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24章 早春的樱(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5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满地死尸。

  一夜的熊熊大火之后,这个原本堪比城镇的繁荣村庄,只余下规模庞大的焦黑色残垣断壁,无声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以长达半个世纪以上的时间跨度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聚居地,尽管破烂又肮脏,却也是数千人称之为家的地方。

  但就这样在一夜之间,它被从月之国的地图上抹去了。

  被杀死的人超过四千,年龄、性别和职业各异。足轻们折断了许多长矛,砍废了不少刀,就连武士的箭矢也都消耗一空。一晚上的搜寻和清理活口任务过后,顶着一夜未眠的疲惫,足轻们在隔天早上却还是被武士驱使着四处去平民的死尸上搜寻尚且可以回收的弓矢。

  他们的最高长官仍打算继续追击幸存者,连尸体数都没有细数,杀死的人就这样陈尸于大街小巷之上,这浩浩荡荡的两千余人就准备继续进发。

  副官试着进言说不要再扩大规模避免影响真正的行动,并且提及了这两千余人的军队补给不足的事实。但红着双眼的赤甲武士只是一言不发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就再度强调并责令队伍快速整理以便追击。

  几百具尸体飘荡在河面之上,冻得发紫。

  “他们确实曾来过这里。”随军的精锐忍者部队在河边发现了隐藏于杂乱足迹之下密集的马蹄印。武士们自己骑马并未停留在原地这么长时间,所以己方的马蹄印皆是单排或者双排直来直往的,而蹄铁的样式也符合之前消失的守关武士战马所用。

  在马蹄印附近的水面上他们还发现了一些从河底漂浮上来的黑色油迹,想来是落水者挣扎翻动到沉在河底的某物所导致。而用系绳铁钩再三尝试过后,拉起来的已经沾染了一些淤泥的物件,赫然是临时涂抹的黑漆已有些剥落,斑驳露出底下鲜红涂装的武士甲胄。

  “他们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但一定是逃了!”盛怒之下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的赤甲武士大声咆哮着:“逃了有一千多个人,一千多个,这是怎么让他们逃走的。你们的矜持都哪里去了,两千多人对一群手无寸铁的贱民都让他们逃了这么多!”

  没有人敢开口反驳他,足轻和更低级一些的武士们都是沉默地站立着听自己的领导者训斥。

  他们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例如行动一开始的准备不足,本应从各个方向包围确保真正密不透风;或是那四千多的死尸仅仅只是粗略盘算了数目,根本未曾一一验证,去查询歹人是否已死。

  仅仅只是“有人逃命,没能全部杀光”所以“那杀死吾弟的歹人一定还活着”。即便这真的是事实,却也并非冷静思考排查之后确定的答案,而是如幼儿一般黑白分明的过于简单的逻辑得出的结论。

  他已经没资格当领导者了,他现在完全是被复仇之心冲昏了头脑。若是跟随他的指令,不光会因为两千人的行军缺乏补给造成大量的非战斗减员,还可能会威胁到北地藩王们更大的计划。

  头脑相对更冷静的武士们可以认知到这一点,但却没有一人开口对着赤甲武士提。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阶级观念如此严格的月之国,哪怕领导者真的出了错,哪怕领导者引领他们前进的方向是刀山火海,他们却也会一言不发、一个接着一个地跳下去。

  就好像宁可被杀也不愿意反抗,还会阻拦其他人反抗武士的平民一样。

  比起自身或是妻小的死亡,他们认为以下克上这种行为的性质是更加严重的。

  在外人看来也许会有些讽刺,但哪怕是意图谋反的叛军,内部的条规也依然严苛到比生命更加重要。

  “减员了多少人。”头脑发热的赤甲武士在远方仍旧催促着搜集箭矢的足轻,而副官则朝着负责情报工作的忍者咨询。

  “19战死,其中有9人是误入火堆当中,或是被己方误杀。额外10名是.......”忍者开口说着,而副官举起了手:“不必说了,我知道,然后呢?”

  “还有5人行踪不明。”

  “嗯。”副官的脸色有些凝重,而后又叹了口气:“极小的伤亡,可也并非没有伤亡。”

  “呼——呼——”的寒风从焦黑色的残骸之中吹拂过,被烧成焦炭的人手向着开了个破洞的屋顶露出的天空扭曲伸出,像是在对着并不存在的神明求救。

  冰冷的空气也抑制不住的烧焦尸臭与焦炭味弥漫在整个沼泽村的上空,而眼见分散开来搜集弓矢的足轻们终于完成任务返回,赤甲武士忙不迭地再次高举起长刀:

  “进军!!”

  如是大喊。

  ————

  ————

  多山地形的新月洲狭长的陆地板块,是地质活动极为剧烈的区域。

  亨利等人从里加尔世界前来之时所途经的雾岛上终年弥漫的雾气,便是火山这一地貌形态的附加品。而狭长的新月洲大陆连着海面上存在的一些孤岛一起算,拥有的大小火山数量位列人类已知世界范围内之最。

  尽管里加尔大陆也拥有类似的地貌,但月之国的人可谓是真真正正与火山共同生活。作为国家首都的新京所在的本州地区境内有三座巨大的火山,一旦其中之一喷发,那么繁荣的帝都最少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需要迁徙。

  势不可当的岩浆足以摧毁在其范围内所有的人类文明,哪怕是最为武勇的武士穿着最上等的甲胄也会连人带甲被融成灰烬。哪怕不算岩浆本身,光是剧烈的地质变动引起的山体滑坡和总是接连不断的地震,也足以对人们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影响。

  和人的房屋总是以轻薄的纸窗与木框架组成,与频繁的地震是分不开关系的。

  石质的房屋诚然要更加稳固,但一旦被震踏,落下的沉重石块完全足以令居住者十死无生。相较之下质量更轻的木材与纸窗,则大大增加了被倒塌房屋压下以后存活的可能性,以及事后挖掘救援的便利性。

  这个国家虽然拥有强而有力的统一政权与四千年未曾遭遇外敌与内乱的历史,但却并不代表就没有任何灾祸。

  人命如草芥,自以为长远留存的文明可能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基于接连不断的自然灾害,月之国的人在对于危机与时间的认知上,有着远比里加尔人更深的见解。

  人类本就是一个匆匆忙忙的种族,在长寿种的眼里人类似乎总是忧心于事情未能及时完成。而月之国的和人,更是人类之中在此方面上最为极致的体现。

  因为可能会随时毁灭,所以他们以严苛到近乎偏执的要求规定了所有的方方面面;因为可能会随时毁灭,所以他们总是行色匆匆抓紧时间试图把每一方面都打磨到极致。

  “不留遗憾”是这个民族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不要犯错”是他们不光给自己,也给整个国家施加的压力。

  这是个压抑的民族,在庞大的生存压力之下他们必须维持统一,因而衍生出了苛刻的阶级观念。若非如此,在突发的自然灾害面前,就连组织起有效率的逃亡与撤离也无从谈起。

  生命是很容易消亡的,曾以为充沛的时间,也许到头来完全不够用。

  这是贯彻于和人精神文化之中的观点。

  如此,也无怪乎和人钟情于樱花这种新月洲独有的,盛开花期仅有一周的花卉。

  绚烂,却又早衰。

  清水长流。夜里待到亨利和米拉带着花魁逃亡的时候,容易找的小舟已经都被逃难的人乘走了。

  但有一位本地出身的人,意味着他们还有别的选择。花魁给他们指出了附近河水较浅的地方,三人两马迅速地涉水来到了一片长满野草的长滩上,之后又行走了大半夜的时间,在来到相对干硬的地面上暂且远离了永川河的支流之后,才停下来生火休整。

  潮湿的沼泽地带要找些干燥物作火种并不容易,若是秋天的话还能从野草顶端捋下来一些毛絮,春季就只能有啥用啥了。

  米拉最后是在骑乘的马匹鞍包当中找出了一些纸张,上面写有文字,是月之国的语言。她并不能完全读懂,但却也大致明白那是被贤者杀死的武士写给家人的家书。

  这些细节总是一而再再而三、重复地提醒着他们杀死的是活生生的人这一事实。

  她没有试着在内心中为自己辩解,哪怕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例如不得已,例如否则的话死的就会是自己。

  这只是一种变相的逃避,把责任推给不可抗力,试图减轻自己亲手杀死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的负罪感。

  事实是他们本可转身逃开,是她与绫决意救下花魁因而与贤者折返,才导致重新遭遇,才导致这连名字都未曾知晓的陌生武士死亡。

  是自己的选择引致了这种结果。

  直面事实,而不是找一个理由推脱,正当化自己的行为。

  花魁沉默地看着洛安少女望着家书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把它们揉搓松散,之后以火镰配合打火石点燃的全过程。

  她愣愣地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一头白发的外乡人女孩。

  她可以看出来米拉吃过不少的苦,若非如此,那种在和人武士身上都不一定能见到的坚韧不拔和杀伐果决,也决计不会存在。

  但这份直面事实的勇气和在那之后都仍旧未被沾染半分的清澈,她不觉得是这份经历给她的。

  迈出这一步。

  一往无前。

  “啪——”花魁摘下了头顶上被压坏的银发饰,一头齐腰黑发随风摇摆。她细细地看了一眼上面刻有某位大人家纹的发饰,收到了腰间的囊袋之中,然后走了过来,对着米拉伸出了手。

  “小刀,能借我一下吗?”

  洛安少女抬起了脸,正在此刻燃烧起来的火焰照亮了她的眼眸。

  而当在附近收集完食材的贤者归来时,他见到了随着小溪飘荡而去的黑色长发和名贵布料,以及撕去了长裙,削成了短发的和人美女。

  “别丢掉的话,洗洗还能拿来包扎伤口。虽然你的伤口很浅,但还是要预防一下感染的。”贤者十分煞风景地耸了耸肩如是说着。

  “噗。”而对方再度捂嘴轻笑,紧接着对着两人都伸出了手。

  “我是樱。”她如此自我介绍。

  “亨利。”

  “米拉。”

  而两人也回握了对方伸出的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