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章 灯下黑(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2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艾卡斯塔平原秋季的雨是苦涩的。

  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人将11月份的称作莎德妮丝——掌管泪水和悲哀的女神。它恰如其分地形容了这个季节。忙碌的妇人们咒骂着把晾在麻绳上尚未干透的衣物收回到了屋里,而商店老板们也唉声叹气着因为这鬼天气而稀少的客人。

  崇尚及时行乐的佣兵和冒险者们挤满了各大旅店一层的酒馆和娱乐场所的隔间,他们完成委托辛苦赚来的钱币就这样在笑声和叫声之中刷拉拉地流入了他人的钱袋——店老板眉笑颜开的场景在大雨倾盆之中显得独树一帜。

  豆大的雨滴密密麻麻地落下,噼里啪啦打在已经变成深绿色的叶子上,浑浊的泥水飞溅,一行十来人的马队狂奔着从密林的小道穿过。

  深棕色上过桐油的防水斗篷被雨点打得噼啪噼啪响,亨利护着怀中的米拉,胯下战马矫健而又有力的每一步都透过肌肉传达给他们。

  倾盆的大雨对于他们一行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恶劣的天气使得西瓦利耶人的巡逻力量大大减少,并且雨水降低了能见度积攒在地上以后还可以冲刷掉马蹄印和气味——即便是对方携带着猎犬也无法在这样的天气之中追上自己一行人。

  “滴——答”米拉抬起了小脸,马匹奔跑总是一上一下地晃动着,但在亨利的怀中第一次乘马的她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慌张。女孩望着贤者,雨水从他的帽檐滑落滴在他的侧脸然后又顺着滑到下巴最后掉到了抬头的她小小的鼻尖上。

  “呜——”白发的洛安女孩闭上眼睛甩掉了脸上了一些雨水,亨利注意到了这一切,他往下看了一眼,但紧接着又专注于操控战马。

  能见度降低带来的可不只有好处,倾盆大雨之中打滑的路面加上林间地表杂乱而又崎岖起伏,即便是亨利也不敢驱马全速奔跑,毕竟先前在城堡内部他们已经有过一次教训了。

  但就算是目前这样的奔跑速度也是需要相当谨慎了,这也是为什么亨利会打头的原因,他当先选择眼下最佳的路线,而其他人则跟着他走。

  队伍排成简单的一字纵队迅速地向着北方前进着,大雨依然倾盆而下,披风因为高速猎猎作响,皮靴和裤子的下半部分早已湿透,降温的空气之中已经奔跑了一段时间的战马呼出的气息变成了白色的雾。

  “嘶吁吁吁——”亨利抬起了左手紧握成拳,这是停止的意思,身后的几人及时地拉住了缰绳。

  “怎么回事。”伯尼来到了他的身边,小队领导者的半张脸庞被披风所阻挡,因为雨声过大他只能高声喊道。

  “空旷地带,积水。”亨利大声喊道,而伯尼也注意到了面前的景色。

  不知是被砍伐过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出现的林间空地上充斥着浑浊的积水,从它们缓缓流动的模样看来显然是附近的哪条小溪因为雨水而暴涨溢出流到了这里——伯尼皱起了眉,他知道亨利在担心的问题。

  缺乏植被的泥土地在积水泛滥以后会变得像沼泽一样难以行走,不论是马匹还是人类一脚踏下去就会深深地陷入泥土当中。再加上空旷地带没有任何的掩护,伯尼目测了一下这里的距离,它相当广阔,至少得有三十多米。一旦他们进入其中,被西瓦利耶人发现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并且一旦被发现,己方只能坐以待毙。

  “有别的什么路吗。”伯尼问道,而亨利摇了摇头:“这是最适合的,往东走的话地形会更加陡峭植被也更加茂密更难行走,往西走则是靠近森林的边缘增加被发现的几率”

  “那看来这个险不得不冒了!”伯尼回过身朝着后面的队员挥了挥手,两名弓手一左一右安排到了队伍的旁边,假如他们被西瓦利耶人发现杰里科跟伊文是唯一有能力回击的人。但还不仅如此,训练有素的佣兵们将自己的圆盾也分别左右抬起护住了身体,接着整支队伍向下前进冲进了浑浊的林间沼泽地之中。

  “嘶呼呼——”战马因为黏性极强的黏土那碍事的感觉而显得烦躁不已,之前还在高速前进的队伍此刻变得极其缓慢,而就好像事情还不够糟糕一样,阴沉的天空上划过了一道闪电。

  “轰隆——”雷声在三秒之后传了过来,亨利皱起了眉,在雨天的森林之中赶路本来就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危险了,现在又增加了一项。密集的阵型和到处都是的雨水让只要有一道闪电落在他们的附近一群人就都得遭殃,但他很快就把这件事甩在了脑后,因为远处一些什么东西闪闪发光了起来——

  “敌——袭!”在前头的比约恩高声喊道,一支黑漆漆的箭矢直接射向了他,北方人举起圆盾挡住,他身后的伊文立马张弓搭箭回敬射击,但在倾盆大雨之中箭矢只是落了空。

  “该死!”蒂尔大声咒骂了一句,他把盾牌斜着背在身上单手抓着缰绳左右观望,一行人停了下来,箭矢来自于前面黑漆漆的森林当中,他们不确定那里头是否还有更多的埋伏。

  “轰隆——”这道闪电比之前更近,紫色的电光照亮了众人的脸庞。伯尼咬紧牙关看向了亨利,而贤者会意地点了点头。

  “舍弃盾牌,舍弃其他任何东西只留下必要的,全员拔出武器!”伯尼大声喊道,佣兵们听令行事把备用的衣物和一些个人用品都丢到了流淌的污水之中,然后刷拉地拔出了闪亮的武器。

  “锵——”亨利单手提着他的大剑垂在身侧,然后低下头对着米拉说道:“抱紧我”

  洛安大萝莉乖巧地依言而行,伯尼举起了长剑:“冲!!”他高声喊道然后当先用靴子踢了一下马匹的肚子,被马刺刺激到的战马一声嘶鸣从泥水当中拔出了沾满黏土的蹄子一上一下地就开始了加速。

  “嘶——呼呼呼”健壮有力的战马的优势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即便是软塌塌的泥水它们依然生生地提起了速度。紧握武器狂奔起来的佣兵们迅速地走过了这30米的距离,而当战马沾满泥浆的蹄子踏上了较为干燥的土地上时,几枚和之前一般无二的黑色箭矢立马侵袭而来。

  “咻——夺——”

  “啊!——咳咕呃——”因为受伤而反应较为迟钝的蒂尔被两枚箭矢贯穿了身体,他的喉咙不停地渗出鲜血而在暴雨之中它们又很快地被冲刷掉。

  “啪嗒——”蒂尔翻落在了地面上。“该死的!”伯尼大声地咒骂,但众人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更为坚硬的地面让马匹成功地加速奔跑了起来,伊文和杰里科试图还击但那些敌军的弓箭手只是藏在树后面让他们两人的箭矢都落了个空。

  减员了一人的队伍再次夺命狂奔一路北上,万幸的是刚刚的那些人数量上并不比他们多多少,借助马匹的优势亨利一行很快地拉开距离甩掉了他们。

  伯尼的脸色显得相当阴郁,但现在并不是哀悼的时候,他们还有事情要做。

  亨利依旧沉默地带领着队伍前进,他出色的辨别方向的能力和判断力让一行人总能找到最合适的和最短的路途。但老天似乎也不想再帮他们的忙了,雨渐渐地变小了起来,马匹踩在地上的脚印不再能够被轻易地冲刷掉了。

  亨利放缓了速度。

  他们已经赶了整整一天的路。从早上十点左右开始下的秋雨让一行人得以毫无忌惮地全速前进这多少争取了一些时间,但要绕过西瓦利耶人遍布整个森林外围的巡逻队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必须赶在西瓦利耶人集结军势全面进攻亚诗尼尔之前通知王国方面,而一旦被发现的话不论是逃亡还是战斗都会耗费宝贵的时间——亨利回过了头,下了整整五个小时的雨已经逐渐地停了下来,从之前的倾盆大雨变成了毛毛细雨,又过了一会儿,只剩下积攒在树叶上的积水还在缓缓掉落。

  小队已经变成了缓慢行进,虽然大雨刚停西瓦利耶人不见得会立刻出来搜索,但此刻已经接近到了他们重兵部署的所在,现在再次选择惹人注目的狂奔无异于飞蛾扑火。

  “等到晚上吧。”伯尼注意到了亨利的目光,于是如是说道。贤者同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当先驱马开始在附近寻找隐蔽的地方以待日落。

  潮湿的天气会使你整个人都身体不适,在眼下这种要紧的关头这显然不是他们所想要的。但所幸这座森林当中充斥着艾卡黑松这种绝佳的常绿树木,它针状蓬松又密密麻麻的叶子能够有效地阻拦湿气,在附近的黑松上砍下许多带着叶子的树枝然后将上头附着的水分甩干以后,一行人找到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块灌木丛地,它被一座小丘环绕阻拦了一个方向上的视线,因此众人只需要注意别被朝向森林那一侧的敌人发现就可以了。

  比约恩沉默地用斧子把几株灌木给砍翻之后捡起一根粗大的树枝在地上划了一道引水沟。

  些许的积水被众人拨走顺着引水沟流向更低的地方,亨利和明娜还有伯尼将之前采集的那些黑松枝干一层叠着一层放在了地上,伊文还有杰里科爬上了小丘警惕着四周,接着佣兵们从马上的防水皮袋里取出了一些之前剩下的干柴火。

  潮湿的天气让在外头的木柴变得毫无作用,浑身湿透的众人若不生起一堆火来显然在到达瓦瓦西卡之前就会病倒,经验丰富的佣兵们自然不会这么愚蠢。

  排水完毕依然湿漉漉的地面是无法用来筑起篝火的,负责起火的小胡子佣兵显得有些为难,而一旁的亨利则拿出了两枝黑松树枝层叠起来阻住了湿气,接着又搬起了一块石头翻出较为平整的表面放置了上去。

  光滑的石头表面上残留的水汽并不多,亨利摘下自己内部被防水披风盖着的干燥短披风擦干了它,然后对着小胡子佣兵伸出了手。

  对方眼前一亮,贤者的解决方式一向简单而又有效。用随处可见的材料做出一个隔绝地面湿气的生火平台这样的点子显然是精通野外生存的人才能够想到的,伯尼看向亨利的眼神又显得有些深意。

  单从外表年纪而言亨利至少要比伯尼年轻10岁以上,但贤者处处表现出的智慧和经验又让他给人一股长者般的感觉——这种违和总让佣兵感到有股说不出的诡异。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想要跟你成为敌人。”伯尼似乎有感而发,而将火堆生了起来的亨利也只是回之以淡淡一笑。

  “嚓——”米拉坐在了厚实的松针组成的防潮垫子上,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对于这一切都感到新奇而又有些紧张,她一直以来的安静就证明了这一点。

  明娜拿着面包和水壶走了过来坐在她的身边,相同眸色的两人看着有些像是姐妹,而她们的举止也是,女孩们小声地交流了起来,而亨利则在一旁取下了他湿透了的靴子。

  “哗啦——”和其他人一样,贤者从自己的皮靴里头倒出了不少的积水。他拿起两枝树枝斜插着充当支架让皮靴烤干,其他几名佣兵也是如此。更多的一些被雨淋湿的树枝也被插在了篝火的周围,携带的干柴毕竟有限,让热量烤干这些树枝以后它们可以用于烧火。

  “咚——”比约恩沉默地走了过来,打开了软皮袋子的木塞。

  麦芽酒的酸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个高大的北方汉子捏着瓶口朝下倒了出去。

  “献给蒂尔,我们忠诚又可靠的先锋。”伯尼说道,其他几名佣兵也一同站了起来以相同动作回应。莱莎拍了一下一旁的罗德尼,后者正坐在松针垫子上大口地喝着麦芽酒,见此情景也慌忙地站了起来,将软皮水袋小幅度地往下倒了一些。

  “……”矮胖佣兵吝啬的一幕让比约恩浓厚的黑色眉毛皱到了一起,他抿着在大胡子下面的薄薄嘴唇,面色不善。

  “诶嘿嘿——”罗德尼讪讪一笑,然后脸上带着一些肉痛地又倒了一些在地上。“唉——”此情此景伯尼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众人再次坐回到了各自的位置,开始餐饮。

  “没什么情况,头儿,附近都没有西瓦利耶人出现的样子。”伊文和杰里科从小丘上下来,年长的弓手如是说道,而伯尼点了点头。

  “那就在这儿等夜色降临了”

  一滴雨水自叶尖滴落,乌云已经散去的天空再次投下了不算特别明媚的光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