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76章 污浊(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1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生活在文明社会里的人,时间长了会逐渐忘却自己作为生物的一些本能。

  分工合作使得人类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可具备更高的效率,但在某些层面上却也弱化了每一个个体的生存能力。

  猎人代劳了追踪和猎杀动物的部分;屠夫代劳了处理猎物尸体的部分。在大部分文明社会的城区人们可以方便地获取肉食,却有可能连怎么放血怎么分割,甚至于这些‘肉’在还活着还行走着时是什么模样也不大清楚。

  一件物品比起自行从制作工艺与细节判断品质,更仰仗专业人士的言辞——而这也就给了口若悬河的骗子们欺瞒的空间。

  城里出身养尊处优远离荒野的市民与贵胄阶级跟常年在外奔走的冒险者与猎民,最大也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对自身能力的应用。

  越是常年生活在发达城区的人,越会演变成只依靠视力判断一切。

  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对温度的感知;自身的肌肉和骨骼的控制能力。许多人类作为一种生物历经极为漫长的时光发展出来的感官与能力,都在有如受精心照料的花园一样安全无虞的文明社会中,因为用不上抑或有他人代劳,而在极短的时间内便退化了。

  万幸的是,这种退化并非不可逆的。

  即便是在花园里长大,出去进入荒野之中磨砺,假使能生存下来的话予以时日,也依旧能重拾起这些祖先的本能。

  皮肤的触觉是感知危险的第一道防线,那些不应触及之物带来的尖锐或者刺激体验会让你下意识地想要远离。怀疑有毒的植物在入口之前先折下叶子擦拭于表皮,若是感觉辛辣刺激就不要食用。

  腐败的物品与排泄物带来的酸臭气味意味着毒与有害,嗅觉与深埋在本能之中的厌恶感会成为你规避的基础。而不认识的植物果实入口若是有苦味或者过于浓郁的酸味,人的本能也会告诉你吐掉而不是咽下。

  你的身体知道什么东西是危险而需要规避的,这是历经漫长以百万计的岁月演变出的本能——而仰仗这种本能,便是在荒野之中作为个人能生存下去的基础。

  本能几乎不会欺骗你。

  所以人们经常有的所谓‘错觉’。

  也或许并不是错觉。

  ————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仿佛高温高湿度下,明明身体很热却无法有效排汗而又黏又热又闷,而即便是原本视作救赎的凉风吹过,也会在之后浑身瘙痒难受。

  又仿佛是十几二十小时未能睡眠,在高强度集中精神的亢奋夜晚感觉神经过敏见啥都像是怪物吓一跳的杯弓蛇影。

  这种混合了亢奋、烦躁与不适的感觉足以将专业程度欠缺的队伍中暗藏的矛盾点燃,使得整支队伍分崩离析。而即便是亨利他们这样十分专业的队伍再加上有药师一直在提供提神用的精油药膏,许多情况的表现也同样大打折扣。

  注意力涣散,精神不集中。走在平地上都时长感觉地面不平而有些失衡,一些路段灌木横生更是各种衣物被勾挂到甚至被自己拨开的枝丫抽打。

  磕磕绊绊做什么都不顺,思维速度也变得缓慢又迟钝甚至喝个水都会把自己呛得咳半天。莫名其妙添了一大堆伤口,感觉整个人怎么动都不对劲,可又毫无方法脱离这种状态。再加上还经常因为风吹草动一惊一乍。普通人都会对这种情况感到莫名火大,就更不必提自尊心极高的和人武士们了。

  亨利解释这一切是一种被称为“魔力晕”的现象,短时间内暴露在浓度过高的魔力环境内身体产生的排斥反应。像这样的还算轻微,再严重一点的症状,用一般人最好理解的比喻会像是饮酒过度的宿醉。

  只是这样的话又引出了第二个疑点——真正进入到所谓魔力高浓度区域——也即是里世界——的只有一部分人,但这种症状却是包括留守者在内除了贤者以外所有人都出现了的。

  并且他们是在与铂拉西亚的接触后四五天内陆续出现的,如今都已走出十日左右的路程,也还不见消退。

  作为智囊存在的贤者将信息铺开后,博士小姐与他共同推测原因大概仍旧与铂拉西亚破坏的神社有关。

  绫所知的新月洲传说里,神社是按照所谓灵脉的分布设立的。而结合亨利的知识,可以理解为这些神社是设立在一道现世与里界最薄弱的裂缝上,作为某种镇压用的节点。在详细了解这点之后绫花了很长很长时间去消化,新月洲漫长的历史使得许多神话传说都被人们只当成民俗故事听讲,但追根溯源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有历史依据的。

  只是如今的人们已经将其忘却。

  月之国虽然政权大部分时候算是统一,但土地上自然灾害频发,种种问题其实也一直不算少见。近一千年的历史尚且有详细记载,再往前去,就几乎都只有《建国神话》中的描述了。

  每一位和人贵族都熟读《建国神话》,这是新月洲——或者说和人建立的月之国的文化根基。

  厚厚一卷描绘四千余年历史的《建国神话》乍看冗长,但因为跨度极大,实际上往往只记载一些“重大事件”。

  几百字便概括百年历史的建国神话里大多数内容都是作为神子的皇族在人间的丰功伟业,充满了戏剧性的征服与战胜大敌挽救苍生的故事。但关于神社相关的事情现在让他们回想起来,或许只有寥寥几笔关于某位皇族在过去拨款修复神社的记载。

  “修复。”

  “从未有新建。”记忆力非凡的博士小姐回忆起来,强调了这个重点。

  结合亨利所知,一个令人不安的猜测逐渐浮出。

  也许他们并不只是遗忘了这座神社的存在。

  而是根本无力维护与修复。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假使按照博士小姐与贤者的假说,神社是某种抑制用的节点,那么一座神社被毁影响区域必然远不止神社本身所在的区域。

  就像水坝如果坍塌,影响的会是整个上下游一样。

  所以一行人明明已离开神社有十日的路程,却无法脱离魔力晕的影响,正是因为实际上哪怕走出这么远他们也依然还处在边缘地带。

  这是一种略微细思便令人感到惶恐的可能性。

  因为十日左右的距离上是有村庄乃至于城镇存在的,那是他们原先预定的补给地点,尽管因为附近的战乱他们也做好了情况不对立刻远离的准备。

  有人存在,光是这一个可能性就会把事态的严重性瞬间扩大。

  神隐的人,受影响而陷入癫狂的人。人口数量越多越容易让情况变得混乱而不可控制——这还只是其一。

  “会受影响的不止是人。”贤者如是说道。

  在表里区别变得不是那么泾渭分明的地方,所有有能力认知‘道路’存在的生物,都有误入的可能性。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呢?

  家养的猫咪或者狗儿,可能在夜里嗅到了什么开始咆哮,接着一下窜出路口或者门口的瞬间便消失了。

  而等到过了一段时间归来时,尽管外表上可能看起来还一样,熟知它们的饲主却可以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它已转化为某种超乎凡人认知的存在。而最令人不安的是,由于在两个世界穿行关乎的是对于‘出入口’‘道路’‘门扉’之类的认知,而非地理意义上的门扉与墙壁。

  所以这些已被里界腐化的生物,会从各种人类所无法理解的地方出现。

  试想一只蟑螂,可以将壁柜缝隙或者门窗上的小洞判断为“出入口”。它们可能就在你家里进入了一个奇妙而难以描述的诡谲世界,而后适应了其中的环境产生了某种突变,又回到了你的家中。

  将这一切铺开以后,队伍中的许多和人立刻便想起了那些流传在民间的魑魅魍魉的故事。

  那些人们在夜里睡眼朦胧间的惊鸿一瞥,像是瞧见了什么古怪生物却又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发生这只是错觉而安心下来。

  可若它们不是错觉呢?

  面见怪异而又侥幸存活的人们将其当成一种朦胧的梦境,认为自己只是因为疲惫而分不清现实与想象。

  而不幸者们则永远没有机会反驳这些人。

  原因不明只留下鲜血与残骸,连足迹都找不到的迷之野兽袭击在整个新月洲历史上都不算少见。有的最终抓到了‘犯人’——通常是某个在当地人人唾弃的愚笨之徒被屈打成招按照公文书宣称他设置了一套极为复杂的手法伪装成野兽谋杀——但更多的,只是变成不了了之的悬案,最终随着时光褪色。

  只有当发生过惨案的地方变成了废屋,而附近顽皮的孩童好奇地壮着胆前来调查,从中听闻不可描述的野兽吼声与某种带有利爪的四肢在朽烂木板上行走的声响,而惊慌失措地大叫着跑回家告诉父母时,它们才偶然会被人记起。

  怪异与魍魉都是真实的。

  “停一下。”尽管头昏眼花,博士小姐却依然还是凭着职业本能注意到了躺在路边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野兔死尸有些什么不对劲。

  “这毛色。”第一眼吸引她的是雪白如家兔的毛色,更靠近北方的野兔确实会在冬季换毛以更好地在雪地中隐藏自己——可这里是济州,每年顶破天也只有最寒冷的月份会下那么几次雪的地方。

  而且现在才不过初秋。

  但诡异的地方还不止这一点,亨利伸手拦了一下就要跑过去调查的绫。

  “没有伤口,等一会。”他这样说着,接着从地上捡了根木棍碰了一下。

  “吱——!!”像是老鼠的刺耳尖叫声在一瞬间传出,紧接着地上的白兔尸体忽然整个弹了起来以极高的速度扑向绫的所在。

  “嘭!”但它被亨利的大手直接抓住。

  “吱——!”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博士小姐就这样目瞪口呆地见证最为荒谬的一幕在自己的眼前上演——整只兔子的胸腔和腹腔都展开,隐藏在雪白毛皮下的皮肤边缘里带着锯齿边缘的尖锐牙齿由肌肉带动着伸展开来——它的整个胸腔和腹腔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长着牙齿的胃。

  酸臭的气息随着几根满是尖刺的触手从中探出,试图像蟒蛇一样缠卷上贤者的手臂反击他。

  “咔哒——”亨利折断了这只勉强还能叫做兔子的生物的脖子,但这并没有阻止它的行动。贤者紧接着把它丢在了地上然后用厚实牛皮制成的靴子重重地踏了上去。

  人高马大的贤者一脚足以踹死一头野猪。

  “噗呲。”的一声这只怪异的兔子也没了声响,而回过了神来的博士小姐捡起了一根小树枝剥开了被踩烂的兔子身体——雪白的毛发混合了胃酸、泥土和血液,里头还有一点点如今他们已经十分熟悉的黑色液体。

  “前肢已经没有作用了,肩胛骨都化了。”她把整个身体撑开以后看着内侧这样说道。

  “盆骨倒是还在,刚刚应该就是单纯利用后肢跳起来的。”

  “头部......也已经没有作用了。”

  “整个腹腔和胸腔变成了胃,没有肠道,应该是直接吞食猎物之后进行消化,再把不能消化的部分吐出来。”博士小姐叹了口气:“因为头部没有了作用,它没有嗅觉、视觉和听觉。只能被动地等待外界的刺激来确定猎物的方向,之后就一口气扑上去试图尽可能吞噬足够多的部分,吸收作为营养。”

  “与其说这是只兔子,不如说是某种假装成兔子的伏击型狩猎者。但是......小刀借我下。”她说着对旁边的璐璐探了下手,后者递来小刀之后绫将已死的兔子腿部切开。

  “果然,如果只是拟态的话刚刚的行动能力也太强了一些。”切开的皮肤下有着完整的肌肉和骨骼,她又切了一下已经失去作用的前腿,里面同样是完善的生理结构。

  “这就是一只普通的兔子,或者说,以前是。”她擦干净了刀,还给了璐璐,而后者盯着兔子腿好一会儿,旁边的洛安少女扯了她一下摇了摇头:“不能吃。”

  “这种事,以后会经常发生?”绫看着亨利这样问道,而后者耸了耸肩,又摇了摇头。

  “但愿别吧。”

  “做好战斗准备。”贤者接着说,其他人仍旧因为魔力晕而有些注意力涣散,鸣海往自己人中又抹了一下薄荷膏并且深吸了一口,精神略微振奋之后开口询问:“怎么了,先生。”

  “你们也许因为魔力晕的影响和薄荷药膏盖过去了没闻到,从刚刚开始。”

  亨利一字一句地说道。

  “空气中就一直有一股烧焦毛发的味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