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85章 道沃夫博格战役(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88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主要分布于三大帝国的研究历史战役的学者们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以拉曼语写成并且充斥着一股文人墨客之间相互讥讽意味的一针见血的话语:

  “外行讲战略,内行谈后勤。”

  它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在军事战略层面上真正的行家里手和那些只是纸上谈兵的人的最大区别——后者往往会忽略掉行军、补给、士兵和军官之间的协同等等一系列,就只是单纯地谈论战略,仿佛所有的士兵是在棋盘上预先布置好的棋子那般,只要擅长奇谋技巧,玩弄一些独到的战略,一切就都可以解决。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真正的战场远比这些纸上谈兵的人所想象的更为无趣也更为辛苦,要令一百个人协同作战就已经相当困难,未经训练的十万民兵?——让这些人去玩出什么特别的花样去搞什么别出心裁的战术来,结果只会是漏洞百出反而搞砸了一切。

  人和人之间是拥有个体差距的,正是这种个体差距决定了他们永远没办法像是棋盘上的棋子那样完全地完美的执行所有的指令达成指挥官想要的结果——这也是大部分纸上谈兵出口成章总是能够在和平年代里头谈得头头是道的年轻贵族军官之流,一旦踏入战场就死无葬身之地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

  ——他们除了会计算数字和安排兵力对比这些战略上的东西以外就不会其他任何,他们不了解自己手下的士兵,只是将指令发布出去就等待着他们完美地执行。传令兵是否将消息及时送达了?右翼的部队是否知晓要和左翼齐头并进?——总喜欢玩花式战术异想天开的战略的结果就是对于士兵的各种要求太过严苛,如此导致的进一步后果就是在战略层面上的容错率大大下降。

  过分取巧过分精妙的计划一旦有某一环节出现错漏就会导致全盘皆输——常胜之将无需奇迹这句话所指的就是这种情形,虽说大部分普通人甚至是学者所津津乐道的永远是某几场出彩的以少胜多创造奇迹的战役,但人类几乎等同于本身历史长度的战争史当中更多出现的还是眼下正在艾卡斯塔的南部所发生的这样平凡无奇的战争。

  明面上平凡无奇,但却在细节之中,能够瞧见其真章所在。

  如同莱斯基大公这样的优秀指挥官懂得自己麾下的士兵,这位在亚文内拉生活了21年的洛安老人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入到了人民之中。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不单指的是对敌人,在对上自己麾下的士兵时,懂得他们的需求和他们的能力所限,掌握大局稳打稳扎,也是一项极其重要的能力。

  你要让这些农民出身的亚文内拉民兵去做骑士的活,他们是肯定做不到的。同理,你要让一个骑士屈尊去做农民的事情,即便亚文内拉北部的大部分贵族都和平民更加地接近了他们或许能够放下自己的面子,让这些养尊处优的人去做这样的事情,效率也会极为地低下。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庞大的十万人有余的军队不只是单纯的数字那么简单。其中夹杂了曾经的奴隶,来赚口饭吃的佣兵,亚文内拉山民猎人,归顺的洛安人,逃亡的西瓦利耶难民以及贵族骑兵和军士等各色人等,这些人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地位甚至还有语言交流沟通方面上的问题,要让他们全部为了同一目标齐心协力是极为困难的事情——除非你足够了解他们,说着他们的语言,并且明白他们所擅长的事情。

  佣兵和山民的猎人长弓手们被安排充当斥候发挥他们的多面手角色和轻便迅速的特性,分散成十几个小规模的中队形成左右翼最远甚至已经进入了道沃夫博格领地的一些村庄的周围。贵族骑士和军士被打散分编成了整支大军当中的百人千人和万人规模的队伍的领导者,维持秩序,普通的亚文内拉人和没有多少战斗能力的西瓦利耶难民除了成为主要的步兵来源以外还会干各种各样的杂活——至于那些归顺的洛安人,艾卡斯塔平原或许没有足够的骑兵,但战马却是有着很多的。洛安人曾经的重骑兵也相当有名,作为战斗种族年长的经历过卫国战争时期的人基本上个个都会骑马,于是莱斯基大公给他们颁发了一个最重要也最辛苦的任务——传令兵。

  在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这两个地方居住了这么多年的他们基本上也都会说这里的语言了,加之以洛安民族坚忍不拔的个性,将他们作为传令兵指挥协同部队前进并且将前哨关于伯爵领地当中军队和平民的动向的事情及时汇报回来,显然正如同我们前面所说的那般,是将好钢用在了刀刃上。

  如是的准备还仅仅只是初步,布置好大局并且确保信息能够及时传播开来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莱斯基大公所拥有的军团战争战略级别的指挥经验,加之以我们的贤者先生,爱德华一方的军队在数万人乃至十数万人规模的指挥上面相比起亚希伯恩二世那边拥有一种天然的优势——当然这前提是奥托洛那边并没有派出一位同样优秀的指挥官。

  永远不要轻易地否定这一可能性,虽然为了维持亚文内拉的主权不暴露给帕德罗西人而且奥托洛的这支秘密部队是等同于抛弃性质的,但其中是否会存在优秀的指挥官这件事情因为情报的不确定性仍旧是一个疑问。低估自己的对手骄傲自大是一种万万不得的行为,不论莱斯基大公也好我们的贤者先生也罢他们都早过了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年龄,岁月累积下来的智慧让周遭包括米拉和爱德华还有明娜莉娜等一众人等在内都是获益良多,在这之后这些年轻一辈的亚文内拉和洛安的生力军迅速地吸收学习,也必定能够应对往后会再度出现的挫折和挑战——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十万人规模的军队调动起来已属不易,而如何利用好这一优势不令他们变成劣势莱斯基大公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案。供养这些军队所需要的后勤负担是极为庞大的,在出发前购买好的物资和补给仅仅只能维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虽说打算抓紧时间速攻,但很可能会发展成围城的战斗的眼下,做好充足的后勤工作才能够保证士兵的战斗能力。

  因而在莱斯基大公和亨利的共同建议下,爱德华王子决定抽调出两万五千名民兵,直接作为专业的后勤人员,负责各种各样的工作。

  ——在过去艾卡斯塔迎击西瓦利耶军队的时候他们不需要这么做,但这一次或许会直接打到王国的最南边,长距离的远征专业的后勤保障人员极其重要。与其等到到时候临时抱佛脚,倒不如现在就安排好,让那些厨师、伙夫马夫还有庖丁出身的民兵们去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供养起这支规模仍旧在日渐庞大的军队。

  而除了这支声势浩大的专业后勤部队以外,爱德华麾下的重装骑兵和精锐弓箭手部队被布置在了中段的位置作为本阵的主力,而他们的更前方一万有余的下级佣兵和有过一些战斗经验的普通民兵组成的步兵阵列则是真正的先锋。在这些人作为队伍警戒着远处道沃夫博格可能前来的攻击时,拉着马车与牛车,余下的农民们跑到了东面的普洛塔西亚森林那里,开始砍伐起树木来。

  攻城的战斗需要大型的器械,他们在为投石车和云梯做准备,而忙忙碌碌的这一切都被待在城堡当中的伯爵所注意到,此等规模的军队却尽然有序地行动起来证明他们拥有一群相当优秀的领导、军官和士官——这是所有的西海岸人都未曾见到过的战争模式,这是洛安人在与拉曼王国和奥托洛帝国的斗争当中学习并总结出来的真正的专业战争。

  它不是贵族以武力和装备击溃敌人,只讲究骑兵冲锋和一定程度上的正面对抗战术战略技巧,其他的全凭战士个人能力的传统的小王国战争。这种将军队划分为一个个缜密的小队中队大队军团并且派遣有能力的人指挥的行为只有过去的拉曼帝国和如今的三大帝国才能够见到——这是正规军队而非以贵族骑士为主的作战方式。

  这是——亚文内拉的未来。

  道沃夫博格伯爵远远地注视着这一切,他的心里头有某些东西正在产生动摇,但同时源远流长的家训和受到的教育又像是这城堡本身一样控制着他。

  “希望和,责任啊……”表情刚硬的中年人长长地叹了口气,而另一侧爱德华麾下的军队则迅速地继续做着他们的战前准备。

  要进行攻城和攻坚类的战争,断绝守军的粮食和饮水补给是最好的手段,但虽说道沃夫博格领确实处于加尔里尔河的下游,要令这条最宽处可达九千米一直流通到南境城邦联盟的西海岸最大河流断流,亦或者在其中下足量的能够使得守军的水源受到污染无法使用的毒药,这个挑战甚至比直接攻下城池都要来得巨大。

  更别提道沃夫博格领地的内部如今也仍旧存在有数万的平民,爱德华若是做了下毒这种事情他们必然也会受到牵连,先不说这件事情必然会使得他失去现如今军队民兵的人心支持,首先他本人就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无法断绝加尔里尔河,这个优秀的环境资源他们也是必然不会放过的——亚文内拉人自古以来就懂得利用加尔里尔河的流水来运输砍伐下来的木头和一些物资以及捕捞水产,而深谙这些人民勤劳天性的亨利和莱斯基也自然选择了善用资源,除了被砍伐下来制作攻城器械的原木就这样顺流而下节省人力地快速运输过来以外,他们甚至还开始了船舶的建造。

  这一点令查尔斯还有爱德华等等一批亚文内拉的贵族都是大开眼界,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过的加尔里尔河蜿蜒直下从艾卡斯塔平原深处的坦布尔山脉山脚下延伸在亚诗尼尔附近转地下暗河成为肉眼可见的河流,而它一路直直流到亚文内拉的最南端在断戈峡谷的附近才重新转入地下,若能够将部分物品置于船舶上顺流而下的话此等规模的军队南征后勤和人员负重上面的负担会小上许多。

  老前辈就是老前辈,观察力敏锐善用资源这方面年轻又缺少经验的亚文内拉人只有学习的份儿。整个主账之内所有的其他人都只是学生,唯一能够和莱斯基对等交流的也就只有我们的贤者先生,而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所有的人牢记在心,认真地学习。

  这种端正而又谦虚的态度令莱斯基大公赞许不已,要知道虽说他拥有大公之名是个传奇人物,但那也是二十一年前在坦布尔山脉的另一端发生的事情了。如今的他体力上已经弱化了许多,看上去只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又加之以洛安人的坏名声,这些亚文内拉的贵族在学习新事物的时候能够端正态度,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还没有学会就开始先提反对意见,令他是愈发地喜欢。

  “投石机是十分有必要的存在,同时原木阵地的巨盾也是,作为掩护长弓手和步兵继续推进的重要防御,只要人力和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必须制作充足的数量。”莱斯基这样说着,爱德华和其他等人点了点头,而亨利指了一下地图上狼堡的东北方向,开口说道:“如果我是伯爵的话,我会选择派出骑兵从这里出发,借助前方小镇作为掩护,绕道侧袭,侵扰左侧步兵阵列,击溃,并且阻止我们的前进。”

  他说道,这次换做莱斯基和其他人点了点头,有无畏之名却显得十分稳重谨慎的大公补充道:“他们的目的不会是彻底打赢我们,狼堡的伯爵善于防守战以及为保守的名声即便是老朽也有所耳闻,加上有城堡这样一个优势存在,他不可能甩开这些派出宝贵的兵力到外头浪费,毕竟即便骑兵再怎么精锐,他们也拥有人数上压倒性的劣势。”

  “所以他派遣出来的骑兵,目的只是击退我们避免靠近城堡,凭借城堡强大的火力和防御能力,撑到亚希伯恩二世的援军赶来。”莱斯基大公这样说着,而爱德华还有查尔斯这些了解狼堡伯爵的亚文内拉高层贵族都点了点头:“那么只要派遣出骑兵封锁左翼,避免他们的骑兵攻击即可?”

  “嗯,是这样,”亨利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这只是简单的部分。”

  “困难的地方在于,要如何抓紧时间又不令城堡破损过于严重兵力损失严重,就夺下狼堡。”

  “是啊,只能这样做了。”莱斯基大公苍老干瘦指甲发黄的手指点了点狼堡正门口为了能够让城内骑兵突击而刻意余留的一大片空地。

  “我们给他们来一个,声东击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