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6章 冲突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6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因定做的衣物需要时间来裁剪与缝制的缘故,亨利和米拉在波鲁萨罗得多停留差不多一周左右。

  虽说如此,他们实际上也闲不下来。上午买好到手的东西先放到了旅店的房间之中,在午饭过后两人就先步行前往本地的佣兵工会所在,进行登记,顺带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任务。

  旅行处处都需要花钱,不论是餐费、住宿费还是交通用的费用累积起来都不算少,再加上各种工具物资所需要的消耗,没有钱万事不通。

  尽管明面上他们现在是身处任务状态之中的,但佣兵工会也从来都没有禁止佣兵接受任务的数量。只是在接受任务的时候会建议佣兵们量力而行,而至于那些人心不足蛇吞象,接取了挂牌任务最后无力完成导致违约了的人。

  只能说。

  在哪里的贫民窟亦或者是某艘大型商船的最底层,你总能找到这种对自己昔日荣光念念不忘,颓废丧气的男人。

  佣兵工会从来就不是一个慈善组织,这一点我们已经提过无数次。

  许多许多年前一群投机取巧者想出了一个天才主意——制造业会随着社会进步普及开来而难以盈利,甚至被淘汰。畜牧和耕作非常看大自然的脸色。一切的行业细细想来都难以长久——可有一种东西并非如此。

  战争。

  自远古时期一直至今,它都不会消去,而且看起来也会继续伴随人类的历史走下去。既然战争是如此近乎永恒的一个题材,那做这一门生意的话显然也不会是个坏选择。

  于夹缝之间挣扎求生如今在整个里加尔世界开花结果的佣兵工会,被许多人视为煽动战争者,一切罪恶的源头,但许多人依赖它而生存也是不争的事实。

  也许因为立场的缘故这样说会显得有些不客观,但单从洛安少女自身的感受而言,在长期旅行并且与各大势力都有过接触以后,她对佣兵工会反而是恶感最少的。

  工会是一个利益组织,一个贩卖死亡与战争的利益组织。

  顶尖的文人墨客对它十分不齿,古往今来嘲讽佣兵和佣兵工会是蝗虫或是鼠患所到之处一片狼藉脏污的文章和诗歌数不胜数——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佣兵工会官方还有在工会挂牌的佣兵干过的勾当有一些脏得连他们自己都不愿意记录。

  亨利与米拉算是在这其中特立独行的类型,二人总是倾向于挑护卫任务来做。这种类型的任务实际上大部分的佣兵尤其是三五成团的并不喜欢,因为它的回报较少,而且风险是不稳定的。

  除却资历更加年轻的狩猎佣兵以外,佣兵工会的立身之本,那些战争佣兵们,最喜欢的任务类型通常是贵族老爷发布的“去教训一下某某不服管教的村落”这一类剿灭型的任务。

  这种任务不需要考虑太多,除了杀或者被杀以外没有其它什么细节,而且通常回报十足,除了任务所得以外还能肆意掳掠。

  肮脏黑暗,这样的词汇确实是无论如何都甩不掉的。

  但它至少没有给自己贴金。

  工会就是为了利益,一切都摆明了是为了利益。

  佣兵们加入这其中不是为了荣耀、骄傲、国家、民族和信仰,只是来赚钱。

  他们提供技能,工会提供交流沟通的渠道,让这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人拥有一个可以被人委托的平台,双方各取所需。

  光这一点而言,要比起那些以狂热感染他人,以宗教或者是国家与民族的旗号煽动战争,利用他人去卖命而自己坐享其成的上流社会人士,以及他们所创立的势力与组织好上许多。

  若要整理语言找出来这种“相对更好”结论的由来的话,想必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可选择的自由”这个原因上面。

  如我们的贤者与洛安少女二人,亦或者是过去邂逅过的许多人一般,你在加入公会成为认证佣兵以后,可以主观地挑选自己想要选择的任务倾向。

  不愿与人为敌者可以成为狩猎佣兵,即便是更多地在人类社会当中行走的人,也可以选择各种运输以及护送倾向的任务,而非直接的屠杀与战斗。

  这种选择的自由是其它势力所难以给予的。

  人类善于以貌取人,在了解对方之前以肤色、语言、文化就做出了一个刻板的印象。这种惯性思维的经验学思考有它自己的益处,但当某地发生了与民族感情又或者是宗教信仰相关的大事件之时,夹杂在狂热的人群当中,你极少有能够做出选择的机会。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若不加入潮流之中前进,你就会成为它路上的绊脚石,被席卷冲刷淹没在势不可挡的潮流之中。

  尽管佣兵们也仍旧会有这种问题,终归甩不掉自己的血脉与出身。但他们至少还有一个选择的自由。

  前往工会的流程乏善可陈,在熟练地完成了登记并且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任务以后,两人决定在城镇当中闲逛一下。

  并非没有任务,而是没有合适的任务。

  贤者因此眉头微微皱起了少许。

  作为帕德罗西与苏奥米尔的交接点,又是一个港口,波鲁萨罗工会挂板上的常客自然少不了各种护送类的任务。米拉和亨利登记完前去查看的时候也仍旧还是有不少,从个体商人和旅客凑团想要雇佣一些下级佣兵结伴旅行的,到大型商团颁布的有级别限定要求的大型任务。发布者、金额、需求人数还有目的地都各式各样,只有一个地方是共通的——

  它们都是南下的。

  北上的任务,一个都没有。

  这自然不可能是巧合,事实上甚至都不需要向工作人员打听。当亨利走到柜台前面的时候,抬头看见他工作人员就主动开口说:“去苏奥米尔的任务已经没了哦——”

  然后接过玛格丽特的书文,看到贤者的名字以后他又止住了自己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很显然有些什么东西正在发生。

  怀揣着这样的心事,两人在波鲁萨罗当中闲逛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墨水的香气引诱着来到了一间印刷房的面前。

  与高度发达的南境抑或帕尔尼拉这种商业都市不同,波鲁萨罗的书本是直接从印刷坊当中出来的,没有装潢华丽的书店来供你选择。

  印刷坊通常还兼顾造纸的功能。

  从宽敞的入口进来,左侧的地方是一个石质水槽,里头浸泡着造纸用的植物纤维,已经泡了许久软烂的纤维飘散在水中,让整个水槽看起来像是装满了牛奶一样有一股浓浓的白色。

  工人使用细网筛子捞出原纸,叠成一叠之后再放到带摇杆的木制压力机下面榨干水分,彻底阴干以后就变成了可用的纸张。

  和二人住的旅店一样,波鲁萨罗的这个印刷坊也是由一家人运营的。负责造纸方面的是他们家的长女,一位脸上有些雀斑,二十多岁的女性,头上扎着头巾以避免长发影响到工作。干力气活的则是他家的女婿或者长子,除此之外还有打下手的二女儿,年纪大约八九岁,但干起活来手脚麻利。

  印刷的方面是由老印刷坊主亲自把关的,留着花白胡子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典型的拉曼老人。他显然是经受过教育的人,因为放在右侧柜台上的印刷版是由一个个小小字母组成的,活字印刷需要经受过相当的教育才行。但即便是不了解印刷方式区别的人,在看到他鼻子上架着的那副黄铜边框的小圆眼镜,也会直接就认为这是一个富有学识的人。

  印刷坊显然不常有访客。

  尤其是这种一副佣兵打扮的访客——亨利和米拉的到来使得他们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印刷坊主转过了身,然后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小眼镜,眨了眨眼睛以重新适应对焦。

  “你们......迷路了吗?”他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开口这样说着。

  “这里是书店吧,我们来看一看有些什么可买的。”贤者抬起了手指着内里为数不多的几本包裹好的书籍,老人愣了一愣,然后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行,你们看看吧,有什么可买的......”他的语气与整个印刷坊的氛围都让米拉觉得有些奇怪。藏不住心事的洛安少女皱起了眉毛,书店老板觉得不学无术的佣兵对书籍之类的不会有除了拿去卖以外的念头,因而表现出自己的鄙夷这是常有的事。但这个老板却不太一样。

  他给人的感觉,若要往深处来说的话,最佳的形容词应当是“麻木”。

  米拉看向了自己的老师,亨利朝着小书架走过去的过程中瞥了一眼柜子的上方,他的眼神扫过了排版排到一般文字密密麻麻的印刷版,落在了旁边一些其它什么东西上面,然后停下了脚步——

  古往今来图文并茂的文章总是最受人欢迎的,因而印刷坊除了字母以外还常会有各种雕刻的版画。

  米拉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但只是皱起了眉头。

  “是修女吗?”她用亚文内拉语问向亨利,出身在白色教会影响力不深的亚文内拉,即便在之后有所接触,也终究比不过在宗教国家土生土长的人。米拉疑惑之中又感到有些眼熟,好像曾在哪里看见过这般跪拜祈祷的女性形象。

  亨利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那副版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拉曼语开口对着印刷坊主问道:“是苏奥米尔的订单吗?”

  “呃——”重新回归工作的老人愣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对的,要求的量大得我们都有些忙不过来了,所以招呼不周,十分抱歉。”他这样说着,这解释了他们有些忙不过来的事实。亨利点了点头,然后从书架上面随便挑了一本挺薄的画册:“这个多少钱。”

  ————

  ————

  买完那本画册以后,两人一路向着旅店的方向走去。

  “你说好到了这里就告诉我的。”米拉有些不开心,她并不是讨厌亨利的惜字如金,不喜欢的只是这种怀有心事的沉默。

  “她是苏奥米尔人,死后被耶缇纳宗追加为圣女。”贤者继续用亚文内拉语这样解释着,路上的行人有许多,不少人听到陌生的语言都回过头看向了这边。

  “但这种版画,因为某些原因,应该已经被禁止了。”亨利说着,而米拉看着他深思的表情和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不知为何鬼使神差之间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她和你是什么关系?”

  “.......”亨利沉默了,半晌,只是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开口回答。

  “真是个糟糕的大人。”时隔许久洛安少女第一次带有怒意地说出这句话。

  “是啊,是个糟糕到无可救药的大人。”贤者耸了耸肩,然后轻轻一笑。

  步行回到旅馆的路上有些许尴尬的沉默,这是在两人之间少有的情形,但这一切都被前面的某些动静所覆盖——那是人在争吵的声音,用的首先是苏奥米尔语,紧接着变成了不那么标准的拉曼语。

  “不论如何!这是我家的客人,离远点儿!”大声咆哮着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是早晨偶遇过的咖莱瓦,而米拉这才想起来旅馆家那个爱马的少年伊尔马力在中午他们回来的时候说了是“去给哥哥他们送餐”,这倒是巧合得不行,波鲁萨罗的旅馆有好几家,而他们恰恰就找了咖莱瓦家里开的旅店来住。

  只是这人高马大的年青人这回却并不是在找他们的麻烦,他张开双臂护着自己的弟弟和母亲,站的地方却是在马厩的前方。

  伊尔马力被旅店的老板娘抱在了怀里,他的脸上挂着泪痕显然是吓坏了。而咖莱瓦虽然拦在了自己亲人的面前,但额头也是冷汗淋漓。

  他终究只是一个搬运工,尽管苏奥米尔血统给了他可靠的体格,但也只是能做点苦力活。

  “舔着脸讨好帝国的贵族吗,北地人的根骨都被你们丢到哪里去了?”响起的声音犹如暴风雪一般冷冽逼人,那人的身高不比咖莱瓦差,穿着一身亨利和米拉也有的布里艮地式板甲衣,只是颜色是酒红。一头黑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高高的鼻梁下面是薄薄的嘴唇,但最引人瞩目并且令旅店的房客以及周围的镇民们都畏惧不前,让咖莱瓦冷汗淋漓的——

  还是那明明有武器禁止携带指令,却仍旧大摇大摆地背在背后的——

  “克莱默尔——”亨利念出了这个词汇,伊尔马力见到他俩过来挂着泪痕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咖莱瓦转过头瞥了他们这边一眼,而那背着大剑的苏奥米尔佣兵则是转过了身。

  “哦,你就是护卫那南方贵族宠物的家伙吗,又一个卖掉了自己根骨甘愿当走狗的垃圾。”他一眼注意到了两人的打扮以及腰上的挂牌,开口毫不留情的大剑士面色冷冽:“我不喜欢对平民出手,但是同行的话又是另说了。”

  “丑话说在前头,那匹马我要定了,你要是不识相退下的话。”他把手伸向了背后的大剑。

  “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亨利沉默不语地站在原地。

  “是吗,看来你选择死亡,这倒让我有点佩服你了。”

  “如你所见,这是一把克莱默尔。”全副武装的苏奥米尔佣兵对着只着轻装带着匕首的贤者一字一句地说道。

  “被污名化,被禁止,被驱逐,然而却仍旧是。”

  “我等的信仰。”“锵——”他拔了出来,亮白的锋刃在阳光下闪烁反光,倒V型的护手上有着不少黄铜的装饰。

  “麻痹大意的话,可是会被砍成两半的——”他这样说着,然后直接就朝着亨利发起了进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