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8章 不睦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6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从更换行装又离开紫云约莫一周过后,队伍已经走出了上百公里的路途。这一路上偶尔遇到其它武士或者商人时,对方也并未对一行人投来太多的瞩目。他们的换装显然是成功的,如今看起来与当地人一般无二,就是普通的武士带着打杂跟护卫的随从,瞥过来一眼对方就会移开视线。

  早在出发之前商讨如何更换行装时,队伍里曾有人提议乔装假扮成平民岂不是比贵族更加容易混入市井。

  但这种想法有些过于单纯,最终也便还是被贤者否决。

  武士们终归是贵族出身,尤其是青田家的武士们相对来说生活在一种更为封闭的环境之中,是奉行传统的和人武士生活方式,隔绝物欲一心一意磨砺武艺锻炼心智和美德。

  用和人的俗语来说,他们就是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

  从实用角度来说,军事贵族和平民区分开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只有在一个相对孤立的环境里,专业的军事训练才是可行的。训练需要场地,而起床时间与入睡时间还有很多事情都是假如与平民混杂在一起的话,双方势必会起某些冲突的。

  若是专业军人们不处于一种孤立的环境中,那么练习射箭时若是有平民小孩玩闹着闯入靶场被误伤了该怎么办。

  也正因如此,一行人若是扮作平民不光不会比贵族更低调,反而会让有心人更容易起疑心。

  因为哪怕衣物穿得破烂,干净的皮肤和一看就好吃好喝长大的健硕体格,都不像是那些干瘦且被农劳重担压垮了脊梁的驼背老农应有的模样。

  上层贵族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举手投足之间自然的反应就十分优雅得体。这是平民所学不来的。

  贵族有一个鄙夷平民假扮武士的戏剧大意是平民穿上贵族的服装也仍旧只是沐猴而冠——骨子里终归只是只猴子,不论怎样模仿人类也始终只是个笑话。

  但人在涉及到与自己相关的事情时很少有人能做到客观,哪怕是青田家的武士们,若是提及这个戏剧他们多半会嘲笑平民的不自量力。可轮到提出自己假扮成平民时,除了领队的三名武士以及或许还有弥次郎以外,其它的那些个贵族老爷都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能做好。

  骨子里的东西终究是变不了的,哪怕披上百姓衣物,言行举止也仍是贵族。而且这些人提出这个论点时也未曾考虑辎重应当如何携带,习惯了以马匹代步的他们又是否能撑得住一路的步行?

  哪怕是以上的问题都有解决方案,夏季正是农忙之时,在这种情况下浩浩荡荡十数人的平民队伍漫无目的地穿越领省,显然也是少不了会被关卡的人盘问。

  而到那种时候扮作平民的他们又该如何应对回答?

  武士接受的是标准教育,识字率高许多事情也都能滔滔不绝侃侃而谈。但平民不是这样,哪怕月之国花了不小的力气进行基础教育普及,也仍旧只是限制在非常基础的程度。

  大部分平民甚至连标准的和人语言都无法流畅地说,到头来许多地方其实仍旧保留了大量的方言用语。乡里乡亲交流之时用方言多于标准语,即便是讲标准语时也常常会遇到一些词汇无法表达通透,因此说到一半忽然换成方言之后再换回标准语也是常有的事情。

  就拿章州方言来说,此地有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词汇是指以和人的食具筷子夹起放入到容器之中的。

  写作月之国的语言无法成字,在标准语当中并不存在这样的表达方式,但本地的旅店和茶馆之类但凡有涉及餐饮的地方就经常可以听到客人与店员们用这个字节。

  勉强翻译的话以标准语可以写作夹,但并不完全准确。因为这个词比起“夹起”还包括了“放入”的部分,所以客人们有时候会开口要求店员给他譬如夹几颗煎饺,类似这样的情况实际上就是要求店员为他续盘,在餐盘当中多添一些个食物。

  人是一种很懒惰的生物,在可能的情况下总会把一些东西给省略掉。而在同一地区同一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人可以心领神会那些被省略掉的部分,外地人却会满脸迷惘完全听不懂在讲些什么。

  越是深入市井之中,这些细节熏陶留下的印记就越是深刻。因此要他们这些在封闭环境下成长的武士扮作市井小民?——怕不是一开口那个严谨的措辞和详细的语句,就会让对面的人印象深刻。

  原因有许多,各种总结下来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还是扮成武士更好。因为这些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副武士做派。

  哪怕贵族相较平民更为稀少,单从数据上来看依然以贵族装束出行确实更加引人瞩目,有一些事情却也并不是光会算数就能搞懂的。

  最终的结果是亨利的观点取胜,鸣海同意了贤者的做法采用了如今的模式。但否决了这部分武士的提议,为亨利引来了相当程度的不满。

  武士们大多仍是刚愎自用的,哪怕在一部分事情上面因为不可抗力而接受了现状,整体上一直在自身更为优越的思想熏陶下成长的他们,却也仍旧很难接受其他人的反驳。

  理由已经罗列出来,详细而又客观地为他们分析了原因,也正因如此才成功说服了鸣海按照亨利的路子来。可尽管如此这一批武士对他的敌意却并未就这样被抹平。

  也或许恰恰相反,正因为贤者证明了自己的思路的可行性和靠谱程度,以阿勇和之前逃跑受伤的几名武士为主的这些高级武士才会对他意见颇大。

  ——因为这就好像在说他们提议的乔装成平民,是一种异想天开的幼稚想法一样。

  被落了面子能干净利落地承认自己错误的人少之又少,加上武士这种生物又是以荣誉为尊。就是因为这点在冒险者出身的洛安少女看来有点不可思议的原因,这些之前还一口一个先生地对贤者予以尊崇的人,就开始和他单方面玩起了冷战摆臭脸。

  不论自己开口说出来的东西有多不成熟不可靠,都不允许别人反驳。

  上流社会教育出身一生顺风顺水习惯了被别人奉承和应诺的人,到头来都免不了会形成这样的性格。那三名之前有辱荣誉逃跑受了轻伤的武士会积极想要表现自然是为了洗刷自身的不名誉,而阿勇这个原本和弥次郎走得很近的队伍中第二年青的武士之所以也会站到他们那一侧,原因却是刚进入紫云时贤者阻止他出手和章州武士起冲突那件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哪怕亨利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队伍着想,阿勇却也只看得见他像对付调皮小孩的大人一样抓住自己的手,阻止自己出手的行径——在他看来这大约是一种侮辱。

  拉曼人对于和人武士的“格局小”这种点评终究是直指要害的。瞧不见大局只能拘泥于个人层面的小情绪与荣誉等问题,追求表现,对于团队整体没有概念。哪怕是为了集体着想,一旦有他人干涉自己视对方身份便会产生敌意。

  贤者终归只是一介异邦人之身,是作为客人存在于这支队伍之中的。在武士们看来如果他们觉得他的意见可以被采用时,那可以作为参考。如果能经常性提出有意义的意见,那他确实有被尊敬的价值。

  可直接干涉自己的行为这就有些喧宾夺主了。

  “把自己当什么人了?”那天凌晨洛安少女在路过时曾一度听到那几名武士凑在一起小声地说了这样的句子。

  这种事情亨利其实都知道。其实即便是相对来说客观的鸣海等人也存在这个毛病,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和足轻闹矛盾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得过于积极想去提意见解决的缘故。这里终归是客场而不是主场,很多事情应当照顾到主人家的尊严和立场,不能表现得他才像是这个队伍的话事人一样。

  但事出有别,刚到紫云的时候情况紧急若是他不出手的话阿勇应该已经把刀拔出来了。在处于新京直接管制下,拥有完善法制的城镇,武士也只有在确认自身具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可以拔刀,而对方那时候摆明了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周围又有很多人围观。

  一旦拔刀,到时候官府的华族过来过问,怎么着都是他们吃亏。

  这一次也是因为计划需要赶快确定执行,他便直接迅速地否定了想要表现的武士们提出的可行度极低的方案,没有给他们留什么情面。

  洛安少女看着自己老师的背影,越发觉得作为无所不知的贤者有时或许也并非好事。

  知识是没有感性不会波动的,正确的事情就是正确的事情。

  可人心不是。

  人是善变而又容易混乱的生物,有时候明明是错误的事情却不允许别人去纠正。

  明明他提出的意见确凿无疑是正确的,是为了团队着想而制定出来的完善方案,可却有人因为自己不成熟的想法被比下来从而擅自地感觉到被冒犯了。

  本来只是事与事之间的辩驳,谁提出的方案更加出色就采用谁的。但事情却没有就此结束,不肯承认自己抖机灵似地抛出来的想法不成熟的武士们,转而开始抱团进行人身攻击,认为不过是一介异邦人一个客人的亨利有些过度干涉队伍的决策。

  因为知道这些知识,拥有这些相关的经验,所以人们会仰仗他来解决。

  可是在仰仗的同时却又会有其他人莫名其妙地就开始进行攻击,或许是因为心里不平衡或许是因为这般那般的小情绪。

  那就让这群家伙去闹他们的小情绪吧,不要开口不去解决事情,让他们自生自灭。听起来似乎很畅快,但这种破罐子破摔只要还在一起旅行,就终有一天会变成砸自己脚的行为。

  所以为了整体着想他仍旧只能站出来。

  若是完全无知,不被任何人指望的存在的话,这种事情也自然不会发生。

  背负着很多事情,懂得许多,哪怕并不全能但却近乎全知。许多问题他都有解答,许多事情他也可以解决,可尽管如此,正因如此。

  他才是孤独的。

  “人们向往天才,但不会亲近天才。”米拉想起过去看过也曾听自己老师说过的话,现在回味起来,这句话却又有几分别样的滋味。

  高级武士们对贤者的敌意因为之后没有日常吃得惯的白米饭一事继续加深,即便这其实并不是他的错,这群人却也需要一个对象来把自己各种小情绪和生活中的细小摩擦与不满投射过去。

  一群大老爷们,平均年龄都在30岁前后自称高贵武者的贵族。

  到头来却因为心理不平衡之类的问题,连自我调节都做不到,而是像十来岁的青少年一样抱团试图玩孤立和攻击。

  被小情绪所掌控而看不清大局,自我中心觉得自己的情绪是最重要的。

  “真是。”燥热的夏季,看惯了的景色,洛安少女拿起汗巾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糟糕的大人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