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85章 立夏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7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安尚休整过一段时日过后,物资补充完毕且又经历了一些事情,缩减了人数的队伍带着满满的辎重与其中成员各自收获的经验与感慨,重新踏上了南下的路途。

  随着步伐与时间的共同前行,预兆夏季到来的炎热感也开始缭绕于众人周围。

  5月伊始是月之国“立夏”的节气,与这个国家其它无数大大小小传承数千年的相关传统一样,只需稍加留意,从跑来跑去的商贩与作庆祝准备的居民身上便可注意到节日的到来。

  他们以自己悠久的传统为荣,且希望所有往来旅人都能注意到规模之辉煌。

  村与村镇与镇之间往往会在暗地里角力,倘若去年被邻村在如摔跤之类的庆贺助兴活动上压了一头,那么今年必然就需要请一位重量级的角色,试图找回场子。

  只是这一切始终还是与一行人关系不那么大就是了。

  尽管步入泰州之后可以说正式进入了新京的领地范围,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旧算不上是彻底安全。在安尚停留了较长时间除了弥次郎养伤以及补给物资之外,鸣海等人还花了一些时间试图去打听情报——具体想知道的便是接下来的路上可能有哪些贵族会与他们为敌。

  只是在我们的贤者先生的劝解下,情报的打探工作也做得极其保守。

  任何国家能混到高层的人物都不会是真正的庸才,尽管贵族是以血统划分而非能力,也永远不要忘记他们所坐拥的庞大家产与势力。

  四千余年文明的月之国所存在的贵族势力就像阿布塞拉更往南去的诺恩施坦因沙漠中存在的灌木,其表面上展露出来的枝叶远不如深入地底寻找水源的根茎规模庞大。

  以青田家不过一介藩地最下层华族的身份,想要在新京势力范围的泰州这种地方打听级别远比他们更高的贵族的消息,一旦走漏风声了只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钱在很多时候很好用,但财不露白,而且情报贩子大多更讲究人情而不是金钱。

  他们谋生的来源是关系网,从层层叠叠的关系网所传递的消息当中挑明利害关系,把能说的东西说出来,不能说的就一问三不知,这才是能够保命的要诀。

  绫所发现的那份名单上重量级的角色不止一位,这些人牵扯到的势力但凡是个合格的情报贩子都会予以忌惮。

  除非鸣海能够给出让情报贩子甩下这份工作从此浪迹天涯吃喝不愁的巨款,否则要让他们得罪那些身居高位关系网密布的大人物,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话又说回来了,初来乍到的陌生人忽然拿出一笔巨款,对方也不一定就会立刻见钱眼开。毕竟,如果他杀了你,那他照样可以拿到钱,而且还不用得罪大人物。

  永远不要小看身居高位者的触角,认为自己潜藏在暗处。

  也绝对不要小看一行人如今带着的这份名单所拥有的可怕威力。

  北方藩王们是很清楚丢了什么东西的,这份名单博士小姐或者其它对政治了解不深的人或许还不清楚其重要性,但我们的贤者先生——以及或许阿方索传教士等人——却是无比明确的。

  ——这是份投名状。

  意欲加入北方藩王阵营反对新京的贵族在上面签字画押,而北方的藩王们保留了这份文书,留存作为要挟。

  反抗皇族最好的下场是被贬为藩王,但那也要基于一个非常罕见的条件——

  你也是皇族。

  对于大部分的华族与士族而言,反抗皇族意味着满门抄斩。

  所以当那些南方的华族们在这上面签了名字以后,北方的藩王们就有了一份保障,只要自己落败或是遇到什么麻烦这份投名状有走漏的风险,南方的华族们肯定会竭尽全力协助解决。

  任何缺乏有效反制措施的同盟,不论签下誓约时如何豪气冲天终归都是脆弱的。新京的实力过于庞大,保不准哪天就有人承受不住压力的打算弃暗投明。因此必须有这一招保险措施,只有害怕背叛的后果,只有当背叛的时候会获得的惩罚大于收益,这些人才会竭尽全力忠心耿耿。

  藩王们不傻。

  但是命运就是如此讽刺。本应藏于北方藩地腹地无人问津的小村附近神社之中,隐于新京触角范围之外被安全保存的这份名单。最终却被一个一心想研究怪物的年轻博士和几个千里迢迢赶来原本不是为了执行这项任务的异乡人给得到了。

  不必有任何怀疑,这是一份势必会引发新月洲大地上腥风血雨的名单。

  不论是在运送的过程中,还是当它被新京的人接收、打开并且确认之后。

  作为第一发现者的绫恐怕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份投名状会带来的结果,就好像鸣海他们只是武士一样,绫也只是一位博士。

  在这个有着数千年传承分工明确的繁盛社会之中,人们都专注于自己的身份与专业相关的事情。

  人们也。

  只专注于自己的身份与专业相关的事情。

  农民只在乎如何种好田;武士只在乎如何侍奉好自己的主上。

  而即便是我们可亲可爱的博士小姐,也一心一意,只想在名单上交之后获得关于自己特立独行违反导师命令北上做研究的宽恕,重新回归到大书院,完成自己的研究,功成名就。

  这是一个发达的社会,因此人们可以各司其职,专注于与自己相关的事物。

  但也正因如此,他们缺乏了对于某些事物的洞察能力,以至于有的时候表现出来对于危险情景几乎为零的警觉,令里加尔出身的洛安少女与我们的贤者先生,总有照看婴孩的错觉。

  总而言之——即便绫或者鸣海或者弥次郎这些和人上流社会者的代表不擅长于情报方面的工作,大贵族们可也基本上都是有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忍者部队的。

  北方的藩王们多半不会再派遣部队深入追击——他们也没有这个必要。

  联系紧密的食尸鬼潜入和新京派遣的巫女与鬼神精锐部队的动向,证明北方正在进行一些什么新的动作。而他们的注意力从一行人身上转移,也正是因为藩王们只需要透露一下投名状丢失的消息,在上面留下了名字的南方华族们就立刻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作一团,开始拼命想要找回这份名单。

  往好处看,目前还没有人把一个小镇出发的一小队武士和这一切联系在一起。碍于事情尚未撕破面皮担心被新京所发现,华族们也不可能直接大张旗鼓派出部队把守关口对所有来往旅人进行搜身检查。

  所以只要手法巧妙,哪怕直接走入名单上记载的贵族领地,他们也完全没有任何可担忧的。

  这前提当然是不要自露马脚。倘若他们在安尚时探听得过于深入,而且一口气探听了好几位名单上的大贵族的消息,那么对方本就私底下有联系的,稍微一联想立刻就能明白。之后将打听的人与名单拥有者给轻松联系起来,进而专门盯上这支队伍。

  倘若以红黄绿等颜色来区分目前会面临的追击处境的话,多半是从安全的绿些微过渡向黄的阶段,也就是稍微会引起一些注意,但不至于像是大声嚷嚷:“我们带着可以让许多大贵族被诛九族的重要证物!”一样吸引来所有的火力。

  总而言之,目前的阶段来说他们尚且可以用较为悠哉的脚步前行,但也尽可能还是避开人多嘴杂的大城市,除非补给,尽量走山路更好。

  因此这立夏时节的各种庆贺活动,便与一行人是关系不那么大了。

  灿烂的阳光之下各处都是一片青翠,小道旁的虫鸣鸟叫为马蹄声伴奏,而一整队人皆是安静不语,只是缓缓向前。

  步入新京领土之后代表繁华文明的痕迹更常出现了,首先就是修好的各种平整道路。尽管只是夯实的土路,但时常有国土局雇工维护的它开阔平整。因而一行人也将驮牛背负的箱子更替为了载货量更大,但对路况要求也更高的牛车。

  在多山的月之国能够修建并维护可供牛马拉车行进的道路且除藩地之外几乎四通八达,不谈别的,新京对于地方的高度控制能力以及这个四千年帝国的强大人力物力储备,远非里加尔人出身的亨利等人乃至于帕德罗西帝国的传教士们可以想象。

  是的,帕德罗西也许也能修起四通八达的国内公路。但是沿途的城市和领地内的贵族很快就会因为谁应该出多少钱出多少人去维护,而谁又应该负责收税,收多少的税等问题而争吵起来,最终导致原本可以比月之国更加繁华的石板大路逐渐荒废。

  没有强而有力的中央统治,这种可持续下去的基础设备,永远只会是空谈。

  所以无怪乎和人平民与贵族的心目中,月之国的皇族是乃神灵后裔之事,宛如不可动摇的天地真理。

  也无怪乎他们会对新京拥有如此坚定不移的信仰,认为在新京的统治之下没有任何事情会改变。

  各怀心思,又都沉默不语。

  来自里加尔的价值观与对于危机的敏感撞上了月之国不可动摇的传统文化自信,尽管没有大声的争吵,但原本已经十分融洽的队伍之间隐隐约约又出现了隔阂,也是不争的事实。

  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些点,但这种事情往往就像是白纸被滴了墨汁试图用另一种颜色盖过去一样,只会越弄越糟。

  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让时间来冲淡一切,等到各自解开了心结便会平复过去。

  总而言之,失去了一些什么,又得到了一些什么。带着各式各样的情愫,队伍在盛夏的阳光之中。

  继续南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