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78章 污浊(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2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体型的大小,在战斗中有时可以起到决定性影响。

  平均体重七十千克,身高一米六到一米七的和人武士步战时所用的兵器,只需0.8毫米的熟铁装甲即可达成9成以上的防护。

  一套这一厚度的全身甲重量一般也不会超过20千克,久经锻炼的人完全能够穿着它们上下自如地活动。

  可一旦将这个数据翻一翻,变成平均体重八十到九十千克,平均身高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五的里加尔骑士。更大一号的体格意味着他们能运用更加强而有力的兵器,因此里加尔骑士的护甲除非是多层结构否则下限都是1.2毫米厚度,且材质为淬火硬钢的几率要更高。

  但即便是整个里加尔世界中最厚的——这通常指双层堆叠附加了外挂淬火装甲板的比武用头盔——4到6毫米的硬钢装甲,也会在半吨重的骑兵和4米长的骑枪面前被重创凹陷。

  事实上,若非技巧和经验有压倒性优势,步兵反制骑兵从来都是需要凑够人数才能做到的。

  而且你也往往会发现,五六名装甲步兵凑起来的吨位也通常跟他们要反制的那一名骑兵相近。

  骑兵是人类陆军的精锐兵种,正是由于结合了体格比普通人更为庞大的战马,他们能运用出远超步兵的冲击能力。

  没有反骑兵武器;没有足够多的人数、经验;未能组成阵型的步兵,最不应当做的事情,就是硬扛骑兵的正面冲锋。

  那么如果对手是几吨重的巨型生物呢。

  远古时期的人类就能够狩猎如同长毛象这样几吨重的庞然大物,但那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长毛象本身的表皮防御力极差,石质枪头的标枪都可以轻易扎穿伤及要害,并且古人会运用火把围攻的方式惊吓驱赶使之落下悬崖摔死。

  运用智慧战胜比自己肉体上更加强大的生物,是人类迄今为止生存下来的根基——

  也是亨利一行在面对那从废墟中钻出的生物的第一反应。

  风向开始无规则地变化,在把他们的气味传给那个尚未现身的生物后又反过来把它身上那地狱般的恶臭吹了回来。

  “枪兵队,向前。非战斗人员后撤,去与辎重汇合。”鸣海果断下达了指令,他们尚且在城门口附近。由于城门的存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狭窄的扼要口,身后背对着城墙两侧又尽是废墟,他们需要警戒的面只有前方。

  “快走。”包括璐璐在内,非战斗人员们迅速地从原路返回。而手持短枪的足轻与武士们压上了前去,却因为他们的队伍一路下来早已减员严重,就连封路都做不到。

  稀稀拉拉的几支短枪组成的前锋阵容莫说是骑兵与怪兽了,就连人数稍微多一点的步兵只怕都拦不下来。

  “视野好烂。”洛安少女的抱怨也是其他人的想法,尽管他们可以闻到气息也能听到明显的动静,却因为四处都是烧毁坍塌的废墟而无法目视捕捉目标。

  “上土塀的楼梯被烧掉了。”检查完城墙的阿勇回头这样说了一句,而贤者瞥了一眼旁边堆成小坡的一处土堆,对自己的弟子打了个眼色跑了过去。

  “弓兵都过来,像这样。”他膝盖微微弯下背靠着城墙,然后两只手手掌向上交错形成了一个捧着东西的手势。

  会意的白发女孩儿收起了长剑,一个助跑踩在自己老师的手掌上,然后她向上一蹬的同时亨利往上一推。

  “啪嗒。”半个身子搭在城楼上的米拉一甩身体爬了上去,长剑的剑鞘磕在城楼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亨利注意到这个声音让发出恶臭的怪物那边的动静也为之一停。

  “快些。”趴在城楼上的洛安少女向下探出了手,而见着这一幕武士们也无需多言明白了怎么做。持弓的人都跑了过去把碍事的弓和箭囊取下先抛上去由米拉接住放在旁边,接着又也跟着踩上了亨利的手。

  虽然他们动作不够熟练甚至着甲,但贤者的力量仍旧足以准确无误地把他们一个个抛上城楼。

  “好大。”“好恶心”在高处罗列完毕的一行人立刻发觉了在远处动弹的生物体格大小,简单形容起来它就像一团惨白的肉球上面黏着各种生物的肢体——有爪子有蹄子,也有无数的人类手掌。

  就像一只瘆人版的西瓜虫一样,它利用这些与身体相比极为纤细的肢体支撑着自己进行十分缓慢的行动。

  “很大,和地龙差不多。就一个肉团,看样子行动不快。”洛安少女第一时间向着自己的老师以及下方的其他人进行信息汇报,而亨利和鸣海对视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意味将指挥权交给更有把握的贤者。

  “拉弓,三三分组射击,宽刃箭头。”亨利开口这样说着,而站在城楼上的武士们按照他所说搭上了宽刃杀伤型的箭矢,并且张弓。

  “放!”武士们以每次3人,一共3次的形式射出了9支箭。

  “噗呲——”这么大的目标但因为距离和风向的缘故仍有人脱靶,抛射命中的几支箭扎了进去,但没有很深。

  “嘶——”似乎没有发声器官的怪物发出嘶嘶的吸气声,看样子有痛觉。

  “表皮应该很软,但下面的肌肉还是什么卡住了。”箭矢仅仅只扎进去20公分左右,因为距离而看不明确。洛安少女如是报告着,而贤者再度开口:“三三分组射击,长针穿甲箭头。”

  武士们再次按照贤者的指示,这次搭上的是尖头约莫一根成年人食指长的锥形箭头,它的穿甲能力更强但缺乏宽刃箭头对肉体的高杀伤力。

  “放!”

  “咻咻咻——噗嗤——”

  “嘶嘶——”这次的箭头扎的更深,但似乎仍旧没能对它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

  “嘶嘶——”痛苦似乎激怒了这头怪物,它挥舞着无数的手臂,也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只是碰运气,其中几只人类手掌抓住了插在身体上的箭矢,然后有的被折断而有的被拔了出来。

  箭矢造成的伤口血液开始流出,借着城楼的高地优势红色的鲜血在它惨白的皮肤表面上清晰可见。

  “流血了,但依然只是表皮伤。大弓的穿甲箭也威力不足。”短短两分钟内的试探令他们得知了几个重要信息,但更关键的事情这才要来——对方被痛楚激怒了。

  “嘭——!!”风向再度变化,它捕捉到了一行人的气息之后撞开了废墟。巨大的声响把城楼上的洛安少女一行吓了一跳,但紧接着她的表情又因为对方的缓慢行动速度而迅速变得呆滞。

  “大概,是人走路的速度。被激怒以后。”肥大的肉团身躯与不成比例的小型肢体,行动缓慢是理所当然的。

  “撤吧。”撞开废墟以后这令人憎恶的生物也出现在了下方众人的视野之中,在瞧见庞大的身躯时鸣海立刻开口这样说道。武士领队的判断是正确的,不论这诡异的东西是什么,它过于庞大以至于他们无法轻易击杀。但同时它又行动缓慢,他们若是撤离的话大抵也是追不上的。

  但贤者紧皱的眉头并没有因为攻击测试得出来的几个信息而松开。

  “没有尺寸对得上的爪子。”肥肉团一样的怪物身上有各种生物的肢体,但全都是正常生物的尺寸。并没有大到能在城门上留下那样爪痕的存在。

  “这不是在门上留下痕迹的东西。”他这样说着,而紧接着在城内废墟的另一个方向也响起了剧烈的声响。

  “立刻撤退。”亨利回过头大声喊道,还在城楼上的洛安少女立刻瞧见了长着尾巴好像蜥蜴一样的东西从废墟中间蹿了出来。它一跃而起紧接着“嘭——”地一声落在百米外的楼房顶端,体重压塌了半个支撑结构已经烧毁的大蜥蜴半蹲在屋顶,转过头用壁虎一样的眼睛和米拉对上了视线,紧接着吐出了分叉的舌头。

  “嘶——昂!昂!昂!”带有独特节奏感回音的叫声响起,接着又有两头一模一样的修长蜥蜴从废墟里探了出来。

  它们跳跃着从废墟中急速朝着城门靠近,而米拉在往下撤的同时以飞快的语速报告:“有三头,像龙蜥但更修长,很灵活。不算尾巴大概和马差不多大,速度很快,马车应该会被追上。”

  “撤出城楼,在国道应战。”根据这个信息一行人又变换了方针,体型庞大的肉团明显无法通过城门。但单纯只是逃跑的话他们必定会被蜥蜴一样的怪物追上,所以他们需要利用城墙卡住肉团并且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结阵与蜥蜴战斗。

  “撤。”洛安少女与武士们迅速地从城墙上跳了下来,在泥土地上打滚减缓冲击力使得他们都灰头土脸,但眼下也没空去计较这样的问题。

  长有巨大爪子体型明显比起肉团更加匀称,更像一个正常生物的大型蜥蜴以步行的众人三倍的速度从远处接近。在废墟之中穿行它们动作都如此飞快,洛安少女的判断显然是正确的,平整大道上马车会被追上。

  但在其中一头从几十米外的房顶上短暂冒头,被亨利瞧见的一瞬间,他皱起了眉。

  “是奥托洛岩龙。”贤者的称呼让洛安少女有些回不过神来——奥托洛的生物?在这?隔着汪洋大海的新月洲?

  “距离混乱到穿越大陆了,他们到底毁了多少个神社。”亨利像是自言自语的话没有逃过米拉的耳朵,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追根问底的好时候。

  “快点。”鸣海催促着,紧接着在看到远处的辎重部队以后:“马车围起来,形成掩体。”他大声指挥着,留守的人紧接着操纵马车转了向。

  “弓手上车顶,别让它们靠近,亚龙的冲击力不低。”贤者开口说道。

  “龙?”回归了队伍以后听到他的关键词,博士小姐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腊墨,不,里、黎加尔生物?”

  “不是龙蜥也不是蜥蜴,是一种中小体型的亚龙。生活在奥托洛帝国中部峭壁地区,以强而有力的爪子,善于攀爬能在峭壁上筑巢得名。”贤者说着,紧接着一行人瞧见他不知为何抬头望向了上空。

  “并且。”

  四足攀爬的小型亚龙发出密集且急促的脚步声数十米外他们都仍旧能听到。

  但就在他们指望城墙能给这些大蜥蜴带来某些阻挠的时候。

  “啪嚓——”三头龙一起一跃而起,并且在空中展开了附着在前肢上的羽翼。

  “是一种飞龙。”

  “用穿甲箭。”亨利再度提醒。

  “张弓!”而弓箭手们迅速地按照他的指示与鸣海的指令动了起来,3头亚龙在空中张开羽翼遮住阳光的模样有些诡异的美感,但除了痴迷于生物的绫眼下并没有其他人有这个闲情去欣赏。

  “放!!”武士领队大声下令,强而有力的和弓重箭向着空中硕大的目标射出,尽管数量不够遮天蔽日但依然足以覆盖到庞大的目标。

  “夺夺夺——”这几头亚龙似乎没有应对人类的经验,它们较为脆弱的腹部鳞片在长针重箭下被击穿,因为痛楚三头亚龙都直接摔在了地上。它们发出怒吼声,而一行人依赖马车的掩护结成了近卫在前远程在后的标准阵型。

  “继续搭箭。”

  其中一头受伤较轻的亚龙扭了一下翻转了过来,它呲着牙粗壮的爪子紧抓地面稍微用力甚至把铺路的石板翘起磕碎。

  “我可不想被这家伙挠一下。”米拉感觉到一阵恶寒,而咖莱瓦觉得他手里的大盾都无法提供任何安全感。

  但就在一行人准备接着应战的时候,缓慢的肉团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用那无穷多的手抓着城墙的表面也爬了上来。

  没有视力的它无数双手在空气中徒劳地抓取,但前方已经没有可以抓的东西因而紧接着那沉重的身体因为没有支点而失衡重重地摔了下来。

  “嘭!!!”的巨大声响惊动了剩余两头中箭痛苦的亚龙,它们回过头去对着肉团咆哮,而其中一头靠的过近立刻就被密密麻麻的手给抓住拖了过去。

  “嘶——”龙的咆哮声戛然而止,它的头部被肉团整个拉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但显然还活着,它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挣扎。尾巴甩拍地面身体扭来扭去四肢狂蹬,石板都被翘起拍裂,但压倒性的吨位差使得它被无数双手抓住的脖子一点儿也抽不出来。拥有基础智力与同伴意识的其余两头亚龙见状也甩下了面前的人类一伙,它们铺上去用强而有力的爪子和牙齿向着肉团发起了进攻。

  “吼——”咆哮声之后紧随着的是被咬断甩出的肢体落地的声响,就像一朵圆形的蒲公英被碰触而散开一样,肉团身上无数的手臂被蛮力撕扯下来掉得到处都是,不一会儿就有一大半身体已是鲜血淋漓。

  遭受重创的肉团鲜血淋漓松开了最开始捕获的那头亚龙,而在亚龙把头收回来的一瞬间一行人清楚看到它的眼睛和整个脸部都像是被强酸融化了一样,双眼只剩下两个血窟窿表皮和嘴唇也全都消失,牙齿外露并且鲜血淋漓。

  痛苦使得这头亚龙惨叫连连,而它脑袋拔出来的地方那个肉团露出像是吸盘一样的嘴巴里边一圈圈全是牙齿。

  “好眼熟的东西。”不光是开口说这句话的绫,其他人也几乎都是这样想的。这个庞大的肉团显然与他们交手过几次的那种诡异生物有些联系——但这不是他们眼下应当注意的东西。

  “趁它们打,快撤。”一吨重的小型亚龙和几吨重的肉球的战斗一旦被波及对于人类来说就会伤亡惨重,这里的城镇已经毁灭,这场战斗一来风险过大二来也没有平民需要守护,因此撤退才是明智的决定。

  由于肉团没有十分有效的反击手段,亚龙的咆哮声与沉重的单方面攻击持续不断,亨利一把抓起了沉迷生物观察的博士小姐把她丢在了马车上。而其他人也都有些手忙脚乱地上了坐骑或者车厢,紧接着他们调转了阵型。

  “撤撤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