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71章 龙落之地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86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清晨时分,林间漫起了微微的薄雾。步入九月的北欧罗拉降温明显,三人不得不将保暖的衣物从行囊底部取出并且换上。两三个月之前还能只穿着简单修身外套的他们,如今必须多加上一件才行。

  以年青搬运工为例:他在作为内衣穿的亚麻衬衣之外,是一件内侧缝有亚麻里衬的修身羊毛外套。这种外套属于正装的一个结成部分,在天气燥热的时候只穿着它作为外衣即可。市民当中的中产阶级和贵族这类无需整日劳动的人多半都会穿着它,而不穿这个直接将宽松亚麻衬衣露出来的,多数则是底层的工农阶级。

  除此之外因为天气转冷的缘故,外套之外还加上了一件更加厚重的宽松羊毛袍子。尽管苏奥米尔人耐寒能力优越,但因为无所谓的逞强把自己给弄感冒了,只会成为同伴的拖累。

  袍子目前前襟还是打开的,因为天气还没有冷到那个程度。用羊毛作为外侧面料的这些衣物都具有十分优良的防水效果,因此袍子本身作为最外层的衣物也已经足够。

  它与斗篷的定位相同,不过相比起更加厚重保暖性能更好的斗篷,相对贴身并且有袖子设计的袍子要灵活一些。

  到冬季真正到来初雪降临以后,多数人便会再在最外层将羊毛斗篷披上,全副武装起来。

  不过眼下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亨利和米拉所着与咖莱瓦有些区分,他们的羊毛袍子被棉麻垫层的外衣所替代,这是战斗职业者相当常见的衣着。价格不贵但防御效果相当,若是最高等级层数有30层亚麻用蜡线结结实实地缝纫起来的话,不是打磨到吹毛断发级别锋利的刀剑和箭头甚至无法贯穿它。

  因为物美价廉的缘故,这是许多渴望从事佣兵职业的少年少女们入行的首选。不过多层布料缝制的这种棉甲过于厚重与闷热,若是裁剪不好的话会像是用棉被把自己裹起来一样行动不便,反而导致穿着者丧命。所以若是能够拥有铁甲的话,穿着的人一般都会将层数减少,甚至根本不穿。

  洛安少女与贤者的这件外衣就属于这种朴实无华的类型,层数仅有9层。能够抵御钝刀的切割或是丛林之中行进时各种荆棘的刮擦,是适合搭配布里艮地式板甲衣的装备。

  这是二人除试穿外,第一次正式穿这种外衣。因为出发时是夏天,加之以做工精良的布里艮地式板甲衣四处都有着防止割伤自身的垫层缘故,单纯地穿在常服外边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尽管针对钝器时没有缓冲垫层更容易遭受各种伤害,但由于矮人大师手艺的精湛,这硬度达标又具有弧度的防具本身便能吸收相当多的力量。

  当然从长远来看,能不被命中还是尽量不想被命中。毕竟任何防具都不是无敌的。

  单论盔甲匠这个行业而言,矮人确实是顶尖的。尽管他们在武器方面同样出色,但人类当中的顶尖工匠是仍旧有能力锻造出与矮人同等级的兵器。只是在盔甲的问题上面,人类却始终没有办法与矮人相比。

  而这一个问题,却还与金属的混合成分有关。

  若你去询问一位非战斗职业者的外行,关于顶尖的盔甲应当是怎样的。他必然会告诉你是刀枪不入无比坚固——这自然是盔甲所追求的目的,然而一个只有内行才知道的细节便是,盔甲往往会故意做得比起刀剑硬度更低一些。

  不是无法达成,而是没有必要。

  因为穿着甲衣的根本目的是要保障自己的性命。硬度自然是追求之一,如黄铜这样的材料之所以在钢铁横行的如今被淘汰便是因为硬度较低会被击穿。但同时地,若是硬度过高,面对极强的冲击力,穿戴在身上的护甲就会成为武器,损伤穿戴者的身体。

  ——“奇迹的临界值”矮人工匠们如是称呼着自己所制造的盔甲拥有的,人类盔甲匠们所无法复制的“特性”。

  硬度达标,普通的攻击连留下印迹都没有办法。然而若是冲击力超越了某个数值,它就不会再负隅顽抗,而是产生形变,吸收掉冲击力。以甲衣自身的损坏作为代价保全穿戴者。

  甲毁人活。这便是高品质盔甲设计的核心观念。

  精致的武器装备之所以会形成这般外观,总是有着自身的核心原因。许多外行人并不明白这些点,但当他们看到那些做工精良的细节时,即便不懂,潜意识当中却也会得出“这是非常高品质的装备”这样的结论。

  因为生物的本能在告诉他们,这些经过精心设计和制作的装备,会比起粗制滥造的东西更加能够保住他们的性命。

  所谓以貌取人,其实大抵便是如此。

  迎面而来的雾中水汽沁凉,三人三匹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速度并不高。

  尽管雾不是很浓,但不冒不必要的风险才是活得长久的秘诀。

  从这点来说,冒险者倒也是一个对于头脑择选标准极高的行业。

  人们总是只能看到站在最高处名利双收的那少数人,而忽略了在他们之下那些仅凭一腔热血就闯入这个行业,最终死无全尸的无数垫脚石。

  敢为人所不敢为之人,乃是冒险者。

  但这并非不知风险的无知者无畏,而是在以谨慎冷静的头脑分析清楚后,仍旧一往无前。

  他们都没有说话,随着前进路边的杂草和石块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显出一股荒无人烟不常被行走的模样。

  沉默的原因源自警惕。洛安少女将轻弩和长剑都挂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不过并没有上弦。因为长时间保持紧绷状态,会导致武器损坏或者误触击发伤及伙伴。

  身后的咖莱瓦更加如此,年青人几乎是把紧张二字都给写在脸上了。保暖的羊毛帽下面在旅行之中变长了少许的头发因为汗水和雾气而变得湿漉漉。他手一直抓在单手刀的刀柄上,随时准备拔出来。

  唯一仍旧显得淡定的,就一如既往地只有我们的贤者先生。

  米拉和咖莱瓦紧张的原因显然与当下的环境相关。

  ——这是一条过去走私商贩曾使用的小道,贤者在买面包时稍微多花了点钱,从面包师那儿旁敲侧击打听出来的。

  他到底离开这片土地已经有相当漫长的时间了。即便记忆力优秀因而有一个大体的方向,但有的东西却仍旧需要询问真正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

  小道不再被这些小偷小摸者使用的原因,是有了更恐怖的存在出现。

  想来一直都是如此,这样的“小恶”,治安机构往往都不会过于严厉地去惩罚。因而不论当地有多少维持治安的军队存在,他们也总是层出不穷。反倒是当有更加可怖的“大恶”出现时,他们就非常识相地消失。

  而这所谓的大恶,便是流亡魔法师。

  “.......”脚底踩在路面上的咖莱瓦望着路旁不时出现的破败衣物以及下面已经支离破碎的人类骸骨,不住地咽着口水。

  尽管规模只有千分之一大,但魔法师协会的管理结构与佣兵工会大同小异——有等级和资格认,以承担一定义务遵守规矩为代价获得福利。

  而有规矩就会有违反的人,这些触碰禁忌最终被除名的,便是流亡魔法师。

  他们在民间的名声极其恶劣,因为这类人为了追求自己内心当中的极致已是走火入魔。他们对于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不屑一顾,为了验证自己的魔法而杀人甚至屠村也不会有任何动摇。

  而三人所走的这条小道旁边那些无人埋葬的骨骸,许许多多便属于这些流亡魔法师。

  原因不需要成为贤者也能从那些破损衣物还有旁边被波及死去的植被上残留的魔法痕迹得知。

  显然是内斗。

  “进取心是人类的优点,但盲目的进取就与自大无异。”亨利望着那些骸骨,内心当中几乎没什么波澜。

  他们继续缓慢向前着,沿途的道路风景没什么变化,但随着迟来的太阳终于升起,雾也终于开始散去。

  当一个早上的时间在沉默的行走中过去,接近中午时,他们总算走出了这一段被森林覆盖的区域。

  “呼——”一阵风立刻吹来,紧接着波光粼粼的湖泊和正中央硕大无比的小岛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大得几乎像是海一样的湖心岛四面都被水深十足的湖水所包围,因为过于深邃的缘故,这里的湖水颜色也呈现出一股令人畏惧的深蓝。而在三人所站的地方往下看去,岸边一些被浪潮冲上来的杂物之中夹杂的硕大驼鹿头骨,证明这片湖水之中有着某种体型大到可以捕食它们的水生生物存在。

  龙落之地。

  苏奥米尔人如此称呼这片区域。

  它言简意赅又不乏诗意地表明了这座湖心岛的本质。

  这是苏奥米尔传说中的护国神龙鲁密祁寿终正寝的地方。

  深邃又广阔而且有凶兽存在的湖泊正中心的那座岛屿,至今对于人类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它的唯一入口是一座在北面修筑的大桥,那里过去曾是大剑士守卫,如今则由龙翼骑士团的一个分团把守。

  坚不可摧的大门加上重兵把守的禁地,各自为战的流亡魔法师们自然不会选择硬闯。

  因此他们大多选择从亨利三人眼下所在的南面试图偷偷登岛,只是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人成功登陆。

  黑市上存在的以及龙翼骑士团成员所使用的龙羽,多数都是在岛屿旁边的大陆部分收集的零散落羽。

  过去大剑士鼎盛时期卫兵不光存在于北面入口,据称曾与白龙并肩作战的他们,将这些散落的羽毛奉为圣物。连触碰都被禁止,因而只能将整片区域都囊括捍卫了起来。

  讽刺的是也正因这种死板,反而令许多散落在外的羽毛最终被流亡魔法师以及追求猎奇稀有的商人与贵族们获得。

  米拉和咖莱瓦都望向了亨利。

  在听闻他讲完的故事之后,二人已经知晓两者之间的关系。曾经的鲁密祁做出过许多帮助人类的事迹,而当她死后,人类所做的这些事情却真的说不上是满怀感激。

  人类是一个善于自欺欺人的种族,总是想方设法会找借口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

  像这样的事情往好听了说是善用资源,但当你故友的遗骸被人当成收藏展览品追捧,若非被严格保护的话只怕会被哪个有钱的帝国商人拿来挂在自家大厅时。

  愤怒是理所当然的情感,在那之中也许还会夹杂有几分无奈。

  龙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也正因如此,不光是流亡魔法师,许多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想要获得一部分遗骸的冲动。

  正如塔尔瓦-苏塔那些守军士兵对于“混得好的佣兵”就有“特殊待遇”一样。

  贤者没有说话。

  “该怎么过去?”洛安少女回头看了一眼咖莱瓦,然后开口问道。

  即便关系匪浅,摆在他们面前的自然阻碍却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他们连船都没有,而另一边把守着大门的龙翼骑士也肯定是不会让他们通过的。所以亨利才直接选择了走这条小路。

  贤者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下马,脱下了皮手套。

  “先退后一点,下马拉住它们,免得受惊了。”他这样说着,然后左右看着,终于在地面上找到了一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石头。

  “应该是这个吧。”他这样说着走了过去。

  “——”他沉默地走了过去,甲衣之下皮肤上的符文一个一个亮起,亨利的双眼透着耀眼蓝光,蹲下伸出手按在了那块石头上面,紧接着地面忽然产生了巨大的震动。

  “啪啪啪啪——”林中的鸟儿们惊慌失措地飞起,而两匹马和咖莱瓦亦是有些惊慌,不过在小独角兽和洛安少女的把持下总算没有偏离路线掉到下面去。

  庞大的魔力量使得米拉感到自己的魔力池也受到影响,她觉得有些难受,但这一切只持续了片刻,因为下一秒钟被激活的魔法阵就将这份魔力消耗一空。

  “嘭!咔咔咔——”源自精灵的高级魔法超越了目前任何人类土系法术所能达成的极限。

  由石块和泥土组成的大桥,就这样在他们的眼前平地而起直直拉出了数百米距离连接到了湖心的岛屿上。

  湖底升起的巨大支柱让整个湖泊的南面都出现了波涛。

  潮湿的泥土夹杂着不少小鱼小虾还在扑腾着想要回到湖里,而搅起的淤泥使得湛蓝的湖泊开始变得浑浊。

  “嘶——!”被动静惊吓到的湖中巨兽拍了一下自己的尾巴,米拉和咖莱瓦只匆匆瞥了一眼都为那湖面下巨大的体型而屏住呼吸。

  大量湖水流逝的“哗啦——”声迅速变成了“滴滴答答”的声响,湿泥构成的支柱和干燥泥土构成的桥面完美地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座拱桥。

  “呼——”贤者呼出了一口气,而由魔法构成的大桥仍旧仿佛有智能一样自我调整着,缝隙组合令桥面变得愈发平整。

  “老实说,我本来以为老师已经足够无所不能了。”洛安少女有些呆愣。

  “这可不是我干的,是德鲁伊做好的现成法阵,我充其量只是激活了它而言。好了,桥只能维持15分钟左右,快点走吧。”亨利这样说着,如此巨大的动静显然也会惊动到驻守在另一侧的龙翼骑士,不过当他们绕道赶到这边的时候,这座大桥也会不复存在。

  三人三匹迅速地上路,宽阔的桥面只要忍住不去看下方深邃的湖泊就不会有什么惊慌的感觉。在内心的紧张感催促下一行人走得飞快,他们迅速地跨跃了这一段距离,而在脚重新踏上了结实的地面之时,洛安少女和年青的搬运工都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接下去要怎么走?这座岛这么大,我看不到前面有路——”米拉左右观望着,他们过来是过来了,但是面前只有一面灰白色的悬崖峭壁,两侧则是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不好穿过的灌木丛。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讲过的东西吗。”亨利回过头看了一眼二人。

  “认知干涉法阵。”

  “这是我身上那种小型法阵的超大型版本,整座岛屿本身,就是一个法阵。”他开口说着,语气看似依然平静,却显得低了几个调:“是艾莉卡做的。”

  “毕竟,单纯想倚靠大剑士们的信念来守住这座岛。”

  “即便是我也说不出这种自信满满的话来。”

  “普通人是无法接触到这座岛的真相的,北面的入口实际上是一个诱导的迷宫。若是有人突破,或是守卫的人监守自盗的话。他们也只会在迷宫里头绕道,最终回到原点。”

  “锵——”地一声,贤者从马鞍包上拔出了克莱默尔。

  “因为涵义可以被解释成‘打开通往理想乡的道路’,所以就拿这个来当钥匙吗。”他自言自语着摇了摇头,然后将大剑刺向了那面峭壁。

  “你还真是个,喜欢玩这些花样的家伙啊。”

  “白雪”

  “嘭——咻——!!”

  耀眼的强光只在三人三匹的面前闪烁,令米拉和咖莱瓦下意识地就用手护住了自己的双眼。

  而待到它终于消逝之际,两人立刻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温暖了起来。

  清脆的鸟叫声在远方响起,他们缓慢地眨着眼睛逐渐地重新适应过来,而待到那失焦的双眼终于可以看清一切时。

  “好美........”不由自主地,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之前那阴森的岛屿模样完全消失,他们进入到了另一个截然相反的世界。

  面前所见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他们站着的入口位于高处,往下是一片斜坡之后再度往上靠去。

  “呼——!”吹来的风与外界不同有一股微微的暖意,使得洛安少女的白发轻轻飘舞。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有着湛蓝色翅膀的蝴蝶翩翩飞舞,而整片大地绽满了无数的花儿。

  许多野生动物在四处游走,远方翠绿的树木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而在最中心的地方,长有白色羽毛的巨龙骨架如猫一样蜷缩在地,静静地睡去。

  令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搅了她的安眠。

  “啊啊。”亨利忽然小声地开口,米拉和咖莱瓦都看向了他。

  “说来你,虽然被称作冰雪的白龙。”

  “却是喜欢这种天气的啊。”

  “好久不见了。”

  “老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