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54章 进山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0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早春的天气总是像小孩子的心情一样多变,尽管鸣海昨日计划妥当而一行人也遵照他的计划早早休息,凌晨便起步赶路,行至中午时天空却不巧地阴郁了起来。

  山间的天气本就阴晴不定,加之早春乍暖还寒不确定性又是倍增。凌晨的时候分明天空还是一片晴朗,透过竹林上方的空地启明星也散发着耀眼金光,而一早上接连数个小时的行进途中也是阳光普照,燥热使得好多人都挽起了袖子将斗篷一类遮蔽物暂且脱下。

  看起来似乎要一直持续下去的温暖日照,却在临近中午12点左右时迅速地消退了。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随着阳光的消退与山风吹拂,在行走过程中出了一身汗的众人不由得都感到凉飕飕,又是将挽起的袖子放了回去,斗篷加盖回到身上。

  “老天不给面子啊。”高级武士三人之一,留着一脸络腮胡名为青田乔的那位武士如是抱怨着——由姓氏可知,他显然是城主家的亲戚。而这也正是他在之前亨利等人否定弥次郎武艺时会表现得愤慨的缘由之一,小少爷不光是他侍奉的主子,还是自家亲戚后辈。虽说地位有别,但亲戚关系纽带摆着,他作为长辈自然也有护幼,自豪之类的情绪在里头的。

  乔出身的是青田家的分家,持续了六代人的青田家每代也只有长子能继承家业,因此次子三子便多半出去组建分家自行闯荡。这其中有些逐渐就消亡或是断了联系,也有少数立功被别地领主赏赐领地改名换姓的。而这位络腮胡武士出身的便是唯一一家至今仍旧存在,而且和青知镇的青田家有紧密联系的分家。

  青田乔的地位仅是乡士,在骑马武士里是最低级的,仅高于下级足轻以及农民百姓。加之以青田家并不十分正统的出身,他的谈吐相对而言不像鸣海这些正派武士那么讲究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而就是这样一个地位较低的人却被提拔到直接作为青田家下属的直辖高级武士,显然也正是看中了血脉相连所引致的忠诚心。

  月之国的阶级划分从下往上大致可以分为:农民、士族、华族、皇族等阶级。其中农民不必提,而足轻按照传统划分是介于农民与士族之间的,包括足轻自己在内,现如今的月之国人大部分认为他们也算是武士。但是真要从准确定义划分来说的话,他们应当算是武士的随从步兵才对。

  作为职业步兵的足轻地位比农民高一些,但仍旧不能算是贵族。

  士族自然指的是武士阶级,这个阶级大致分为上士与下士。下士亦称乡士,如字面意义所示,在乡下农村地方会拥有宅邸与一小块田地的所有权。可以骑马,可以拥有甲胄等武装以及正式的武士名分,但却只是农村的武士,乡下的贵族,换而言之是不甚入流,在上士眼里就是土憨憨的存在。

  而相较之下,上士阶级便是所谓的“城里贵族”。他们多数是历史悠久的武士家系出身,自家的宅邸位于繁华城镇的重点部位。家传动辄二十几代以上,祖上多半也出过些赫赫有名的勇猛武士。他们谈吐讲究,礼节到位,而且也打小就学习各式武艺。

  青知的青田家经过六代人的经营而繁荣,获得了新京的认可成为青知镇的掌权者,因而从小小的乡士爬到了华族——也即是月之国的领主阶层的行列。而原本应当是高高在上的鸣海他们这些上士,这些城里贵族,则反过来成为了青田家的侍从。

  由这一层面来讲的话,青田家的奋斗史算是一个相当励志的故事。但在阶级划分极为严苛的月之国,四千多年的光阴,类似这样通过奋斗经营而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情况,当真是稀少到屈指可数的。

  总而言之,除了络腮胡武士青田乔以外,骑马武士的队伍里的绝大多数成员其实也是下级的乡士。

  作为中坚的高级武士,从事领队之类的工作对上士而言手到擒来。因而乔尽管是被提拔作为领头的三人之一,实际上他的个人领导能力却不是很强。

  尽管结伴行进不过两日时间,从队伍的行进,发号施令和昨日产生冲突的细节来看,显然这个中年人比起鸣海等高级武士而言,要跟年青的下级武士以及足轻们走得更近一些。

  但他并未过于纠结自己的领导权之类的问题,五大三粗不像个高级武士的乔,在藉由亨利与他们之间的不打不相识之后,反而变成了三方人马之间感情联络活跃气氛的角色。

  正因为他是个不像武士的武士,对于夷人以及亨利他们这些异邦人而言才不会有那种阶级出身导致的距离感。乔的言行十分直率,来来回回跑动的模样,某种程度上却也让亨利、米拉还有樱想起来之前曾短暂共同旅行的宗二郎。

  有了贤者之前举动多少消融了些隔阂,加之以乔这个爽朗性格的人来回跑动,队伍的气氛今日算是融洽了许多,也令很多原本担忧矛盾愈演愈烈的人算是松了口气。

  虽说领队的弥次郎仍然有些固执地领着骑马武士们只知道往前,但因为这一段山路较为狭窄的缘故,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会甩下后边的人。

  一个早上的时间,他们行进到了净是石块相对缺少植被的山岩地带。

  这是新月洲独有的山峦样式,仿佛雕刻出来的岩石以笔直的线条由上往下,瘦长的轮廓像是直指天空的利剑。

  因为山体十分陡峭又是以岩层为主的缘由,这上面难以积攒出泥土,自然植被也不容易长出。

  山路之艰难,苏奥米尔人出身的咖莱瓦与历经过不少旅行的我们的洛安少女都自认有所知晓,但在来到了月之国来到了这段路途之后,他们又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由风化剥落的天然走道拓宽加之以石凿隧道组成的这一段山路狭窄到只能同时供一匹马走过,拖着箱子的驮牛甚至到了这一块不得不把东西先卸下来,避免过于宽大的横向背负木梁碰到山壁,失足坠落进万丈深渊。

  足轻们到了这边只能卸下来背负木,将箱子仍旧挂在上面,两人分别抬着一头改由人力背负。

  人手方面虽说有够,但多多少少是辛苦了一些,也令队伍的前进速度一再减慢。

  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我们开头所提,好巧不巧的,天色开始暗了起来。

  鸣海之所以提议要凌晨出发一天时间走完这一段路的原因,实际到达以后一行人也可以理解通透了。这样难走的路连个落脚点都没有多少是一方面,这里还据称被山贼盘踞。百余人的队伍能算得上是战斗力的也就一半不到,在这种狭窄的地形若是被人前后夹击了,那么哪怕能够取胜己方也会伤亡惨重。

  远处的岩壁上几只山羊见到有人过来,灵活地踩着狭窄的落脚点逃到了别处。而望着周围左侧的高山右侧又是坚固的山壁无处掩护,米拉想象了一下若是有人拿着弓箭埋伏在山上对着这边一阵箭雨,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不行了,不能继续走了。”天色越来越暗,能见度狂降得好像傍晚就要到来,这场雨显然来势汹汹。前方的鸣海回过头大喊了一声:“我们在前方的岩洞里暂且休息!”声音在山林之间产生了回荡,而亨利等人则将这个消息依次传递到了队伍的后方。

  沿着山壁开凿的狭小走道在前方连到了一个宽阔的山洞之中,从光滑的表面和周遭的钟乳石来判断多半是雨水冲刷与风力千百年共同努力的成果。而它的大小也足以容纳一百人与随行牛马仍旧有多。

  山洞位于道路的节点上,多半月之国的古人当年就是有意朝着这边开凿山道的。里头可以看到一些石凿的人工痕迹,最内侧的洞壁上还有一些朱漆已然褪色的方块文字,和不知道已经放了多少年的破碎老旧陶器。

  “生些火吧,虽然不是本愿,但我们最少需在这里等候到雨停为止了。”鸣海这样说着,紧接着下一秒外面的天空亮如白昼,又过了一小会儿,“轰隆轰隆”的雷鸣声便响了起来。

  位于山道节点上的这处山洞呈口袋样式,“袋口”的部分左侧便是一行人来时的路,此时殿后的夷人老少男女们也接连走了进来。而右侧则是一条更为宽广的道路,便是他们原本预计会直接走上的山道。

  “原本的话越过这一段再走片刻,我们便可走到更为宽广好走一些的路了。”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没能奏效鸣海也不由得轻叹一声。但他仍旧保持冷静,因为足轻们人力抬东西十分疲惫的缘故,嘱咐一旁的络腮胡武士乔领着一些骑马武士开始在两侧守卫。

  暴雨在所有人都进到山洞之后倾盆而下,刷拉拉的雨水瞬间就把灰白色的岩石变成了深灰色散发着光泽。一早上日照原本还十分干燥的地面因为雨水的到来散发出了刺鼻的气味,击打在岩壁上的雨水四散开来形成水雾,与不停落下的雨珠共同形成了令人倍感清新的景象。

  “轰隆——咔嚓——”透过前方开口望去对面山壁上的一些灌木在狂风和大雨之中疯狂摇摆。牵着小独角兽看呆了的洛安少女紧接着被夹着水汽倒灌进来的寒风又是吹得一个哆嗦,身后的贤者伸手把她耷拉在后背的兜帽拿了起来套在了脑袋上:“去里头吧。”这样说着。

  “咔嚓、咔嚓”几声过后,火星点燃了引火用的棕榈绒毛,接着从箱中取出的木柴被搭建起来,但他们没有将篝火弄得过大。

  满是岩层的山上难以找到柴火补给,这些是昨日收集的,青翠又富含水分的竹子是糟糕透顶的火堆材料,所以昨天足轻一行不得不走得相对更远一些以搜集到足够的柴火。

  有备无患是一件好事,但这场雨不知道要下多久,他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切莫早早用光柴火的好。

  乔率领着十来名武士穿着盔甲守在了洞口附近,他们将松开弓弦携带的大弓卡在两腿之间掰弯之后套上了弦,而后又将以白布带系着的木制箭筒绑在身带在了后腰的位置。借助洞口处的岩柱作为掩护,观望着左右两侧的来路,预防山贼。

  “雨势这么大,山路狭窄又湿滑,哪怕是山贼也不会出来吧?”橘黄色的火光亮起,而阿方索教士对着整理检查行装和属下的鸣海开口这样问道。

  “切莫小看他们的穷凶极恶,由失地浪人组成的这些家伙,迄今为止已经夺去了许多大意商人甚至武士的性命了。”鸣海摇着头这样说道,而阿方索沉吟了一会儿,只能是点了点头,什么都说不出来。

  “呼——”暖和的篝火燃起了两堆,百人大队分成了几个部分分别做着自己的事情,而外围的大雨“哗啦哗啦”倾盆而下,时不时还伴有几声雷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