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8章 不速之客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3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季节的区别泾渭分明,但下一个季节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却总是要等到回过神来你才会注意到。

  不知不觉间,亨利和米拉迎来了在东海岸的第一个冬天。

  确认到这一事实,还是因为马里奥大叔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账本,想要计算看看自己返家的日子。

  帕德罗西帝国的南方低地地区与阳光灿烂的帕尔尼拉是两个世界。尽管这里也有艳阳高照的日子,但它与雨天阴天的比例约莫是五五开,而不像帕尔尼拉那边那样是七三开,甚至于八二开。

  令帕尔尼拉市民不由得啧啧称奇的变幻无常在这里属于日常的一环,早晨到下午兴许还艳阳高照的,到了傍晚,风就开始刮起来天色就变得阴阴沉沉的。

  不多一会儿,雨就下了起来。

  但还没过多久,雨就又停了。大雨增加了湿气,之后缺少持续雨水降温令南部森林的晚上尽管才二十度少许,却足以让你热得想要一头扎进冰冷的溪水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相对地人迹罕至的缘故。大部分的帝国居民都集中居住在少数几块地势较高发展得较好的土地,而余下的这些并不是那么适宜居住的,也就任由它归于野生状态了。

  反复无常断断续续的阵雨和气压变化在正式进入冬季的前几天决定要大显神威,于是类似于之前那次雨中逃亡的艰苦生活他们又接连遭遇了几次。但经历过那夜的事情以后团队整体上下也齐心协力了许多,困难没有使得他们遭受挫败变得沮丧起来,反而令他们在处理各种事情上面变得越来越熟练。

  日子过得飞快,眨眼之间他们就到达了这片在地图上被标注为“巴格纳托-奥里金奈森林”的地区——这个词汇在古典拉曼语当中意味着“湿原”,所以我们在那后面加上“森林”的描述并不显得准确。若是在一位学者——或者贤者——眼里,它会是一个愚蠢的赘述,因为湿原就已经涵盖了森林的概念,在后面再加上森林就显得像是“国家帝国”一样没文化。

  但队伍当中确实存在的那位贤者并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而对于现代拉曼人而言古典拉曼语也是属于一种类似咒文的存在。所以即便是作为纯正拉曼人出身的马里奥大叔他们,也都是用通俗化的说法,把这偌大一片地域统称为“巴奥之森”。

  入冬以后的第一个夜晚,是在有湿原之称的精灵领土度过的。

  单纯这几个词汇组合在一块儿,今夜会有的湿冷难受便也有了个大概。

  这也是为何他们在下午四时少许就停了下来开始做扎营就宿准备的原因。巴奥森林虽然确实有小道存在,但这古老斑驳的石板路年久失修已经生长了许多青草,行走起来常常要小心松动的石块导致轮子打滑。

  由于天气不甚寒冷而后知后觉的冬季另一个象征,变短的日照时间是他们提早扎营原因之一。余下的,还有因气候原因而增加的准备工作。

  一如既往,营地设在了路边不太远的地方。

  不常旅行的人在选择扎营地时常常感觉摸不着头脑——哪里看起来都一样,哪里看起来都没什么太大区别。

  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够搞清楚一些基本常识的缘故。

  扎营与长期住宿的需求其实差别不大,只是它的简化版本而已。所以从自己平常住宿所需就可以推断得出一个好的营地需要些什么——周围没有太多的危险因素这是最基本的,不论来自野兽、魔兽或者智慧生命还是自然本身,这些因素都必须避免。

  除此之外地面的高度和平整程度也十分重要。许多城镇乡村在建立起来之前都需要用锄头和铲子重新平整地面,但在野外扎营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能选择现成的当然是最好的了。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考虑,道路附近自然就是较好的扎营场所了。

  有人类活动踪迹的地方动物会尽量避开,而盗贼们虽然会埋伏在附近抢掠,却不会傻到把老巢设在这儿以方便军队围剿。加之以最初为了节省铺路所需消耗的人力物力肯定会对于地形进行规划调整,考虑到保存维护的因素自然也不能建立在常年有自然灾害爆发的地方,种种原因,前人的努力达成留下来的这些可以利用的要点,凡是有点经验的冒险者都会善加利用。

  尽量选择简单明了的方案不要搞太多花式,浪费时间与精力对自己和自己的队友都有害无益,这是常年身处变幻无常的荒野之中冒险者和旅人们的常识。

  但很是遗憾地,有的时候一些精力确实必须要去消耗。

  随身的小猎刀刀尖在柴火上面来回地炙烤,米拉灵活地翻动着手腕以避免刀刃表面被熏黑。

  “来。”她抓住了贵族小姐的手掌,然后用极细微的动作,举着烤火消毒过的猎刀靠近它。

  “啊嘶——”玛格丽特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她在颤抖,下唇咬得发白,然后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米拉挑破了她掌心上的水泡。

  “下次记得戴手套。”白发少女这样说着,然后用干净透气的亚麻布帮她包裹了手上的伤口以避免感染。之后回过神继续前去帮忙劈柴。

  “咻——咯嚓”木头被顺着生长条纹分成了两半,然后再两半,再两半,变得越来越小。

  旅人、冒险家到底有多坚强,这是出身环境优渥一切都有仆人处理的贵族小姐所难以理解的。

  他们没有柴房,也不需要柴房。

  商人们只在马车上放着一把斧子,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会用防水布包裹一下拉着一部分的柴火,但大部分的时候都还是就地取材。

  对于这一切他们早已习惯成自然,因而即便是在这样又湿又冷地上掉落的枯枝全都是水分完全无法用于燃烧的情况,他们也还是有着自己的方法。

  帕德罗西帝国南部生长着许多常见的软木,这种生长周期极快且较少树枝树干笔直的树种是所有旅人和冒险者的良好伴侣。它们可以很容地被斧子砍倒之后塑形,只需一捆麻绳和几个手脚麻利的冒险者就可以在半天之内把几棵这样的树变成一座单坡式的小木屋避难所。

  而若是自带了防水帆布的话扎起一片营地来所需的时间还会更短——但我们在这儿要说的,却是关于火种的问题。

  好的火种和干燥的木柴燃料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起到决定生死的作用,而这种木材由于其结构特性的缘故,在周遭找不到干燥的柴火时,就会成为最佳的选择。

  大号的双手斧子用来伐木,砍倒以后再砍成方便加工的小截。之后由其他人用小号的斧子劈开,只取中间奶白色的心木。

  在树皮和外围层层包裹下,软木类树种的心木都是相当干燥的。劈开取下这一块作为燃料,但由于潮湿的缘故被称作老人胡须之类的常见引火物也难以寻找,因此再用锋利的小猎刀轻轻刮一小块干燥心木,使得表面浮起许多类似于手指倒刺那样的小片,降低点火的难度。

  之后便是老生常谈的架构起篝火堆的小技巧了,木柴交叉或者横竖摆放以保留有足够的缝隙让氧气进来使得火焰燃烧迅猛。由小块的燃料开始待到火焰烧起来再加大投放进去的燃料,数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忙来忙去地准备了足以支撑数个晚上的燃料,而玛格丽特也在这之中试着帮忙,但显然她那娇嫩的手掌并不能够适应这种粗野的活儿。

  于是,就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商人们让这些在旅途当中遇到的麻烦和困难看起来可以被砍瓜切菜一样解决,但是唯有实际去做了,才发现这其中的任何一项都是相当地累人。

  掌握不对方法的话做起来事倍功半,而即便明白了诀窍,挥舞起相当沉重的斧子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做到的事情。

  当玛格丽特对我们的洛安少女能够轻松地运用斧子还有小猎刀处理木柴表达倾佩的时候,她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回答:“习惯了”

  简短又朴实无华的一句话难以囊括为此付出过多少心血和劳力,尽管从外表上看除了被晒得黑了一些我们的小米拉依然——至少在拉曼男性面前坐着的时候——是十分娇俏可爱的女孩,但她那双纤细修长手掌的内部因为挥剑练习和各种户外工作早已经磨出了许多让人有些心疼的硬茧。

  玛格丽特在被米拉那双和同龄的自己相比显得有些粗糙的手握住时,并没有产生不适感,而是莫名地感觉到了一种力量和温暖。

  她想起拉曼人流传已久的一则寓言:“那悠闲又美丽地浮在水面上的天鹅,在你看不着的地方双脚正努力地跑动着。”

  这正是我们的洛安少女给予她的感觉。

  有些人只要取得一丁点成就就会想要布告天下弄得尽人皆知,米拉却不然,她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一步一个脚印。

  不张扬不炫耀——这又或许是因为她身边那个人的缘故?周围众人忙忙碌碌,而唯一闲下来的玛格丽特捂着自己刚刚挑破了水泡包着麻布的手掌,有一阵没一阵地想着。

  既然是共同旅行的,很多的事情自然无法避免,加之以亨利和米拉并没有刻意地避开她,玛格丽特也曾听见米拉对着他使用了“贤者先生”这样的词汇。

  虽然他们私底下对话使用的是西海岸通用语,但本就极大程度受到拉曼舶来语影响的它,这两个词的发音也是大同小异的,所以她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个人是谁。

  她或许,心里有底。

  只是这实在过于破天荒,她所接受的教育令她虽说仍旧保留有这年龄女孩常有的爱幻想天性,但却也总能够从现实的角度思考。

  这也因此,玛格丽特尽管隐隐有所猜测,却是始终都不认为那会是真的。

  那一定是某种形式的巧合,她无数次在心里头这样告诉自己。

  是因为恐惧吗?

  或许也并不尽然,尽管在许多私密的文献当中都有着负面的描述,她却曾一度把那个人当成自己的英雄过。

  “鲜红披风猎猎作响,彼自雪中走来,肩负铃兰,手握大剑,开口劝降。”

  “我士皆惊惧,高呼噩梦降临。军团长弗朗西斯科为振士气,驾马提枪,单骥冲出”

  “错身而过,血花满天,人马俱损。”

  “敌高呼其人其剑,冠与奇迹之名。”

  “那剑之名唤为——”

  “噼啪!”由于地面潮湿,木柴燃烧发出的声响吓了玛格丽特一跳。她从回忆当中拉了回来,而也正巧,我们的贤者先生捧着一堆劈完的木头就回到了她的面前。

  “呀!”帕尔尼拉的贵族小姐吓了一跳发出了丢人的叫声,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她,就连亨利也是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毕竟是他。细想了一会儿再加之以对方不太敢看向自己,旅途当中也是一直跟米拉说话不敢与他直接交流的举动,常人都可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要是还不懂,贤者的名号就应该丢一边去了。

  “咔嚓。”但眼下时机未到,有些事情,还是藏着掖着好一些。亨利放下了木柴。

  在这之后就没有太多值得提及的事情,他们忙忙碌碌地扎营完毕。少数几名佣兵前去附近搜寻是否有新鲜食物但也只带回来了一些蘑菇,所幸东海岸人在制作食物方面的水平远比西海岸人更高。在亚文内拉的话他们多半只能做成清水煮整个蘑菇配谷物糊糊这样听上去就让人倒胃口吃起来更是能够有效节省口粮的食物,帕德罗西人却能够将味道调理得恰到好处。

  切成薄片的蘑菇,搭配咸肉煮汤。由于肉本身就有许多的盐分,他们不需要再额外敲盐下去。

  口味维持清淡即可,新鲜采摘的蘑菇鲜味被全部引诱了出来——而开胃菜便是这一锅鲜汤当中的固形物。用干面包沾着汤喝,既饱腹,又使得整个人暖洋洋了起来。

  但在这片异族领土上如此放松或许并非好事。

  “咔——”亨利和费鲁乔对上了眼,紧接着是米拉和菲利波,接下去那八名佣兵当中包括莫罗在内也有三人察觉到了气氛的改变。

  有悖常理地,其实在一片黑暗的野外当中,你更容易能够察觉到是否有不速之客接近你身边。

  不是以眼去看,而是用耳朵去听。

  “虫鸣。”

  “停下了......”玛格丽特小声地喃喃说着,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周围一瞬间安静得可怕。

  “呼——”一阵风吹过,篝火变得摇摆不定,在周围众人的脸上投下时深时浅的阴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