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3章 血腥味与火药味(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60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章州虽然总体上并不处于军事重镇之类的扼要地位,境内流血冲突却仍旧是少不了的。

  不在重要位置却事件不断的理由很简单——当你把一大堆年青气盛的武家子弟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又给他们女人和酒的时候,争风吃醋打架斗殴就会变得司空见惯。

  尽管偶尔演变到过于严重的程度导致有人丧命这种事情也不算少见,但相比战争而言这种年青男子争风吃醋造成的小规模流血事件,在新京看来不过是不成熟的打打闹闹。

  只要没有闹到让整个领地陷入混乱民不聊生的程度,在新京的上位者看来就不值一提。这些武家子弟尽管在平民看来都是贵胄之身,但在当今这个年代最不值钱的就是年青的武士子弟。

  本来武士阶级乃是军事贵族,为了维持战斗力因而脱产,不务农亦不经商一心一意磨炼刀剑。可如今天下太平,军人毫无用武之地。而文官职位有限不说,还基本都被占据了要职的华族所盘占,除非是与顶头的华族有所牵连的亲戚,否则几乎没有被新京任命的机会。

  再者,武士过于追求个人荣誉,除了挥舞刀剑许多事情都缺乏概念,大部分连做饭都不会更甭提管理领地。因而坊间甚至有“连书生都比他们更加有用”的说法。

  派不上用场所以怎样死掉都无所谓,若是采用这样的说法便仿佛新京对于武士阶级有特别的歧视。但事实显然并不如此。

  国家只是单纯地不在乎罢了。

  这是一种久经灾害的月之国独有的文化氛围,天灾人祸面前贱民贵胄毫无区分,都只是灾害造成的伤亡数字中的一笔。不论个人在其自身的心目中抑或其周边的亲朋好友眼里有多么独特,因为街头流血冲突而死或是外露财物被抢劫杀害,史官也只会面不改色地在笔记簿上写上“某年某人某月,某地死亡人数某某”罢了。

  人是一种感性的生物,一旦有了交集,当他人生命逝去的时候便会感到惋惜。

  这种个人层面的情感流露正是拉曼人所批评的所谓“和人武士狭小的个人格局”——因为国家与集体的掌权者是不能像这样将视野限制在狭小层面的,他们需看得更远,一切都以更大格局的眼光来看待。

  但不论如何,当鸣海等人确凿无疑地流露出悲伤的情绪时,这仍是亨利他们这些异乡客看来颇具人情味的一幕。

  重伤的足轻们终归没能保住。被强壮的鬼族以硬木钝器击中,其中一人肺部重伤在撑了一天之后在黎明到来时,终于还是淹没在自己血液之中窒息而死。而另一人则是因骨折引发的高烧,夜里便过世了。

  唯一活下来的那人右臂和两腿骨折,即便存活却也再也无法从事战斗或是劳作。在他的请求之下,鸣海最终请药师调配了能安乐死去的毒药。

  “请大人安顿好在下的家人。”浓厚的药草味混合熟悉的安魂香味,而年纪不过30上下脸色苍白的足轻在得到鸣海的答复之后便脸色安详地去了。

  医馆的药师们沉默地看着这一行人,在紫云这种聚集了大量年青气盛武士的地方流血冲突是常有的,因而处理重伤员乃至死者的经验并不缺乏,所以他们全程都表现出了沉静与克制。

  只是虽然章州这边沉溺于酒色的武士们或许没眼看出,老道的医师们却是可以由细节鉴别出这一行人的独特性。

  最初急匆匆运来的时候看着那严重变形的胴甲,医者的经验便可判断出他们所遭遇的并非此地年青人那种争风吃醋的街头斗殴。

  安魂香的味道遮盖了血腥味与浓重的药膏味,医馆年过半百的医师长将蜜饯放入热腾腾的春茶之中,不加蜜饯的话在这样烟熏浓厚的环境里他根本尝不出味道。他记不起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处理过了,像这样正儿八经从战场归来的士卒。

  年青人的街头斗殴有时候也可以很惨烈,尽管多数在年幼时都练过武艺,但花天酒地让他们把那些都丢光了,一个两个顶着武家子弟的名号打起架来却比混混山贼好不了多少。

  不够干净利落的斩击,气势不足的刺击,全凭酒后意气用事使的锐器造成的伤往往是杂乱无章的。有时候好几个伤口互相重叠,而检查到最终会发现这些伤都未及要害。

  只是皮肉伤就大惊小怪哭爹喊娘,更可笑的是这样的家伙回头还会把伤疤拿去作为功勋吹嘘,而且套路重合度惊人地高——基本都是自称路见不平救下了被山贼欺辱的女子。

  放声大笑展示英武,在一旁游女奉承的话语中一杯酒接着一杯酒将身上仅有的财物尽数献出。

  然后忽然哪天在同伴的搀扶下脸色惨白一边呕吐一边小便失禁地大声喊着“医生我不想死”,最终却仍旧还是因为伤势过重化作冰冷的尸体。

  像这样的武士,才是章州最常见的。

  有多久没见过了啊,真真正正的武士。

  历经过战场洗礼,对生死有着明晰的觉悟。不娇纵、不自傲、不轻敌。在紫云从业三十余载,像这样的人物。

  他一个都没见过。

  只有遥远过去仍是见习医师时曾在新京面见过这样的人物。

  他们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不主动提他也不会问。行医者治病救人,除此以外的事情都不是他能做得了。

  只是冥冥之中有些许预感。

  或许这样的人以后会越来越多。

  那到时候这片土地又会变成什么样呢。这些每日沉沦于酒色之中,将年青人意气用事的街头斗殴视为荣誉与勇气证明的小毛孩们,当真拿起大枪与大弓时,是否会手脚冰冷难以行动。

  他们沉沦于酒色之中的纤细肢体,还能承受得住全副重装的甲胄吗。

  会流多少血,又是为谁而流。

  不过一介医师的他也只能抿着常人喝着过于甜腻的春茶,在内心中默默感叹罢了。

  走出烟雾缭绕的医馆,一行人大多面色有些沉重。尽管人没有能够救活,但医师尽力了,因而他们仍旧给了不菲的费用。除此之外考量到之后旅行的所需,鸣海又向医馆下委托要一些便携的简易膏药,治疗扭伤、中暑或者小型切割伤的用品。

  除此以外他们还联系了负责殡仪的人员与雕刻墓碑的石匠师傅,托紫云常年有冲突和死人的福,不论是医馆还是棺材铺都相当发达。

  歌舞升平肆意欢乐,之后又随便地因为无趣的事情在路边争斗并死去。即便没有昨日那些年青武士的几次冲突,出身藩地在传统教育下成长的青田家武士一行仍旧本能地对这种地方感到厌恶。

  武士们终归都是追求荣耀,有一定抱负的人。像这样沉溺于享乐之中忘却本职的武家子弟,在他们看来简直是恨不得拔刀斩杀的败类。

  可讽刺也就讽刺在这种地方。

  偌大一个紫云十数万的人口,像这样的人少说得占了八九万。

  而紫云还只是章州最小的一个城,放眼整个领地人数还会更多。

  ——换句话说。

  像青田家一行这样的武士,在此地反而是少数。

  自认遵守武士精神的正统,却被嘲笑为不知变通的乡下人;自认武家应自制自持不忘每日修炼,可如今这天下哪来的舞台去大展手脚。

  自认应去追求荣誉坚持原则,可他们不过两三日前才做了背信弃义欺瞒村人的事情。

  理由可以找出很多,是为了大局着想,是在帮助巫女一行。

  但章州这边沉溺于酒色之中的年青武士们也一样有着自己那“无可奈何的理由”。

  哪来的资格去唾弃去鄙夷啊,自己。

  “呼——”不约而同地,包括弥次郎在内,青田家的武士们都长长地叹了口气。

  父亲要让自己出来的原因,如今的小少爷已经多多少少可以明白一些了。如果没有离开青知,他大抵一辈子都会是那个自命不凡觉得只需要用木刀击败家里所有的武士就能证明自己的年青人吧。

  顺理成章地出生作为武士,顺理成章地接受这些价值观熏陶,成为只以武艺论英雄的典型的和人武士。

  但这天下没有顺理成章的东西,他们的做法也并不是唯一的,甚至连是否是正确的,如今的他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抬头挺胸地给出肯定的答复了。

  价值观产生了动摇,但或许并不尽是坏事。

  因为眼界拓宽了,如今他做出选择的时候不至于像过去那么冲动,他更冷静了,像是那个击败了自己无数次的南蛮人一样。

  出门在外,小少爷才终于明白过去的自己有多幼稚。

  自懂事起便与其他武士们一样,在内心中将其鄙夷为懦弱武家之耻的父亲到底有多伟大,现在的他能够懂得了。

  自家人一共数十,与夷人组合之后队伍近百,但哪怕是如今因为分离、背逃与阵亡而减员至十几人的队伍,每天日常的打理仍旧不是弥次郎能做到的。

  以和人单位作一斗算的大米,南蛮人称作5公斤。这样的分量大约需要半贯钱,也就是500文,换成和人的银币是半两钱。

  一两的银币足以买两斗多一点的大米,这个分量勉强够一家三口吃上一个月的时间。而若是换成4倍,即是12人的队伍,就只够吃三五天时间。

  底层的行脚商人一月若是勤快些大约能赚一两半的银子,也就是如果全买大米的话是够一家三口吃的。可是人不能只吃一种东西,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要钱,而且民众还有储存金钱以防不测的习惯。

  因而他们大多更倾向于选一斗只要50文左右的栗类,将每月的生活费压至400文以内,如此才能长久地存活下去。

  他从未为钱发愁过,直到在泰州面见那些贫民又历经一路种种,弥次郎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有多富足。

  身上的和服一件便要3两银子,一把没什么装饰的太刀也是3到4两银子,一套普通武士的具足则要一两半的金币——也即是15两银。

  青田家的武士一共有700余人,哪怕这其中有500人左右是拿着低微俸禄装备简单的下层足轻,要维持一支这样的军队也仍旧需要大量的金钱。

  父亲是如何赚取这些金钱的?如何维持领地的平衡,又如何保证这些理论上是为新京供养的武士们对自己有足够的忠心。

  他不知道,连如今这十几个人的队伍每天继续行动需要消耗多少资金他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全盘由鸣海等人承担,他就只是一个憧憬成为武士的小少爷,从未担忧过思考过任何于此相关的问题。

  目光狭隘,格局又小。

  若未走出青知,若未因为这一系列因缘际会,只怕他只会一路成长为与此地那些章州武士一样,大脑空空只知追求个人层面东西的武家子弟吧。

  这么想来的话,自己也许是被神灵所眷顾的。

  可靠的长辈身上有着出色的精神,而身旁有自新京而来的出色学者,也有来自南蛮异邦经验丰富的剑士。

  是基于自尊心认为自己不能变成这些章州武士的模样,又或者是见证了死亡与离别以及击碎理想主义的无可奈何因而有所感悟,眼下的我们无从知晓。

  可以知道的就只有,在到达章州北部的紫云城后,这位少年稍微地成熟了一些。

  “喂,别发呆了。”带着口音而且毫不客气的话响起,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被蛮横地牵起了手——这也是过去未曾有过的体验。

  “走了,午饭去。”

  一头白发的异乡人笑着这样说。

  无需拘谨无需礼节,平等甚至有些粗野地介入到自己的世界中,明明是女子之身,却足以和自己并肩作战。

  这也是在女子以矜持形象出现,作为男子的扶持与助手的和人封闭社会中长大的他,未曾有过的体验。

  若是,自己有友人的话。

  也许就是这种感觉?

  那该是什么样的感受。

  若自己出生在南蛮,与她是青梅竹马,一同在那个高大的男人引导之下成长的话,该是什么样的感受?

  他们故乡的风是什么味道的?

  手被米拉牵着向亨利等人跑去的小少爷看着前方那些人的背影,如是想着。

  世界好大,未曾知晓的事物仍旧如此众多,总有天也想像他们来到新月洲一样,踏上汪洋大海,去到南蛮看一看。

  但眼下,就先这样吧。

  杂乱的思索最终都被抛之脑后,现在的他就只想与这些同伴一起,忘却那些悲伤的事情,好好吃饭。

  继续前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