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3章 行走在巴奥森林(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11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风在树和树之间穿行,卷起落叶,带走温度。

  入冬十日有余,帝国南部的气温总算开始有所下降。

  作为湿原的巴奥森林本身水汽缭绕的环境加之以些许寒风,虽然不似北地那般刻骨铭心,这股凉意却是即便将身上斗篷再三裹紧,也完全没有办法驱散的。

  皎洁的西芬克挂在夜空之中,晴朗的夜里它所散发出来的光辉虽然无法与太阳相争,但用以照明道路也已经足够。

  一行人正在连夜赶路。

  尽管我们再三提及森林广袤无垠,即便是奥尔诺与他们的相遇也只不过是偶然,但面对魔女这种未知的存在众人心里都还是有些没底。

  别遇上当然是最好,但不做出任何实际行动只一味祈求上苍不是聪明人的做法。不论佣兵还是商人本能都是趋利避害,因而在短暂权衡以后他们将计划做出了些许调整,加速进程日夜赶路,以期早日脱离巴奥森林重新进入文明社会的疆界。

  虽然与南部国家文化上存在共通性并且近年来一直十分和平,帝国南部边境的驻军也依然要比起其他地方多上不少。一行人的目的地司考提小镇就有着一支两百余人规模的驻军,尽管魔女的传说若是属实这点人数多半也派不上什么实际用场,但至少比起十几个人还是要好上许多。

  能够去到那边的话有军队和教会的保护多少也会心安一些。

  如何对付魔女这种事情他们不愿意细思,以魔法见长的精灵族遭遇她的结果似乎也并不乐观这种讯息所有人都识相地没有深究。一方面来触及奥尔诺的伤心事不是一件好事,另一方面若是真正明白详细的实力对比,在没有任何其他解决方案身处森林当中孤立无援的眼下只会严重地挫败己方士气。

  人是需要希望来活下去的,即便这份希望众人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是虚假的侥幸,也终归比起把一切都捅破之后颓败放弃要好上一些。

  奥尔诺已经决定与众人一并通行,因此事情的详细经过可以等到到达了司考提小镇以后再跟当地驻军叙述。到时候根据状况的严峻程度,骑士贵族和当地教会领袖便会作出决策求援联系帝国高层。这些事情不是他们这些佣兵跟商人有资格决定的,而即便是贵族出身的玛格丽特,也只不过是一位尚未成年的贵族小姐,并且此刻还身处孤立无援的森林之中。

  就像马里奥大叔在之前跟费鲁乔争论的时候所说的那样,在这荒郊野外,贵族的身份不值一提。

  所以综合而言,此时即便是去深入了解状况也仅仅只是在自寻烦恼。

  能力不足时知道得太多有害无益,拉曼俗语当中的“傻人有傻福”大概也包括了这种涵义在内吧。

  总而言之,以皎洁的月光为主要照明的方式,他们在每天入夜以后也会抽出时间开始赶路。

  今夜的风有些冷冽。

  为了方便行动,亨利和米拉带着的披风都是较短的那种。这是从外观上能够辨别佣兵与骑士的又一特征,罩着披风时只露出胸甲的高等级佣兵与贵族在外行眼里也许没有太大差距,但熟悉此道的内行总是能从携行的物品以及装备上分辨二者。

  比起专精于战场的骑士,佣兵更像是个多面手。

  需要考虑的因素远比骑士更多,因而仅仅是披风斗篷这一微小细节,也是拥有相当大差距的。

  常年骑乘于马背的贵族骑士着甲状态下所覆披风多数较长,一些夸张的王公贵族所用甚至可以一直披到战马的臀部位置。而时不时就需要步行的佣兵则不然,与身高齐平的披风只能向前迈步,若是后退就会踩到自己的披风尴尬不已地摔倒在地。对于身处战场环境以追求灵活的巷战居多的佣兵而言,斗篷的最佳长度是到达小腿肚附近,这样万一有来不及解下斗篷需要战斗的情况时,也能自如发挥不会被其碍手碍脚。

  但短小的斗篷在寒风凛冽的冬天时显得有些不够看,坐在马车上的玛格丽特等人可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脸庞和手掌,骑在马背上的亨利和米拉却只觉得膝盖以下被寒风刮得都有些失去知觉。

  这就更不要提连斗篷都没有的费鲁乔和菲利波了。

  老管家和贵族青年很明显低估了野外环境的可怖,他们出来想要将玛格丽特带回家时仅仅携带了少量给养。不仅各种旅行日常用品携带不足,就连武器装备也严重缺乏。

  此时冷得有些发毛但却因为贵族的颜面问题还在强撑着不好意思去跟马里奥他们一行人借取斗篷,让米拉感觉是又好气又好笑。

  人活一张脸这句话在帝国贵族的身上显露无遗,虽说和马里奥他们已经算得上是熟悉起来不再有过于尖锐的阶级冲突,一些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差距也并不是就此可以改变的。

  所幸他们所在的还是南部,夜晚赶路时湿冷令人不适但还不至于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马蹄声“哒哒”,车轮转动“骨碌骨碌”,冬季的夜风从远方“呼呼”吹来,一并构成了旅行者们的小夜曲。

  队伍呈现的是紧密阵型,装备最好的亨利和米拉打头,其次是骑乘有优良马匹的菲利波和费鲁乔。在他们之后接连几辆马车都由佣兵紧贴护卫,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注意着周围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

  火把被放在了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以便在月光被遮拦住或者需要更加明亮视野时使用,但赶路主要还是需要仰仗明月的光辉。

  以松脂、松果和木棍在野外临时组成的火把一支顶多只能燃烧十几分钟。照明时间更为久远的精制长效火把需要用厚实且富含油脂的硬木缠麻绳浸松脂,晾干之后再重复此过程多次,才能达到数十分钟的燃烧时间。但即便如此也只能算是一种消耗品。

  节省物资以防不测,尽可能地多利用当地环境当中存在的事物是出门在外的常识。而在经历过一小段时间的适应以后,即便是玛格丽特等三名帕尔尼拉这种城市出身的贵族,也习惯了在月光下连夜赶路。

  这份经验且不提别人,贵族小姐是十分受用的。

  她所期待的是一场冒险,如今她得到的比一开始能够想象的还要更多。

  天真爱幻想并不是一种过错,只要它不是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吹牛就好。玛格丽特令米拉讨厌不起来的原因是她和她拥有共同的品质,尽管我们的白发少女自己总是注意不到这个优点。她们二人都是喜欢静静努力前去克服困难,并且学习能力优秀的类型。

  文学领域内常常存在的那种娇柔做作的贵族小姐,现实中虽说也有,但比例并不高。

  玛格丽特心思聪慧,虽然常常有天真和习惯性的行为,终归却是个能耐得住性子实实在在地去学习去思考的人。这种品质无关出身,单纯以个人而言也令人讨厌不起来。

  无知与弱小都是可以被改变的,只要不固步自封沾沾自喜,这些就仅仅只是时日问题。

  她现在看起来,已经十足像是个小小的冒险者了。

  车轮继续转动,没有教会的大钟提示时间,以月色判断多少还是可以猜测得出来大致的时候。

  已然深夜将近十一点,继续赶路下去会令明天变得休息不足,因此位于第二辆马车部位的马里奥大叔抬起手摇了一摇,示意队伍减缓速度。

  即便是在古道旁边,适合这个人数的队伍扎营的地点也需要一阵简单探查。如今情形之下他们更加注重四通八达地形平坦这一要素而非舒适,为的是在遇到威胁时得以迅速撤离。

  即便是从未有过冒险经验的帕德罗西贵族小说家也不会在自己的书中描述出每一次都能找到完美营地的情节,而在现实中就更是如此了。

  有得必有失,注重可以及时脱身的流畅性那么周边是否存在资源就变成了一个需要减轻比例的要素了。

  所幸在巴奥森林这种湿原之中他们也基本不需要担心水分和给养的问题,虽说一些坑洞积水由于里头腐烂植物的原因煮开了以后会有一股子草酸味,但在每次遇到足够大的积水坑时,他们也都会尽可能地补充好所有的容器。

  听起来像是轻轻松松的郊游,除了有些疲惫以外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掉以轻心万万不可,这里到底是荒郊野外。在一次独自前去补充淡水时过分靠近一个较大水坑差点被潜伏在其中的掠食动物袭击拖下水去溺死以后,玛格丽特就学会了这个道理。

  所幸这种水生龙蜥的尺寸并没有大得过分,在瞧见闻声赶来的其他几人以后它就迅速地松开了口溜走潜入到了水坑深处之中。在护甲的保护之下玛格丽特仅仅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和冲击,而在那之后队伍里严格规定若是要离队前去补给物资至少要两人结伴,这样在遇到什么情况的时候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荒野是毫不留情的,一旦粗心大意它就会给你上一堂印象深刻的课程。

  之前大自然便已展现过自己的威能,而在这之后遭遇到掠食动物的事情又再度让人明白了这是个决计不能小看的地方。

  ——而这,还是在并未得知魔女的威胁之前。

  粗心大意固然不好,但过分神经紧绷也会导致本能处理好的事情变糟。因此当这夜找寻到营地以后,马里奥大叔决定久违地奢侈一下,以这几日采集到的一些食材,做一顿较为丰盛的夜宵。

  火焰舔舐着锅底令温度逐渐升起,香味四溢所有人都是食指大开。多增加的两人份令锅内填得都快要溢出来了,而沉默不语只知道名叫巴罗的光头大汉不提,胃口和娇小身躯不成正比的奥尔诺,水还没烧开就望着大锅两眼放光。

  需要交代清楚的事情还有很多,需要询问的事情也还有很多,但这些都可以等他们到达了安全的区域里头再做,没必要现在就争分夺秒。

  警惕,是仍旧怀抱有的。

  巴罗的两把斧子都被收缴了起来,他似乎在心智上存在一些毛病,亨利和奥尔诺是明白原因的,但他们都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这涉及到一部分与魔法相关的高深知识,与马里奥他们这些外行是无法解释通透的,说出来的话只会导致队伍内部发生争执。

  这并非对商人大叔不信任,只是人性本身就是如此。

  几日前遇到奥尔诺二人的时候队内其他人的反应就已经证明了,如此情形之下,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提及为好。

  这样各怀心思把一些事情藏着掖着,若是后面暴露了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但即便是贵为贤者,在这种情况下亨利也并没有多少选择可做。

  他一家之言比不上帝国人长久接受的教育和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再加之以一些高深知识的晦涩难懂,无法保证开口能够确实改变处境的话那还是闭嘴为妙。两害取其轻,这种麻烦的局面在往后的日子里大约也不会少见。

  年轻时人总是容易把事物想象得过于单一,刻上死板的烙印。朋友就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认为立场是不会有所改变的。

  但事实是即便是熟人有些问题也最好不要触及,很多时候立场的转变仅仅只在一瞬之间,要维持事态不彻底崩盘,很多东西都需要小心翼翼。

  “大人的世界里,很多时候信任只有一次。”

  贤者之所以是贤者,不仅因为他明白什么时候该出手,还因为他明白什么时候该按捺不动。

  时间一丁一点地流逝,在吃完了暖洋洋的美味夜宵之后,他们安排了守夜的班次,就于马车围城的圆圈中央扎营休息了起来。

  劳累了一天也早已习惯这种奔波生活的众人都睡得十分深沉,数个小时的时间也足以恢复精力。而待到清晨时分存在感薄弱的冬日太阳尚且未能完全照耀大地的时候,他们又再度爬了起来,做新的一天的准备。

  重复又重复,数日以后,队伍已经是接近巴奥森林的后半段路途。

  据奥尔诺所言,她出身的那个精灵村庄也正是位于这片区域。虽说远离大道要深入森林之中走上很远距离才能到达,这边却也是整段路途当中最为危险的一段了。

  本就变得小心翼翼的队伍在进入这片区域以后更加沉默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空气之中的那种凝重的气息,但这显然不仅仅是心理因素在作怪。

  寒风呼啸,骑在马背上的米拉警惕地左右环视了一眼周围。

  密密麻麻的温带植被青翠夹杂着枯黄,但除了风扫过叶子的声音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没有任何的......”女孩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没有任何的,动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