关系吧。

  话归原处,物资匮乏通常都轻装而行的草原人都需要下马来慢慢牵着走的道路状况,携带大量辎重的亨利他们一行人自然是不要更糟。草原上黄金和白银这些贵重金属的价值虽有但大部分只是停留在高层装饰品的层面,因而除了补给物资以外车上还载着的用以进行交易的“货币”自然也只能是他们缺少的各类生活用品。

  南境生产的玻璃器皿对于草原人来说也是一种罕见的精致工艺品,放在塞满稻草用以抗震的木箱之中的它们虽然体积不大但也占据了相当的重量。其他还有层层防水包裹避免受潮的昂贵香辛料和同样珍贵的糖类甚至是茶叶,这些贵重物品连同外包装增加了相当的重量,再加上折叠起来的帐篷寝具生活用品还有食物炊具和餐具,甚至是备用的盾牌和一些维修替换用的车轮车轴之类的配件,整辆马车的重量早就超过了一吨在干燥的硬泥地上都能留下深深的痕迹就更不要提这种泥土软烂的雨天。

  饶是南境的商人们算得上经验丰富,让那些个重量更轻的空着的牢笼马车先行一步,耗费的时间仍旧是十分漫长。

  阿布塞拉大草原上没有什么山峦之类的存在但高低差还是有的,我们之前就曾经提及过人类的适宜居住点这种东西不是随便哪里就能够找到。现在这个时节磅礴的大雨一下就可能是连续好几天,若是扎营的地方选择的地势过于平缓或者更糟地比周围的地形稍低的话,积水泛滥导致物品泡水损坏人畜的排泄物污染饮用水源最终引发大范围的腹泻痢疾的事情,发生起来也相当正常。

  雨季时节不论,即便在平日里,营地要建立在地势稍高排水方便的地方也是一种常识。

  理想的聚居地是浅盆地地形的半坡到顶部,雨水自然而然地聚集在底部取水也方便并且也能够避免物品因为受潮而损坏,人类祖先经年累月的经验之谈或许无法写成详细的文字但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们都用身体记住了它。

  这种文化和历史不是任何外来的人能够真正理解的,即便我们贵为贤者的主人翁亨利亦是如此。每一个地方的历史都属于那些生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自诞生之日起就无时不刻地在创造着自己的回忆,祖祖辈辈用双手制作而身心一同铭记,这种高度的认同感不是单一的“知道得多”这样的知识和阅历就得以弥补,它必须是一种“共同”的回忆,由某一些一起生活了相当长时间的人所一起创造的东西。

  文化发达资金丰富的各国贵族学者们或许能对千里之外的某一国家或地区发生的历史如数家珍,但他们所知道的也就仅仅只是那些大时代成千上万的在历史潮流当中挣扎的人民的一个缩影。言语、文字或者图画这些载体的力量是有限的,它们所能够带给你的感悟远远谈不上是感同身受,若不是流着相同的血一同经历过相同的事物的话决计是不可能真正去明白某一特定群体的体会和感受的。

  从生活方式到精神修养等等诸多事物一点一滴累积起来形成的名为“阶级”名为“民族”甚至是“种族”的巨大鸿沟,是确实地存在着的。

  妄自尊大的人装模作样夸夸其谈地讲述某一民族的灾难的时候总是会带着悲天悯人仿佛亲临现场的语气,但他们不论对于这些人的坚持还是苦难都只知皮毛。

  不论去到了哪里真正能够被某一民族某一群体所接受的,通常都还是跟他们相近的说着共同的语言流着相同血脉的人,未曾有过感同身受的体验未曾有过相通的历史的外人莫说是成为这些人的引导者统治者了,就连想要做一下亲切的交流恐怕都是困难重重——而这,也或许正是为何亨利会将之后与那些即将面见的洛安王族交流的重担交给我们的洛安少女的原因。

  米拉到底还是个孩子,虽说相比起她的年龄而言不论是精神还是武力都十分出众,但单论能力也决计是无法与我们的贤者相比较的。让自己的老师来做某事的话女孩没有来由地就会拥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因为她深知亨利至今为止所展现出来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他或许算不上是万能但在碰到问题的时候运用知识总是能够拥有许多的选项沉着应对。相比之下自己就显得游移不定了许多,一些可以被贤者轻描淡写就解决掉的问题米拉看来则是难如登天。

  若是所有的事情都让他来主导,事无巨细每一件都让他来做的话,或许至今为止遇到的许多事情都会有不同的结果吧——这种极端理想化的想法也时常缠绕在女孩的心头,但显然现实并没有这么单纯,权力和阴谋的斗争加上种种命运使然,即便拥有能力和确切的方法有时候你却也只能无力地认输。

  一年前的她不懂得的道理,如今已经可以理解透彻。

  饶是亨利?梅尔其人几尽全知,一个单独的个人竭尽全力所能够达成的事物,也依然是极为有限的。

  像即将去面对的,许多具体细节仍然一片迷雾的有关洛安王族的事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并不是洛安族人出身的亨利相比起白发少女而言天生地就少了一分机会——在本就已经捉摸不定的前方,能够增加一点确定性是一点。

  情报是极度匮乏的。

  他们现在所知道的只是在附近的这片区域曾经有过洛安人的踪影,而附近的势力自然属于目前跟着的这个名叫红嘴雀的小氏族。那位草原人的指挥官艾本尼回答说他们的营地内确实有洛安人存在,因而眼下队伍就在朝着他们的营地走去。

  但他肯透露的东西也就这么些了。

  之前就已经显示出手腕了得的这个小氏族的高层贵族不可能像是一个没头脑的年轻人那样直接就曝光出所有的讯息,尽管在交涉当中因亚吉不露痕迹地试探了一下,对方也仅仅是给出了“有人”这样笼统的答案。甚至就连人数和这些奴隶是哪位贵族的私有财产或者他们说到底是不是奴隶这些事情,艾本尼都微笑着糊弄了过去。

  想要知道详情他们只能跟着对方冒险前往,什么话都不说死不说透的这位草原人指挥官个人能力相当令人忌惮,而这一切所引发的队伍当中日益沉重的空气,也进一步地导致任务变得愈发地艰辛。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仅仅是达成了合作协议并不代表所有人就可以完全地放下警戒。艾本尼不打算透露更多讯息导致队伍领导者只能决定冒险跟随对方行动的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他的一种心理战术——为何红嘴雀氏族会选择和商队合作,究其原因联系到我们一直在提的草原上的势力分布以及千百年来的各种斗争其实并不难理解。

  以鸟雀作为命名作为图腾的氏族规模通常都只有数百人上下不会超过千人,本身规模渺小虽说草原人全民皆兵能够出来游荡警戒的通常也必须是壮年的男子,换句话说这八十来人的队伍按比例推测已经是红嘴雀氏族的大半主要战力。他们与护甲精良武器锋利的南境佣兵战斗就算胜利也恐怕是惨胜,雨季对游牧民族来说本就是修生养息发展壮大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冲突的成本过高显然不甚划算。

  双方都不想有减员,利害一致,能够不起冲突的话自然是最好但已经打过了都有死伤,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交代。老谋深算的因亚吉判断形势果断地付出了一部分的珍贵物资作为“和解费”避免流血冲突且达成了合作关系,令本地的地头蛇为自己带路前往营地意欲达成目标,双方至少在明面上现如今是处于和平之中——但这可不是劳什子牢不可破的联盟。

  安全是建立在具有威胁并且是具有相当大的威胁的前提之上,若没有展现出合理的判断和强大的武力还有拼死抵抗的决心令对方深知攻击会付出巨大的牺牲的话,商队的结果必然不会比起之前那一小队同为草原人的十来名骑手的结局好上多少。

  而有能力的人令人忌惮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总是会盘算很多,早就展现出自己谋略的艾本尼这个人是决计不能真正去信赖的,比起如同哈利德这样冒失的年轻人他可怕的程度只有更甚。白羊氏族族长的小儿子或许拥有不少的见识但他冲动的暴脾气足以毁掉所有的计划,高喊着“荣耀”热血上涌的人或许面对面的时候会是可怕的敌手但只要掌握了方法解决他们并不困难,像艾本尼这样的贵族出身且能够耐得住心思从小地方下手放长线钓大鱼的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才是真正需要时刻提防处处小心的敌人。

  而单就目前而言,显然是他们占据了上风。

  因亚吉“服软”换来和平甚至于之后合作的举动在商队当中带来了不小的震动,加之以和白羊氏族的理念冲突本就谈不上信任的佣兵和草原武士们之间的隔阂更是明显,一心想要他的“荣誉”为同伴复仇大战一场杀光艾本尼他们这些有辱草原人传统的哈利德这会儿还能够保持冷静,显然也与白羊氏族族长相对较为开明的教育有些关系,他麾下的武士们也一刻不停地在劝着这位年轻的贵族,然而即便深知若是和佣兵一行分开他们就会被逐个击破,哈利德到底能够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到什么时候,也仍旧是一个疑问。

  这件事情加上艾本尼拒绝透露更多消息逼迫他们只能冒险选择前往对方营地一并催化了整支商队的内部矛盾,老谋深算的红嘴雀贵族没有理由收了点好处就放弃把他们吃干抹净的打算,而如今队伍面临着的困境就在于明知道士气有所下降并且那是对方打的如意算盘,他们也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方案可以去选择。

  身为领导者的因亚吉还有那些费列克斯家出来的佣兵们,在奋力地维持队伍的团结一心避免艾本尼的进一步阴谋的同时也绞尽脑汁地想要使士气回升,然而天意弄人自确立合作关系开始连日的大雨使得众人是身心疲惫,此刻来到了靠近红嘴雀氏族的营地——如我们前面所提的那般拥有高低差的半坡时,马车车轮深陷软烂陡峭泥土之中久久不能推出的一切,简直是令所有的人都焦躁到了极点。

  四散的思绪相互纠结,意识到情况再这样下去肯定不妙的不少人焦头烂额而早就烦躁不已的佣兵们则是开始破口大骂,哈利德和他麾下的草原武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有前来帮忙的冷漠加剧了这一切,远处本应带路走进营地的艾本尼他们听了下来遥遥观望等待着情绪爆发变成实际上的流血冲突,不论是佣兵们对着领队发火还是对着不帮忙的哈利德他们发火都是红嘴雀氏族乐见其成的事情——情况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焦头烂额的商人和佣兵们的表情和艾本尼几乎就要露出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材高大的贤者先生轻描淡写地翻身下马,径直走到了陷入烂泥当中的马车面前。

  “啪嗒——”他的双手扶在了车厢尾部的框架上,刻意套在斗篷之外方便拔出的背后大剑在雨幕之中闪闪发亮引来一大堆人的注意,而亨利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瞩目之中,双手发力将沉重的马车给从泥土当中生生给抬了起来。

  “走——”他的语气依然平静,仿佛这一切并没有多么地费力一般轻描淡写地抬着马车配合前面车夫的驱赶走出几步脱离了越陷越深的泥坑之中,放下之后转过身拍了拍手又是平静地走回到自己的战马那边。

  “……”艾本尼眯起了眼睛盯着我们的贤者,提升士气最好的手段莫过于简单粗暴的力量展示,人高马大的亨利轻描淡写地做出来的这一切带给周遭的佣兵们内心当中的震撼是显而易见的。他之前所盘算的一切就这样被这个黑头发的男人轻易地化解,这人选择的时机完全不像是巧合,虽说艾本尼之后仍旧可以故技重施,但只怕对方也会再度选择在合适的时间点一招化解。

  “这一支队伍,不能轻视啊……”他用不算太高的声音这样说道,有效的行动不需要很多只要用在关键的地方起到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能够判断出这一点并且最重要的拥有这个能力去实现,显然他的计划也应当作出一些变更了。

  “……那家伙。”贤者的举动像是涟漪一般扩散开来影响到周围的众人,徒手抬起一吨以上的重物哪怕只是短暂时间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令人忌惮的力量让哈利德他们一行人也好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变得稍微冷静了一些。

  一个简单的举动,濒临爆发的矛盾烟消云散。

  以自身力量的展示作为对外的威慑和对内的士气提升,我们的贤者先生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达成了他的目的。

  一如既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