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章 永春之地的乞讨者(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7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假如你从亚文内拉北部的边境线出发一路往南前进,那么你会发现它越往南去,山势越是平缓的同时,气候也愈加地温润。这种平和又温润的气候在来到作为王国商业交通中枢的艾卡斯塔平原时达到了顶点。

  如诗如画的景色让坐落在艾卡斯塔平原中心点紧邻发源自此地的加尔里尔河的亚诗尼尔城被学术协会评价为‘世界上最适合居住的五十座城市’之一的同时,也获得了诸如‘金山城’以及‘永春之地’这样的美名。

  若从上空俯视,作为王国命脉的这一交通重镇连带周遭的景色看起来会像是一张不那么规整的蜘蛛网。四通发达的山路将更靠近坦布尔山脉的边远狩猎小镇联系起来。而借由它们,猎人、佣兵、冒险者和行脚商人们将自己所获得的零碎东西运送到亚诗尼尔,出售给驻扎在此地的大型商会。

  每三个月一次,收集到足够素材的商会便会聚集在一起派遣出大型的联合马车队。将这些从各类魔兽身上获得的带有魔力的物品;珍稀的药用和魔法植物;魔兽幼崽和卵、生产物以及各种各样的矿石运送到更为广阔的地方。

  多个商会的联合马车队庞大的人数极大地提高了旅途的安全性,因此许多想要前往他地的旅人也大多都会选择等到这个时候和商会的车队一起前进,不少的商会也都会选择再带上两三辆载人的马车,收取旅费再赚一些外快。

  而除此之外,这趟耗时长达半个月的旅途所必要的护卫对于许多人而言也是一个绝佳的职位。

  各大商会通常都有着自己的护卫队,但将护卫队一分为二,一半留守商会本地另一半护卫车队以后,人数上面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但三个月一次的频率决定了假如为此扩充护卫队增加人数的话,养活这些平常的日子里头没事干的闲人又会多出来一大笔的开支。

  精于计算的商人们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因此以日为计颁发比通常护卫任务更高的薪水,同时提供简单食物这样的薪酬方案就被制订了出来。

  虽然只是简单的蜜糖烤面包,但胜在分量十足,而且味道也比大部分冒险者和佣兵常年食用的黑面包要好上许多——

  用一句佣兵和冒险者之间的俚语来讲的话:黑面包是死硬的木枕头,而蜜糖烤面包,则是散发着香味的天鹅绒枕头。

  总之都是枕头。

  话归原处,拥有十分不错的枕头(划掉)食物供给以及可观的薪水,而需要做的仅仅是在那些绝大多数情况下碰到这个人数就会跑了的盗贼偶尔脑抽了决定攻击的时候上去战斗。这极其优渥的条件让许多驻扎在亚诗尼尔城的有名佣兵团成为固定护卫队人选的同时,绝大多数刚好在本地的零散冒险者和佣兵也都挤破头想要获得一个名额。

  这其中想要混口饭吃的无能之徒数不胜数,但商会的人并不是来做慈善的,他们花钱为的是安心。就算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也必须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加入。

  最简单的证明手段自然就是测试,而测试内容也极其简单粗暴:无防具木制武器对打,不受伤并击倒三个以上的对手便算合格。

  这个测试一般在商队出发之前三天的时候展开,任何人只需要简单地报名便可以参加。

  队伍不算小,也不算特别大。嗯,至少就我们的两位主人翁站着的这片区域而言,略微估算的话,大概在一百人上下。

  亨利和米拉参加这个测试的原因非常非常简单,也非常非常普通。

  ——他们没有钱。

  是的。自称贤者的男人在带着年幼的白发女孩儿从小镇那儿离开不久,他们便惊喜地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全部存款只剩下一餐的伙食费,住宿费和其余的各种各样的开支全部必须让米拉动用她的存款这件事几乎让白发的女孩儿之前对亨利产生的一丝丝敬畏埋到了谷底。

  而仅仅是一个女仆并且还是小孩子的米拉显然也不可能是什么腰缠万贯的富翁——因此我们就有了眼下的这一幕。

  “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呢”洛安人的娇小少女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亨利这样说道,这句话现在几乎成为了女孩的口头禅。她时不时就要把它拿出来说一说表达一下对亨利的鄙夷——大部分时候是和金钱相关的,不过今天米拉讲这句话却是另有所指。

  正如同任何繁华城市的繁华地带,前往商会测试所在地:亚诗尼尔北城区的武器试验场的这一路上,数量不算少的流浪汉和乞讨者遍布沿途。

  来往的人大多都只是匆匆路过,即便有善心施舍,也只是随手一抛。

  唯有生活经历有别于大部分普通人,深刻明白这种渴望被帮助却一直都遭遇冷眼的感觉的米拉频频侧目,将她已经干瘪的小钱袋攥得紧紧的。

  这一切走在一旁的亨利自然是沉默地看在眼里,花费一些积蓄换下了不方便旅行的女仆装的米拉穿着简单的少女服饰,她刻意买了一个带兜帽的坎肩只为了遮挡住那引人瞩目的白发,然而不论她戴上多少次,都只会被亨利一把摘下。

  因为这个举动而感到烦躁的女孩儿气鼓鼓地望着他的同时,心底里头也不免有一丝莫名温暖的感觉。

  也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感觉,当她终于忍不住想要上去帮一个看起来比她还小的,正在乞讨的女孩子时。亨利阻止她的举动,才会让米拉这么生气。

  “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呢”米拉瞪着她耀眼的蓝色眼眸这样对着亨利说道:“你的同情心难道在帮我的那一次就全部用完了吗”

  “明明她、明明她也……”

  白发的女孩儿垂下了头,这是她不开心时的表现。真是个好懂的家伙,亨利这样想着,但依旧沉默。

  米拉所指的那个在街角存在的乞讨女孩他不可能注意不到,不同于白发女孩所认为的忽视,实际上亨利看到的远远比她更多。

  但也正因如此,他才会选择阻止米拉。

  那孩子有着一头脏兮兮的金发和破败的白色衣物,赤着的小腿和脚上布满了在粗糙的石质地面上常年行走产生的伤疤和血痂,纤弱的肩膀和上臂在肮脏的表面下依稀可以看出一些相同大小的长条形伤痕。

  她捧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拉维妮娅。并且还用西海岸民间广泛使用的非正式文字符号写了一小段故事。

  故事的内容触动了米拉,或许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因为女孩乞讨得来的钱币远远要比其他乞讨者多得多。悲惨的故事总是能够引起他人的怜悯,但对于白发女孩而言或许并不止于如此,亨利看着依旧气鼓鼓的米拉这样想着。

  洛安人在社会上的待遇让很多米拉这个年纪的孩子变得异常早熟,不像上一代的人曾经体会过国家存在时的繁荣和卫国战争的艰苦。一出生就处于世人鄙夷和敌视之中,懵懵懂懂就深刻了解人心险恶的他们,讽刺性地反而保留了最为美好纯洁的一面。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阻止米拉。

  因为亨利不希望她的这份纯洁被所现实所玷污。

  他与她的视角出发点是一致的,但落在贤者双眼之中,那被解读过的世界却与少女所看到的大相径庭。

  ——那个女孩自称拉维妮娅,但从她的名字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妮娅这个尾缀来自于拉曼征服时期,不可一世的拉曼人征服了土地、国家、城市和人民的同时,也剥夺了被征服者的文化和传统。在拉曼语这种西海岸极少有人知晓的语言之中,来自东方的征服者们对于自己的自称便是‘拉曼尼’。拉曼意为‘来自东方的人’而拉曼尼则可翻译成‘来自东方的男人’‘拉曼的男人’。

  在男权至上的那个年代里头女性并不是独立存在而是依存于男性的‘物品’,因此拉曼人通常称呼他们的女人为‘拉曼尼娅’——意思就是拉曼男人的所有物。

  这些女人不单单包括拉曼男性的妻子和女儿,还有被他们所征服掠夺的女奴。

  一千三百年前拉曼帝国分崩离析之后过往的荣耀不复存在,但妮娅这个后缀作为当年那些征服者以及被征服的民族名字却从此流传了下来——可也仅限在当年拉曼帝国的版图之中——换句话说,仅限在褐色、棕色、红色和黑色头发的人种之中。

  从未被纳入帝国版图甚至于那些绘制地图的人连听都未曾听闻的金色头发的西方人,是决计不可能取着一个这样东方化的名字的。

  就算退一千步,位于坦布尔山脉另一侧和莫比加斯内海对岸的现如今仍旧讲着拉曼语的诸多国家,以其浓厚的种族主义和排外意识,也不可能接受一个看起来和他们有诸多不同的外族人成为自己的一员。

  所以这个名字只可能是忽掰的。

  如果单纯这一点仅仅只是提起了亨利的疑心的话,那个细致动人的明显不可能是她自己书写的故事以及上身的那些伤痕,就足以让他推导出整个事情幕后的真相了。

  亨利十分熟悉这种形状的伤疤。长条形的肿胀带着血痂,并且分布十分规律。假如是其他的乞讨者因为嫉妒而对她进行攻击的话伤口是不会这样规整的,特殊的形状加上分布的区域他可以很容易地猜测出这些是在特定的情况下使用特定的工具才能造成的伤口。

  目的是造成痛苦令人屈服而非真正伤害,再加上绝大多数都是落在不易察觉的背部。过去的奴隶主们用惯了的方法如今也依然好用,那个女孩瓦罐里头装满了的钱币,想必在入夜之后就会被哪个大腹便便的奴隶主给收走吧。

  ‘这还真是一种一本万利的赚钱方法’亨利心底略带讽刺地这样想着,周围和那个女孩差不多的孩子有很多,全都是女孩。数量再搭配上分布区域他大致推断出这大约是团伙作案,一个人管不来这么多。

  想来他们大概是从哪个孤儿院以善人的名义领养走这些孩子吧,但谁会预料到等待着的是这样的命运呢?

  ——或许有很多人,只是没人在乎而已。亨利看向了米拉。

  白发的女孩依然在赌气,但她忽然就停下了脚步,任由人来人往,就那么站在路的中间。

  她重复了好几次深深地呼了口气,然后又深深地吸了口气的动作。

  亨利大概能够猜得到她心底里头在想的是什么。就像前面说的,这孩子非常好懂,因为她把自己想的东西基本上都写在了脸上和肢体语言之中。

  ——而他也确实猜对了,站在路中央努力地做着深呼吸的米拉,心底里头缠绕着的是一股纠结的情感。

  她跟着亨利,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没有别的人可以跟着罢了——或许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因为对方一周前‘解救’——米拉想到这里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说实话那在她看来倒不如说是坑——了自己的那件事,让她多多少少觉得这个自称是贤者的男人说不定真的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人。

  嗯,虽然在很多的事情上面他确实能够算得上是特别,例如特别贫穷之类的——但米拉指的不是那些。

  她即便仅仅十一岁的年纪,见过的人也已经不算稀少。

  即便大部分的人都喜欢标榜自己独一无二,但在米拉眼里,绝大多数的人都长着同样的一张脸。

  脸上挂着的唯一情感是漠不关心。

  而她本以为面前这个男人是特别的,但今天这一切又让女孩产生了动摇。她开始思考着,自己是否要跟着他接着旅行下去,或者就近在这里找一份工作。

  亚诗尼尔是座大城市,和小镇那边不同,这里的人或许不会计较她和一桩死了好几个人的血案有关。

  她如是思考,而亨利则静静地等待女孩自己做出决策。

  他不会开口去干涉她的思想,正如同他明明知道那个乞讨者女孩背后的事实,却不会在第一时间就在米拉的面前全盘托出一般。

  亨利不是一个会这样滔滔不绝卖弄知识的人,他很清楚对于米拉而言那样残酷的真相反而会令她更放不下心。

  唯有知晓一些粗浅知识成天想要通过卖弄它们来获得他人重视的家伙会喋喋不休着每个自己发现的或者自以为发现的盲点,而这种人通常只会导致他们想要令其刮目相看的对象感觉反感罢了——我们有着贤者之名的主人翁自然不会那么幼稚。

  ——虽然即便是他也无法说清楚自己为何会对一个仅仅数日之缘的女孩子这么上心。

  ……亨利就这样等待着,但在那边纠结了半天的米拉,张口说出的话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再一次。

  “贤者先生真是个最糟糕的大人,我绝对不要成为你这样的大人!”用女仆那惯有的敬语称呼却说出了相当失礼内容的米拉抬起小脸直直地盯着亨利一字一句地说道。

  “所以请教会我如何战斗!”

  她用很大的声音说道,以至于有一部分的路人都因此转过了头。

  而亨利愣在了原地,这两句话的逻辑关系是如此的混乱以至于他的大脑都当机了那么……一两秒钟。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称贤者却毫无仪态的男人在两秒钟以后捂着肚子站在原地夸张地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引来了比之前更多的路人的围观,甚至就连那些在街角乞讨的女孩都抬起了脸看向这个男人。

  “疯子”一直到路人们失去兴趣摇了摇头走开,亨利才停下了大笑。

  他就像会变脸一样在直起腰的一瞬间重新变回了原来平静普通的表情,接着盯着因为刚刚的一切而脸红到了脖子根的米拉,缓慢地开口说道。

  “我算是明白一些事了……”

  “……什么事,我怎么觉得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怀疑自己被当成笨蛋对待的米拉再一次用‘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的鄙夷眼神看着他,而亨利只是摆了摆手:“别在意别在意,比起那个……”

  “跟我来吧,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的话,有些事情或许也确实该让你亲眼看一看”

  “但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向你道歉”他说道,而米拉一脸莫名其妙地“哈?”了一声。亨利接着说。

  “是我的错,我套用了惯性思维在你身上,把你当成了随处可见的其他人。”

  “这显然是大错特错的,你是个值得被认真对待的人,米拉”他这么说着,而白发的女孩子呆了呆,然后双眼之中逐渐浮现出了清晰可见的——鄙夷。

  “原来你嗜好年幼的女孩子吗,贤者先生真是个最糟糕的大人呢”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就好像那上面有些什么脏东西一样,然后接连退了几步远离了亨利。

  “……”贤者回之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米拉是个很好懂的孩子,他看得出来她只是在害羞。

  接着他看向了那些乞讨的女孩,她们当中不少人看着他和米拉的眼眸之中都带着希冀和羡慕的色彩,而他一眼略过,灰蓝色的双眸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走吧”

  “去哪里?咦,测试呢,不参加了吗”米拉显得有些云里雾里,而亨利转过头,拉住了她的手。

  “你不是想让我教会你如何战斗么”

  他空着的另一只手握了握背后的大剑,似乎是在确认可以随时拔出。

  “你不是想帮她么”

  他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那名金发的女孩。

  “恭喜你,你现在有个机会可以两全其美了”

  背着大剑的贤者如是说道。

  R:抱歉之前的节奏有些混乱,因为起点这个“善解人意的温柔小可爱”我只好先上传第一章再上传序章,现在已经改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