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8章 我们的主场(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87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内拉森林的植被分布与更往南去的里戴拉湿地还有索拉丁之类的热带都有很大的区别,温带地区的各种毒虫数量要少上很多,同时棕榈类的树木和丰富多彩的水果在种类上也远不如那边。大自然是十分奇妙的,气温相差几度年均降水量有所区分可能就决定了某种其他地区十分常见的植物在这儿无法生长,这也因此塑造了里加尔世界各地不同的森林地貌。但它并非绝对性的定律,一些拥有极佳适应性的植物能够忍耐巨大的温差和湿度差距,像是动物当中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老鼠一样在广泛的范围内都可以见到。

  这些在许多地方大量存在的植物普遍都要比起生长期极长的高密度硬木要更加地容易加工,一把铁斧加上锋利的砍刀,十几个人合力就可以很快地将它们转换成临时的武器和陷阱。

  北方军派遣出来的这些民兵都是混搭组合的,饶是亚文内拉境内多山地森林,他们也到底不是草原的游牧民族,做不到全民皆兵。因此作为伏击奥托洛人重步兵主要战力的长弓手,自然是以山民和生活在边境小镇的农民猎人为主。而那些普通的艾卡斯塔平原上的农民乃至于难民,虽然不善于使用长弓也没有多少在山林当中穿行的经验,他们却也能够为长弓手们打下手,帮忙做一些难度不高但却需要时间和精力的工作。

  农民吃苦耐劳的本质在此刻得到了极佳的展现,每一个一百五十到二百人的大队当中分成数个十几二十人的团体。团体的核心人员是三到五名四五十岁左右的老猎人老山民,而余下的人员对半分,两人一组由年轻的山民带着刚刚开始学习使用长弓的普通农民或者难民。每个团体带着竹筒或者羊皮做成的水壶、一些豆子还有干粮就能够在外头长时期地存活。

  要训练出一个百发百中的长弓手需要的时间是漫长的,亚文内拉的山民都是从七八岁的年纪就开始在山上跟随长辈狩猎,直到二十来岁左右历经十年以上的磨练才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猎手——但眼下他们并不需要独自前去狩猎,尽管仍旧是新手,在利用森林作为掩护居高临下的伏击并且还是以量取胜的状态之中,只要懂得如何张弓搭箭进行粗略的瞄准之后射出,余下的就只是等待运气因素发挥作用了。

  “汤姆叔,这样就好了吗?”背着崭新的木制弓体麻绳弓弦的一个青年农民这样对着五十来岁的老猎人这样说着——尽管对方比他几乎要矮了一个头,瘦小又一幅黑黝黝瘦巴巴的样子,但青年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瞧不起他的意思。“嗯。”小队核心成员汤姆是个谦卑又寡言少语的典型山民汉子,即便按照上头的吩咐他算是领导者且还是长辈,但态度却十分随和亲近,就跟邻居的长辈一样为这些打下手的年轻人开口解释。

  “这些是兽道,林子里路不好走,常进山的老人都晓得循着这个走会平坦些,奥托洛人也一样。”他用方言说出的话语和修辞并不高雅但却通俗易懂,而在内拉森林当中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深刻体会过各种带刺植物的热烈欢迎的年轻人们加之以自身的感触理解学习起来速度更快。他们往后退了一些距离,然后确认了一下刚刚布置好的陷阱所在的区域,紧接着往临时驻扎的地点跑去。

  只带着极少量物品穿着轻便衣物的他们在有经验的老猎人引导下于森林之中穿行的速度是惊人的,身穿半身甲带单手剑、匕首、投枪和盾牌还有一些个人补给,战斗全重超过四十千克的奥托洛重装步兵,在平地上面的长距离跑步速度就决计无法与这样的轻装弓手相比,而在遇到复杂地形体力消耗更大的情况时,只要他们这边保持轻便灵活的小股规模不要自乱阵脚,基本上就不可能被追上。

  灵活性和防御力这两者的抉择自人类诞生战士这种职业以来就一直是个难题,尽管随着时间的发展护甲在设计上面更加贴合人体结构如同奥托洛这样的大帝国拥有优秀金属冶炼能力的话也能够以适当的重量提供惊人的防御力,但这到底还是一道选择题不可能尽善尽美。

  正如我们一直试图说明的:武器也好防具也好,步兵也好骑兵也罢,都是针对特定战场特定形势而诞生的。

  这世界上就从没有能够适应所有地形和所有战场环境的军队和装备存在——假如有的话,指挥官的存在也就没有任何必要了,只要人数达标直接让士兵们平推上去就行,任何的战术和战略调动都只是在浪费时间。

  决定一位指挥官是否优秀的东西不是他或者她能否一拍大腿就想出所谓精妙绝伦拥有极佳创意的点子——事实上这样那样的各种异想天开的东西几乎每一个自以为很懂军事的人都曾经在想象当中构筑出来过。一位优秀的指挥官诚然不能只懂得吃老本玩那些僵硬的教科书一般的指挥,但在创新之前更重要的是将原本所有的东西理解通透,若不能做到如此,那么所谓的“新奇的点子”“独到的见解”就仅仅只是一种半瓶醋晃荡的一厢情愿,除了用以夸夸其谈纸上谈兵以外,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

  读破万卷书,之后再从那之中总结出来战场的规律和要素,理解通透之后明白其本质与原理——直到这一步实际上仍旧停留于纸上谈兵的层面,大道理谁都能讲,但真正困难的是如何把漂亮话变成能够行动起来的现实。而要达成这一步,则需要指挥官对于眼下敌我双方的各种讯息以及所处战场的环境,拥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和理解。

  真正的战略指挥不是生搬硬套一个模板然后强制令手下的士兵前去执行,如同他们只是一些毫无感情的棋盘上的棋子。真正的战略指挥必须知己知彼,明白敌我双方的优势和劣势,对于周遭的环境了如指掌——然后再根据这一切,扬长避短,发挥出己方的优势。

  这也正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对亚文内拉的北方军所做的事情。

  奥托洛的重装步兵在丛林之中不可能追得上土生土长的亚文内拉人,尽管长弓难以射穿他们的护甲造成有效的伤害,但在密林之中沉重的防御虽能带来安全感却也显得束手束脚,令他们总是慢了半拍无法有效地完成计划目标围攻击溃对手。

  ——话归原处。

  汤姆他们这一支分散开来的小队做的事情是前去搜寻附近的兽道之后将其封锁,如果可能的话以布下的陷阱对奥托洛人进行打击自然是更好的事情,不过对方可不是那种愚蠢的下级佣兵,几次受创以后奥托洛人的前进就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些许的泥土翻动树叶掉落的痕迹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陷阱更大的功能还在于拖延奥托洛人的时间,令这边预警反应过来撤离或者伏击的准备时间更长一些。

  他们当然不可能封锁所有的靠近方式,毕竟再怎么试图设下陷阱也不如持续保持移动来得安全,所以砍伐竹子剥开削尖做成的尖刺陷阱只是布置在了几处容易行进的道路上,重装的奥托洛人没法像他们一样走陡峭的小路,因此简单的几处陷阱就能够有效地封锁或延迟大部分他们的行动,避免在休息时被长驱直入一网打尽。

  “不过那位大人的陷阱还真是可怕啊,效果好又容易做。”他们一路沉默迅速地回归到了营地,而或许是因为安心感的缘故,其中一个年轻人松了口气之后这样感叹着。

  “嗯,是啊。”另一个人附和道,他们口中的那位大人所指的自然就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对于北方军的这些游击队士兵而言时间意味着一切,因此他们决计不可能去布置那些虽说更为高效但准备时间也大大延长的大型落穴、落木之类的陷阱。而亨利对此提出来的解决方案,令哪怕是对于他十分熟悉的我们的小米拉在意识到陷阱的倾向以后也不由得是打了个寒颤。

  陷阱的结构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缩小化的尖刺落穴陷阱,只是一改足以重创猎物的大型木桩和数米深坑,亨利的改良版本用的是无数细小的竹签或者木签和浅浅的只到脚面以上的土坑。一把小刀就能够削尖的竹签布满在这难以察觉的细小陷阱之中——它是针对奥托洛的重装步兵而设计的,目的不在于杀死敌人而是伤害他们。

  即便是全身板甲的骑士,为了方便行进其实脚底下也是只是一层更厚的硬皮,没有人会在板甲鞋甲的底部加上钢板。这就更不要提只是穿着半身板甲,上臂和小腿的部分其实都没有任何防护,只是穿着一双皮靴的奥托洛重装步兵了。

  小腿的和鞋面的护甲通常是骑兵才会穿着的东西,这是因为他们骑在马背上这些部分也容易遭受攻击的缘故。而步兵的板甲除了我们之前就提到过的肩膀之类的部分会更加小巧灵活以外,下半身的护甲也通常只会防御到大腿的部分不会继续延伸,因为小腿和脚面很少受到敌人攻击,所以他们多数会舍弃这里的防御以换来步行奔跑的灵活性。

  针对对方所穿着的装备的这一特点亨利设计出了这个目的只是伤到对方双脚而非杀死他们的陷阱,但这非但没有使得它更仁慈一些反而更加地可怕——常在外头走的人都明白双脚就是士兵的生命,加上奥托洛的重装步兵还要背负沉重的护甲和盾牌,一旦双脚受伤成为负担,他们比起直接死掉给整支部队提供的麻烦只会更甚。

  算上装备得有一百多千克的士兵双脚受伤无法独立行走的话需要至少两个同伴才能照料,如果直接死掉的话反而轻松,变成这副德行只能拖累队伍的话会造成的内部矛盾也是影响战斗力的一大因素。即便纪律严明,士兵们也仍旧是拥有七情六欲的人类,感受到自己变成累赘的士兵的负面情绪以及负责照顾他们的人随着时间发展而产生的厌恶都会导致士气的下降。而考虑到只需要挖出浅浅的一个小坑插上容易加工的尖刺就能够做出来的这种陷阱的人力成本,它所能达成的效果可谓惊人。

  “去东边,补给来了。”由大队那边的核心领导人员传来的说明简单明了,整个临时营地与其说是营地倒不如说其实是个中继站,一百八十多人的队伍分成几个小集体在附近进进出出。所有的东西都是最简化最轻量化的,轻易就可以带走,一天过后这里就不会有什么驻扎过的痕迹。

  “走。”汤姆转过身带领着队伍,像他这样的老猎人不需要磁针,白天看太阳夜晚看星星就能够有效地判断方向。这些经验之谈的东西通过言传身教很快就能够让麾下的新手们也成长起来——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在这场战争之中死掉。

  他们迅速地前进着,进入六月份以后亚文内拉南方的天气愈发燥热。所有人的身上都只带着一个小竹筒,饮用水在这样的天气和复杂地形的行进之中消耗很快。奥托洛人不是白痴,尽管他们并不熟悉这里的森林,附近一些明显可见的溪流也都是被监视或者控制起来的,要前往上游源头的话往返的时间会消耗过多而且容易迷路,但这依然难不倒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山民猎人们。

  汤姆的队伍停了下来,他们要从前面的一个小水坑里头取水,这些不会流动的水坑里头会存在许多细菌和脏东西,例如来这里饮水的猴子和小型生物的排泄物。因此直接引用的话结果会是很糟糕的,但他们这会儿并没有时间去收集柴火烧煮开来,并且由于物资紧缺的缘故一整个大队也只有一口铁锅可以用。

  但熟悉大自然的老猎人自有自己的一套方案,汤姆所用的方式许多常年在外的人都懂得——他在地上水坑旁边的地方挖了一个坑,而一群人就在旁边休息几分钟等待清水慢慢渗透到旁边的坑里头。表面的脏污刮去以后森林当中的土壤是十分干净的,砂石和泥土作为过滤装置极其有效,而带到都将各自的水壶装满,他们又从随身的袋子里头拿出一些细小的木炭,揉碎丢到了竹筒之中,然后晃动它,让木炭发挥清洁的作用。

  完成了这一切以后队伍继续前进,在走出了相当漫长的距离以后遇到了早已等候于此的南方本地农民。他们没有多少废话,将谷物和豆子之类的补给品交予北方军的民兵以后,又开始透露起了一些有关于奥托洛人和南方联军动向的事情。

  北方军为何能够处处埋伏奥托洛的重步兵,以及如何得知南方联军的所在,至此缘由已是相当明显。

  拥有主场优势的好处不仅仅是士兵的战斗力更加高超,他们的情报优势同样是奥托洛人和亚希伯恩二世的军队所无法比拟的。

  “保重。”情报简短地记忆下来以后,汤姆和对面的那些农民道了别,之后带着物资补给和敌军动向的消息,开始往回赶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