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9章 艰难的道路(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是米拉第一次见到魔法武器。

  为首的那个消瘦的男人将长剑在空气之中回转了一圈,他没有直接扑上来和亨利短兵相接,而是在数米的距离上就挥出了一击。

  “砰——轰!!”

  这是风属性的魔法。

  “糟糕!”明娜的惊叫在旁边响起,洛安大萝莉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巨大的风压直接把地面上的泥土和灰尘给卷得肆意飞舞了起来,她和旁边的其他几人都只能捂住自己的双眼以免丧失视力,首当其冲的亨利的情况自然更加危急——

  “叮——锵——”然而借着由魔法制造的沙尘瞬间拉近距离想要干掉对方的消瘦男人在真正靠过来以后看到的却并不是一个惊慌失措的下级佣兵,而是一把闪亮大剑的剑刃。

  “碰轰!——!”一手半剑和大剑交锋,身为精英,消瘦的紫牌佣兵不可能犯那种毫无防备的错误。他像是所有的高手应该做的那样,没有把握毙敌的情况下,一击脱离。

  “啪嚓——”其他三人也停了下来,消瘦的紫牌佣兵一个翻身就朝着身后退了出去拉开了距离。

  亨利仍然保持着挥剑的姿势,烟尘散尽,其余六人急切地看向了他,贤者毫发无损,而所有人都有着和站在对面的四名紫牌佣兵一样的疑问。

  “你是怎么做到……”消瘦的男人开口说道,而当他瞧见了散尽的烟尘之中露出来的亨利的脸庞的时候,答案被给出来了,佣兵的脸色也随之变得严肃了起来。

  “闭着眼……”他旁边的另一名紫牌的佣兵喃喃说道,话音刚落,另一侧仍旧保持着挥剑姿势的贤者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消瘦的男人眼角抽了抽,闭上双眼确实是对抗这个的绝佳方案——可问题是他最初的动作带有极佳的欺骗性,拉近了距离之后一阵折返迅速使用风压攻击紧接着二度拉近袭击,这一系列的动作千锤百炼,不过一秒的时间之内这个人又是如何反应过来并且准确地判断出自己的位置予以截击的……

  “沙尘的弗朗索瓦,这么看来是西瓦利耶的刺客了。”身份被道破,但弗朗索瓦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紫牌的佣兵多数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加上自己的武器十分具有代表性,被辨认出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让他和其他三名同伴严阵以待的还是贤者刚刚的举动——千百次战斗锻炼出来的直觉在告诉他们,这个家伙远比他表面上看起来要强大得多。

  ——需要制定新的方案。

  弗朗索瓦回过头和同伴对视了一眼,常年配合的他们无需言说便明白了彼此的想法,于是下一个瞬间四人再次动了起来,消瘦的小队长径直朝着亨利冲去,而其他三人则分散开来朝着身后的六人袭来。

  “渐减战术么。”亨利的双眼依然一片平静,这些人的判断是相当成熟又果断的。虽然乍看之下贤者这边人数占优,但从刚刚面对魔法武器的反应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其他六人的战斗力都只算是一般。

  因而在这种情况下,紫牌佣兵做出来的决断就是由实力最为强大的弗朗索瓦缠住亨利,而其他人则趁此机会杀死另外六人,最后再反过来以人数优势包围贤者。

  将己方的长处最大程度地发挥,通过一步又一步的谨慎行动使得情况陷入到自己的掌控之中——听起来耳熟吗?没有错,这些佣兵们打的算盘,正是我们的贤者常常在做的事情。

  ——并且有别于他们的一点是。

  ——亨利不需要通过行动来掌控局势,从一开始,一切就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啪擦——叮——锵——”

  三人对战六人,虽然刚刚表现得经验不足,但爱德华王子他们也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牲畜。“叮——锵——”长剑交击,爱德华和埃德加四人在前方拦住了三名紫牌佣兵的攻击,而明娜和米拉则退到了后方,待在了马车的附近以防马匹因为受惊而带着补给逃离。

  久经格斗训练的亚文内拉贵族骑士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勉强能够和紫牌的佣兵们打上个平手,而另一侧亨利和弗朗索瓦仅仅第三次交锋,就再度陷入了对峙的局面。

  身后武器碰撞的声响连续不断,而前方的两人却都迟迟没有出手。

  ——亨利不主动攻击是在顾及身后的同伴,他若是进攻必定要离开当前的位置,而这样一来万一发生了什么紧急的情况,也就无法第一时间赶回支援。

  而弗朗索瓦则是在三次试探无果之后,正仔细考虑着第四次进攻的方式。

  亨利在体格和武器两方均有优势,加上之前表现出来的判断力和应对的经验,消瘦的佣兵小队长很明白自己和对方交手一个不甚就可能会丧命于此。

  但高大的身体和巨大的武器带来的不仅仅是优势,弗朗索瓦沉下了腰来,他打算再次利用自己速度上的优势,拉近距离在对手无法迅速反应过来的状态下连续发起攻击重创对方。

  ——问题只是如何拉近,之前第一次攻击的时候用风压制造出沙尘已经算是出其不意了,然而亨利仍然及时地反应了过来。弗朗索瓦思考着,拥有这种程度战斗能力的人不可能是寂寂无名的,但无论如何苦思冥想消瘦的佣兵头子都无法找到答案——并且,他也永远无法得到解答了。

  “咻——轰——”

  空气好像在一瞬间被什么东西给撕裂了一般,仅仅走神了千分之一秒的弗朗索瓦,急切地将手中的魔法长剑横过拦在那犹如白色闪电的大剑的攻击轨道上面。

  ‘为什么他主动进攻了!’消瘦的佣兵头子在一瞬间脑海里充斥着的全都是这一个想法,他手中尺寸更加小巧的一手半剑在亨利的大剑的压力下发出吱呀的声响——即便这是一把价格高昂的魔法长剑,在面对体积更大的武器时它仍然不堪一击。

  “可恶!”弗朗索瓦骂了一句,亨利的发力方式很有技巧,他的大剑稳稳地压在上头并没有滑开,加上角度和体格的优势贤者轻易地压制住了消瘦的佣兵——‘僵持下去对自己不利’弗朗索瓦判断出了这一事实,然后敏锐地感觉到了亨利施加在他长剑上的压力少了一分。

  ‘是个机会——’佣兵头子抓住这一个空档松开了左手身体朝着右后方退去同时右手先是奋力往上一顶然后顺势抽出了长剑——

  他表情严肃,正打算拉开距离重新发起攻击,下一秒钟却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

  “咳噗——”

  心脏和左侧的肺叶被贯穿了。

  破损的内脏流出的血液呛到了气管,使得佣兵头子咳嗽不停,他呆呆地望着亨利,双眼之中充满了疑问。

  “原、原来那是你……你故意的啊。”自以为抓住了对方力道松懈的瞬间,自以为这种尺寸的大剑那缓慢的攻速,抽出长剑以后可以利用对方速度上的劣势发出致命一击。

  沉着冷静地算尽一切细节,不放过每一丝对手露出的破绽,但到头来,自己一直都只是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噗啊——啪锵——”长剑落地,口中吐出的鲜血染红了脸庞和牙齿,亨利抽出了大剑,弗朗索瓦应声倒地。

  “等等……”身后金铁交加的声音依然在持续,亨利转过了身正打算支援,濒死的弗朗索瓦开口叫住了他。

  “这是……纯粹……经验上的差距。”心脏被刺穿的佣兵头子以惊人的毅力强撑着,自伤口疯狂流逝的鲜血浸染了土地和他的衣服同时也让脸上的血色以极高的速度消失。

  “你……到底是、谁。”身体开始抽搐了起来,亨利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呼出了最后一口气,没了生息。

  “……”

  “亨利?梅尔,你可以叫我贤者。”贤者蹲下了身体用两根手指为死不瞑目的佣兵头子盖上了眼皮,然后转过身,加入了身后的战场。

  “啪——锵——”

  “当——刺溜——嚓——”

  避免了致命的伤口,三名年轻的近卫骑士身上都多了不少的划伤,唯有爱德华尚且平安无事,但王子殿下此刻也已经是气喘吁吁。

  尽管参加过许多次的骑士比武,并且也亲自上阵杀敌过,但在没有板甲防御又没有战马的情况下,像是普通的下级佣兵只穿着麻布制成的衣物拿着一把一手半长剑,战斗的难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防具这种东西从来都不能带给你数值化的绝对生存保障,它们只是将你原本全身都是的弱点,减小到仅仅几处。

  在没有穿护甲的情况下,被锐器碰到任何地方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这也直接导致无甲状态下的格斗对身体动作走位意识的要求比着甲的情况要高出很大一截。习惯了穿着护甲的几名亚文内拉年轻骑士之所以受了不少的伤害便是因为如此,他们没有佣兵的那种拼命避开所有攻击的意识,而总是习惯性地朝着对方靠近想要“以被攻击几次换来攻击对手的机会”。

  穿着板甲的时候这种战斗方式无可非议,因为着甲的情况下行动不如无甲灵活,发挥自己防御上的优势顶着对手的攻击拉近距离是很常见的做法。但在无甲的情况下习惯性地就想要拉近距离,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攻击无法奏效,并且自己还受到了伤害。

  虽说因为人数上的优势加上优秀的配合,四人暂且能够互相援护不受到致命的伤害,但大大小小的伤口带来的疼痛影响了头脑,再加上体力的消耗,这样下去仍旧不会乐观。

  ——亨利对着弗朗索瓦主动发起攻击便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尽管没有回头,但贤者多年的战斗经验已经让他如同字面所指的那样做到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变得急促起来的呼吸,攻击的间隔,武器碰撞的声响大小,吃痛的惨叫,凌乱或者有序的脚步声,就好像在野外环境之中人类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干扰到自然环境留下可以被察觉到的踪迹一样,在紧急又迫切的战斗之中,所有的动静也都至关重要。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在战场之中分心是令你丧命的最大因素,这也是为什么弗朗索瓦没有预料到亨利会主动发起攻击的原因——对他来说全神贯注于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战斗,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佣兵头子并没有说错。

  这只是单纯的经验上的差距。

  有如闲庭信步,亨利从后方加入到战场打乱了那三名紫牌佣兵的节奏之后,训练有素的爱德华王子他们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余下的三人很快被抓住破绽一剑刺死。

  精英级佣兵的战斗能力是不能小视的,身心疲惫的四人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而马车旁的米拉和明娜也是长长地出了口气。

  “拿起武器。”

  但他们的心还没有彻底放下来,亨利的话语又使得所有人都强行提起了精神。

  “……”

  正对面峡谷的拐弯处,在那辆停留在地的马车的旁边,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佣兵。

  少说,也至少有二三十人。

  “……”他们看着这一侧躺倒在地上的那四名紫牌佣兵,显得有些沉默。

  这一群人当中大部分都是蓝牌,少数的一些是橙牌,还有一些明显是啥都不懂的绿牌佣兵。

  “看样子是觉得我们过于危险,临时性结盟了呢。”爱德华王子站在了亨利的旁边,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平缓着跳动过快的心脏这样说道。

  “嗯。”贤者回过了头,看向了米拉。

  “……”女孩的小脸上有些紧张的神色,但她也明白面对这个数量的敌人需要每一个人都进入战斗。

  “锵——”明娜拔出了长剑,七人站在了一起,而另一侧的佣兵们左右瞧了一瞧,也都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杀!!”少数骑马多数步行的这一批佣兵用各种口音的通用语杂乱地大叫着。

  “上。”而另一侧的贤者,则只是吐出了简短而有力的一个词汇。

  ……

  R:谢谢各位的鼓励,你们贴心得让我泪流满面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