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21章 愣头青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8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世人在提及剑士之间的对决场面时,往往会将眼光着重于双方的技术上面。

  在以帕德罗西帝国为首的东海岸上流圈子当中,但凡剑术讨论,通常都会以眼花缭乱的变招和各种花样繁复的剑术招式名称,如黑白战棋一般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半天讨论不出来一个结果。

  技术,在拉曼系的上流贵族——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圈子当中,被视为及其重要的因素。

  事实上,在许多的战斗当中,技术也确实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但它或许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重要。

  年青人在拔出腰间那拥有复杂装饰护手的单手长剑紧接着的下一秒钟,马镫一蹬,缰绳一拉,就朝着亨利袭击了过来。他身后梳着大背头的老人作出了惊讶的神情,但这皮笑肉不笑似的伪装并未能够逃脱贤者的双眼——那留着花白大胡须脸庞上眼睛深处平静自若,丝毫不像是对此毫无预备的模样。

  想来也是,作为前来找寻自家小姐的人,仅仅派遣出两人的规模,同行二人自然必须互相熟识。所以这个年青人做出这种事情不在他意料之外,但老人按捺在原地,既不帮忙也不阻止,显然也是在盘算着一些什么。

  电光火石,而在场数人着目点和思绪各不相同。

  与还能关注其他事情的亨利不同,米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明显的危机之上。她仅仅瞥了一眼就明白这个年青人也是有研习过剑术的人,对方手中的单手剑收在鞘里的时候看起来与玛格丽特的刺剑一般无二,但拔出来以后剑刃至少4公分宽度的模样又给出了另一个说法。

  帕德罗西上流社会所使用的花式刺剑极其修长,细又窄的剑刃提供了优良的穿刺性能,但它却只适用于贵族之间一对一的决斗。这是一种文明的武器,相比起在血肉相搏的战场上久经考验设计出来的只是为了杀伤敌人的工具,它更加注重与“令贵族死得体面优雅”。因而在设计上就无法进行令场面血肉模糊凄惨恶心的斩击,而只能是造成穿孔刺击,让参加决斗的贵族即便是死,也是“鲜血染红了华美精致的衣裳,脸色变得苍白,缓缓倒地”,相对体面地死去。

  这是温和又体面的、文明人的追求,但帕德罗西帝国远远不能谈得上是个温和又善解人意的国家。

  这个千年帝国的历史是由血与骨构筑而成的,少女身上所穿着的胸甲所携带的长剑便是这高度发达的战争文化结果。因而作为优雅刺剑的另一面存在,帕德罗西帝国亦存在有杀伤力不输给野蛮西海岸的残忍工具。

  “劈刺剑”米拉轻声念出了那把以优雅护手装饰但前方剑刃却寒光闪闪的单手剑极其简明扼要的名讳,而只骑马朝着这边缓步跑来甚至连加速冲锋的意味都没有的年青人,采取的身位重心靠后打算朝着亨利脸部挥舞的动作,显然他也还是有所保留不想弄出人命,只是想要发泄自己的怒火给予贤者一个下马威。

  “愣头青。”米拉一阵见血地得出了结论,即便是一旁对于剑术等等都一无所知甚至有些对情况感到迷茫的玛格丽特,在这一瞬间亦有一种想要扶额长叹的冲动。

  很显然,这个人把亨利当成了哪里随处可见的低级佣兵。

  而他又对于自己的技术,过分地自信了。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熟悉战斗与剑术的人总是能够从别人的站姿和持剑姿势等等诸多细节判断出对手的意图甚至是性格——这个20岁出头的拉曼贵族青年有意地操控马匹不达到全速,手中的长剑夸张地举了起来同时发出大喊试图让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而他的身体往后倾斜是为了在马背上获得更好的平衡性。

  他计算好了攻击距离,盘算的事情是在与亨利错身而过的一瞬间挥出准确的一击——不会真的打中,只是从贤者的面前堪堪擦过。

  极具表演性质,想要博人眼球,想要吸引他人的注意力——而吸引的对象是谁,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做给玛格丽特看,用帅气又炫耀性十足的技巧,把这个高大的佣兵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些下级佣兵懂得的就只有简单的格挡反击,证明给玛格丽特看这家伙只不过是身材高大的空架子,其实内里什么都没有。

  彻头彻尾的炫耀,在年青人眼中这会是一场自己单方面的表演。

  “......”亨利沉默着,米拉的那一句愣头青他听得一清二楚,而贤者对面前这个年青人下的结论也大致与此相同。

  “咻呼——”长剑以夸张的角度挥下,但早在它挥舞下来之前亨利就已经一个侧身如闲庭信步一般闪避了开来。“呃——”年青人愣了一瞬,但他到底是有些基础的人,一拉缰绳令战马减速手中长剑回过身就又是一记劈砍,只是这一次他多玩了一手在劈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变换方向从瞄准头部的竖劈以手腕一击翻转划出一道圆弧袭向了脖子。

  这招变招他练得炉火纯青,发生在仅仅半秒之间。但亨利依然闲庭信步,连剑都不需要拔出来,就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它。

  “......”即便再怎么年轻冲动,接连两次被避开他也多少注意到了这个男人的不凡之处。但眼角余光瞥到一侧的玛格丽特正全神贯注地——至少他自己以为是——瞧着他,年青人一时间涨红了脸,一股气从胸膛当中迸发,抓着鞍座一个翻身就跳到了地面上来。然后一拍马屁股让战马远离,明摆着是要亨利好看。

  “菲利波,收手吧!”眼见场面即将变得对自己同伴不利,背后的老人总算开口阻止。名为菲利波的年青人涨红了脸像出鞘利刃一般气势汹汹的模样与平静的贤者形成了及其鲜明的对比,但比起神情和态度,最为重要的还是两人的身高差。

  菲利波是一个典型的拉曼青年,身高仅一米七不到的他站在亨利的面前看着就像是个小孩子。而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尽管尤以东海岸上流阶级的圈子当中为首这绝大多数人都崇尚“技术无敌论”,单就实际而言。

  技术,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重要。

  古拉曼帝国有一句谚语:“一力降十会”。

  体格和力量在战斗当中占据的重要性高达六成,而技术只占三成,余下的还有一成是运气。

  一个身高仅一米七左右的优秀剑士手持长剑面对一米九以上拿着巨大木棍胡乱挥舞的壮汉,输掉的往往是前者而非后者。

  在体格相差无几时技术确实能够起到胜利的关键性作用。但当双方并不站在一个重量级时,拥有优势的一方甚至不需要去考虑使用任何的技巧。正如我们的贤者先生一直在做的那般——他只需要挥砍,然后保证砍中敌人就足够了。

  因为他的体格和力量加上大剑克莱默尔的攻击距离和重量,只需命中,基本上对手非死即伤。

  并且。

  即便是要谈论技术。

  这个年青人也是远远不及亨利的千分之一。

  “啪——!”

  跟这种愣头青的纠缠是没完没了的,如果你不让他意识到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他就会一次又一次地纠缠不休。

  所以亨利不打算再浪费时间。

  “咻——夺呜呜”

  快得几乎没人可以看得清楚发生了什么,菲利波的剑就掉在了地上。

  亨利近身一个箭步,直接用胸甲的凸起顶上去滑开了菲利波的剑刃,然后手绕到了他的腋下一绕一提,紧接着另一只手用力往他持剑手掌一拍,就成功地完成了缴械。

  对于身上的防具的运用恰到好处,动作流畅熟悉如行云流水,而速度又似奔雷疾风,令人措手不及。

  “你、你——你、你怎么——”菲利波愣在了原地,他惊慌失措地拍着自己的身体同时左右观望仿佛是有两个亨利另一个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偷偷潜入到了身边,但四周空旷无人,他最终还是只能接受自己明明手持利刃摆出攻击姿态还是被人欺身缴械的史实。

  “我——我——”之前的自信心有高,眼下的菲利波就摔得有多重。

  他想要炫耀的单方面戏弄对方,现在反过来成为了送上去的菜。而让这一切变得更加严重的,是这还是当着玛格丽特的面发生的。

  “我——”菲利波涨红了脸,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身后的老人眯起了双眼打量着贤者。

  亨利露的这一手干净利落的缴械并不是在作秀,跟随自己老师已经有相当时光的米拉是知晓这一点的。莫比加斯内海的东西海岸都有一手半剑、双手剑以及单手剑的运用者,而由于武器基本一致,所衍生发展出来的使用技巧自然也大同小异。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和下级佣兵不提,就连贵族和剑士剑师这些系统性学习剑术的人,其基本套路、对于距离的判断、站姿重心的掌握和挥舞方式,也都是一个模子里刻画出来的。

  区别东西海岸剑术体系的,是高级进阶剑术的理念和细节上面的运用方式。

  以近身战斗为例,西海岸风格的剑术近战动作亨利在湿地地区曾演示过其中一二,使用半剑剑技将长剑的整体长度缩短,作为匕首或者钝器用剑的其他部位贴身攻击。

  而东海岸,特别是流传在帕德罗西帝国上流社会圈子当中,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剑术体系,近身战的做法,则是如同贤者当下所展示的模样。

  一个标准到如同教科书一般,又如闪电般迅猛,以至于几乎没人能够看得清的,缴械动作。

  双方都是明白人,亨利用的是动作而非苍白无力的言语来传达自己的意思。

  “你们打不过我的,别自取其辱”他虽未开口,却正确地表达出了这一意味。

  对贵族而言颜面极其重要,帕德罗西历史上甚至有决斗失败者在被胜者饶恕一命之后不单报复毒害其全家还将当时在场所有观众一一杀害的恶性事件发生,尽管这个小村子附近的农民并不众多,但亨利还是没有做得更加过分,而是给对方留了一个台阶去下。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便好,有的事情留着这层窗户纸不要捅破才是上策。

  一头白发的老人安静了,菲利波也沉默地转过头捡起了自己的劈刺剑。

  对方并不是无脑的下级佣兵,仅仅两三接招他就明白这个高大的佣兵强悍到足以在自己所擅长的事情上面碾压自己。

  因为他做这一切的时候身上还穿着一件板甲,带着包括匕首在内的好几把武器。

  而轻装本应更加灵活的自己,却连反应的机会都不存在。

  “大小姐,还有您二位。请到附近休息,进行长谈。”老人拉了一下缰绳,令战马朝着这一侧走来,而后开口说道。

  “你们先去,我还要交任务。”亨利看都不看他,从米拉手里头接过了杂毛犬的缰绳,然后转过身打算朝着另一侧走去。

  “呃,这事,十分重要,还请您——”老人的神情有些尴尬,但贤者对此只是耸了耸肩:“当然,我这也是。”

  “这可是两个铜板呢!”亨利说着,然后就头也不回地朝着另一侧走去。他身后的米拉又翻了个白眼,白发大背头的老人这会儿终于是按捺不住了,举起了手张开口准备叫亨利停下,但玛格丽特却在这时开口阻止了他。

  “由他去吧,费鲁乔,我忠诚的管家。”尽管身上脏兮兮的,在面对自己家臣的时候玛格丽特依然流露出来一股贵气逼人的模样。她瞥了一眼有些垂头丧气地走过去牵回自己战马的菲利波,然后接着说道:“初次见面就被人拔剑相逼破口大骂,我想梅尔先生想要走开一会儿也十分正常。”

  “诚惶诚恐,小姐还请理解菲利波的冲动。”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费鲁乔恭敬地鞠了一躬为愣头青辩解道,而玛格丽特愣了一会儿,长叹一声,以不符合她年龄,但联系到贵族身份却又令身旁米拉感觉十分自然的成熟语调开口说道。

  “你应该是有收到我的留言了,所以到头来,又是叔叔搞的鬼吗。”她这样说着,而米拉注意到管家费鲁乔在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又朝着玛格丽特打了个眼色,像是在劝她这种事情不宜在外人面前声张。

  “嗯,这里确实不是谈话的好地方。”玛格丽特这样说着,而一行四人就这样朝着村子里他们下榻的农居走去。

  菲利波和费鲁乔是怎么样追踪到他们的,这种事情已经是无需询问。毕竟他们虽说决定不向佣兵工会报道,却也并没有因此就如何地乔装打扮避人耳目。稍微向着切斯特小镇周遭调查一下,找寻到踪迹也并非难事。

  但庭院当中都有着三四十人的守卫,却仅仅派出两人规模的追兵,并且其中一人还是身居高位的管家,即便是我们白发的洛安少女,也能够嗅出一股猫腻的味道。

  只是她跟玛格丽特到底只是雇主跟被雇佣人的关系,因而在去到了暂且下榻的民居以后,就只有管家费鲁乔跟贵族小姐二人走了进去。米拉和牵着马一脸郁闷的菲利波,就都停留在了门外,充当守卫。

  这个显得有些冲动的年青人在安静下来以后才注意到了洛安少女的存在,他在此之前似乎未曾见过一头白发的人种,也兴许只是青春期男性的本性使然。总之那时不时地朝着米拉瞥来的目光,令少女修长好看的眉毛都皱到了一块儿。

  十几到二十岁出头的年青男生总是这幅德性,争强好胜,一旦附近有年龄相仿的女生存在表现欲望就会被十倍百倍地放大,以至于开始做一些显得有些蠢但他们总是自以为很帅气的举动。

  但当与女生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们又会变得羞涩起来,甚至就连靠近过来开口说话也不敢,只是在远处偷偷地、一下一下地瞥过来。

  “有点火大。”洛安少女抱着双臂靠在民居的外墙上小声地嘟哝了一句。

  而以交任务为借口离开了这里的贤者直到十数分钟之后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他望着一左一右站在门口当守卫的二人,菲利波错开了眼神脸上多少还有些愤愤不平之色,而米拉则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亨利耸了耸肩,下一刻玛格丽特推开了民居的房门。

  “不好意思,队伍,也许要扩大一点了。”她带着抱歉意味地对着亨利和米拉笑了笑,而身后的费鲁乔也慢慢地走了出来。

  “小姐非要进行冒险的话,老夫也并无资格阻拦,但,还请允许我这老顽固一同前行。”他对着亨利稍稍点头,虽是行礼,但不卑不亢。

  “就,多有叨扰了。”

  “行,反正我们佣兵就是拿钱办事的。”亨利第不知道几次耸了耸肩。

  “看来我们要当一段时间的队友了。”米拉转过头瞥了一眼,而菲利波迟疑了两秒钟才反映了过来她是在跟他说话。

  “啊、哎,是、是的,请多担待。”

  毛躁又不知所措的模样和之前冲动的样子看似有所区分但仍旧同属一支,米拉朝着屋内走去环境由明亮变得昏暗,少女摇了摇头,轻声感叹。

  “真是个愣头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