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他和她们的群星

第631章 这个也没跑掉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6575 2021-09-14 20: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和她们的群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星界骑士团首席骑士长,神圣银河帝国国防军上将,赛利奥拉伯爵一脚深一脚浅地行走在萨尔纳星球的原野之中。

  如果有认识的人看到这时候的赛利奥拉伯爵,一定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们的记忆中,如果说这个污浊的银河之中,还有什么能堪称完美的骑士典范,当然便只有赛利奥拉伯爵了。威严,勇毅,恪守礼仪和美德,行事果断公正,却也不失仁慈宽厚,力量强大宛若神祇却依然有着谦逊温和的一面。对皇帝来说,这是最完美的臣子;对枢密院和元帅府的大佬来说,这是值得依托后背的同僚,对骑士团的新人来说,固然也是最值得敬佩的导师和领袖。

  而这位完美的骑士,在任何时候都宛若山岳一样挺直地腰板,仿佛便连陨落的星辰,都不可能压倒他的身躯。

  可现在的他,脸色惨败,身影佝偻,步履蹒跚,动作迟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地暴毙。

  普通人以为,高环灵能者们,都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不朽之身,某种意义上这是正确的。可我们同样也必须要知道,是否真正的“不朽”,其实也是个相对概念而非绝对概念。赛利奥拉伯爵这个完美骑士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说句实在话,并不是每个“半神”,在被墨剑掏掉一个腰子,又被灵击枪打穿了肺部,还能继续走得动路的。

  而事实上,他的状态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得多,之所以步履蹒跚行动缓慢,其实是在用灵能温养自己的伤口。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用广域的光环能力覆盖全场给数万大军加上勇气和力量buff,当然也掌握着不少能增强生存能力的技法,能帮助自己治愈伤口,不也是很合理的吗?

  赛利奥拉伯爵估摸着,要想让身体完全复原,可能还是需要接受更充分的专业治疗。不过,最多半天,自己就能恢复初步的行动力和战斗力了,就算是再被贝家大小姐和她的帮凶们截住,也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他现在依然难以理解,那位“联盟公主”为何想要暗算自己。自己不记得和她有任何私人恩怨。更何况,现在帝国和联盟,乃至于整个银河两大阵营的关系,都正处于某种斗而不破的默契之中。双方互相给对方使绊子是有的,下套也是有的,代理人战争更是没停过,但却都没有彻底撕破脸下场的打算。

  就算是“联盟公主”,也不可能承担得了挑起两大阵营战争的责任。

  还是说,她真的只是找个理由从联盟出奔,跑到新大陆去当疯子科学家?

  赛利奥拉伯爵还是想不通,便决定不想了。他拿起了自己的个人终端,发现依然没法启动,摇头一叹,第一次露出了后悔的神情。他确实是超凡领域和战斗的大师,也一直觉得,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了。其余的事情,有帝国庞大而专业的后勤团队为其操劳,就连光矛坏了都有人能在两个小时将其修复打磨抛光。像是修理个人电子设备这种“俗务”,自然是轮不到他操心的。

  可现在,他却觉得,这真不是什么好习惯,此次若是能成功脱险,一定要系统地学习一下装备保养。不但要学会维修电子设备,还得学会修车,至少得把换电瓶换平衡仪换轮胎给学会……

  赛利奥拉伯爵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继续用灵能治愈着伤口,并且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前进速度。

  在天色将晚的时刻,他终于翻过了这片大山。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原野,以及更远处的隐约的海岸线。而在原野和海岸线交错的地方,则是灯火通明高楼林立的都市。那是萨尔纳星球的第一大城市,以及行政和经济中心,拥有一千万人居住的大脉冲市。

  伯爵又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终端,发现依然无法启动,方才确定这真不是信号不好,只好无奈地继续前进。

  可是,就在他越过高耸的山岭,接近山坡中央的针叶林的时候,却见一个人影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正面向自己走来。那是一个青壮年的人类男子,身形还算高大强壮,穿着厚实的登山服,戴着防风的毡帽和口罩,背后背着背包,腰间挂着民用动力铲,手里提着一柄造型简单的白鸦步枪。

  白鸦步枪是帝国天火设计局的名枪,胜在物美价廉操作简单性能稳定。当然,帝国正规军已经不再列装这款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步枪,但它在民间依然大量发挥着余热。譬如说,帝国的猎人们就很喜欢使用这款步枪,无论是用于打猎还是防身,都是极好的选择。

  这应该是一位住在山下的猎人吧?伯爵并没有从对方那里感受到任何灵性波动,便如此判断。

  不过,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门,便放开了捂在腰间的右手,按住了自己的光矛,没等到说话,却发现对面的男子显得比自己还要紧张,露出了明显骇然的表情,转身就想要跑。

  赛利奥拉伯爵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太好,衣衫褴褛脸色惨败浑身是血,腰间和胸口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仔细看看甚至还能看到贯通伤呢。普通市民会被下跑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我是普通的旅客是,爬山的时候被熊袭击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了的。”伯爵大声道。

  总不能说我是星界骑士团副团长吧?被普通市民看到首席骑士长都是这德行,骑士团的尊严何在?

  好在,对面的猎人是听到这句话了,停了下来,打量了自己一番,提着步枪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大约是赛利奥拉伯爵确实长了一张正气凛然浓眉大眼的脸,猎人在走到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终于放下了戒心,把步枪放回了背上,大步迎了过来。

  “您这样子……嗨,无论怎么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老爷。”猎人陪着笑脸,想要搀扶自己。

  老爷?赛利奥拉伯爵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自己虽然衣衫褴褛,但依旧能看得出将军制服上的绶带和花边。对普通的帝国市民来说,可不就是真正的“老爷”吗?

  赛利奥拉伯爵自然是回绝了对方的好意,虽然自己伤势沉重,但也没有到必须从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个伤口喷剂:“外伤的话,还是要用这个玩意。”

  伯爵看了一眼,认出那是帝国冲锋队员常用的伤口修补剂,挤出来黏上就能愈合伤口,效果比“订书机”都好用。

  当然,这东西对自己身上这些超凡战形成的贯通伤就没那么好的效果了。更何况,他现在总还是要小心为上的。

  “我已经没事了。”赛利奥拉伯爵说:“可否借用一下你的通讯器。”

  猎人大概是不太聪明的样子,过了将近一秒钟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便赶紧捋起了袖子,将腕上的手表摘下,递了过去。

  赛利奥拉伯爵刚接过手表,一眼却看到了对方黑黝黝的皮肤。

  “你是地球人?”他不由得问道。

  对方已经摘下了口罩和毡帽,露出了一张憨态可掬的笑容,和一排大白牙。确实是典型地球非裔族群的长相。

  当然了,萨尔纳星球这个临近银河的帝国星区,出现一个非裔地球人其实也是很合理的。毕竟这是一个人类至上主义的时代,帝国也一直都是以泛人类主义的旗帜自居的。只要是人类,甚至只是和人类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基因相似度的亚人,要办理帝国移民都是很容易的。

  萨尔纳星现在有五千万人口,据说祖上出生地球的移民也有三四十万的。

  可是,真正让赛利奥拉伯爵警觉的,是他总觉得,这人自己应该是在哪里见到过的。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他绝不可能认为这种熟悉感是无的放矢的,微一凝神,便迅速从大脑皮层某个沟壑之中抠出了原以为永远用不上的信息。

  “你是……地球军事观察团的成员。那个波帕斯少校?”

  “猎人”大概也没想到会被对方认出来,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但却并不显得太惊讶,只是叹了口气:“啧,本来想要和平解决的。真没想到,堂堂骑士长阁下居然会见过这一个小少校。”

  赛利奥拉伯爵已经把光矛提了起来。然而,之前高强度的战斗,以及伤痛的折磨,让他的身体早已经居于力竭状态。他的动作虽然依旧很快,快得连高速摄像机都捕捉不到,但至少比平时慢上三倍以上。

  在这样的场合中,这种程度的迟钝,却是致命的。

  伯爵已经感觉到了危机感,只觉得自己的手腕一酸,却是刚才接过去的那枚自带终端的“手表”。手表内已经弹出锐利的钢针,刺入了自己的皮肤,深入肌体。

  若是往日,他至少有十几种方法可以应对这种偷袭。可现在的他,明明已经提前感应到了危险,但身体居然跟不上头脑的节奏,便已经中了招。

  伯爵咬着牙还是将光矛亮了出来,接着最后的灵力迸发想要借势给对方一个斩首,但紫色的光刃还没有卷成弧光,又有一枚同样材质的钢针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脖颈。

  赛利奥拉伯爵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这是一种名为“亥金”的金属态零元素,材质极为坚硬,而且无法熔炼,难以用于打造宝具,但却可以打磨成针状,可用于对超凡者的破甲暗器。此时,两枚钢针已经断裂在了他的体内,强力的麻痹感已经从伤口位置扩散到了周身。

  上面分明淬上了见血封喉的剧毒。

  七环的半神,固然是可以免疫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毒物,头铁一点甚至可以肉身硬抗核弹。可问题是,宇宙这么大,却总有能致他们于死地的物质。

  别的不说,无边无垠的虚境之中,便总有能让高环灵能者们死得憋屈无比的神秘力量。

  当然,就算是刨除了不讲武德的偷袭和淬毒,就凭这袭击者刚才那迅捷无比的杀人手法,硬实力就绝不在自己之下。

  真,真是可惜。如果体力还充沛,这样的敌人,明明是可以一战的……

  星界骑士团的首席骑士长,在另外一个时间线的五年之后,就会晋升八环,正式成为团长的赛利奥拉伯爵,就这样陨落在了即将抵达人生巅峰的终点线之前。

  “波帕斯少校”一直等到对方完全断了气,才取出了腰间那平平无奇的民用动力铲,冲着尸体后脑勺的位置比划了一下,刚准备挖下去,另外一只手上戴着的腕表便颤动了两下。这是来电铃声。

  “波帕斯少校”浮夸地龇了龇牙,从怀里摸出来一枚金属牌,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压了下去。

  金属牌瞬间化为了齑粉,但身边却拉开了一个空间门。紧接着,两位妙龄丽人便联袂从其中走了出来,却正是某白毛狐狸小姐和某黑毛猫头鹰小姐。

  “波帕斯少校”指了指那具尸体,方才满脸郁闷地走到了一边,一屁股坐在地上,点着一根烟开始发呆。

  菲菲紧盯着一言不发的少校,面无表情,一副稳若泰山万事不吃惊的样子。可是,她刻意摆出这样的模样,就已经说明,自己确实是很吃惊了。

  娅妮则已经戴上了一副专业的手套,把赛利奥拉伯爵的尸体翻腾了一下,顺便捡起了析出来的高纯度零元素,这才拍手笑道:“你居然连魔女之吻都用上了啊!生怕帝国查不到你头上吗?”

  “要是查不过来,我不就相当于违约了吗?你大小姐难道还会付尾款?”少校开口,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音。那声音显得尤其轻柔,妖治,神秘,听不出真实的年龄,却带一种超脱了年龄,甚至超脱了性别和种族的魅惑感。

  可是,这样的声音,出现在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菲菲终于有点绷不住了,叹了口气:“我和您在一艘船上通行了一个多星期,却居然从未发现您的真实身份。”

  “这不是你的错。”娅弥妲笑道:“堂堂荆棘魔女,要是没点藏头露尾的手段,早就死了一万次不止了。她的肉身傀儡,要是不启动,就算是伊莱瑟尔皇帝和我们家老爷子亲自降临,也都是发现不了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